打开

哭诉:她威胁我说“你不怕我吗?”

甜心感情故事

2022-10-04 10:42山东

关注

第七十四章

连载小说

上一章:没想到小三帮了我

前情回顾:

周南南说得对,确实应该先把人稳住,两边同时提交材料,请求司法介入,才能做到一击即中。

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给江淮打电话。

“来吧,最后做个了断。”

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来到周南南家里,从门口的地毯下取了钥匙,然后开门进去。

这是一间老破小,地段和位置都很偏僻,只是因为租金便宜她才选择住在这里。

屋子收拾的很干净,客厅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套破旧的老沙发,沙发旁是衣架子,挂着周南南的一套警服。

但是卧室凌乱的痕迹,还有书架上被泛滥的书籍都证明,房子里有人来过。

只可惜,对方显然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因为暗室的门藏得很好。

周南南将原本的杂物间改成暗室,又用了与墙色相近的壁纸,使门的颜色和墙融为一体,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里有门,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张北川伸手顺着墙壁的缝隙微微探指,然后顺利找到锁孔开门进去。

他们走进暗室,发现这里几乎被布置成了半个案情分析现场。

墙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她画的分析思路,每一条线都带有精准的人物关系。

他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被端端正正写在最上面,旁边还画了一朵小花。

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从墙上取下那张当年自己博士毕业的照片,不知道她哪里找来的这些资料。

江淮翻了翻桌上整理好的文件,啧啧有声道:“周南南不干刑警真的可惜了,这业务能力应该调她去省厅上班才对。”

两人拿走资料,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张北川忽然注意到墙上的名字旁还有一个日期01-09,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日子。

每一个细节都值得被记得。

江淮见他出神,出声提醒道:“怎么了?”

他摇摇头道:“没什么,走吧。”

两人离开小区,回去整合了一下资料,准备第二天一早就正式提交材料。

2

这一夜无疑是漫长的,周南南觉得后脑勺的伤口越来越烫,她的思绪也在逐渐沉沦,意识正在一点点变得模糊。

尽管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再坚持一下很快就能等到救援。

但是身子却越来越重。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南南听到外面的汽车声音,周秉发带着何清和孩子回到了家,或许是预感到即将有事情发生,他变得有些暴躁。

刚进家门就骂骂咧咧地指责保姆没照看好孩子。

小别野的暖气不太足,孩子到了家后又开始哭闹,一时间搅得他心烦意乱。

何清趁机问道:“我看你改了航班,是准备提前出国吗?”

他不耐烦道:“眼下事情这么多,我一时半会儿哪忙得过来,提前出去处理好事情,等那边安顿好了我就安排人接你们过来。”

何清用余光打量他,他在抽屉里翻出护照和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的都是移民材料。

周秉发又找出一张存折递给她,道:“这笔钱你先拿着,我后天一早的飞机,走得匆忙,你这儿钱可能一时接应不上。”

何清接过,问了句:“里面有多少钱?”

他含糊不清道:“大概十几万吧。”

她心中觉得讽刺,周秉发的打算应该是一走了之的,这笔钱就当做是留给她最后的安置费。

他明白自己的计划,等到后天他一离开江城,就算所有的事情东窗事发了,他也依旧可以拿着绿卡,在国外高枕无忧。

到时候再花点心思把儿子接到身边,别的人和事就再也不重要了。

两人都没说破最后这一层窗户纸,心照不宣地躺在同一张床上睡了一夜。

真夫妻尚且可以为了钱财利益反目成仇,更何况她不过只是情人而已,又能得到几分真心呢。

好在她已经为自己留了后路。

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小别野外的山道上忽然传来一阵忽远忽近的警笛声。

周秉发猛然从床上坐起,他后背冷汗连连,慌张道:“这是什么情况?”

婴儿床中的孩子被声音吵醒,哇哇大哭起来。

何清淡定地哄着孩子,缓声道:“半山腰里的别墅人家又不止这一户,你紧张什么?”

他迅速下床开始换衣服,边换边道:“赶紧帮我把行李拿出来,我现在就要走。”

行李是一早就收拾好的,全都放在二楼转角处。

何清将孩子抱给保姆,然后把转角处的行李一件件拖出来,周秉发慌张地从三楼下来,就要接过的时候,她忽然露出一个笑容,轻声道:“恐怕你现在走不了了?”

话音刚落,小别野的门铃就被按响,外头清晰的警笛声传入耳中。

他心中一寒,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来的人是省厅的警察和省院的检察官,对方客气地表示,有一桩案子想请他协助调查。

张北川和江淮坐在最后一辆警车里,开门下来的时候,周秉发就知道完蛋了。

到底是没能躲过去。

但他仍是镇定道:“省厅有出具合法文书吗?我现在仍是公民身份,如果没有的话,我想我可以拒绝配合调查。”

张北川笑了笑,周秉发很聪明,知道他们一定是递交了材料,但是省厅的逮捕文件一定没有这么快下来,现在要想合法逮捕他,确实口说无凭。

他轻声道:“你放心,我们一定合理合法将你带回去。”

为首的警官上前一步道:“现怀疑你非法囚禁,施虐暴行,请配合我们调查。”

周南南还在小别野的地下室,一旦被找到,就坐实了他的罪证。

4

两名辅警撬开地下室的大门,光线涌入的一瞬间,纷飞的灰尘在空气中飘扬,阴暗晦涩的气息充斥着整个空间。

张北川心一沉,他看见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周南南。

她面上无一丝血色,凌乱的发丝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因为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热使她看起来憔悴不堪。

这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在意她的生死。

周南南出现在他生命中的时候犹如浪花扑面,汹涌且热烈,可是当她以这样一副姿态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

张北川才彻底明白,此刻雾气渐消,爱意渐现。

她是命运安排出现在他的人生故事线中最重要的一环,翻山越岭,只为他而来。

他抱起周南南,飞快朝外走去。

救护车就等在山道上,急诊医生迅速为她处理了一下伤口,迟疑道:“赶紧回医院吧,时间拖久了怕引起败血症。”

伤口有明显的化脓症状,如果处理不及时的话,感染也是会要人命的。

张北川握着她的手,低声道:“周南南,你一定要挺住,你别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一个赌约。”

她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那张往昔讨喜的脸,此刻却失去了生机。

江淮原本想安慰两句,但是话到嘴边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在生死面前,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5

救护车开到就近的医院,一系列检查后迅速转入手术室处理伤口。

张北川跟着急诊医生看了一眼片子,好在颅内没有出现重大出血,目前情况还算稳定。

“现在主要是等高热退下去就好了。”

张北川原本想通知周家的亲戚,可是没想到打开她的手机,通讯录里一个人也没有。

这些年,她大约都是一个人过的。

对于那些罔顾真相的周家族人,她心中有怨怼和恨意。

他在病房里守了她一夜,听着墙上时钟滴滴答答走着字,他忽然有种爱恨缘消的错觉。

小半辈子都在上一辈的恩怨中消耗自己,他真的觉得累了。

周南南是凌晨五点多醒来的,外头天还没亮,朦朦胧胧的雾气缠绕在城市上方。

她静静地望着窗外,又扭头看向张北川,他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睡得不太安稳。

倏然,似乎是有感应一般,窗外传来一阵报春鸟的叫声。

他瞬间惊醒,睁开眼睛发现周南南醒了。

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对视了一分钟,她咧嘴一笑,道:“我的命是不是很硬?”

他苦笑一声,附和道:“是很硬。”

周南南看着点滴瓶里的输液一滴一滴坠落,轻声道:“我梦见我妈了,她叫我不要去恨,叫我要好好活下去,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啊。”

张北川倒了杯温水,送到她唇边。

“别想这么多了,好好休息。”

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南南抓住他的衣袖,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瞬间没入鬓发。

她沙哑着声音,开口道:“张北川,你不怕我吗?我们周家人骨子里都是恶人,我和周秉发一样,都不是好人。”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一脸天真的恶鬼,终日游荡在山间。

梦境里,山神问她为什么不走,她看着空荡荡的胸腔茫然四顾,自己什么都有,唯独缺少了一颗心。

周秉发伏法,她心中的快意并没有如期而至,反而更难受了,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梦境中的那个恶鬼一样,一脸笑相,确却是满身恶意。

张北川摸了摸她的脑袋,宽慰道:“你和周秉发不一样,你永远不会变成恶人,相信我。”

或许从本质意义上来讲,张北川和她更像是同一类人,他们都是在黑暗中大雪纷飞中走过的人,懂得人间疾苦,也懂得善良可贵。

如果周南南一出生就在时愉这样的家庭里,或许她也不需要用那些伪善和天真来掩饰自己。

所谓藏拙,也不过只是因为世俗不容罢了。

(本章完)

点赞收藏转发加关注你会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下一章预告:最后我说了“我承认,我喜欢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