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低学历、零基础,成为“野生程序员”

新周刊

2022-10-03 18:07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专生,再怎么努力也有职业天花板。”这是欧汉锦毕业5年后的体会。/pexels

中专生,再怎么努力也有职业天花板。”这是欧汉锦毕业5年后的体会。

2016年,欧汉锦从广州的一所中专毕业后,在甜品店、奶茶店、肯德基都工作过,后来他帮亲戚管理过账目,送过外卖,也跑过快递。在广州、深圳转了一大圈后,他决定回珠海老家开牛杂店,结果不到半年就倒闭了……又穷又沮丧的他,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决定试试别人口中的高薪职业——程序员。

万万没想到,4个月后,他已经可以独立完成6万元的小项目,还能在例会上向其他同事展示自己的项目的情况。尽管有些紧张,讲得有点磕巴,但这是他毕业后第一次获得肯定。在获得夸奖时,他特别开心。

程序员,对于欧汉锦来说可能真是逆天改命的捷径。

“没有基础,

真的可以吗?”

2022年3月,欧汉锦决定再次回到广州闯一闯,他得到了一家软件公司的面试机会。他不太确定没学历、没基础,只是对数学、逻辑感兴趣是否可以做程序员。和家人一商量,他决定试一试。能否顺利入职,欧汉锦心里真的没底,想着等面试之后再看。

欧汉锦做过很多工作,最后发现程序员很适合自己。/阿灿

欧汉锦做过的行业很多,他不怕辛苦,只是希望能多赚点钱。毕业后的5年,他遇到过公司倒闭、欠薪、无法升职等各种情况。他最后悔的事情便成了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学习。欧汉锦有认真想过去上成人大专,变成“有出息”的人,但前提是他得先养活自己,要赚钱。

他应聘的岗位是产品经理。没来公司之前,对互联网产品从一个想法到最终上线中间到底经历了哪些过程他完全不知道,只知道收入还不错。面试中,他和老板讲了自己的各种奇葩经历,还有自己对数学比较感兴趣。

“我没有基础,真的可以吗?”

“可以。”

欧汉锦25岁,工作5年,换了7份工作。屯大软件的老板蔡宗林挺欣赏这个男孩子,通过态度、能力、经验三个方面的综合考虑,决定录用他,让他随时可以上班。

根据前程无忧的数据,22—29岁的程序员占比高达55.7%,由于职业的特殊性,程序员岗位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体力,吃苦耐劳成了很重要的职业素质,年轻化也是程序员群体的特征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pexels

在录用欧汉锦之前,公司其实就招聘过好几位没经验、低学历的程序员。之前在公司工作过的张宇(化名),曾经在不同的工厂干过流水线工作。张宇说,工厂的思维就是固定的方式,写程序也一样,创建需求、解决问题、打造产品都要根据固化的逻辑走。模板化的代码正在取代传统程序员的“天马行空”。“零基础”也可以成为程序员,但前提是公司能够准确判断他们的能力,帮他们完成产品框架的搭建,新人根据客户的需要进行“填空”完善。

终于,欧汉锦找到了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

为了工作,

他戒掉了《王者荣耀》

上班第一周,欧汉锦有点不适应,大家讲工作内容,他完全听不懂,心里有点慌。

职场非常现实,面试过了,还有试用期,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适应全新的职场,了解程序员的语言体系。“刚开始的一周完全听不懂,周末就自己加班,晚上回去在B站上学习,大概半个月后,慢慢能听懂同事们讲的术语,但是比较复杂的代码还是不太懂。”欧汉锦说,上次努力学习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也希望自己能做得长久。他发现这是自己喜欢的事。

欧汉锦把《王者荣耀》戒了,觉得浪费时间。欧汉锦觉得自己在公司边工作边学习,比在编程培训班上课的人要幸运很多,多问多学,还能直接上手实践。

同样是盖房子,能力好的程序员可以盖一座摩天大楼,而像欧汉锦一样的“码农”只能先从盖一间砖房开始。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程序员这一工种的知识密集度较高,需要花一定时间进行编程的学习 /pexels

“零基础”的程序员来来往往也有不少。“我招聘学历比较低的年轻人,一方面是考虑公司可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可以改变他们的未来。”蔡宗林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毕竟那些曾经在工厂上班的年轻人到了这里后,职业轨迹变了,未来的生活也变了。

广义上所说的“程序员”,范围很广,包括硬件方向、算法方向等,他们工作时不一定都要敲代码,但基本都和程序代码相关,工作强度和收入水平也差别很大。

近日,CSDN发布的《2021—2022中国开发者调查报告》显示,全国有将近一半的程序员月收入在8000—17000元之间,只有四分之一的程序员的月薪能达到17000元以上。

10年前,在程序员的圈子里,“高薪”是常态,懂点Android开发的实习生一个月都能拿7000元,算法工程师年薪百万不是梦。近两年,随着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回落,程序员的“35岁危机”也频频被爆出。在豆瓣上,很多人都在焦虑“码农”要不要继续做下去。有人写代码脑子转不过来,想离职;有人在互联网大厂,已经决定离职;也有大龄“码农”讲述失业后的焦虑……对于程序员行业,“有进有出”本来就很正常,有市场的需求,也有个人的喜好。

在互联网的江湖里,一浪接着一浪,起来得快,落得也快。

“码农”是个坑,

有人来,有人走

和其他科班出身的同事相比,欧汉锦还是一个门外汉,需要花更多时间恶补C语言、编译原理等基础理论知识。但蔡宗林很满意欧汉锦这次的表现,蔡宗林基本没有插手帮助,从与客户谈需求到最后,欧汉锦已经可以独立完成,过程顺利到超出了蔡宗林的预料。

2015年左右,蔡宗林辞职创业,和几个朋友做PPT、去路演、认识投资人……结果他们最终也没获得投资、没尝到赚快钱的快感,反而在投资人的建议下,做了软件开发与技术服务。他们开始帮需要融资的个人与公司做技术支持,成了小型的互联网代工厂。

几年下来,那些曾经做产品拿着PPT讲情怀、疯狂烧钱、到处融资的公司已经消失了一大半。蔡宗林庆幸自己没有拿到融资,开了这家“草根”软件公司,因为没有尝试赚快钱的机会,疫情对公司经营影响也不太大。他说,国内市场不好做就做国外的,大项目不好做就做小项目,总能在市场里存活下来。

程序员这一工种的知识密集度较高,需要花一定时间进行编程的学习 。/pexels

为什么都说程序员的压力大?蔡宗林说:“新产品上线后,访问人数太多,很可能出现系统崩溃,无法访问。如果不能及时解决问题,还会遭到客户的斥责、威胁。程序员的压力是综合性的,既要有能够解决问题的预案和计划,还要有及时解决问题的能力。”程序员也是综合型选手,要能理解客户需求,对其进行数字化转换,还要能及时修复新的故障。

“程序员的招聘工作也挺难,其实公司大部分员工还是互联网相关的本科生。为了降低用人成本,公司开始招聘低学历程序员,并帮他们成功转行,等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可以拿到不错的薪资。以我的招聘经验,低学历、吃过苦、肯干的人其实很适合做程序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欧汉锦的老板蔡宗林认为,程序员是一 个结果导向的工作,踏实肯干、愿意学习等品质比学历更重要。 /阿灿

这是蔡宗林的私心,也是事实。据悉,2020年,仅微信小程序的日活跃用户便超过4亿人,覆盖200多个细分行业,从业者人数达536万人。“野生程序员”的工作,正逐步成为数字生产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