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年前我遇到一位流浪的疯子,他说自己曾是大学教授,告诉我人的聪明到底有什么终极秘密。

老段世界观

2022-10-03 16:23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10年前我有一次我去上班下班之后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我就在外面买了一袋包子。一边吃一边往回走。走过一个天桥底下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流浪汉疯疯癫癫的,头发很长,穿得很脏,在那个桥底下的墙壁上写字。

我上去看了一眼,发现他写的居然是《道德经》。

我顿时感到非常惊奇,这个人居然在写道德经,显然很不一般呢

我就走过去问道:吃饭了吗?

他没有理我,继续写。

那个笔法非常的潇洒,大气豪迈。

我把包子递过去说吃点包子吧。他也不搭理我,用手拿过来就吃,一边吃一边写。

我问他。你会写道德经,应该有点文化呀。

他笑着说:什么叫有点文化?我原来是大学的教授啊。

我说是吗?难怪?你是教什么的?

他说:我是教哲学的。

我说:那你为什么现在搞成这样呢?

他说:我后来得了病,病好了之后,我也觉得人生过得很没有意思,我在大学里净干那些没什么用的事,基本上在误人子弟,我不想再这么虚耗我的生命,后来我无心教学,学校也对我可有可无,再后来我就离婚了,所以我出来在外面流浪。

我心想,你可能是脑袋有点问题了吧,要不然怎么会混成这样呢?

于是我说:那看样子你应该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他说:你说得很对,以前的我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论聪明,应该说我是尖子上的那一撮了。

我问他:你这么聪明照道理是不应该走上这条路啊?

他说:正因为我聪明,所以我被聪明误。我在人生的途中被聪明耽误了差不多半辈子,根本找不到我的生命的真谛。

我说那你聪明到什么程度?

他说:我聪明到不管是什么书拿来,我一看就能记住,就能够搞得差不多明白。西方的哲学有很多的著作在我那里都不在话下。哪一个人说的哪一句话,我都清清楚楚。

我的聪明程度让我无法跟任何愚蠢的人对话,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蠢。

我接受不了别人跟我谈话,一两句话都说不清,说不明白。我那个时候对学生很没有耐心,经常骂学生,因为在我眼里他们没有大学生应该有的智慧。

因为我聪明,带给我的这种傲慢让我吃了很多亏。傲慢让我看不起人看不起事让我变得虚浮不实际。

我自以为我看懂了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包括国际大事,哲学上的事情,包括文化上的事情,我都觉得我的道理我的认知都是对的,别人的认知都是错的。

我极少有崇拜的人,没什么人能够入我的眼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如此,其实我的情感也很空洞,我在家里面,对我的妻子并没有什么真实的情感。我常常把他当成一个研究的对象。因为聪明的人都是自私的,所以我很自私。自私到完全不考虑对方的任何感受,以自我为中心,只要求别人对我怎样,并不要求自己去付出。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变得越来越冷漠。你要知道冷漠是很可怕的,冷漠是会侵蚀你的灵魂的。

当一个人变得冷漠,就算他再聪明他也毫无温暖可言。

我在学校里面经常能够在争名夺利上。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所以我原来在学校深受器重,各种好处都捞到手上。年纪轻轻我就发表了很多论文,并且得到教授的职称。

我享受着名誉和别人崇拜的眼光,我经常在讲台上侃侃而谈,说着那些我可能并不怎么深入了解的知识和观点。我没想过要去影响别人,我只享受在讲课的时候,让别人崇拜,让别人觉得我很有学识很有思想。

我太自以为是了,因为聪明会让我整个人都变得极其的自以为是。我从来不接受别人反驳和抬杠,只要有人跟我争论,我必须要把他搞输为止,就算道理上讲不过人家,我也要在气势上或者技巧上把他赢了,我才能够安心,我才能够睡得着觉。

其实我并不是很贪钱,但是在哲学在文化上这一块我必须要拿捏得死死的。我不承认还有人比我更具有思想,我不承认还有人能够说得过我。还有人能够比我了解这世界更深刻。

直到我有一次去一个寺庙。和一位老和尚相谈了两个小时之后。我彻底地改变了我自己的想法,因为老和尚的智慧把我打得心服口服。

我那一刻终于明白过来,我自以为是的聪明根本不能叫做聪明,只能叫做偏执。

从那时候开始,我静心学佛。并且天天开始忏悔,我忏悔自己自以为是的这些年过去,我发誓要把自己杀死。我要亲手把自己解决告别过去的自己,重新活过。

学佛之后我才发现,世俗所说的聪明,一旦执着就会变成障碍。

因为我深有体会,总觉得自己看书多懂得道理多,别人说不过我,看事情总觉得都明白了,这种叫自以为是,这种自以为是的聪明多了、过剩了、炽热了。人就糊里糊涂,实际上是陷在糊涂里出不来。

这道屏障不打破人没有办法突破,没有办法前进。

基本上一辈子都会在自以为是这个漩涡里面转的晕头转脑,无法解脱。

所以老子说,绝圣弃智。因为你不把这些自以为是的世俗聪明,把它抛弃。你绝对没有机会返璞归真回归到人的原始天真的一面。

你能做到绝圣弃智,你就能做到绝巧弃利。你要知道,抛弃世俗聪明,并不是让你变成傻子,而是要你不执着这些东西。

你依然可以看很多书,学很多知识,依然可以对待事情聪明灵巧,这都不冲突不妨碍,只不过你再也不以这些东西为你的优势,不把他们拿来当你的核心。你不再炫耀他们,也不再刻意去为了这种事而蝇营狗苟。

世俗的聪明才智,本没有错,错的是我们过度的在乎他了。

很多画画的人最能够清楚这东西,画画总是想达到一个最高境界,可是一直在技法里面摸索和折腾,总是在炫技总是逃不过技法对自己的捆绑,

所以很多画家一直画了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突破这层屏障。可能他需要有一天忽然明白这个道理,把所有这些后天学来的技巧这些聪明的画法都抛弃了,抛开了才能回到返璞归真那种古拙的感觉。

实际上其他事情其实都一样,比如唱歌,比如书法,比如写文章,比如做人通通都是如此。过多的在乎技法,在乎术的层面,就一定会离道离得很远。

其实并不是技法的过错,而是你执着技法的过程。术有什么过错呢,术也是来自于道的,只不过你只执着于术,你就偏离于道了。

世人总以为自己很聪明,尤其是那些能够呼风唤雨名利双收,赚钱又多,办事灵通的那些人,他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

比如历朝历代的皇帝,把江山打下来,做到天下最高地位的时候。一开始也会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可是有一些皇帝他会到晚年的时候开始反思。他们开始明白了生命最终的使命并不是名利和江山,并不是这个人的聪明透顶天下无敌。

再聪明绝顶的帝王,也顶多只能是保住自己的下一任。100 200年后什么事情都不在他的掌控里了。

还有很多聪明人,在自己这一辈子已经看明白了,世事无常很多事情根本不由自己的意志去发展,自己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尤其当生命走向死亡的时候,那种无力感会非常的强大。

所以历朝历代有很多学佛的帝王,到晚年都觉得太迟了。

为什么呢?因为世智的聪明不过是头脑体系的发达。是生活经验的总结、是方法技术的到位。而不是生命的根本智慧。

从现实来讲,聪明是让人可以生活的美好、物质丰富,并且生活得非常的幸福,可是他却解决不了根本的幸福问题,他解决不了烦恼,解脱不了痛苦,无法把生死了脱。

他也无法让你彻底全然的了解世界和自己。

我是学哲学的,西方哲学家浩如烟海的著作,说的话都是极其有道理的。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对,你甚至觉得他们很伟大,可是他就是无法触及到你根本的生命的那张门。

即使你对西方哲学弄得很通透,也无法打开生命的那张门。因为它不是一把合适的钥匙。

作为知识作为学问,他可以拿来研究,拿来学习,拿来充实自己的精神世界,让人变得思辨聪慧让人变得理智。

可是、一旦触及到终极的生命问题,一旦触及到终极的解脱问题,他就束手无策了。

直到我翻开佛经,翻开道德经,才发现真正的钥匙就在这里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说完,吞下最后一个包子,在墙上写下:绝圣弃智,四个大字。

我鄙夷地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却因此混成了这样,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可怜的很。

他看着我微笑,沉默不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