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母亲联合儿子虐待养子,年老后起诉养子索要赡养费,法院:不用给

憋屈的阿旺

2022-10-03 03:21四川

关注

眼前这位泪眼婆娑,穿着朴素的妇女名叫周凤珍,一说起自己的大儿子,周凤珍就气不打一处来,直呼自己养了个白眼狼,大儿子已经有十七年没有和家里联系,昔日的养育之恩全被他抛诸脑后。现在自己准备向法院起诉,要求大儿子支付这么多年的养育费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凤珍

小儿子也证实,大哥居住的地方离家里不远,十七年来,大哥对家里不管不顾,也拒绝赡养母亲,就连父亲去世的丧葬费,他也一分未出。

周凤珍的大儿子名叫李文喜,小儿子名叫李文春,他们还有个大姐名叫李文霞。

事实上,大儿子并非周凤珍所生,而是抱养过来的。

周凤珍出生于农民家庭,后来经人介绍,找了个本地的泥水匠组建了家庭。

在以前的农村,匠人可是比较吃香的行业,收入也很不错,周凤珍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婚后,他们的孩子相继出生,就是李文霞和李文春。

几年后,周凤珍的一个远房亲戚受朋友委托领过来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据那个远房亲戚透露,小男孩的父母家里由于太过贫穷,无力抚养过多的小孩,因此才选择将这个小孩送养。

周凤珍起初是不愿意收养的,但看到小男孩乖巧可爱,第一次见面就非常粘自己,于是母爱泛滥的周凤珍决定收养这个小男孩,反正两个孩子也是养,三个孩子也是养,无非就是多添一双筷子而已,这个小男孩就是李文喜。

刚开始的几年,周凤珍对待养子李文喜确实视如己出,无论是衣服还是玩具,姐姐和弟弟有的,他都有。但到了李文喜读初中之后,周凤珍对待李文喜的态度开始有所转变。

李文喜刚读初中那会儿,成绩还是不错的,每次考试都是班上前十名以内。但弟弟李文春的成绩更好,每次考试都是班上的前三名。

一个农村家庭,仅凭丈夫做泥水匠来供养两个孩子读书上大学可以说是天方夜谭。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周凤珍决定要李文喜退学,然后打工挣钱供养弟弟读书,此时李文喜刚读完初一。

李文喜

退学后的李文喜跟着父亲做泥水匠的活,由于年龄太小,李文喜只得干些打杂一类的小活。

打工所得的工钱,周凤珍要求李文喜全部上交,以后拿来供养弟弟上大学。

李文喜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期,当他看到和自己同龄的人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努力学习知识,而自己只能在看不到未来的脏乱工地做苦力时,李文喜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但他也知道,自己毕竟是抱养的,和亲生的没法比。

转眼多年过去,姐姐李文霞外嫁为人妻,弟弟李文春也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比较好的大学,毕业后还在大城市找到了一份工资还不错的工作。

家里只剩下周凤珍夫妇和大儿子李文喜,多年的打工经验让李文喜熟悉了泥水匠的各种操作,很快,他就成了小有名气的匠人,附近谁家有活都来找他。父亲此时年龄也大了,干起活来体力明显不支,还患有多种职业病,于是就把做泥水匠的那些家具全部传给了李文喜。

几年下来,李文喜靠着一股干劲赚了点钱,母亲周凤珍却要求他把钱拿出来,将家里的老房子推倒重修,同时周凤珍还表示,房产写在李文喜名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来李文喜是想攒钱娶媳妇的,如今修房子全部花完了,不过好在房产写在自己的名下,而且姐姐已经外嫁,户口也迁走了,弟弟在大城市工作,今后肯定也会在大城市安家不会再回来,乐观的李文喜这样想。

后来,李文喜在媒人的介绍下娶了一位农村女人为妻,这个女人看中了李文喜身上那股干劲,因此即便知道他身无分文也愿意嫁给他。

其实,周凤珍是有钱的,可她并不想花在李文喜身上。对此,李文喜也心知肚明。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李文喜都能够忍受,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李文喜彻底看清了这一家人的嘴脸。

后来遇到拆迁,李文喜的家也在征收范围之内,母亲周凤珍瞒着李文喜悄悄打电话给小儿子李文春,叫他赶紧回来商量拆迁的事宜。

李文春

周凤珍此时突然要求李文喜将新房子立即过户到弟弟名下,李文喜当然不同意,于是一家人的矛盾就此爆发。经过多次争吵之后,不堪忍受的李文喜带着妻子搬出了新房子,去外面租房子住。

可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李文喜彻底寒心,周凤珍竟然联合小儿子李文春一纸诉状将李文喜告到法院,希望解除和李文喜的收养关系,并且要求李文喜支付十几年的抚养费用。

法院以没有法律支撑为由驳回周凤珍索要的抚养费用,但同意解除周凤珍和李文喜的收养关系。

李文喜觉得如今摆脱了周凤珍一家人的控制之后,就能过上安稳太平的生活。可不曾想,一年后,周凤珍又将李文喜告到法院,要求分割写有李文喜名字的那套房产。

法院考虑到新房的建设虽然是李文喜出的钱,可周凤珍夫妇也是功不可没的,最终判决这套房产归周凤珍一家所有,同时也要求周凤珍一家返还李文喜当初的建房费用。

于是,李文喜将这套房产过户给了李文春,心想等拿到建房钱后就和周凤珍一家人再无瓜葛。可周凤珍显然是不想退还建房费用,拖了一两年都没有给。

李文喜

两年后,周凤珍母子第三次将李文喜告到法院,这次是要李文喜支付二老的赡养费用,这个请求居然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而且周凤珍还要求法院强制执行,希望这笔费用能从建房款里面扣除。

经过周凤珍母子的一番骚操作,最终将李文喜当初的建房款扣除得一分不剩。此时的李文喜终于明白过来,从一开始,他就被周凤珍一家人算计了。

第一次是解除关系,第二次是房产过户,第三次是赡养费用,如此一环扣一环的套路,这些都是弟弟李文春的杰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快地,周凤珍家里拆迁,他们家分到了三套房子外加44万元的现金,而这些房子和钱通通归李文春一人所有,李文喜由于已经和周凤珍一家断绝关系,因此没有资格享受。

又过了两年,周凤珍再次将李文喜告上法院,这次的理由是老伴体弱多病每个月都要一两千块钱的医药费,希李文喜能够支付一万多元用于老伴看病。

多次被养母告上法院,已经让李文喜精疲力尽,为了彻底摆脱周凤珍母子的骚扰,李文喜选择主动出击。

他也将周凤珍母子告到法院,希望分割拆迁所分的三套房产以及拆迁款,然而法院不予支持,理由是李文喜已经和周凤珍解除了收养关系。至于周凤珍索要的医疗费用,法院认为,之前李文喜的建房款已经全部用来作为二老的赡养费用,因此也不必再出医疗费用,以后也不必出赡养费。

周凤珍一家在法庭上

后来,李文喜的养父得病去世,丧事办下来,李文春一合计,姐弟三人一人需要平摊3700元,李文春多次请母亲出面讨要这笔钱,但李文喜这边以早已断绝关系为由拒绝支付。

在17年的时间里,李文喜接连被养父母家骚扰逼迫,甚至还起诉了自己四次,回想起这些不堪回首的经历,李文喜也只能怪自己命苦。如今终于摆脱了这一家人,李文喜对以后的生活还是充满希望的。

李文喜是不幸的,他让我们看到人性的阴暗面。其实不管在农村还是城市,像周凤珍这样的人非常之多,有些重组家庭中,对继子不好,甚至虐待的事情时有发生,追根究底还是亲人永远是亲人,外人永远是外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