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儿子评价季羡林:他是人生的失败者、孤独、寂寞、无情的文人

史事今话

2022-10-02 18:19山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完满才是人生”这是我国著名的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季羡林老先生在《季羡林谈人生》一书中提到的。纵使你是万人瞩目的焦点,你是站在成就顶峰的辉煌者,也不一定拥有完满的人生。季羡林的一生可谓成就无数,但他的儿子却评价他:他是人生的失败者、孤独、寂寞、无情的文人!

一生成绩斐然

季羡林出生于山东聊城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就聪慧爱学习,对外界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心,不到六岁就跟着老师识字,父母虽是农民但也懂得”知识改变命运“,为了给他更好的教育,父母在他6岁时就将他送到济南去投奔叔父,使得他有机会入私塾读书。

他更是表现出超人的学习能力,从《千字文》、《百家姓》到《四书》他熟记于心,还学习俄语、德语、英语等多国语言。说季羡林是”学霸“都难以表达出他在学习上的天赋,不仅书读的好,还能学以致用,年仅十七岁就在报纸上发表了几十篇文章,篇篇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而且也多次痛斥了那个年代侵略者的罪行。

季羡林说:”懒人学不好外语”,他先后掌握了12个国家的语言,那么可想而知这位成绩卓著的学者有多么的勤奋。他在19岁时就开始着手自己的翻译工作,翻译了许多经典作品,其中主要是俄国著名文学家屠格涅夫的散文,如《老妇》、《世界末日》、《老人》等。

他翻译的文字,通俗易懂却又不失言辞优美,语句动人,字字扎在爱国青年们的心上,激起了当时许多有志之士的热情。1935年年仅24岁的季羡林已经考取了清华大学交换研究生,远赴德国留学,在哥廷根大学学习梵文、巴利文、吐火罗文等古代文字,因此成为世界上仅有的几位精通吐火罗文的学者。

1941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博士学位。尽管回国路坎坷而漫长,但他的一颗爱国之心不曾改变,冲破重重阻扰,学成归国的季羡林又又次刷新北大教师职位的新纪录,他是北大唯一一位只用了一周就转正的老师,也是北大唯一一位终身教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淡泊名利、专注学术

真正的伟人从不在意名利地位,内心的洒脱才是最高的境界。北大学生回忆录有一段学生回忆道:”初到北大,那么大的校园,让我找不到报到的地方,恰巧门口一位和蔼可亲的大爷帮我看了整整两个小时的行李,后来在开学典礼上我才发现那位衣着朴素、笑容可掬的大爷居然就是北大赫赫有名的季羡林副校长。“

由此可以看出季羡林先生的品格。不仅这些,他还和北大签订了《关于季羡林先生向北京大学捐赠个人所藏图书、手稿、字画等物品的协议书》,价值高达一亿元之多,全部裸捐。

早在季羡林回国之前,英国剑桥大学就曾向他抛来诱人的条件,但他一颗赤诚爱国之心,一心要回到自己的国家,直接婉言拒绝;1949年国民政府战败退至台湾,蒋先生曾派飞机来接他,他也不愿离开。

他一心钻先学术,心胸豁达、淡泊名利,曾三顶桂冠-----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但他却认为: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

因此,也就有了他”三辞桂冠“的佳话。季羡林生活朴素,为学低调,对于学生总是和蔼可亲,俨然一位邻家大爷;对于到他家到访的客人无论何时都会先起身打招呼握手;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也始终保持着一种谦恭的态度,保持着伟人的情怀。

事业上的丰功伟绩不抵家中的落寞、孤寂

季羡林在事业上,在对国家的贡献上无疑都是非常巨大的。然而对于家庭,却没有受到儿子的好评。季羡林与妻子彭德华是典型的封建社会包办婚姻,妻子大字不识,两个人没有太多共同语言,他也曾承认对于妻子:只有责任、没有情爱。

曾经为了摆脱婚姻,季羡林远赴德国留学十年,留下妻子照顾着年幼的儿女,侍奉着年迈的公婆,然而她任劳任怨,拼命地赚钱养家糊口。他的儿子季承在《我与父亲季羡林》一书中写道:母亲与父亲就像旧社会给他留下的一个痛苦的烙印。

这也是造成他与儿子矛盾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季羡林在德国也曾邂逅过心仪的女孩,但道德的底线、已有妻子儿女的事实让他不得不放弃挚爱,据说那位德国女孩为了他终身未嫁。

回到家中的季羡林看到了妻子十年的辛苦付出,他也许是被妻子的淳朴与善良打动了,之后岁月携手相伴,风风雨雨六十五载,直到妻子去世,他也曾伤心很久。

但在儿子心目中”有国无家、薄情寡义“的形象早已形成,儿子季承心中的心结始终没有解开,童年父爱缺失,目睹了母亲孤单一人养家的艰辛让他对父亲的关系并不亲近。

即使父亲回国,依然痴迷学术,对于家人聚少离多,很少嘘寒问暖,这些让他对父亲微词颇多,感情自然疏离;再加之在母亲彭德华去世后,季承与家中保姆关系暧昧不清;为人光明磊落,两袖清风的季羡林无法接受儿子这种行为,让季羡林与儿子的关系再次激化,导致后的十几年都不相往来。

对于季羡林这样一位成功的学者,一生成就斐然,自然会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继承衣钵,继续发展。然而,儿子从事科学工程,女儿从事核工业工程,多少会有些遗憾。

晚年的季羡林本应到了儿女孝敬、子孙绕膝的年纪,然而妻子女儿都已离去,与儿子不相来往, 着实让他的生活有些落寞孤寂。直到生命的最后两年,也许是儿子老来得子体会到了父亲的不易,才与季羡林重修于好,这也让老人安享了最后的温馨时光。

也许是父亲将生平所有的财产都捐赠给了北京大学,为孩子不留丝毫的缘故,也许是儿子季承对于父亲仍心有抱怨,才会如此评价。季羡林的一生可能对于家庭是失败的,但对于学术、对于国家贡献是非常巨大的,他是实至名归的伟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