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第一蛇村”!150户人家养数百万条蛇,为何鲜有年轻人继承

蟹黄堡论探

2022-10-02 15:55广东

关注

你能否想象,和数百万条蛇一起生活是什么样子?它们到处爬,在晚上人睡觉的时候蹭着人脸颊爬过去,连树下乘凉的时候也可以看见成群结队“散步”的蛇。夸张一点说,随便往地上丢一块石头,都可以砸中一条优哉游哉爬行的蛇。

这并不是虚构出来的小说情节,因为浙江就有这样一个蛇村。它号称“中国第一蛇村”,全村150户人家就养殖了数百万条蛇。它就是浙江省一个曾经不知名的小村庄——子思桥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第一蛇村

为何他们要养毒蛇?

子思桥村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捕(养)蛇历史并不长,在二十世纪70年代之前并没有多少人专职捕蛇。根据当地村民的说法,拿鸡蛋换其他日用品以及种地捕鱼才是当地的重要生活来源。为了养家糊口,子思桥村的村民在七十年代时才开始小规模地捕杀毒蛇。进入1978年之后,由于政策的变动子思桥村的村民才有机会把加工的毒蛇副产品卖向全国各地。子思桥村的蛇质量十分好,当时全国数十家药企都收过他们的产品。

看到这里你可能已经疑惑了:都是人,为什么子思桥村民不怕蛇?难道他们真的有驭蛇术吗?

其实子思桥的村民和我们一样也怕蛇,但是蛇的收益实在是可观,为了赚钱只能舍命抓蛇了。抓蛇的收入有多高?按现在的币值换算的话,月入过万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晒干的蛇胆可入药

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对于子思桥村的村民来说,相较于过一辈子贫穷的生活,为了赚大钱冒着生命危险抓毒蛇还是比较划算的。

冒死抓蛇的人在中国并不少见,早在唐朝时从事这种工作的人已经存在。柳宗元就曾写过一篇名为《捕蛇者说》的文章,文章就讲述了永州(今湖南省永州市)有个捕蛇人,冒着被咬死的风险捕获剧毒蛇的故事。从文章“黑质而白章”这句话判断,这位捕蛇人捕获的极有可能是号称中国第一毒的银环蛇。

为什么捕蛇人要冒死捕银环蛇?因为全年只用交两次蛇就可以抵一整年的苛捐杂税。足以看出在利益的驱使下,还是有不少敢于挑战自己极限的人。子思桥村的村民亦是如此,他们不是不怕蛇,只是在巨大的经济效益面前,毒蛇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银环蛇

很多人十分怕蛇,但其实毒蛇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毒蛇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在处理养殖的毒蛇时只需要做好防护工作基本不会出问题。很多人对蛇的害怕很多都是基于求生的本能,这是因为人类的祖先在和毒蛇“打交道”时吃了不少苦头。很多人不幸被毒蛇咬死,而幸存下来的人类后代把对蛇的恐惧永远地继承下去了。

子思桥村的“蛇产”有多发达?

相较于以肉身硬扛毒蛇的“捕蛇者”,子思桥村的村民条件实在是好得太多了。而他们也把传统的蛇药产业和现代生物学技术结合起来,因地制宜发展出了特有的“蛇产业”。

中国蛇村

(1)规模化养殖

在二十世纪80年代之前,子思桥的村民都是通过捕捉野生毒蛇卖钱。这种方式效率低、产出少,而且十分危险。80年代后子思桥村开始发展专业化的蛇养殖业,这和村里的“毒蛇大王”杨洪昌有密切关系。

“毒蛇大王”杨洪昌

村民杨洪昌年轻时不幸患上强直性脊髓炎,跑了好几家医院都看不好。不过,他在听从上海一位医生的建议后,通过喝蛇泡酒治好了困扰他许久的顽疾。为了造福其他病友,同时也为了帮助子思桥村民致富,他决定开发专业的蛇养殖业。

有意思的是,杨洪昌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他也曾十分害怕蛇。而就是他最害怕的蛇,帮他治好了几乎无药可治的顽疾。

1988年杨洪昌成功研发了成活率极高的“赤链蛇胎人工孵化技术”,同时形成了一个包括养殖、孵化、加工等环节的极为完整的产业链。并开始在子思桥村内开办养殖场,吸收村民就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公司化经营

光有养殖场还不够,杨洪昌打算把蛇养殖业做大做强。他于1996年将养殖场升级为德清县莫干山蛇类实业有限公司,公司下辖四个养殖场,开始对村子里的蛇养殖业进行专业化、规模化管理。杨洪昌的蛇类公司不仅规范了“蛇产”,同时也为村子里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2007年的时候,全村已经有150户人家从事蛇养殖业。

蛇王名下的产业

(3)多线发展

杨洪昌的经济嗅觉极为灵敏,他深知光发展蛇类养殖业很难有大的成就。便着手推动单一的蛇养殖业向多方面发展,并开发出了一套独特的发展方案。为了保证蛇类养殖技术始终处于领先水平,蛇类实业公司与浙江大学生物细胞研究所合作,成立浙江大学德清蛇类研究中心。

除了合建生物研究所外,杨洪昌也注意发展诸如博物馆之类的公共事业。虽然子思桥村捕蛇的历史并不长,但是人们仍然积累了许多丰富的捕蛇经验以及蛇类的知识,建造蛇文化博物馆极为合适。

2011年10月份在杨洪昌的指导下,占地10800平方米的德清蛇文化博物馆正式动工。这座博物馆集展览、教育于一体,同时也提供特色餐饮服务。

很多去过德清蛇文化博物馆的游客都表示大开眼界、受益匪浅。而德清蛇文化馆不仅吸引了国内无数游客前往,很多慕名而来的外国记者也表示大有收获。

为何无人接棒蛇养殖业?

子思桥村的蛇养殖业办得红红火火,但还是因为一系列问题出现了停滞。

最首要的问题还是安全问题。子思桥村民并没有网上传的那么神乎其神,他们工作时难免被毒蛇咬到,也有村民不幸死于毒蛇的攻击。就连身经百战的蛇王杨德昌也被毒蛇咬伤过。好在他处理及时,要不然这个用毒蛇创造多个商业奇迹的人就不在了。

杨德昌曾在为五步蛇取毒的时候不小心被咬伤。五步蛇的毒素属于血液型毒素,传说被五步蛇咬伤只需要走五步,就可以毒发身亡。深知五步蛇毒性之烈的杨德昌不敢怠慢,立刻用刀子割开伤口附近的皮肉放出毒血,然后用冷水快速冲洗伤口。简单处理完伤口的杨德昌立刻打车前往杭州的医院注射血清。

当然,蛇王之所以敢用刀子放血,是因为他常年与蛇打交道,对于被毒蛇咬伤怎么处理已是轻车熟路。普通人千万不可以模仿,万一割到动脉或处理不当很有可能因此丧命。正确做法是用拔火罐或者手挤出部分毒血,对伤口进行简单的消毒处理后立刻送医。

正因为害怕因为养殖毒蛇丢掉性命,村里的年轻人很多都不愿意从事养殖毒蛇的工作。养毒蛇的大多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人数每年都在下降。

村子里晒干的蛇肉

除了年轻人很少从事毒蛇养殖业外,新冠肺炎对于子思桥村的养蛇业也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泛滥的疫情面前,很多经营了数十年的野生动物养殖场都关门歇业。

一个养殖大户这样表示:

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曾经一月盈利数万元的养殖场已经全面清空了。自己和丈夫都失业在家,准备改行。

同样也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多省目前已经推出了最严的“禁野令”。不仅会严查严惩捕食野生动物的行为,也会严格限制私人养殖野生动物的数量以及规模。虽然“蛇王”的蛇养殖业都是可以合法经营的,但越来越严格的管控势必会造成冲击。

也许,伴随着养蛇老人的离去、没人愿意接棒毒蛇养殖,外加越来越严格的管控措施。子思桥村的毒蛇养殖场会逐渐关停。只留下那仍然矗立的蛇文化馆向路过的人们讲述它曾经的辉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子思桥村虽然通过毒蛇成功摆脱了贫困村的帽子,“毒蛇大王”杨德昌也通过养殖毒蛇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但是,养殖毒蛇附带的危险以及形式的变化导致很难继续发展下去也是客观事实。要实现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还是不能逆大势而为!

参考文献
【1】杨芳《中国第一蛇村——子思桥村》[J] 生命世界.2013 (2)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