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卧底染上毒瘾,公安部门为他开证明,北京刑警宋名扬后来怎么样了

胡宝宝生活日常

2022-10-02 12:26四川

关注

2012年7月19日下午5时,海淀区某看守所大门内走出一个身穿黑色T恤,模样和演员陈宝国有几分神似的中年男人。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从看守所释放出来了。

太阳还没有落,他捂着眼睛不敢睁开,许是太久没有见到阳光的缘故。他试着把手放下,仰着头,以此感受重获自由的美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名扬(化名)

这一天比较特殊,不仅是他出狱的日子,而且还是他49岁的生日。78岁的老父亲已经在看守所门外等了他9个小时,见儿子出来,老人一脸喜悦。

老父亲难掩激动之情,踉跄地迎上前去:“回来了,儿子?”“嗯。”“走吧?”“嗯。”父子俩简单地寒暄了两句,便回家了。上车前,他还对着看守所大门的警徽庄严致敬,也许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之后,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记者说,他的举手投足之间有着警察的干练和风度时,这个男人却苦笑道:“我这个样子,还像个警察吗?”

没错,他进监狱前的确是一名威震一方、立功无数的警察。从警10年,先后十多次立功受奖,六七个奖章和二十多个奖章证书是他作为刑警最光辉的印证,他是一名英雄;但他又是一个以贩养吸、两次因贩毒进监狱、人见人避的瘾君子

宋名扬(化名)

他的人生为什么会这样的跌宕起伏呢?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呢?当英雄和瘾君子合二为一,这个男人的内心又经历了怎样的困顿与挣扎呢?

冒死卧底进毒窝

这个两次进监狱的男人就是宋名扬(化名),1963年7月19日出生在辽宁抚顺。少年时期的他就立志高远,把为民除害、匡扶正义作为自己奋斗一生的目标。所以,当警察就成了他心中最大的梦想。

1983年,20岁的宋名扬在报纸上无意中看到了北京市公安局从社会上招募警察的消息。得知这一消息后的宋名扬喜出望外,他当即辞去了在首钢当工人的工作,准备全心备战警察考试。

父母和村里人说他是白日做梦,“警察哪有那么好当的,而且还是首都警察!”诸如此类的否定声音在宋名扬决定报名时的那一刻就一直充斥着他的耳膜。即使这样,他仍然信心满满,他坚信自己早晚都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名扬(化名)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后,宋名扬顺利通过了考核,被分配到北京某公安分局刑警队,从此向往已久的警察生涯开始了。

回想起自己刚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宋名扬兴奋地痛哭流涕,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成为警察的意外之喜让他在这一天破天荒地写下了第一篇日记:“好消息!好消息!真是太激动了!我被北京公安局录取了!”

从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起,宋名扬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刚开始执行任务时,他总是冲在最前方,立功对他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很快有勇有谋的他就脱颖而出,得到了局里的重用:作为一名便衣警察单独行动。

1986年,宋名扬接下了一个极其难破的案子:一个混混趁被害人家长不在家,把一个小女孩奸污之后又顺手偷走了一部相机。

宋名扬(化名)

事发后,因在现场没有侦查出任何有用的线索,警局出动了大量的警力来调查这件事,但都无功而返。

宋名扬主动接下重任,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带着小女孩在案发一带四处“转悠”,在北京城搜寻40多天后终于捕获了犯罪嫌疑人。23岁的宋名扬也因此名声大噪,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个“个人三等功”

1988年,宋名扬与一位北京姑娘成婚了,一年后两人有了儿子。年纪轻轻的他已经算得上家庭美满、事业有成。而就在大家开始羡慕他完美人生的时候,一个神秘的任务彻底打破了这一切。

1990年7月,鉴于工作上的出色表现以及善于交际的性格特点,宋名扬接受了一项领导指派的秘密任务——管理特情

宋名扬(化名)

工作内容是与社会闲杂甚至是黑社会成员保持密切联系,把他们培养成“线人”,双方通力合作协助警方破案。

从此,宋名扬过上了黑白颠倒,不分昼夜的生活。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他对此事严格保密,除了向直系领导汇报工作,他已经不用再去警局了。除了不去警局,宋名扬也很少回家。一个月见妻儿的次数屈指可数。

为了尽快结识黑白两道的人,以此发展线人、获取情报。队里拿出大量的经费供他支配,于是宋名扬开始乔装自己:开着队里配的奥迪、烫发,打摩丝、穿几千元的名牌。俨然是一副黑社会老大的模样。

做特情的几年,宋名扬为了同线人建立感情总是不遗余力。“我有一次要去打架砍人,我妈跪下来求我,我都没听,宋哥骂了我一句,当时我就不敢去了。”宋名扬的一个线人说。在得到信任的同时,宋名扬也借助线人破案无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名扬(化名)

那时候,宋名扬在北京绝对是个“人物”,黑白两道混的是风生水起,走到哪里谁都要给他卖个面子。也正是因为这样,时常会有“道上”的人来他家找麻烦。

1992年的一天深夜,宋名扬得罪过的几个混混找到他家。敲开门后,留下几颗子弹就走了,宋名扬的妻子都吓傻了。尽管这样,宋名扬还是没有对妻子说出实情。于是两个人开始无休止的争吵,再加上遭受了太多的恐吓,神经整天高度紧绷,宋名扬妻子最后患上了精神疾病。

妻子失疯,他也没有办法留下照顾,因为他知道比起家庭,国家和人民更需要他。之后他将妻儿都送回了老家,交由父母照顾。而关于他的一切对父母只字未提。

宋名扬心里知道自己正在干的是一件看不见明天的事情,他也早已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为了不让儿子依赖自己,他只能装出一副严肃、冷淡的样子面对儿子,让儿子产生一种“不爱自己”的错觉。

宋名扬(化名)奖章

如此舍小家为大家的付出,也让宋名扬获得了令人艳羡的成绩。从1986年到1996年10年间,他十几次获得奖状,仅是“个人三等功”奖章就有6枚

最后一枚奖章

1996年3月31日,一个刑满释放人员抢走了哨兵的一支半自动步枪后在京西为非作歹,制造了一系列的惨案

作案一年后,宋名扬终于从手下一个“线人”那里获得了重要线索,住在朝阳区劲松的一个名叫“黑子”的人有半自动步枪,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局长让他“不惜一切代价”查明“黑子”的情况。

由于案件紧急,牵扯又多,宋名扬只好以身试险,独闯“狼窝”。当时经一个线人引见,宋名扬以“流氓大哥”的身份来到了犯罪窝点。当他跟着线人进入毒窝时,却发现为之震惊的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吸毒

宋名扬(化名)

起初几次,宋名扬都不太说话,一方面是怕说漏嘴,另一方面要装出大哥派头。但宋名扬从没敢碰过毒品,他知道这东西“惹不起”。

但突然有一天,一个流氓抽多了,开玩笑问“你丫不会是马爷(警察卧底)吧?”这时,“黑子”也有些怀疑:“你说你是贩毒的,怎么从没看见你吸毒?”话音刚落,宋名扬就听到了扣动扳机的声音。

冰冷的枪口直指后脑勺,宋名扬内心慌张极了,但警察的理智告诉他“要冷静”。随后“黑子”拿枪顶在他脑门上说:“你不是贩毒吗,吸给我看看!”这个时候,摆在宋名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吸毒,要么被他们一枪崩掉。

宋名扬并不怕牺牲,可是这样的话任务就不会完成,线人也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宋名扬接过毒品,故作镇定地吸了起来。幸好之前跟着线人学习过吸毒的手法,才没有被对方看出破绽。宋名扬强忍着恶心,佯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为了克服第一次吸毒的眩晕感,他将随手点着的烟头狠狠地捻在自己的左小臂上。然后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在上面刺了一个“十”字。虽然伤口疼痛钻心,鲜血直流,但他还要强装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小心地擦着血。就这样成功骗过了“黑子”。

宋名扬(化名)

为了获取更多的线索,他必须装成瘾君子多次混入毒窝,最后在宋名扬的协助下,警方终于捣毁了这个大毒窝,抓获了“黑子”。宋名扬因此获得了自己人生中最后一个“个人三等功”

警界英雄的滑落

在之后的日子里,宋名扬还是像往常一样执行任务,起初他还不以为意,认为毒品没什么可怕的,可是在之后的一次出差时,他的腿突然不受控制的抽搐,也就在这时宋名扬才意识到这是毒瘾上来了。他打死也不会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对这么恶心的东西上瘾

毒瘾上来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死死地煎熬着宋名扬。眼泪鼻涕止不住地横流,像是患上了重感冒。他着急点燃一根烟猛吸起来,可身体的不适却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他难受极了,深入骨髓的疼痛和不安促使他发疯般在午夜的公路上开着车狂飙,直奔一个吸毒窝点才停下来。当他抽第一口时,宋名扬感觉“太舒服了,什么难受症状都没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名扬(化名)

随着吸毒“后遗症”出现得愈加频繁,一次又一次,宋名扬都忍不住去吸毒。最后他只能以病休为由回老家戒毒。

就在当时,宋名扬还坚定地以为“一个连死都不怕的男人还会怕戒毒吗?大不了捆个几天,扔进黑屋子里忍忍就过去了。”

但是戒掉又谈何容易?一天,他带着儿子出门吃饭时突然毒瘾发作,狰狞无助的痛苦模样把儿子吓坏了。为了不让儿子看到自己如此的狼狈,他只能忍着“痛苦”跑到儿子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治疗”。

正当宋名扬吞云吐雾时,儿子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跟前。小家伙疑惑的问他:“爸爸,你吸的是什么东西啊?”。沉浸在吸毒后惬意里的宋名扬头也没抬,他也不会想到此举会给年幼的孩子留下多么巨大的阴影

“父母年纪大了、妻子疯了、儿子还小”,面对这一切宋名扬失声痛哭。沉思片刻之后,宋名扬请父母用绳子将自己绑上,让父母在他毒瘾上来时无论如何也不要放开自己。绑上没多久毒瘾就发作了,宋名扬开始大声叫嚷,然后不停地挣扎、打滚,直至浑身乏力。

宋名扬(化名)

老母亲看着满地打滚、痛苦至极的儿子,心疼的留下泪来,父亲站在一旁也一脸愁色。就这样坚持了8天后,宋名扬以为自己戒毒成功了就再次回到了岗位上。

可是没多久毒瘾又发作了,此时宋名扬吸毒在警局已经是人尽皆知了,他认为自己是因公吸毒没什么丢人的,可是人心隔肚皮,表面“风平浪静”,背后却引论纷纷。

他在努力地戒毒,但毒瘾一直反复。戒完再抽,抽完又哭,精神实在扛不住了,宋名扬就有了自杀的念头。但想到老家的父母和妻儿他就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由于饱受毒瘾和抑郁症的折磨,宋名扬的身体每况愈下,又加上局里实行“末位淘汰制”被调离了“一线”,于是在2005年年底,43岁的宋名扬办理了退休。而与他同批次进队的同事已经坐到了处长、所长的位置。

宋名扬一度以为,自己能摆脱对毒品的依赖。但最终,毒品还是把他送进了监狱。

宋名扬(化名)

2010年2月中旬一天深夜10点,宋名扬接到一个线人的求助电话:“大哥我今天都快死了,大哥帮我弄300块钱的。”宋名扬深知毒瘾发作的时的痛苦,在线人的苦苦哀求下,他最终还是心软了。

当他把毒品交给线人之后,两个警察就从线人的车上下来把他按住了。这时候他才知到原来是个“圈套”。最终宋名扬因贩毒被捕,但单位给他开开具了“因公染毒”的证明,最后获刑6个月

出狱不到一年,2011年7月,宋名扬因贩毒0.4克第二次入狱。这一次,被判刑1年,罚款两千。曾经的同事把冰冷的脚铐扔给他,而他亲手给自已铐上了脚撩。往前走两步,当他在反光板里看到自己戴着脚镣、穿着“囚衣”的样子时,宋名扬的眼泪哗哗地流,但他又得憋着不让旁人看到。

2012年7月19日,49岁的宋名扬刑满释放。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卧底生涯到头来会落到如此境地:妻子得了精神病,儿子也患有轻度的自闭症,家里所有的积蓄加起来不足一千块钱。

虽然一地鸡毛,可是警察在他心里仍旧是最神圣的职业。即使到了今日,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已经变卖,但他从警以来所有的制服和获得的奖章、证书依然完好的保存在一个箱子里。

宋名扬(化名)荣誉证书

此外,宋名扬还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就是每年正月初二都回到戒毒所收看公安部的春节晚会。每次看到晚会,宋名扬都会情不自禁的流泪。他始终觉得,那个站在领奖台上的人会是自己,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会是这样。

2013年,《冷暖人生》的采访让这位被遗忘的落魄英雄重新走进了大众的视线。在节目中,宋名扬说:“有些记者找我采访,电话那边管我叫宋警官,我就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不配了。可如果有记者肯说一句我不是警察败类,那我就知足了!”

宋名扬(化名)

与此同时,宋名扬的物质生活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服刑期间,分局停了他每个月的退休金。为了维持生活,他也试图做些小生意,但最后也因没有资金选择了放弃。即使到了今日他的生活依然很难,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时至今日,做警察依然是他最的大的梦想。

现在,宋名扬走在路上偶尔有人会窃窃私语:“那人就是当年的宋名扬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