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腹泻不一定是“吃坏肚子”,警惕轮状病毒腹泻,具有高度传染性!

新民晚报

2022-10-02 10:28上海

关注

“医生,孩子这两天不断拉肚子,一天要拉十几次,是不是天冷吃东西吃坏了?”时下正值气温转凉,不少父母为了孩子的腹泻问题焦头烂额。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儿童医学中心感染科曹清主任表示,有的腹泻不是普通的肠胃炎,秋季感染性腹泻多由病毒引起,而其中超过九成的患儿碰上的都是轮状病毒腹泻1,a。由于轮状病毒腹泻被归为丙类传染病1,具有高度传染性2,父母亟需重视疾病防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曹清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

儿童医学中心感染科主任

儿童腹泻危害重重

轮状病毒是元凶之一 3

秋冬季是儿童病毒感染的高峰季,除了呼吸道感染外,胃肠道的感染也不容忽视。在中国,轮状病毒感染具有明显的季节性,每年秋冬高发4,b。曹清表示:“不过,临床上全年均可检出轮状病毒感染5,因此家长需全年注意防护,切不可掉以轻心。”

据悉,轮状病毒是全球5岁以下儿童严重脱水性腹泻的首要病因3。几乎每个3-5岁前的孩子都感染过轮状病毒6。研究显示,年龄越小的孩子,感染后病情可能越严重7,c。其中,6月龄至2岁是发病率最高且最严重的年龄段8。“轮状病毒属于呼肠病毒科8,婴幼儿感染后,临床表现轻重不一,以胃肠道症状为主6,8。”曹清指出,“轮状病毒感染的典型症状有腹泻、呕吐、发热等6,8。腹泻呈不带血的水样便,通常可持续3到8天,平均每天可腹泻10到20次;80%~90%的宝宝会发生呕吐;一半的宝宝会发烧9。研究显示,轮状病毒腹泻更易引起脱水,这也正是轮状病毒腹泻严重性所在。婴幼儿一旦出现严重脱水,如果不及时医治,甚至可能导致死亡10,d。”

曹清强调:“轮状病毒感染也常伴有一些肠道外的表现。 我在临床上就遇到过患儿发生惊厥8。此外轮状病毒还可能侵犯心肌、中枢神经、呼吸道等部位,甚至可能入血液,导致全身感染11,12。此外,如果婴幼儿出生2年内,反复发生腹泻,则可能影响 生长发育和认知功能 13。”

病毒狡猾防不胜防

婴幼儿在家也有可能被感染

轮状病毒主要通过粪口途径传播14。婴幼儿特别喜欢啃食玩具和物品,一不经意间就可能“吃”进病毒14。轮状病毒也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人与人密切接触传播14。感染轮状病毒后,无论是否有症状,都具有病毒传染力15。由于公共场合可能存在诸多轮状病毒的“无症状感染者”,他们可能通过上述途径传播病毒。轮状病毒非常狡猾,耐酸又耐碱8,普通的消毒剂和洗手液很难把它完全清除16。有研究表明,轮状病毒可以在手上存活数小时,也可在物体表面存活数天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像幼儿园、学校、医院,这些场所都非常容易发生轮状病毒感染。”曹清表示:“我们婴幼儿的照护者也可能将病毒传染给孩子。对于部分低龄新生儿,很少出门,仍有可能在家庭环境中感染轮状病毒。比如因为孩子的照护者是病毒的无症状感染者,在照护孩子前未做好手卫生,通过亲吻、拥抱、接触把病毒带给孩子15。”

目前尚无特效药

接种疫苗是

预防轮状病毒的最佳手段

曹清提到,我们目前 尚无轮状病毒腹泻特效药 ,医生仅能提供口服补液盐或输液等对症治疗手段,解决患 儿脱水问题 6 。而且轮状病毒有多种毒株型,即使感染一次痊愈了,依然有可能再次感染其他不同的毒株型 18 。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接种疫苗是预防轮状病毒感染的最佳手段 19 ,宝宝应从 6周龄 开始尽早接种轮状病毒疫苗 6 , 早接种早保护

为什么要接种疫苗?曹清介绍,通过接种疫苗,可以减轻轮状病毒的重症发生率11。

曹清介绍,目前我国境内正式上市的轮状病毒疫苗有两种:一种是国产的单价轮状病毒疫苗,一种是进口的五价轮状病毒疫苗11。

“要特别提醒大家的是,无论哪种轮状病毒疫苗,都有明确的适用年龄,一旦错过就无法补种。”曹清强调,6月龄到2岁是轮状病毒腹泻的高发年龄20,e,此时婴幼儿体内来自母体的抗体已降至最低,自身的胃肠道功能和免疫系统发育还不完善21,因此处于轮状病毒的易感期。家长应该在首次感染前,尽早为孩子规划排苗。新生儿需要接种的疫苗非常多,建议父母在孩子接种第二针乙肝疫苗(1月龄)时,及时前往接种点,咨询相关事宜。

曹清表示,上海地区的年轻父母,对疫苗的接受程度、认知水平都相对较高,预防接种的意愿也比较强烈,但临床上还是会遇到一些年轻父母,非常懊悔没有在窗口期给孩子接种疫苗,那时候“还不知道有这种疫苗”,她建议新手父母在孩子出生前就要了解一些疫苗知识,同时加强对疫苗接种的科普宣教。有一小部分父母会纠结疫苗的副作用,认为二类疫苗能不打就不打。曹清解释到,实则不然,有许多我国的二类疫苗是被世界卫生组织纳入常规免疫程序的22。像轮状病毒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就推荐所有国家应将其纳入国家免疫规划6。

对于轮状病毒的预防,除了适龄范围内尽早接种疫苗之外,曹清还建议,母乳喂养23、少吃生冷食物、定期消毒孩子的物品和玩具、关注照护者胃肠道情况和手卫生等,都有助于降低感染风险,保护宝宝远离轮状病毒。

参考文献

[1]张平, 张静. 我国2014-2015年其他感染性腹泻监测现状分析.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7;38(4): 424-430.

a研究设计:收集2014-2015年中国疾病控制信息系统的其他感染性腹泻报告病例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资料,对其流行病学及病原学信息,统一按发病日期进行统计, 对报告病例、确诊病例和暴 发疫情进行描述性流行病学分析和病原谱构成的统计描述,采用Excel2010软件整理。

[2]Chen SC, et al. Rotavirus infection and the current status of rotavirus vaccines. J Formos Med Assoc. 2012;111(4):183-93.

[3]长三角免疫规划一体化项目组,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儿童感染和肝病学组. 儿童轮状病毒胃肠炎预防诊疗专家共识(2020年版).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0,54 (4): 392-405.

[4]耿启彬, 赖圣杰, 余建兴, 等. 中国26省(直辖市、自治区)2011—2014年5岁以下儿童腹泻病例轮状病毒流行特征分析[J]. 疾病监测, 2016, 31(6): 463-470.

b研究设计:在国内26 省(直辖市、自治区)162家医院的门/急诊中开展腹泻监测,收集19849例腹泻病例临床和流行病学资料,同时采集病例粪便标本,检测轮状病毒,并分析2011-2014年不同时间、不同地区5 岁以下儿童腹泻患者中轮状病毒检出率以及不同基因型的变异变迁情况。

[5]Patel MM, Pitzer VE, Alonso WJ, et al. Global seasonality of rotavirus disease. Pediatr Infect Dis J. 2013;32(4):e134-e147.

[6]WHO. Rotavirus vaccines: WHO position paper-July 2021. 16 JULY 2021, 96th YEAR. No 28, 2021, 96, 301–320.

[7]Mathew A, Rao PS, Sowmyanarayanan TV, et al. Severity of rotavirus gastroenteritis in an Indian population: report from a 3 year surveillance study. Vaccine. 2014;32 Suppl 1: A45-8.

c研究设计:一项在印度人群中进行的3年监测研究,纳入2005.12-2008.11印度一家三级医院因急性胃肠炎住院的<5岁儿童,收集974份粪便样本进行轮状病毒检测,记录脱水的严重程度和血气分析结果,比较0-5月龄(n=117)和6-23月龄(n=222)患儿轮状病毒胃肠炎的严重程度。

研究结果显示,0-5月龄发生严重脱水、酸中毒和住院时间≥7天的比例显著高于6-23月龄。

[8]方鹤松. 小儿腹泻病学.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9.12.

[9]Dennehy PH. Rotavirus Infection: A Disease of the Past? Infect Dis Clin North Am. 2015;29(4):617-35.

[10]沈蕙,王蓓,顾红英,徐勇. 幼儿轮状病毒腹泻临床流行病学调查[C]//.中华预防医学会儿少卫生分会第六届全国学术交流会、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学校分会第三届学术交流会论文集.2004:257-259.

d研究设计:研究选取2001年9月到2002年3月所有到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住院治疗的5岁以下腹泻婴幼儿为调查对象,由专门医生填写填写病人调查情况,并收集粪便标本,用SPSS11.0统计软件对病人资料进行统计分析,了解苏州市5岁以下婴幼儿轮状病毒腹泻的临床流行病学状况。

研究发现,轮状病毒是导致苏州市5岁以下婴幼儿腹泻的重要病原体, 临床上容易出现脱水症状 ,母乳喂养可减少发病。

[11]中华预防医学会. 儿童轮状病毒胃肠炎免疫预防专家共识(2020版).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1;42(1):44-57.

[12]Rivero-Calle I, Gómez-Rial, José, Martinón-Torres, Federico. Systemic features of rotavirus infection[J]. Journal of Infection, 2016: S0163445316300561.

[13]Guerrant DI, et al. Am J Trop Med Hyg. 1999;61(5):707-13.

[14]刁连东,汤奋扬,吴疆等. 中国轮状病毒感染性腹泻免疫预防进展. 中国疫苗和免疫. 2018; 24(4):492-498.

[15]邓晓辉,康亚辉,张丽秀,贺锐,常璞,方惠娟,周艳芝.2017—2019年新生儿轮状病毒感染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22,37(14):2621-2624.

[16]Dennehy PH. Rotavirus infection: an update on management and prevention. Adv Pediatr. 2012;59(1):47-74.

[17]刘崇海, 魏钰书. 轮状病毒感染研究现状[J].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2005(3):18-20.

[18]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2020. Rotateg (Rotavirus Vaccine) Questions And Answers. [online]Available at:[Accessed 12 August 2020].

[19]WHO. Rotavirus vaccines in routine immunization. Pocket Guide. 2012.

[20]曾玫, 陈洁, 龚四堂等. 我国五所城市儿童医院诺如病毒和轮状病毒腹泻的流行病学监测. 中华儿科杂志. 2010;48(8): 564-570.

e研究设计:2008-2009年在上海、杭州、广州、重庆和天津门诊急性腹泻儿童中随机收集急性非细菌性痢疾样腹泻患儿粪便标本共5091份,分析我国城市儿童诺如病毒和轮状病毒腹泻的临床流行特征。

研究结果显示轮状病毒检出率为30.7%,诺如病毒在轮状病毒阴性标本中检出率为29.7%。轮状病毒腹泻儿童年龄在1个月-11.3岁,92.5%患儿≤2岁,诺如病毒腹泻儿童年龄在1个月-14岁,91.8%≤2岁。轮状病毒流行高峰在10月至次年2月,诺如病毒流行季节因地区而异。

[21]张海琼,莫胜福,蒋渝采,韦兴高,覃麦.腹泻患儿轮状病毒与腺病毒抗原检测结果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6,26(11):2602-2603+2630.

[22]朱珊,常捷,方宇.疫苗接种服务研究中离散选择试验的应用[J].中国疫苗和免疫,2017,23(2):235-240.

[23]世界卫生组织. 腹泻病. 2017年5月2日. http://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diarrhoeal-disease.

本文在采写过程中得到了默沙东支持

若您想了解更多有关疾病知识的信息

请咨询医疗卫生专业人士

09-2024-CN-ROT-01052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