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姐弟情深,庄宛秋请加代吃饭(1)

金昔说故事

2022-10-02 09:47江苏

关注

整天在外忙于打拼的艺人经纪公司老板庄宛秋,刚回深圳两天,听说加代在深圳已经待了将近一个月。性情仗义的庄宛秋给加代打来了电话。

“代弟,我是你秋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秋姐。”

“你这小子也真是的,姐一直在深圳这边忙着。你回深圳也不知道给姐打个电话,我听说你回来一个来月了。”

“没有,二十多天。”

“那你给我打个电话呀。你回南方了,你不见姐啊,你在哪呢?”

“我在东门表行。”

“我一会儿过去找你去。”

“姐,你有事儿啊?”

“我什么有事儿,我想你了,我过去看看你去。那你说你回这边了,又不找姐,姐不得找你啊?你等我吧,别走啊。”

“那行,那我等你,姐。”

挂了电话,家住龙华镇的庄宛秋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墨镜,开着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往中盛表行赶了过来。车往表行门口一停,秋姐走下车就喊道:“代弟,代弟!”

加代迎了出来,叫了一声姐。秋姐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是不是胖了?”

加代说:“没有。我一直就这样。”

“代弟,一晃我们有半年没见了吧?”

“差不多。你怎么样?公司顺不顺利。”

庄宛秋说:“我挺好的,反正一天到晚就瞎忙呗。哎,你怎么不让我进屋呢?”

“快快快,我忘了,姐,进屋说。”

庄宛秋走进表行,看到了王瑞、孟军和丁健,一一打了招呼。庄晚秋说:“我安排你们吃个饭,你们想吃什么?想吃海鲜呢,还是吃什么?”

加代一听,说:“姐客气了。”

庄宛秋说:“我跟你喝点酒,上次我俩也没喝几杯,在四九城坐在一起总共一天多时间,也没喝过酒。今天我安排你。你不着急走吧?”

加代说:“我不着急走。”

庄宛秋看了看江林:“江林呐,你一起去呗?”

“我不去了。姐,我这下午还有事儿呢。福建一个老板过来签个合同。”

庄宛秋一听,说:“你比你代哥都忙,那我不管你了啊。小瑞啊,我们去吧。”

王瑞说:“姐,我不去了,我回家看看我父母,你俩去吧。”丁健和孟军也说要跟王瑞一起去玩。

庄宛秋说:“你们这帮小子......代弟,那我俩走吧。”

代哥一看,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但如果自己说带个兄弟,那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加代说:“秋姐,把上回那个福宏叫过来,或者我把左帅他们喊过来。”

秋姐一听,说:“你别喊了,就我俩呗,走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没有办法了,只能跟着秋姐走了。加代坐上秋姐的车,朝着深海国际去了。

来到深海国际,秋姐想要个包间。加代一摆手,“就不上包间了,大姐,我俩就在一楼卡座,挺好的。”

秋姐说:“上包间吧,我点瓶红酒,我俩喝点红酒。”

“拉倒吧,姐,中午我也喝不了太多了,喝点啤的,或者白的都行,红酒就不喝了。我们就在一楼喝。”加代一指身边的卡座,“这位置不挺好的吗?”

秋姐一看,说:“那行吧。”

庄宛秋和加代在一楼找了一个卡座坐下了,点了酒菜,开始喝上了。俩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加代说:“姐,如果公司这边需要我的话,你就说一声。”

秋姐说:“行,姐明白。弟弟,你或者朋友、哥们要是需要艺人演出,撑个排面,你说一声,姐这边给你带过去,不要钱。”

加代说:“姐,不说那个,以后再说呗。”两个人简简单单地吃了饭。两个小时以后,秋姐把加代送回了表行,自己回公司了。

庄宛秋是一个孝顺的女儿。母亲去世以后,老父亲一个人住在龙华镇。庄宛秋挣钱以后,给老父亲不少。老父亲平时花钱不多,攒下了不少钱。有很多的骗子专门盯上上了年纪的人,骗取他们的养老钱。庄宛秋的父亲遇到了这样的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7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