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姐弟失散,弟弟乘船抢劫姐姐,一块糕点换来姐弟团聚

鼠标王子

2022-10-01 19:08陕西

关注

农历的正月初一这天,当家家户户都沉浸在节日的喜庆当中时,位于青州府博兴县城外的一户农家里却时不时地传来一阵激烈的吵闹声。

屋子里,两位两鬓斑白的老人正气呼呼地坐在炕上数落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尽管父母唾沫星子横飞,但年轻人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似乎父母数落的不是他。在父母旁边,一个比年轻人小几岁的男子也时不时地帮腔凑上几句。

年轻人名叫魏原宝,数落他的正是他的父母,而一旁帮腔的则是他的弟弟。

魏原宝似乎对这种谩骂与嘲笑已经麻木了,在家人眼里,他就是个累赘,成天无所事事不务正业,眼看已经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还依旧没有个正经营生,每天睡了吃吃了睡,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骂在口里,打在手里,但魏原宝依旧死性不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今天的魏原宝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但仔细看他的眼睛你就会发现,他的眼睛里似乎比往常多了一样东西。

到了睡觉的时候了,魏原宝慢慢地站起了身,就在他出门的那一刻,父亲似乎被他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深深地激怒了,抄起一个喝水的碗就朝着魏原宝砸了过去。

瓷碗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魏原宝的脑袋上,片刻间,魏原宝的脑袋上便裂开了一个口子,鲜血从脑袋上流了出来。

魏原宝用手摸了摸头上的鲜血,然后慢慢地转过了身子,双眼冒火地看着父亲,父亲像是被魏原宝的样子吓住了,瞠目结舌地说不出话来。

奇怪的是,魏原宝并没有发火,只见他慢慢地跪了下去,朝着父母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转身离开了屋子。

身后,父亲的咆哮声再次传进了他的耳朵里:“有本事你走了就别回来!”

听了父亲的话,魏原宝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加快了脚步消失在夜色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月之后的一天,魏原宝来到了一条河边,此时的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活脱脱一个乞丐。

魏原宝看上去比以前更加消瘦了,只不过他的眼睛里比往常多了一份冷酷,这些天来,魏原宝一路乞讨,实在乞讨不来就硬抢,他也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

这天傍晚,魏原宝来到了一个码头边,来来往往的客商很多,这时,一对三十岁左右的中年夫妇走了过来,就在他们来到岸边时,一条小船正好从远处缓缓驶了过来。

船靠岸后,男子随即与船家商量起了坐船的事情,很快,两人就谈妥了,男子随即扶着女子上了船。

一直在岸边坐着的魏原宝见状也赶紧站起了身,朝着船上走了过去。船家刚要开船,见一个叫花子要上船便叫道:“嗨!叫花子,你干什么?”

魏原宝看了看船家,转头又对中年男子说道:“这位大哥,我想搭你的船到对岸去,你看行吗?”

男子看了一眼魏原宝,满眼都是鄙夷的神色说道:“你一个叫花子坐什么船?赶紧滚下去。”

男子本以为说了这句话魏原宝就会乖乖下船,但魏原宝就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站在那里依旧一动不动。

男子随即吩咐船家:“走吧,别搭理他。”

就在这时,和男子同行的女子说话了:“哎呀,你也是的,不就是搭个船吗?反正船坐上两个人还宽敞得多,就把他捎过去吧。”说完,女子便招呼魏原宝上了船。

男子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作罢。

上了船后,魏原宝独自一人坐在船尾,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你以为他真的睡着了吗?

错!魏原宝并没有睡着,其实他上船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过河,他在岸边仔细观察了很久,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下手的对象,见这对男女穿戴打扮不寻常,又见男子背着个鼓鼓囊囊的包裹,心中便早已断定男子身上肯定携带着大笔银两,于是就有了打劫两人的想法。

船舱里,男子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取出了一些糕点,糕点非常香,远远地就能闻到香味。魏原宝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两人吃了一会儿之后,女子转身朝着魏原宝看了看,随即拿了一块糕点朝着魏原宝走了过来:“来,小兄弟,猜你肯定饿了,吃吧!”

女子的举动把魏原宝吓了一跳: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关心过了,包括他的父母和弟弟。

魏原宝愣了一下,随即颤抖着伸出手,一把抢过糕点就塞在了口里。

看着魏原宝狼吞虎咽的样子,女子笑着说道:“慢点吃,小心把你噎住。哎,一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我弟弟,他要是活着的话应该和你一般年纪,哎!”

说完,女子似乎还掉出了一滴眼泪,随即转身回到了船舱里。

对于女子来说,这不过是施舍给别人的一块糕点而已,但对于魏原宝来说可就不一样了,这是他从小到大一来得到的第一份关爱,他冷硬的脸庞不由得多了几分柔和。

有了这个插曲,魏原宝自然也就放弃了打劫的念头,靠着船舷安安稳稳地睡起觉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夜半时分,魏原宝忽然被一阵轻微的响动惊醒了,他缓缓地睁开了眼,月光下,两个黑影正在船头嘀嘀咕咕说着什么,船舱里,女子斜靠在那里睡意正酣。

说话的正是中年男子和船夫两个人,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魏原宝根本听不到他们具体说的什么,只能依稀看见两人在那里嘀嘀咕咕。

这两人能有什么好说的?难道他们原先就认识吗?

一会儿之后,两人停止了交谈,中年男子又返回了船舱里,不过他并没有和女子坐在一起,而是坐在了女子的对面。

就在他坐定之后,船夫拿起船桨也朝着船舱里走了过来。

船夫的举动引起了魏原宝的警觉:他要干什么?想到这里,魏原宝不由得悄无声息地把口袋里的一颗石子攥在了手里。

因为有时需要乞讨,乞讨时难免会遇到狗,为了不被狗咬,魏原宝的口袋里时常装着几块石头,为的就是把狗打跑。

船夫进了船舱后,竟然慢慢地举起了船桨,看样子像是要朝女子打去似的,一旁的男子却纹丝不动,两只眼睛竟然直盯盯地盯着船夫看了起来,丝毫没有要上前阻拦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魏原宝不由得心中大惊:这男女不是一对夫妻吗?为什么看到妻子被人袭击却无动于衷?难道他希望自己的妻子被打?又或者这本身就是他和船夫两人商量好的?

不行,就凭那一块糕点,我也不能让他得逞。想到这里,魏原宝暗暗运劲,把手中的石子朝着船家的面门打了过去。

只听“哎吆”一声,石子恰好击中了船家的鼻子,顿时鲜血直流,船家把船桨一扔捂着鼻子叫唤了起来。

这动静自然把那女子惊动了,只见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怎么了?怎么了?”

中年男子赶紧安慰着说道:“没事,你不用怕,船家的鼻子不小心磕破了。”男子说完话后,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魏原宝看了过来。

船家也赶紧说道:“没事,天太黑了,撞了一下鼻子,不小心惊动了夫人,真是过意不去。”

出了这件事,船家自然是不敢再动手了,只能忍着疼痛驾着船慢慢地往前走了。

第二天天亮时,船家在一个码头停下了船。

魏原宝下了船,朝着男女道了谢然后便消失在人群中,看着魏原宝的背影,中年男子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恨意。

就在男女离开码头不久,魏原宝又出现在了码头,此时,船家正悠闲地坐在船舱里。见魏原宝来了,他顿时吓了一跳:“哎?叫花子,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魏原宝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狠声说道:“说,你昨天夜里为什么要用船桨打人?”

船家露出一副被冤枉的表情说道:“没有呀!我昨天夜里什么也没干呀。”

魏原宝冷笑一声说道:“你忘了你的鼻子是怎么破的了吗?”

听魏原宝这样说,船家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说道:“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破的。”

魏原宝没有搭理他,而是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石子,笑着说道:“你要是不老实的话,我就再给你一下,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鼻子硬还是这个东西硬?”

说到这里,船家见在隐瞒下去已经毫无意义,就说道:“哎, 我昨天已经猜到那石子是你打出来的了。实话告诉你吧,坐船的那个男子我也不认识,估计他和女的是夫妻两个,昨天夜里,那男子忽然和我说起了话,他的意思就是让我把那女的打死,然后扔下船,事后给我一笔钱。我起初并没有答应,直到他后来说要把这件事情嫁祸到你的头上我才答应了下来。刚要动手就挨了一石子,现在还疼呢。”

魏原宝说道:“那是你活该,我问你,你知道他家住在哪里吗?”

船家摇了摇头。见在船家这里问不出话,魏原宝便转身离去了,临走时,他还不忘教训了船家一顿。

上的岸后,那对夫妻早就走远了,茫茫人海哪里去寻?魏原宝只能心底里暗暗祈祷女子自求多福了。

因为没有地方可去,魏原宝只好在此地流浪了起来。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魏原宝正在城外的一个树林里睡大觉,突然,一阵尖叫声响了起来:“救人呀,救人呀!”

听到叫声,魏原宝当即往起一坐朝着叫声传来的地方跑了过去。魏原宝虽说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自从遇到那个女子之后,魏原宝比以前收敛了不少,原先的他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十恶不赦之徒,只不过就是懒一点而已。

很快,魏原宝就来到了叫声响起的地方,到跟前一看,三个男子正把一个女子围在中间,似乎要非礼那个女子。

魏原宝大叫一声:“住手!干什么?”

三个男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随即转过了身子朝着魏原宝围了过来:“小子,怎么了?真是奇了怪了,一个叫花子竟然也想多管闲事?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三个男子围着魏原宝就打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个打一个,魏原宝根本不是对手,不久就被打倒在地,不过魏原宝似乎天生就有一股倔劲,一次,两次,三次,被打倒多次又重新站了起来。

都说“软的怕硬的, 硬的怕横的, 横的怕不要命的”,此时的魏原宝就属于不要命的,他的这股劲似乎把三个男子吓住了,他双眼冒火,浑身是血,护在女子的身边,看上去那么恐怖可怕。

三个男子也被他的这股狠劲吓住了,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之后便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三人走后,魏原宝这才转头看向了那个被他救下来的女子,女子也就三十多岁,此刻的她正哆哆嗦嗦地躲在魏原宝的身后,口里不停地说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显然,女子被吓得不轻。

女子的头发乱糟糟的,猛地看上去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不过他的声音倒是有点熟悉,听着这声音,魏原宝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再仔细看去,没错,眼前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子赫然就是那天给他糕点的那个人。

一个月前见她的时候还是一副富家婆的模样,怎么一个月之后就成了这幅样子?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魏原宝惊呆了!

他赶紧把自己脸上的血擦了擦,对着女子说道:“大姐,你还认识我吗?”

女子尽管惊魂未定,但她似乎认出了魏原宝,竟然伸出手指指着魏原宝说道:“你吃了我的糕点。”

魏原宝的眼眶湿润了,他又问道:“大姐,你这是怎么了?”

听了魏原宝的话,女子像是又被吓着了,双手捂着脸大叫道:“鬼呀!鬼呀!”

在她身上到底经历了什么?魏原宝百思不得其解,就为了那一口糕点,魏原宝决定打探个清清楚楚。

因为女子疯了,魏原宝无法从她嘴里打探到一丝有用的信息,魏原宝只好带着她来到了一处破庙里把她安顿好之后慢慢打探起来。

很快,魏原宝就打探清楚了:女子名叫张氏,是城里刘员外家大儿子刘乘风的妻子,半个月前的一天夜里,张氏在家睡觉的时候莫名其妙地遇到了鬼,然后就疯了。疯了以后,张氏就被刘乘风赶出了家门。

遇到鬼了?这事能信吗?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反正魏原宝是不相信。

打探清楚刘乘风家的住址以后,魏原宝便在刘乘风家门口守了起来。

这天天黑以后,已经两三天没有露面的刘乘风从家里走了出来。正在不远处蹲守的魏原宝看到后,马上来了精神,便在后面悄悄地跟上了他。

七拐八拐之后,刘乘风在一处院子门口停了下来。院子门并没有反锁,刘乘风推门而入,片刻之后,屋子里便亮起了灯。

魏原宝随后也来到了院子门口,一推门,却发现门已经反锁了,无奈之下,魏原宝只好翻过墙头跳进了院子里,幸好动静不大,屋子里的人并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

悄悄地溜到窗户底下后,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女的说:“哎呀,你这个死鬼,怎么今天才来?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呢?”

刘乘风说道:“怎么会呢?我把那婆娘赶走还不是为了你吗?只不过她刚走,我总不能马上就来吧。”

女的又问:“怎么样?那婆娘确实是疯了吗?”

刘乘风说道:“那还有假吗?昨天我还派了个人去看了看,实打实的一个疯子。”

女的说:“哎,你倒是告诉我,你家里真的闹鬼了吗?”

刘乘风笑着说道:“这话你也信?家里没有鬼还不能变成鬼吗?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说完,刘乘风就在女子耳边嘀嘀咕咕了起来。

屋子里的两人肆无忌惮地说着见不得人的秘密,丝毫没有发觉他们的对话已经全部被魏原宝听在了耳朵里。

两人的对话再次印证了魏原宝的判断:刘家并没有真的闹鬼,十有八九是刘家有人扮鬼来把张氏吓疯的,那个扮鬼的人又是谁?

又听了一会,魏原宝便从院子里悄悄溜了出来。

从院子里出来后,魏原宝便开始了他下一步的计划。

很快,他就原路返回又回到了刘乘风家里,他要进刘家一探究竟。

刘家虽说也是有钱人家,但院子并不大,只有三间正屋和东西各三间偏屋。魏原宝早就打探清楚了,刘乘风的父母住在正屋,西屋是两个仆人住的地方,刘乘风两口子则住在东屋。

东屋的门并没有上锁,魏原宝轻轻一推门就开了,进了门后,他顺手把门一关就在屋子里仔细找了起来。

屋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来自从张氏疯了以后家里就没有收拾过,找了半天,魏原宝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就在他准备往外走的时候,墙角的一个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箱子看起来十分破旧,与家里的家具显得格格不入。

破箱子不应该放在库房吗?为什么要把它放在卧室里?难道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想到这里,魏原宝不由得打开了箱子,箱子里,一个鬼脸的面具就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这个面具,魏原宝愣在当地,瞬间他明白了。

就在这时,院子里想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好,有人来了!

魏原宝赶紧盖上箱子随即准备夺门而出。

就在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这一来,屋里屋外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两人对视一眼后,都愣在了当地。

来人正是刘乘风,原来,刘乘风刚才与那个女子私会后,心里越想越不对劲:那个用来吓人的面具还一直在屋子里,万一要是有人看到的话那可就糟了,于是刘乘风又急急忙忙赶了回来,计划把面具藏到别处。

愣了一下之后,刘乘风率先叫了起来:“快来人呀,抓贼呀!”

魏原宝一听不妙,随即一把推开刘乘风就要夺路而逃,那刘乘风也不是省油的灯,闪过魏原宝的拳头后顺势往下一顿就抱住了魏原宝的腿。

这时,喊声已经把院子里的人都惊醒了,两个仆人和刘乘风的父母都从屋子里跑了出来,魏原宝一看逃不掉了,只好束手就擒。

把魏原宝逮住以后,刘乘风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这才认清楚原来这家伙竟然是那天搭船的那个乞丐。

那天坏了他的好事以后,刘乘风心里早就对魏原宝记恨在心了,此番捉住魏原宝后,便对魏原宝来他家的动机产生了怀疑,于是就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顿,逼问来这里的目的。

为了不致引起刘乘风的怀疑,魏原宝并没有把鬼脸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说偷点东西。

把魏原宝打了一顿之后,刘乘风还不死心,第二天又把他送到了官府,官府见魏原宝是个叫花子况且也没得手,于是,打了几棍子以后就把他放了。

回到破庙里后,看着遍体鳞伤的魏原宝,已经疯疯癫癫的张氏竟然掉出了几滴眼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刻的她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就像一个慈爱的姐姐,细心地给魏原宝擦拭起了伤口。

就在她把魏原宝的上衣脱了以后,一道伤疤引起了她的注意,看着这道伤疤,张氏的双手不由得哆嗦了起来。

魏原宝似乎也感觉出了不对劲,转过身子朝着张氏看了过来,随即问道:“大姐,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魏原宝刚说完,张氏竟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之后,张氏忽然开口问道:“小兄弟,你家是哪里的?”

听了张氏的话,再看看她的表情,魏原宝不由得大为疑惑:眼前的这个人还是那个疯子吗?随即问道:“大姐,你怎么看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

张氏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看到了你身上的伤疤让我想起了我的弟弟,就这一下,我的疯病完全好了。”

什么?疯子变正常了!

确实如此,张氏的疯病本来就不重,得病时间也不长,这回看到伤疤受了刺激,竟然奇迹般的不疯了。

难道魏原宝身上的伤疤有什么神奇的魔力吗?

确实如此!

张氏从小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弟弟与他相依为命,年幼时曾经带着弟弟四处流浪,在一次意外中,姐弟两人失散。

张氏曾经给人家做过丫鬟,后来便许配给了刘乘风。刘乘风这个人也是个浪荡子弟,成天寻花问柳,见张氏始终怀不上孩子,便有了把他赶走另娶新欢的主意。

那天坐船时,见魏原宝也做上了船,刘乘风便有了主意,船家失手后,刘乘风并不死心,于是就利用张氏胆小的弱点,找来了一个鬼脸,天天在屋子外面晃悠。

张氏生性胆小,一来二去慢慢地就被吓疯了。

再说魏原宝,与姐姐失散后被他的养父母收留了下来,这对夫妻也是多年没有孩子,起初,对魏原宝还算不错,但随着他们亲生孩子的降生这一切都变了,两口子时时处处看魏原宝不顺眼,而魏原宝生性叛逆,于是就有了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在给魏原宝擦拭伤口时,张氏无意中发现了魏原宝背上的一道伤疤,她清楚的记得,就在姐弟两失散的前一个月,魏原宝从树上掉落了下来,一根树枝扎进了他的背上,伤好后,就留下了这道伤疤。

正是因为这道伤疤,张氏才断定魏原宝就是自己的亲弟弟。

失散多年,姐弟两竟然以这种方式再次重逢,真是令人唏嘘。

诉完相思之苦后,魏原宝又把刘乘风的所作所为统统告诉了张氏,张氏听后,顿时怒火中生,起身就要找刘乘风算账。

魏原宝把她拦了下来,一番计较之后,姐弟两人想出了一个妙计。

十天以后,魏原宝的伤好了,这天傍晚,他带着张氏来到了与刘乘风有私情的那个女子家里。

魏原宝让张氏先在一旁等候,然后自己上前就敲开了门。

不久之后,一个妖里妖气的女子把门开了,见魏原宝是个陌生人,女子便开口问道:“你找谁?”

魏原宝说道:“是刘乘风刘少爷让我来这里的,他说是在这里有个箱子让我给他拿回去。”

刘乘风果真在这里有个箱子吗?没有,这一切都是魏原宝编出来的鬼话,目的就是要骗进门。

刘乘风和女子私会的事情只有刘乘风与女子两个人知道,外人并不知情,眼前的这个人说是刘乘风派过来了应该不会差,只是他根本没有把箱子放在这里呀。女子思量了半天,又问:“什么箱子?”

魏原宝说道:“一个一尺来长四四方方的箱子,他说他放在屋子里了。”

尽管心里有点怀疑,女子还是打开了门让魏原宝进去找去了。

就在魏原宝刚进门的那一刻,他忽然转身抡起拳头朝着女子的脑袋上砸了过去,女子来不及躲闪随即应声倒地。

魏原宝赶紧找来了一块布子塞进了女子的嘴里,又拿出随身携带的绳子把女子捆了起来扔在了另一间房子里。

随后,魏原宝又到外面把张氏叫进了屋里让张氏躺在了床上。做完这一切以后,魏原宝悄悄地躲了起来,静等刘乘风上门。

片刻之后,刘乘风哼着小曲醉醺醺地上门来了。把张氏赶走以后,刘乘风的心情好了不少。推开门后,刘乘风笑着说道:“娘子,今天怎么也不给我开门了?”

此时,张氏躺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刘乘风随即上前掀开了被子。

被子一掀,张氏猛地睁开了双眼,就这一下,刘乘风像是见了鬼似的,吓得大叫了起来。随即转身就要往门外跑去。

一打开门,一个恶鬼正站在门口龇牙咧嘴地看着他。

瞬间,刘乘风就吓得尿了裤子,两腿战战不知所措。

逃又不能逃,屋子里又不敢进,刘乘风瘫倒在地。

几天后,已经来到另外一个地方的张氏姐弟两听到了一个消息,刘乘风疯了!

半个月之后,姐弟两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在那里安安稳稳地生活了下来。

(故事完)

文中图片素材取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感谢阅读,欢迎点赞、评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