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站稳了,嘻哈包袱铺沈阳北市剧场一周年,高晓攀雄心勃勃

我就是个码字的

2022-10-01 19:35辽宁

关注

1921年,“东北王”张作霖命令奉天省长王永江修建北市场,他给这个市场确定的宗旨是:繁荣城市,发展民族经济。

北市场随即成为沈阳商贾云集之所,也成为沈阳曲艺集中之地,马三立、侯宝林等相声大师到沈阳演出时,晚上在茶社说相声,白天就到北市场撂地,因此,北市场在沈阳曲艺界的地位大体相当于北京天桥和天津三不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建国后,北市场和中街、太原街一起成为沈阳著名商圈,可惜后来因发展思路问题逐渐萧条,近年来很多沈阳人只知道中街、太原街,对北市场的印象寥寥。

就在北市场建立整整一百年后,2021年沈阳“新北市”改造提速,作为新改造市场,首先要做的就是聚拢人气,就在这一年的国庆节,嘻哈包袱铺北市剧场成立了。

嘻哈包袱铺北市剧场坐落在沈阳新北市西口,地标醒目,堪称新北市的门面,对新北市引流人气有着重要作用。

同时,北市剧场对嘻哈包袱铺来说也是意义重大,从2008年开始一直深耕北京的嘻哈包袱铺第一次走出北京这个舒适区,勇敢挑战曲艺新兴市场,这对于嘻哈包袱铺的未来发展同样有着深远的影响。

当然,嘻哈包袱铺北市剧场从成立起就一直被怀疑,一方面是水土不服的问题,沈阳是曲艺重镇之一,东北相声大本营,又有本土特色曲艺,外来和尚能否好使确实是一个问题,牛如德云社也没敢到沈阳开个分店。另一方面就是社会环境,毕竟在这几年新开实体店普遍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更需要运气。

于是,嘻哈包袱铺北市剧场刚开业时,就有不少人在网络上“预测”:活不过两个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到2022年9月30日,嘻哈包袱铺北市剧场成立整整一年,而且,成功站住了,不仅站住了,还站稳了。

可能有人会觉得仅仅只是“站住了”或“站稳了”对于嘻哈包袱铺来说也不值得夸耀,好歹也是国内知名喜剧团队,怎么能满足于此呢。

实际上,如果你关注沈阳动态的话你就知道,这一年对于各种实体店来说压力都不小,以北市剧场为例,光临时停业就停了四次,最长一次停了近两个月,全年12个月能开门营业的时间不过七个多月。要知道,饭店好歹还能送外卖弥补一下,对于相声剧场来说,只能生扛。

嘻哈包袱铺北市剧场是沈阳唯一一家常态化表演的相声剧场,演员都是全职签约,和周末剧场以兼职演员为主不同,嘻哈包袱铺的人力成本比同行要高不少,剧场可以暂停,工资福利五险一金可不能暂停。

更要命的是,对于新开业的相声剧场来说,人气也是需要培育的,经常是刚刚培育了三个月人气,暂停演出一个月之后又得从头来。

所以,在相声行业普遍收缩战线节流省钱的时候,嘻哈包袱铺敢扩张战线需要勇气,能让一个新剧场在一年只开业七个多月的情况下成功站稳甚至还有盈利,这需要本事。

就因为北市剧场在各种不利条件和不被看好下站住了,高晓攀特地空降沈阳连开三天庆祝一周年相声大会,嗨翻了。

9月30日周年庆最后一天演出,嘻哈包袱铺北市剧场楼上楼下三百多个座位全坐满了,而且从老人到孩子,男男女女各个年龄段都有,这也是嘻哈包袱铺一直坚持文明相声带来的成果,毕竟能让老人孩子一起听的相声才叫真正的相声艺术。

当天演出一共有五场相声,基本上囊括了嘻哈包袱铺在沈阳的精兵强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对上场的是潘晓桐和殷伟光,其中潘晓桐只有二十岁多一点,这两个人的相声基本功放在全国相声界也是一流的,而且口风很顺,一听就是吃相声这碗饭的,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相貌,放在颜值即正义的现如今,多少有些吃亏。

第二对上场的是新近加盟嘻哈包袱铺的李安博和王劲有,这两位演员的功底很瓷实,让人乍一听还以为是从天津某个园子里跳槽过来的,其实李安博来自于沈阳太原街一家相声社,王劲有来自哈尔滨。

之所以嘻哈包袱铺能产生“虹吸”效应,吸引东北各路人才加盟,其中一个原因大概就是嘻哈包袱铺的常态化演出模式,对于热爱相声的演员来说,加入嘻哈包袱铺不仅可以天天说相声,收入也有了比较稳定的保障。

第三对是沈阳本地小有名气的孙同福常云瞰组合,这对活宝都很年轻,在台上也非常撒得开,非常适合小剧场这种气氛,他们的人气也很高,现场观众也非常捧,可以算嘻哈包袱铺在北市剧场的一块招牌。

倒二上场的是马兴威和张子佳,他们的节目是《结巴论》,这个段子一般只适合在小剧场里演,毕竟涉及到一部分人群,即使这样,他们也做了足够的铺垫,这是比较懂规矩的演员,节目效果也足够好。不过,在笔者看来,这个节目还是尽量少演为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攒底的当然是高晓攀,由于尤宪超近半年来一直忙活影视剧,高晓攀这半年里的搭档换了N个,这回给他捧哏的是马驰,两人表演的节目是《学唱日本戏》,这是高晓攀比较拿手的段子,而且只要演这个节目,现场效果肯定爆。

当天演出高晓攀可谓是嗨翻了,一方面是这个节目效果好,另一方面是现场观众特别捧场,还有一个估计原因就是这一年北市剧场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活得不错,作为老板自然高兴。

一高兴那就卖力气演吧,在返场环节,高晓攀和搭档马驰联袂献上《玲珑塔》,不用快板,观众鼓掌打节奏,越打越快越打越嗨,嗨翻全场。

有意思的是,当天现场有不少观众带着孩子来,在全体演员谢场时就属这帮小观众互动积极,高晓攀趁机做了一回商业推广,将嘻哈包袱铺沈阳相声学堂的招生情况广而告之。

作为曲艺重镇的沈阳,有这个兴趣爱好和天分的孩子确实不少,而且随着相声进了中央戏剧学院本科统招,一些家长担心的孩子学历和专业出口问题也随之解决。

嘻哈包袱铺北市剧场在沈阳的成功站稳也给了高晓攀非常大的信心和雄心,对于嘻哈包袱铺在沈阳的未来,高晓攀一方面筹划在沈阳另一个曲艺核心区域中街开设新的剧场,另一方面嘻哈包袱铺也在和大平台合作举办相声新秀选拔节目,为嘻哈包袱铺的下一步发展积累人才。

沈阳这个曲艺重镇成了嘻哈包袱铺再次腾飞的平台,估计这是一年前北市剧场刚开业时很多人都想不到的,这对于嘻哈包袱铺、对于百年北市场、对于相声、对于沈阳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