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旧案新说:警方历时一年破获连环灭门案,得益于凶手妻子“告密”

大事汇集站

2022-10-02 08:00福建

关注

1998年1月19日清晨,吉林省前郭县派出所接到一起报案,报案人叫王连生。

王连生是跑长途运输的,当天早上回到家里,发现妻子王光兴和年仅7岁的女儿王晶被人杀死在家中。

王光兴在中心商场做点小生意,被发现的时候头上罩着风扇的罩子,双手被反剪捆绑,被人勒死在床上。

女儿王晶的作业写了一半,也被人勒死在床上,未写完的作业本上写着“长春”两个字。

家里的金银首饰还有一张4万元的存折以及所有现金全都不翼而飞。

大门的钥匙断在锁孔里,警方怀疑可能是凶手为了拖延被害人被发现的时间故意将钥匙弄断在锁孔里。

法医推断母女俩遇害时间应该在17号的傍晚,警方推断是因为凶手知道被害人家的情况,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知道王连生长期跑车不在家,故而对王光兴母女下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方打算从王连生两口子的邻居、亲戚、朋友以及市场的熟人开始查起。

走访涉及的人数达到上千人,审查了70多人,可是案情仍然毫无进展,一点凶手的线索都没有。

1998年9月4日,县派出所再次接到一起报案,山丹居民住宅楼的于岩松和妻子张佳丽被人勒死在屋内,手机等贵重物品、现金以及存折全都不翼而飞,幸好孩子去了亲戚家小住才逃过一劫,夫妻俩被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高度腐烂。

经走访发现,于岩松夫妻也是中心商场的个体户。

被人发现是因为两口子连续两天没有出摊,市场的朋友都觉得很奇怪,直到于岩松所住的楼道里飘出一股难闻的恶臭,才引起了街坊邻居的注意。

于岩松的亲戚和朋友来到现场,从顶楼吊下一根绳子绑在腰上进入屋内,发现于岩松两口子已经遇害。

亲戚朋友迅速报警,警方立马出警来到现场,发现于岩松两口子的情况跟半年前王连生家的情况差不多,凶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不过这次凶手总算在现场留下了一点线索,警方在现场发现了血迹,应该是双方搏斗后所致。

经检验血型为B型,可是于岩松两口子都不是B型血,血迹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与此同时,警方发现9月2日上午,有人曾拿着张佳丽的存折去银行取钱,此人个子不高,刻意遮挡住脸,操一口本地口音,一共从柜台取走了4万元。

根据法医判断的案发时间来看,于岩松两口子遇害的时间就在取钱之前两个小时。

警方根据夫妻俩的人际关系展开调查,始终没有找到拿着张佳丽的银行卡取钱的人。

1999年2月,中心市场附近再次发生一起恶性案件,与之前的两起类似,屋主也是遭人入室后杀害,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凶手很轻松地进入家门,并未遭到主人家的反抗。

被害人姓孙,夫妻俩和大儿子在家中遇害,大儿子刚从警校毕业,没想到也被歹徒杀害于家中。

短短一年时间,前郭县中心市场附近连续发生三起命案,遇害人数达到7人,整个前郭县都笼罩在恐怖之中。

到了下午街上基本看不到什么行人,全都躲在家里,听到敲门声都不敢出声,一时间民怨沸腾,埋怨之声四起,警方肩上的压力巨大。

经过夜以继日地调查,警方发现在案发次日上午,有人持孙某的存折到银行柜台取走了2万元现金,体貌特征与上一起案件的取钱人相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方立即来到银行,找到替嫌疑人服务的银行职员,经过银行职员的口述将嫌疑人的样貌还原。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嫌疑人就是本地人,很有可能还隐藏在前郭县,专案组决定来一次大清洗,誓要把凶手给揪出来。

警方抽调大量警力围绕前郭县周边展开大清洗,从8月到10月警方重拳出击,严厉打击当地的犯罪团伙。

两个月时间,公安机关一共打掉了19个犯罪团伙,抓获违法犯罪分子达120余人,可惜始终没有找到入室案的嫌疑人。

就在这时,又有一家人遇害了……

1999年12月16日,经营家用电器的个体户王建民、妻子任某以及年仅5岁的小儿子被人杀害,家中4000元现金和一台手机及家中的贵重饰品被抢走。

在王建民家卫生间的废纸篓里除了杂乱的厕纸之外,还有两张叠得很好的报纸,上面还写着潦草的钢笔字以及一个电话号码,没想到这两张报纸和电话号码成了破案的关键。

除了遇害的小儿子,王建民还有一个住校的女儿,警方联系到王建民的大女儿,经其辨认这两张报纸并不是王建民家里的,很有可能是凶手带来的。

在报纸上警方还发现了几滴血迹,血迹与王建民一家人的血型均不符合。

电话号码是一个私人电话,当警方说明来意后,电话的主人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索,看起来有点像维修大队的工头曲某的字迹。

警方立即找到曲某,曲某看到报纸后认出上面的字是自己写的,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至于后来报纸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警方对该大队的100多名职工进行了排查,经过层层筛选,发现所有的职工都没有可疑。

调查再次陷入僵局,在调查中警方意外听到一个叫张终冬的女职工说起了她的丈夫。’

张终冬的丈夫叫齐雪松,先后两次带着伤回家,小臂上的伤明显是刀伤,可齐雪松却硬说是擦伤。

2000年1月7日,警方找到齐雪松,发现他的手臂上有两处明显的刀伤,对于手上的刀伤齐雪松支支吾吾解释不清楚,警方立即对齐雪松的血液进行采样。

根据警方了解的情况,所有的案件凶手至少都是两个人,如果齐雪松真是凶手,那么还有一个人是谁?

据张终冬说,齐雪松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堂哥叫齐雪峰,警方第一时间赶到齐雪峰家里,结果早已人去楼空,齐雪峰一家早就搬走了。

张终冬又告诉警方齐雪峰有一台手机,警方从移动通信公司提取了齐雪峰的笔记,与银行的存款单一对比,发现出自一个人之手。

也就是说齐雪峰就是拿着银行卡去取钱的人,接着只要等齐雪松的化验结果出来就知道这对兄弟是不是就是入室案的凶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天后,化验结果出来了,证实齐雪松的血迹和于岩松家里的血迹属于同一个人,基本可以确定齐雪松和齐雪峰就是入室案的真凶。

在证据面前,齐雪松承认了所有的罪行,三起案件都是由齐雪峰策划的,这起困扰警方一年之久的连环案总算是破案了,只要抓到齐雪峰就可以彻底结案了。

据齐雪松交代,齐雪峰很有可能躲在大安市,省厅调来大批民警和武警战士进入大安市誓要把齐雪峰捉拿归案。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警方对市内所有的娱乐场所以及旅馆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并没有发现齐雪峰的下落,难道狡猾的齐雪峰早就跑了?

专案组领导认为齐雪峰不可能这么快收到消息,他一定还躲在大安市。

1月11日,警方再次上演了一次全城搜捕,这一次总算把齐雪峰给轰了出来。

1月10日的搜捕,齐雪峰因躲在民宅之中逃过了警方的搜捕。

没想到警方第二天又来了一次大扫荡,齐雪峰坐不住了,如果继续躲在大安市迟早会被抓,他决定铤而走险回到前郭县避难。

齐雪峰回到前郭县的消息被警方得知,专案组在各个路口设卡,结果又被齐雪峰钻了空子,让他从警方的眼皮底下逃走了。

几个小时后,警方没有再给齐雪峰逃走的机会,连日来被四处驱赶的齐雪峰实在太累了,当他进入亲戚家刚躺下就被蹲守在外面的民警抓获。

案子总算是破了,在审讯中,齐雪峰一直支支吾吾似乎在隐藏什么,审讯人员凭借敏锐的嗅觉察觉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在两天不间断的审讯中,齐雪峰最终败下阵来,主动交代了所有的罪行。

齐雪峰的手上不仅仅只有10条人命,在他手里遇害的人已经有18个,除了齐雪松之外,齐雪峰还有张宏伟和冯思国两个共犯,警方立即通缉张宏伟和冯思国,可惜两人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齐雪峰在前郭县做了两起案件之后,担心被警方盯上,便携带妻儿外逃到了河北唐山。

之后,于1995年5月单独做了一起案子,持铁棍入室将房主母女打倒,母亲当场死亡。

半个月后,齐雪峰感觉风声没那么紧便把齐雪松和张宏伟约到唐山再次作案。

三人潜入一户人家将家里的四人杀害,包括女主人、女主人的婆婆,以及一双10岁不到的儿女。

案子总算是破了,好久没有回家的专案组成员像孩子一样抱在一起庆祝战斗的胜利,他们终于不辱使命,给了全县、全市以及全国人民一个交代,呈上了那一份迟来的满分答卷。

此案就此告一段落,但王光兴母女遇害的案件比较典型,单独拿出来说算是给广大市民敲一个警钟。

事发当天王光兴收摊回来准备给孩子做饭,刚开始忙活就听到门外传来了急促敲门声。

“谁呀?”

王光兴问了一句,平时很少有人来家里串门,何况现在还是吃饭的时间。

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暖气维修的!”

王光兴不假思索地打开门,悲剧从这个时候开始上演。

门开后,门外进来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齐雪松和齐雪峰兄弟。

两人拿着本子在屋里转了一圈假装查暖气,实际上是在了解现场的情况,看屋里都有哪些人。

在了解了家里的情况后,齐雪峰亮出了小刀,露出了本来面目,让王光兴拿钱。

王光兴只说自己没钱,当听到房间里孩子的叫声时,王光兴将皮包里的5000块现金和一个4万元的存折交给了齐雪松,母女俩随即被杀害。

从小父母就会教孩子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到头来自己却没能给孩子做一个好的榜样,很多意外其实可以避免,正是因为疏忽导致了犯罪分子有机可乘酿成惨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