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男子赶考,好心救青蛇,道士:睡在床底下可保命

过往烟窗

2022-10-01 08:44陕西

关注

明朝末年,平安县有一个叫李崇仁的男子,他父亲是一个秀才,名叫李仲族,母亲华氏温柔贤淑,一家人的日子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过得也算温馨幸福。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李崇仁五岁那年,父亲因病离世。父亲离世之后,他和母亲华氏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是清苦。

一日,家中来了一个男子,名叫王青山,说是父亲的朋友,以前在一起读书,如今中了举人,从京城回家的途中路过此地,就来家中看望。

王青山没有见到朋友李仲族,就问华氏,华氏泪流满面地说出自己的丈夫已经因病离世几个月了,那王青山一听很是震惊,又很心痛。

临走时拿出几两银子,说道:“嫂子先收下,等我上任之后,稳定下来后就把嫂嫂和侄子接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氏是一个正直的女子,她说什么都不收,王青山说道:“嫂嫂如果不收,就是看不起我王青山,想当初,我进京赶考没有盘缠,是哥嫂倾囊相助,要不也不会有我的今天。”

华氏想到自己的丈夫又是忍不住流下眼泪,她推托不了,就收下了银子,说道:“我娘俩就谢谢叔叔了。”

王青山也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他在平安县做了县令之后,就把华氏母子接到了县衙居住,一日三餐,衣穿住行都供着他们母子,对待他们就像对自己的家人一样。

万青山的妻子王氏见丈夫对这母子如此好,就醋意大发,对丈夫说道:“你要是可怜那华氏,就收了她给你做妾,要是不收,住在家里算怎么回事?也不怕人家说闲话。”

王青山知道自己的老婆善妒,说道:“看你说的什么话,当初咱家里贫困,要不是李大哥夫妇拿出银子给我当盘缠,我哪有今天,你现在还在地里劳动呢,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王氏气恼道:“就你是有情有义之人,我看你是看上她了吧?”听了妻子的话,气得王青山一甩袖子就出了房间。

那王氏不但在丈夫面前嚼舌根子,还在华氏母子面前指桑骂槐的,华氏心里明白,就带着儿子李崇仁找到王青山,说道:“老家还有一间老屋,二亩良田,我和崇仁去哪里居住,也饿不到,那里环境安静,也有利于崇仁读书。”

王青山知道华氏的心思,也就没有挽留,派人把他们母子送到了乡下,以后每月按时送去银子。

来到乡下之后,华氏白天种地,晚上纺线织布,很是辛苦,李崇仁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他总是帮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华氏为了让他安心读书,不许他干活。

李崇仁说道:“母亲不用担心,我不会耽误读书的。”华氏知道儿子是心疼自己,也就不忍心责怪。

眨眼又过去了十年,李崇仁已经长到了十五岁,除了读书习字,帮助华氏做家务外,还经常去山上砍柴,然后背到城里去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氏心疼儿子,不让他那么劳累,只让他好好读书,可李崇仁聪明,他的那些书都是倒背如流,华氏见他这样也就放心了。

一日,李崇仁去城里卖完柴,回来的路上,就看见一个女子在路边哭泣,她赶紧上前询问,那女子只是一个劲地哭,并不说话,急得他不知如何是好。

李崇仁说道:“姑娘不要只顾着哭,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给我说一下,也许我可以帮助你。”

那姑娘这才抬头看着李崇仁说道:“我家中失火,我父母和哥哥已经被大火烧死,如今只剩下我一人,家中的田地又被叔叔一家霸占,我没法活了。”

李崇仁心地善良,一听姑娘这么说,就很同情她,说道:“姑娘不要哭了,你要是你不嫌弃,就先跟我回家去,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那姑娘一听赶紧跪地道谢,之后就跟着李崇仁回家去了,华氏见儿子带着一个女子来,就很吃惊,问他是怎么回事,那姑娘赶紧跪下哭诉了自己的遭遇。

原来这个姑娘名叫喜儿,今年十六岁,家中有父母和哥哥,父亲和哥哥都是木匠,靠这手艺也挣下了一份家业,日子过得很是殷实。

就在几天之前,这喜儿去表姐家住了几日,回转的时候,还没有走到村子,就听说自己的家失火了,家里的人全部被烧死,土地也被叔叔家霸占了,喜儿听到自己的父母和哥哥都死了,忍不住坐在路边痛哭,这时就遇到了李崇仁。

华氏听了非常同情,赶紧扶起了喜儿,给她擦干眼泪,说道:“姑娘不要伤心了,以后就住在这里,咱们也做个伴。”

喜儿想自己没有了家人,现在有人要收留自己,就感激不尽,说道:“感谢夫人收留,喜儿愿意一辈子伺候您。”

华氏说道:“喜儿,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就叫我婶子吧!”

喜儿在华氏家里住下之后,每天都帮助华氏做饭,洗衣,还跟着华氏学习做女工,日子过得也是开心快乐。

这年春天,李崇仁进京赶考,路上在一个庙里歇息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飕飕的声响,他朝那声音看去,这一看差一点吓瘫。

一个胳膊粗的大青蛇正抬头看着他,李崇仁赶忙起身,准备离开,却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夜里睡在床下。”

李崇仁感到莫名其妙,就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见那条大蛇口中冒出了一股青烟,然后就有一个青衣道长站在他面前,说道:“公子也许忘了,我就是你曾经救过的那条小青蛇啊!”李崇仁看着面前的青衣道长,想了一会儿,才记起当年的事情。

那是他五岁的时候,父亲出殡那天,他随着母亲去山上送殡,看见一只蟾蜍咬着一条小蛇的尾巴,眼看那条小蛇就要被蟾蜍吃掉,他拿起一块石头就朝那蟾蜍砸去,蟾蜍一惊就松开小蛇跑了,那小蛇得救,看了看李崇仁也钻进草丛里跑了。

面前的青衣道长就是当年的那条小蛇,如今是修炼成仙了?李崇仁说道:“你,你就是那条小青蛇,可你为什么要让我睡在床底下呢?”

那个青衣道长说道:“你只管照做,不要问那么多了,只有这样,才能保全你的性命。”李崇仁见那道长不愿意说,就告辞上路了。

夜里,他李崇仁在路边的一家客栈住下了,他想那条蛇已经修炼成仙了,他的话应该有道理,就悄悄地睡到了床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心中疑惑,哪里能睡得着,一直挨到半夜,突然就听见有人从外面把门打开,李崇仁屏住呼吸,听着来人的动静。

听见来人掀开被子,然后就是一阵猛刺,一个声音说道:“不好,床上没人。”

另一个声音说道:“我分明看见他进了房里呀!”

正在这时,突然就有一群人闯进屋里,手中的火把就照亮了整个房间,那二人就被抓住了。

李崇仁赶紧从床底下钻了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看见他吃了一惊,上前拉住他的手说道:“好侄儿,让你受惊了。”

这人正是那王青山,李崇仁不解道:“王叔叔,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被抓的男子看见李崇仁,恨得是咬牙切齿,说道:“都是们母子害得我家里不和,我要杀了你!”

王青山看着那个男子骂道:“不孝之子,看你干的什么好事!真是气死我了。”

原来那个男子就是王青山的儿子,当年王青山接李崇仁母子到家里居住时,王青山的妻子就怀疑丈夫和华氏有奸情,整日和丈夫闹不说,还在孩子面前乱说,孩子心中就有了仇恨。

后来,王青山把华氏母子送到乡下居住,还是经常去看他们,那王氏知道了就与丈夫打闹,不许他再去接济那母子俩,王青山一怒之下就把王氏休了,他儿子王宝对华氏母子的仇恨就更深了,一直在找机会报复。

于是就勾结了一个当地的小混混,埋伏在李崇仁进京赶考的必经之路上,想杀人灭口,谁知被那条蛇发现了他们的阴谋,青蛇就变成一个老道士悄悄的跟着,那二人感觉这个老道不对劲,就没有敢动手。

他们悄悄地跟着李崇仁来到这家客栈,见那老道没有跟来,就想趁着夜深人静之时杀人灭口。

老道得知了他们的计划,就去县衙报了官,让知县大人亲自过来抓人,王青山这时才知道凶手居然是自己的儿子,被害之人居然就是李崇仁,他就一下子明白了。

朋友们也许不理解,为什么那个蛇不亲自除掉王宝二人呢?何必要去报官呢?其实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果的。

王宝这所以这么恨李崇仁那是因为误会,其实他也并非十恶不赦之人,再说了,王青山是一个好人,一直接济李崇仁母子,还是一个清官,为当地的百姓做了很多好事,这样的人神鬼都不敢得罪,所以那条蛇并没有私自惩罚他的儿子,而是让他自己来拿人,他的最终目的是解除误会。

王宝见父亲骂自己,就说道:“你为了他们,休了我母亲,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李崇仁也是到今天才知道,王青山为了接济他们母子,居然把自己的妻子都休了,既感动又震惊,说道:“叔叔一家人的大恩大德,侄儿没齿难忘。”

王青山说:“贤侄不要这么说,你这次进京赶考,预祝你金榜题名,回来也好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王青山命人把王宝和他的同伙押走,然后和李崇仁说了一会话就离开了。

李崇仁来到京城参加了考试,果然考中了头名状元,他骑着高头大马回到县城,直接去了县衙。

王青山见到他中得了头名状元很是欣慰,李崇仁这次来的目的,除了谢恩之外,就是解除他们父子之间的矛盾。

他求王青山让他见一见王宝,王青山长叹了口气说道:“那个逆子,不见也罢。”在李崇仁的再三要求下,王青山才带着他去了大牢见王宝。

李崇仁说道:“叔叔是个好人,为了我们母子休妻,王兄恨我也是因为误会,一时糊涂才做了那样的事情,况且我也没有被伤着,侄儿有一个请求,请求叔叔饶了王兄,再把伯母接回家中,你们一家人团聚,我和母亲才能安心啊!”

按照当时的法律,王宝应该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如果得到了受害人的谅解是可以放出来,王青山说道:“你不要为他求情,让他在里面好好反省反省。”

其实王宝的本性并不坏,被父亲关入大牢之后,他也想了很多,想到他母亲的善妒的性格,可能真的时候误会他们母子了,心中就很后悔,此时听到李崇仁这么说,就更加悔恨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抱拳说道:“对不起了李兄,都怪我糊涂。”他又看着王青山说道:“爹,我知道错了,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以后会重新做人的。”

万青山见儿子这么说,心也就软了下来,说道:“亏你还有些良心。”王青山听了李崇仁的劝告,放了儿子,又把妻子王氏接了回来。

王氏知道了自己儿子要谋害李崇仁的事,也知道了自己被丈夫接回家中,都是李崇仁的功劳,知道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心中就非常内疚。

李崇仁回到家之后,母亲和喜儿知道他是高中的状元,就非常的高兴,做了一大桌子菜他接风洗尘。

一家人正在吃饭的时候,就有一对中年夫妇来到家中,一进来就拉住了喜儿,那妇人抹着眼泪说道:“喜儿,我可怜的儿呀,我和你叔叔一直找你呢?你怎么在这里呢?”

男子说道:“你父母和哥哥都去了,就剩下你这唯一的血脉,可不能再断了啊!”

这二人原来是喜儿的叔叔赵三和婶子刘氏,他们在村子里是欺软怕硬之辈,之前一直觊觎哥哥家的财产,喜儿家中失火之后,这夫妻二人就霸占了喜儿家里的土地,如今他们找来,喜儿断定二人没有什么好事。

便冷冷说道:“你们找我什么事?”

赵三说道:“看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我和你婶子找你这么多年了,终于找到你了,当然是要接你回家去。”

刘氏赶紧说道:“你都这么大了,叔叔婶子打算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这样你那死去的爹娘也就放心了,我们也算对得起他们了。”

华氏母子是听明白了,这二人是要带喜儿回去,可喜儿对他们好像没有什么好感,喜儿也给华氏说过叔婶的为人,而且怀疑自家失火有蹊跷,可能与这二人脱不了关系。

华氏想,喜儿的家离这里也不远,他们早不来找,晚不来找,偏偏这个时候来,肯定没有什么好心,也就没有搭理二人,而是对喜儿说道:“喜儿,你是去是留自己做主。”

喜儿说道:“是婶子和哥哥救了我,我不走,我要伺候婶子一辈子。”

赵三一听生气地说道:“喜儿,今天我们就是带你回家的,你不回也得回。”说着就去拉喜儿。

李崇仁起身说道:“慢住!"

其实,赵三和刘氏早就知道喜儿在这里,就想着等她长大来再来带回去,到时候买个好价钱,今天听说李崇仁中了状元,就怕喜儿被他带走了,所以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他们想,如果这母子两个让他们带走喜儿,他们就把她卖给大户人家做小妾,也能挣几十两银子花花,如果母子俩不让带人,就要与他们要钱。

刘氏一看李崇仁要阻拦,就哭着说道:“状元郎,如今她父母去了,就留下这一个血脉,如果漂留在外,她那死去的父母也不能安心呀!”

李崇仁说道:“如今喜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的事情由她自己做主。”

赵三赶紧说道:“不回去也行,可一个大姑娘也不能白白便宜了你们呀,他那死去的父母还等着她去上坟呢?如果她不回去,就拿些银子来作为上坟钱。”

喜儿一听怒道:“想的美,你们快走吧,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更没有银子。”

赵三和刘氏在村子里就是最难缠的主,见到喜儿不走,怎肯罢休,二人就拉扯着喜儿要走,正在这时,一个年轻男子就带着一群官差闯进了院子。

喜儿看到那个年轻男子就惊呆了,然后上去就抱住男子痛哭。

原来这个男子是喜儿的哥哥赵建,当年家中失火有幸逃了出来,被城里的一个吴员外所救,这几年他一直在查找家中失火的原因,如今已经查出,是他叔叔赵三所为,于是就去报官了。

知县王青山就派了衙役跟着他去捉拿赵三夫妇,邻居们告诉他喜儿找到了,他们去接喜儿了,赵健就按照邻居说的地址带着官差来到这里拿人了。

赵三夫妇被带回县衙审问,开始抵赖不肯招,王青山就给二人用刑,并带上了证人,二人看欺瞒不过就招认了罪行。

父母的大仇已报,赵健和喜儿兄妹相聚了几日,喜儿就随着李崇仁母子去了京城,后来李崇仁和喜儿成亲,成亲后,夫妻二人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一年后就生下一儿一女龙凤双胎。

赵健和吴员外的独生女成亲,接管了吴员外家的生意,日子过得也是顺心如意。

再说王青山一家人相聚之后,夫妻和睦,再也没有拌过嘴,那王宝勤学苦读,一年后也考上了进士。后来王青山到京城做官,富贵荣华。李崇仁和王宝也结为兄弟,两家人相互走动,友谊长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