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溪”漏了,欧洲企业哭了:钢铁厂停产,工人放假回家,美国或成大赢家

时代周报

2022-10-01 08:17广东

关注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马欢

到目前为止,“北溪”管道泄漏事件仍是一场罗生门,但欧洲制造业已迎来艰难时刻。

创立于1825年的法国弓箭玻璃厂是全球的最大的玻璃餐具生产商之一。多年来,凭借着廉价能源优势,弓箭玻璃造出的精致酒杯和餐具销往世界各地,并为当地提供了超过1万个工作岗位。

但近日,玻璃厂的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斯·霍德勒巡视生产线时,看着熔炉中闪烁的蓝色火焰光芒,霍德勒心情十分复杂。

欧洲能源成本急剧上升,工厂生产正遭受前所未有的阻力。

事实上,自今年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整个欧洲的能源价格都在上涨,霍德勒也被迫修改了6次企业计划。现在,公司有三分之一的员工在休假中,9座熔炉里有4座面临闲置,剩下的炉子也只能从烧天然气改为烧柴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工厂的停工标签(图源:图虫创意)

“太戏剧化了,”霍德勒说,“对于像我们这样的能源密集型企业来说,真是五雷轰顶。”他表示,如果能源价格继续上升,工厂就不打算再生产了。

不断飙升的能源价格正在冲击欧洲大陆的工业体系,大量工厂被迫减产,先进设备被迫闲置,工人们则被迫休假,甚至被辞退,整个欧洲的制造业形势都不容乐观。

勒紧裤带过日子

弓箭玻璃厂不是唯一一家受冲击的工厂。整个欧洲的金属、纸张、化肥及其他能源密集型企业都在勒紧裤带过日子。

全球最大的钢铁制造商之一安赛乐米塔尔表示,由于电力成本飙升,该公司已关闭位于德国的两座工厂。铝业巨头美国铝业将其挪威冶炼厂的产量削减了三分之一。在荷兰,世界上最大的锌生产商新星宣布暂停生产。

法国最大的铝生产商敦刻尔克铝业公司亦宣布,将暂时解雇四分之一的员工,并减产逾20%,原因是该公司的能源成本可能飙升4倍。

“我们花了比原来多10倍的时间处理能源问题,”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戈伊斯说,“我只能希望这场危机是暂时的,但如果它持续下去,欧洲工业将陷入非常大的麻烦。”

根据欧洲金属交易所的数据,欧洲有一半的铝和锌生产已被叫停。

其它厂商也未能幸免。德国老牌卫生纸商Hakle已经宣布,因“历史性的能源危机”申请破产。另一家有着近百年历史的汽车配件制造商施耐德博士集团,也已向德国地方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

欧洲的企业制造成本前所未有的高。在德国和法国,天然气价格达到了每兆瓦时230欧元左右(约合人民币1601元)的历史最高水平。由于与天然气成本挂钩,未来一年,电价预计将高达每兆瓦时1000欧元(约合人民币6962元)。

德国艾森巴赫瓷业公司的董事弗洛温表示,该公司新的能源合同价格预计高达55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829万元)一年,是现有合同价格的6倍多,“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把产品价格提高一倍以上,才有可能不亏损。”他还透露,公司已经向当地政府寻求援助,如果求助无果,留给他们的恐怕只有关门这条路。

图源:图虫创意

制造业危机重重,让整个欧洲的经济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作为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德国受冲击最大。9月29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受到能源价格飙升的影响,德国9月CPI同比初值从上月的7.9%攀升至10%。其中能源价格和去年同期相比暴涨43.9%。德国经济研究机构指出,如果今年冬季的气温十分寒冷,天然气储备量无法满足需求而导致天然气短缺,2023年的德国经济甚至可能下滑7.9%。

英国媒体也透露,欧元区7月的工业产值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3%,是两年多来的最大降幅。

逃往美国

在大洋彼岸的另一边,美国人可能在暗自窃喜,他们乐于接盘一些从欧洲逃离过来的企业,这里面既有汽车制造业,也有钢铁、化肥等生产商。

“因为我们的能源成本低,电网稳定。”美国商务官员兴奋地指出。

“美国正在受益于欧洲企业外迁,”德国媒体无奈指出,越来越多的德国公司正在扩大其在北美的业务,“现在欧洲天然气使用成本几乎是美国的8倍。”

美国媒体认为,美国经济或将成为此次欧洲能源危机的大赢家。

欧洲生产钢铁、化肥和其他经济活动原料的企业受到天然气价格飙升的打击,而美国更稳定的能源价格和强有力的政府支持措施,都在吸引这些企业将生产线转移到美国。

汽车制造方面,德国大众汽车已决定在美国田纳西州开设了一个耗资 2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6亿元)的电池实验室,宝马也计划于10月份在南卡罗来纳州斯巴达堡工厂宣布对电动车的新投资。

全球耐火材料产品供应商RHI Magnesita同样表示,如果在欧洲大陆找不到更便宜的天然气,或者可再生能源供应没有增长,公司将转移至其他地方生产。

全球最大的钢铁制造商之一安赛乐米塔尔也面临着来自美国的“诱惑”。一方面他们被迫关闭德国的两座工厂,另一方面,该公司宣布,今年在得克萨斯州投资的一家热压铁(钢铁原料)工厂业绩好于预期。

荷兰化肥巨头OCI公司表示,该公司正在扩建其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化工厂,投资约数亿美元。据了解,OCI目前已大幅削减其欧洲氨产量,其位于荷兰鹿特丹港的工厂正在增加氨进口。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公布了一系列鼓励制造业和绿色能源的措施,吸引欧洲企业,尤其是那些制造化学品、电池等能源密集型产品项目的公司。

8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降低通胀法案》,法案重点覆盖清洁能源制造业,包括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电池、电动汽车以及关键矿物在内的众多制造业细分。

目前,弗吉尼亚州、佐治亚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等州已经公布了他们对外企投资的新优惠方案,重点强调其低廉的能源成本和高端的技术产业链,以吸引欧洲公司。

数据显示,仅俄克拉荷马州就已有60多家德国公司跟进投资,其中包括汉莎航空、阿尔迪、费森尤斯和西门子。

佐治亚州也有多家德国公司在此投资:欧洲最大的铜冶炼厂阿鲁比斯计划投资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建设新的金属回收厂,航运公司赫伯罗特打算投资1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27亿元)建设新的北美总部,另一家医药公司勃林格殷格翰则投资5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04亿元)建设研究中心。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希望在2022年至2026年间在北美投资2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74亿元),约占全球投资的15%。化学品集团赢创工业在宾夕法尼亚州开设创新中心,投资额超5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5亿元)。另一家德国制药巨头拜耳,则计划向波士顿的一处新生物技术中心投资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亿元)。

就连特斯拉也在考虑“回归美国”。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暂停了在德国制造电池的计划,并考虑将电池制造放在美国,借此获得美国电动汽车和电池制造税收抵免的资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