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苍耳:抓不住的爱情

多是爱情

2022-10-01 01:54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教版小学二年级的语文课本有一篇文章《植物妈妈有办法》有一段关于苍耳的描述:

苍耳妈妈有个好办法,

她给孩子穿上带刺的铠甲。

只要挂住动物的皮毛,

孩子们就能去田野、山洼。

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我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直到我那天在荒野田间看见苍耳,一刹那,我仿佛觉得自己就是一株苍耳,我的爱情就如苍耳一样。

没有目标的爱情。从苍耳的孩子长出触手开始,它就一直静静地等待,等待那个属于自己的机会,它终究有一天要奔向远方,一个属于自己的未来,在一片新的土地开始新的生活,从陌生的过客身上掉下的那一刻开始,生根、发芽,再次成长。

没有时间,没有预告,没有目标,在漫长的等待期间,它不知道属于自己的爱情是哪一个,是胆小怕事的小兔兔,还是凶神恶煞的猎狗,还是憨厚老实的黄牛,也许这样的一个目标一直到它从母株枝头落到地上都不会遇上,但是,它总是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当这个“人”从它身边走过的时候,就会抓住这一闪而过的机会,对于它来说,这样的爱情只有一次,抓住了就能带它走向远方,走向未来,如果没有等到或者错过了,那就意味着孤独终老。

没有目的的爱情。与我们人类不一样的地方是,苍耳的爱情没有选择的余地,这个给予它爱情的人是自己无法选择的,也许遇到一个善良温柔的人能够把它带到一片肥沃的土地上,那样可以更加容易地生存下去;也许遇到一个无恶不作的人把它带到一块石头上,那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审判,在烈日的暴晒下,慢慢地丢了性命。

我们对于爱情的期待是多种多样的,相敬如宾、轰轰烈烈的、欢喜冤家、一见钟情。不管是什么形式,我们都期待能够相守终生,永不分离。

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结婚、生子、终老。

苍耳知道它爱情的归属那就是相伴一段时间后,永久分离,遇到那个它爱的人,它也想永远地跟他走下去,哪怕到了那片肥沃的土地,它都不愿意放手,直到走到那堆石头间,它再也抓不住的时候,它不得不放手,跟相爱的人说永别。

抓不住的爱情。看似美好的爱情,其实是一厢情愿,决定权永远都没有在苍耳的手中,在诸多的爱慕者中,苍耳是最渺小,最不起眼的那个,与其说爱情,不如说是单恋。

这段没有双方父母祝福的爱情,最终草草收场,它从来都不想放开自己的双手,牢牢地抓住眼前的这位如意郎君,对于它来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爱情里存在着弱势的一方,它总是卑微地接受着对方的怜悯。走向哪里,在哪里停留,最终的归宿又在哪里,它永远做不了主。

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一条又一条的信息,一次又一次的祈求对方不要离开自己,终究是换不来爱情。

注定被抛弃的爱情。当强者觉察到这段不如意的爱情的时候,他就会无情地踢掉对方。不管是温柔的兔兔,凶猛的猎狗,还是憨厚的老牛,他们最终都会在苍耳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抛弃对方,这就是苍耳的命运,被抛弃是这段属于它短暂但又幸福的爱情最终归宿。

不管你为对方做了多少事情,许下了多少承诺,付出了多少感情,终究抵不过对方的见异思迁。

在这段爱情面前,我们是那么苍白无力。

关于另一半的画像。

我自己也许就是一株成熟的苍耳,不管哪个从我身边走过,我都会义无反顾地抓住她,具体说不上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只知道那个出现在面前的人就是自己的爱情。

不管是谁,走向何方,最终都是一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