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浙江夫妻两相约自杀,丈夫坠入悬崖后,妻子却坐着老同学的车走了

古樊故事说

2022-09-30 18:47河南

关注

本文拒绝转载或搬运抄袭,违者必究,以下皆为化名。

2017年10月14日,浙江缙云县警方接到一起报警电话,根据报警人所说,在盘山公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一辆轿车冲入了5米多深的深沟。消防员和交通警察立刻赶到现场施救。

令人遗憾的是车主已经死亡,但是当消防员将车子吊上来后,交警心中浮现出了一层疑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发现死者虽然坠崖,但是身上并没有太多的撞击伤口,座位上甚至没有血,更令人奇怪的是车子的档位在空挡,他们怀疑这可能不是一起交通事故。

经警方调查死者名为李某正,时年42岁,初步判断死因是窒息,他的死因也成为了一个疑点,李某茂死后,警方提出了尸检,家属都相对支持,唯独妻子玉茹非常反对,说是对死者的不尊重,玉茹的反常行为让警方生疑。

警方将玉茹带回了警局,根据玉茹交代,丈夫其实不是发生了交通意外,而是自杀,根据她讲述丈夫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女儿也有病,家里面欠了一屁股债,两人承受不住了就相约自杀,就在自杀那天晚上,李某茂交代她让她处理好后事再来陪他。

虽然玉茹交代了一些情况,但还不足以解释所有的问题,在警方不停地追查下,发现了更细思极恐的真相。

玉茹,原本出生在一个相当富裕的家庭,但是家里面生的全是女儿,父母担心自己的财产无人继承,就跟另外一户人家商量交换孩子抚养,玉茹就被送到了一个非常贫困的家庭,小时候她吃了非常多的苦,养父经常打骂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她从养父嘴里面知道了自己被收养的真相。

她没有跑回去认亲,反而觉得父母太狠心,如果不是父母她的日子不会过得这么差,她恨上了生父母,到了婚嫁年龄时,又发生了另外一件事。

玉茹的生父母还是介意养子不是亲生的,他们都不太愿意将财产留给他,于是就提出让玉茹嫁给养子,这样一来,这个养子又有了另外一层身份,继承家产也算是名正言顺。

玉茹听说了之后,觉得自己就是生父母的工具,她愈发痛恨生父母,她坚决反对这门亲事,为了不嫁回生父母家,她自己就开始物色另外一半,她自己选中的人就是李某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某正是镇上经济能力较好的一户人家,当时来相亲的人也有不少,为了嫁给李某正,她天天就给李某正打电话,又缠着他,一来二去李某正也接受了这段感情,两人匆匆忙忙的结了婚。

这段婚姻本就没有感情支持,结婚之后矛盾不断,而李某茂为了多赚点钱,每天都是上夜班,白天休息,两人的作息时间完全就岔开了,更加没有时间培养感情,将这种矛盾推向极端的则是两人的女儿。

公公婆婆有些重男轻女,玉茹生下女儿后婆媳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女儿更是染上了疾病,医生说这个病很难治,后续可能要花费非常多的钱,公公婆婆一听就打算放弃治疗,玉茹不肯,她就自己借钱给女儿治病,病治好了,但欠下了几十万的外债。

李某正不太愿意帮妻子还债,两人经常发生各种争吵,案发前夕,李某正就说要掐死她之类的话,或许这只是他的一句气话,但也点燃了玉茹内心多年的怒火,她决定在丈夫杀害她之前除掉丈夫。

在杀害丈夫之前,她又给丈夫买下了一份高达100万元的保险,只要丈夫“意外死亡”,那么她就能用这笔保险还清债务。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她又联系了昔日的老同学吕剑,并表示只要他肯帮忙,就给他一半的赔偿金,在利益的驱使下,吕剑答应了。

案发当天,玉茹买回了安眠药,并以胃药的借口哄骗丈夫吃下,玉茹原本以为吃过量的安眠药会死亡,但仅仅陷入了昏睡。

玉茹叫上了吕剑将其装入了车内,又在路边买了一桶煤气罐,玉茹开着车来到了公路边上,吕剑骑摩托车带着煤气罐跟在后面,抵达案发现场后,玉茹就打开了煤气罐放在车内;等李某窒息而死,他们又取出了煤气罐,并将汽车推到了深沟里,伪装成交通事故。

然而天网恢恢,玉茹的一切小算盘最终被警方识破。玉茹构成故意杀人罪。

《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符合正当防卫条件的,免以刑罚。

其中情节严重的有:出于图财、奸淫、对正义行为进行报复、毁灭罪证、嫁祸他人、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等卑劣动机而杀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吕剑在知道这一切的前提下协助作案,构成同案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等待两人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