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从根本上破解高价彩礼问题,还需从其背后的经济、社会和观念成因入手

没有婚车礼炮、礼金酒席,也没有高额彩礼,近日,一场“简约版”集体婚礼引发社会关注。

据报道,9月28日,山东单县为20对“零彩礼、低彩礼”新人举办中式传统集体婚礼,由县委书记做证婚人,宣读证婚词。据了解,20对新人中10对都是零聘金,其他的聘金也都在三万以下。有新人表示:自己和对象选择零彩礼,得到了双方父母的支持,“在我们看来,钱并不是衡量两个人的幸福标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几年,有关天价彩礼问题的讨论层出不穷。在一些地方,动辄十几万、几十万的彩礼标准难倒了很多普通家庭,成为不少年轻人通往婚姻道路上的绊脚石。单县这场婚礼不受高价彩礼陈规风俗的羁绊,也没有拘泥于繁琐的婚俗礼节,的确显得潇洒而“清爽”。县委书记为新人证婚,也传达了当地提倡移风易俗,反对天价彩礼、铺张浪费的导向。

只是,我们要承认,移风易俗绝非一日之功,仅靠提倡和呼吁也不能完美根除这一陋习。特别是在一些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聘礼观念仍然有着根深蒂固的现实影响力。要想从根本上破解高价彩礼等问题,还需从其背后的经济、社会和观念成因入手。

传统观念中,彩礼往往被视为“善待”女方的心意表达,某种程度上也有对女方及其家庭的“补偿”意味。这是因为,过去很多时候,女性在结婚后便会以小家庭和男方家庭为重心,同时还要承担生育成本和不小的母职压力。

如今,天价彩礼当然应该被反对,不过,社会也不应只盯着女性“获得”的一面,而要更多看到她们在婚姻中不平等付出的事实。比如,全职太太的家务劳动不该是一种“以爱为名”的无偿付出,既然强调婚姻平等,就不该只把视线放到婚前的彩礼上,还要从落实男性育儿假、避免给女性施加照顾家庭的天然责任、探索家务劳动补偿机制等方面入手,让男女双方共同承担起家庭责任,使婚姻在事实上更加平等。

就社会结构层面来说,天价彩礼风气背后,恐怕也不只是“爱面子”“讲排场”那么简单。在一些农村地区,彩礼标准之所以会“水涨船高”,更深层的原因还在于当地性别比例的失衡。由于存在重男轻女的性别偏见,农村适婚男性的人数本就大于女性。再加上很多农村女性的独立意识日渐觉醒,她们努力通过求学、工作等途径走出家乡,进入城市,实现更多人生可能性,这也在客观上加剧了农村男子“娶妻难”问题,从而衍生出彩礼费节节攀升的现象。

可见,只有进一步改变男女不平等的落后理念,让更多人意识到重男轻女的后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天价彩礼问题。

也要看到,现在的彩礼被更多赋予了小家庭启动资金的意味。一些城市的房价高企,首付动辄几十万、上百万,这是大部分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所无力承受的。于是,一些家长便通过彩礼、嫁妆等方式,为子女提供购房、买车的资助,帮助他们更好地在城市立足。

因此,若是看不到这些现实问题,仅仅靠鼓励年轻人结婚不要房、不要车、不要彩礼,恐怕难以实现初衷。对地方来说,还需在努力发展经济、提升居民收入、降低过高的居住和生活成本等方面发力,为年轻人的安家需求创造更加宽松、友好的社会环境。

其实,婚礼是简单还是复杂、要不要彩礼,说到底都属于个人选择。社会需要关注的,是看到天价彩礼背后那些“不得已”和“无奈”的成分,切实解决更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如此,才能让婚姻的主调回归情感本身,实现更加轻松、清爽的婚恋结合。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任冠青

编辑 汪垠涛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