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大女博士查出渐冻症,与男友分手,拒绝同学探望:当我从未来过

七度光Arie

2022-10-01 17:55四川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娄滔

2018年1月4日,躺在家中的娄滔转动着眼珠子留恋地看着四周,脱离了呼吸机的她,感觉胸口越来越闷,渐渐喘不上气来。

一旁的父母坐在娄涛的身边,轻轻捉住她的手,眼中含泪,嘴上念念有词:我可怜的孩子啊。

已经无法说话的娄滔只是注视着自己年迈的父母,好像在温柔地安慰:不要担心。

自从发病以来,娄滔的情绪便变得很不稳定。但是今天不知是不是知道自己即将得到最后的解脱,反而显得很平静。

娄滔患的是运动神经元病,也就是“渐冻人症”。

娄滔

就在两年前,她突然感到一阵不适,觉得身体使不上劲儿,但是当时年轻力强的娄滔并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随着病症的蔓延,娄滔不得不重视起来,来到医院检查,结果却令她的心跌到了谷底。

娄滔是一个土家族的女孩儿,于1988年出生在湖北省咸丰县的一个苗寨中,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普通人。

娄滔是独生女,她的父母对这个小女儿毫无保留地倾注了全部的爱。

小小的娄滔便是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中长大,她却并未长成一个无法无天的野孩子。

相反娄滔虽然活泼,却也乖巧有礼,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随着娄滔一天天懂事,她不仅懂得帮助父母分担家务,并且在学习上也十分刻苦,每次学期结束,她总能捧回一张张奖状。

每到这时,母亲就在一边抚着她的脑袋,父亲则高兴地笑笑。

阳光、自信的娄滔一路奋进,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一步步考上了恩施高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娄滔

在高中三年她依然保持了良好的学习成绩,并且在就读中央民族大学的预科班后,因其出色的表现被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

此时18岁的娄滔已经长成了高挑、白皙的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因为爱笑又有礼的性子,在周围人中很受欢迎。

娄滔实在是很会照顾人。回忆起这个少女,娄滔母亲的一位同事想起有一次,与还在上初中的娄滔相遇。

当时天上下大雨,个头还很矮小的娄滔看到她,便打了个打招呼,主动地在她的头顶撑起自己的伞。

娄滔踮起脚的身影在她的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娄滔几乎对每个人都这样友好。

在同学的眼里,她是那个“只要向她求助,她就会想尽办法帮你办到”的仗义女孩。

娄滔

每当娄滔回到老家,大家都知道这么一个“五好少女”,温和漂亮,聪明机敏,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大学生。

度过一个暑假后,娄滔站在庄严的大学校门口,感到自己的人生在徐徐展开。

娄滔并没有因为取得了小小的成就就沾沾自喜,相反,她深知自己走到这一步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在将来她还将孜孜不倦。

这个优秀的女孩在大学四年里,成了出名的拼命三娘,灵巧的头脑加上过人的努力,使她的成绩从未跌出过全系前三。

但她并不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在课余时光,娄滔从未放弃走进社会的机会。

2008年,恰逢北京奥运会举办期间,全城同欢,受到热烈气氛感染的娄滔,她放下了自己的书,报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志愿者。

娄滔一家三口

凭借出色的英语能力,她分配到了在媒体新闻中心的岗位,主要负责为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英语口语运动员进行翻译。

在这期间娄滔展现出了出色的人际能力和沟通能力,深受好评。

回归到平淡且紧张的学习生活后,她又是那个整日泡在图书馆的学霸。

因为她对于历史的深刻理解和研究,她的文章被评为优秀论文。

娄滔的严于律己不仅仅表现在学习上,在生活中,深知父母赚钱不容易的她,也处处节制。

因为学习成绩突出,娄滔常常能拿到奖学金。在北京生活的她,每个月只向父母拿一千元的生活费,就足以应对日常的开销。

本科毕业后,毫不意外的,娄滔被保送至本校的研究生继续攻读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娄滔

娄滔对于历史的喜爱,是从小时候就建立起来的。

在娄滔上初中时,妈妈就惊讶地发现自己青春期的女儿竟然喜欢看关于历史的书籍。

娄滔妈妈本人就是一个教师,当她翻看女儿手中的书籍时,发现其中内容之晦涩,连她一个成年人都无法很快地投入其中。

也许从那时起,对历史向往的种子就深埋在娄滔心中。

就读硕士期间,娄滔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方向,她希望能一直攻读历史下去,甚至去到全国最好的院校攻读博士。

心中有梦,步伐就会更加坚定。

怀着这样的信念,娄滔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她就读的专业是世界上古史,凭借世界史第一名的好成绩,娄滔成功地获得一等奖奖学金。

娄滔父亲

当拿到这个奖励时,娄滔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这不止是一笔奖金,而且是对她的付出和热爱的褒奖。

她明白如果想要冲刺心中的那个梦的话,她还需要更多的奖章来证明自己。

于是在娄滔的不懈努力下,她精心翻译的一篇作品被收入了核心期刊。

2015年,娄滔一边应对着即将到来的毕业,一边忙碌地准备着博士研究生的考试。

多少次当她路过北京大学古朴的大门口时,娄滔都会驻足停留。

助力“渐冻人症”的冰桶挑战

这所深受历史沉淀的院校,是她心中的一个梦,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坐在考场上,娄滔很放松,她并没有感到试题有多难,厚积薄发,她相信前程不负努力。

笔试通过后,她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成绩是第一名,这大大鼓舞了娄滔。

之后娄滔又马不停蹄地为面试做准备。

娄滔淡定且自信的表现,熟练且深刻地理解给导师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她一举取得面试的第一名。

娄滔

双料第一,娄滔毫无意外地成为了北京大学古埃及史专业的一名博士生。

当获得通知后,娄滔一下子高兴坏了,尽管心中早有预想,但是当幸福砸到头上时,娄滔还是感到上天如此厚待自己。

娄滔第一时间就是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的母亲。

电话那头传来娄滔含笑的声音,她清脆地述说着这件令她高兴的消息,母亲听了也笑得合不拢嘴,直夸女儿有出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娄滔

快乐和憧憬弥漫在娄滔一家人的心头,但是谁也不知道正是在此时,娄滔的身上埋藏了一个炸弹。

在上博士课程前的那个暑假,娄滔回到恩施老家,同父母一起度过。

一家三口坐在一起,享受着这难得的天伦之乐。

在家中,娄滔就像从前那样,在复习之余,帮着母亲做家务,打理家庭。一天,当她站起身来,觉得脚好像有点使不上劲。

娄滔当时并没有往严重的方向想去,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坐太多了,多走动走动就没事。

娄滔

但是之后的几天情况并没有好转,她感到全身都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

当娄滔向父母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一向心大的父母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还调侃女儿是不是在家中养娇气了。

谁能料到娄滔的身体此时已经走向了一条不可逆的道路了呢。

这样浑身乏力的状况一直持续到娄滔回到学校,并且日益加重。

娄滔

她的一只脚已经彻底无法使力了,连踮都踮不起来。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娄滔一通电话打到母亲的手机上,她的声音带着不安,微微颤抖地告诉母亲,自己的脚连走动都有点困难。

在母亲的催促下,娄滔前往了医院。

在陌生的仪器下,娄滔拖着一只脚,心中有些忐忑,她并没有想到一开始的小问题,发展到后面会像滚雪球那样越堆越大。

她心中只希望这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病,不要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娄滔

但是看着医生惋惜地摇摇头,娄滔只感觉心凉了半截,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有多严重,此刻也只是不断地安慰自己:会没事的。

当医生一脸严肃地坐在娄滔面前,并且拿出了检查单时——“渐冻人症”,这个声音落在娄滔的耳边。

就像一个炸弹在自己身边炸开了。

娄滔呆呆地愣住了,一时脑袋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她像行尸走肉一般在街上乱逛着,手上拿着检查报告,提着一只无力的腿。

明明路还那么的长,但是她却不知前方在何方。

“渐冻人症”患者

电话铃声响起,娄滔听着电话那头母亲焦急的询问,眼泪默默地流下。

后来,不信命的娄滔又辗转了北京的几家大医院,不幸的是,协和等几家大医院也给出了同样的结果。

但是结果越是无可置疑,娄滔也越是平静了下来。看着整日悲戚的父母,娄滔坐在他们身旁,双手轻轻搭在他们肩上,柔声地安慰。

这个年轻的姑娘并没有被生活的重击所打倒,相反她迅速地把自己武装起来,还把父母纳入了自己的保护伞下。

从此之后,娄滔开始了求医问典之路。

也许是为了不拖累旁人,也为了不在别人面前暴露出自己柔弱的一面。

这个好强又善良的姑娘,在确诊后的第一时间,便是约见了自己相爱多年的男朋友。

她干脆利落地提出分手,好像没有一丝留恋,男友试图挽留,然而娄滔只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

娄滔

没人知道她此刻内心是多么的纠结和痛苦。

同样的,当娄滔的好友同学联系她,想要上门来探病的时候,娄滔也拒绝了,她想在同窗面前保留自己的最后一丝体面。

治疗过程是漫长的,不仅仅是身体上带来的折磨,精神上也要忍受着希望和失望的交替。

“渐冻人症”,目前还没有能彻底治愈的最佳方法,娄滔就像一只无头苍蝇,只要抓住一点点希望就能一头往前冲。

只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的不适也渐渐表现了出来。

2016年6月,躺在病床上的娄滔,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此时她的四肢都已经无法动弹了。日常的起居都要家人的协助才可以完成。

但是这不过只是这个病的威力的一部分。

娄滔

在这期间,尽管娄滔身体极度不便,但是她并没有放弃学习,她的心中还是怀有一点希望的火花,万一奇迹会在自己身上出现呢。

无法如常阅读,娄滔便让父母为自己播放有声书。

在书海的世界里,她好像忘记了自己已是个不良于行的病人,沉迷在抑扬顿挫的朗读中。

一天天,一本本,娄滔苦中作乐,仅仅用耳朵,她便“读”完了60多本书,其中不乏她最心心念念的历史。

娄滔

乐观的心也无法阻挡病魔的无情,娄滔的全身肌肉从四肢开始萎缩,仅仅又过了五个月,娄滔的身体状况已经差到了不可逆的地步。

此时的娄滔不仅全身瘫痪,而且呼吸困难。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还能不能正常活动的问题了,还影响到生命的继续。

后来,娄滔无法自主呼吸,只能插上呼吸机维持生命。

静静躺在病床上的娄滔正在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而她的身边也在渐渐聚积起力量,企望能给这个坚强的女孩带来一些温暖。

娄滔的一些朋友为这个女孩的遭遇心痛不已,他们在网上发起了一场捐款,100元、10元,甚至5元。

陌生人的关爱像海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入了账户中,大家都希望娄滔能早日好起来。

娄滔妈妈对于这些好心人的关注感激不已,不管捐款数额多少,都会在评论下方留言感谢。

慰问娄滔的鲜花

但是娄滔目前的治疗费还够用,娄妈妈并没有收下这些爱心捐款。

娄滔的故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校方得知她对抗病魔的事,为表慰问,授予了她“荣誉系友”的称号。

但是外界再热闹,娄滔却无法参与,她的灵魂却被关在了一方躯壳之中。

娄滔的情况很糟糕,她常常会陷入昏迷当中,已被转到重症监护室的她,已经彻底离不开呼吸机了。

护士和家人怕她寂寞,会常常过来和她说说话,她无法发出声音,只有眼珠子在转动。

直到为娄滔安装了电脑和眼动仪后,她才又有了与外界沟通的渠道。

校方颁发的荣誉证书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一向平静乐观的娄滔,也不时表现出了一丝焦虑,她无法做声,只是静静看着窗外。

当她第一次提出要在死后捐出自己有用的器官时,一直默默支持着女儿的母亲出言反对。

好像无法接受女儿这么残酷地就安排了自己的以后。

一动不能动的娄滔只是看着母亲,希望地说服她。

她不断地祈求母亲的谅解,让母亲明白这是她唯一可以回报社会的方式,也是她的夙愿。

终于,娄妈妈还是含泪同意的女儿的决定。

10月9日,娄滔的母亲代女儿签下遗体捐赠意向书。

娄滔不仅打算捐献出自己的眼角膜,而且她明确表明自己的头颅也捐赠出去。

希望自己作为病例能够给“渐冻人症”的研究带来一些突破。

这个女孩到油尽灯枯之际,心里已经彻底没有了自己,虽然拘在一方小小的病床,但是心中想的却是更多同自己一样的病患。

娄滔

知道自己已回力无天,娄滔回到了家中,等待最后的时刻的到来,她并不怕死,只怕自己的死令身边人心伤。

“请让我静悄悄地离开,不留任何痕迹,就如我从来没来过。”

在她的遗嘱中,除了要献出自己的遗体外,便是这样令人心碎的嘱托。

一片寂寥的家中,娄滔永远的闭上了双眼,两位老人在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任由泪水流满了脸颊。

娄滔再也看不见这个美好的世界,但是却不妨碍她留下的最后的礼物,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一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