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11高校教授公然在聊天群中为其女基金项目“打招呼”,评论区炸了...

TOP大学来了

2022-09-30 14:43江苏

关注

本文募格学术撰写。参考资料:知乎、百度百科等

近日,一大学教授在聊天群中公开为其女儿基金项目“打招呼”的行为在网上引起热议,并迅速登上知乎热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400人的大群里直接点名“打招呼”,这算是学阀当道吗?

没想到,网友对此的评价却呈现出了两极分化

请「对女儿博士后基金项目高抬贵手」

根据网传截图显示,该教授来自河海大学,其女正在申请72批博士后基金,为此,该教授请求聊天群里的其他老师高抬贵手,给予支持与关照

这要搁到普通的家长群里看也就是个拉票宣言,但放在学术圈的大背景下,那就不一样了 。

先来介绍下博士后基金项目,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资助金是一种带有补助性质的科研工作经费,根据申请者所应具备的条件,按规定的评审程序,择优分等级资助。

资助金额共分为二个等级:一等12万元人民币;二等8万元人民币。

虽然资助金额不算很高,和国自然基金等也无法相比,但聊胜于无,对于刚入行的科研人来说,能申请到博后基金,对以后学术道路的发展大有增益

也因此,为了公平起见,博士后基金项目采取的是双盲评审。评审专家是不可见申请人姓名、设站单位名称、博士后合作导师姓名等信息的。

就是避免出现“走关系”的现象。

同样的,申请人在填写项目书时,在「项目信息」中也不得填写个人信息,包括申请人姓名、设站单位名称、合作导师姓名等,否则评审专家可视为申请人故意泄露个人信息,计0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该教授的“打招呼”消息,肯定是违规的。

评论两极分化背后的“圈子文化”

这也让不少人想到“学阀”这个词,指的是凭借势力把持和垄断学术界的人。

可这回,对于该教授的“打招呼”行为,除了一部分人认为不妥外,还有更大一部分人表示「这算什么」

倒不是说这个做法不违规,而是真正的学阀比这过分多了。

更有人反讽的回答,真正的学阀面对申博后基金时该怎么做。

图源:知乎

图源:知乎

戏谑回答的背后,是大家对于学术圈申基金出现过的“靠一定的人脉资源”、“靠圈子”现象见怪不怪的无奈。

近几年,高学历父母利用自己掌握的学术资源为子女未来铺路的乱象频出。

除了论文挂名之外,更有甚者直接让手底下的研究生帮子女做项目、写论文,参加大赛。以获得更好的学术资源

2020年11月,一封天津大学硕士生写的123页举报信就曾揭开过这一乱象的冰山一角。

在这篇题为《实名举报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张裕某教授和其女张丝某学术造假》的文章中,原天津大学化工学院一硕士研究生以一篇长达123页的举报信实名举报其原导师张某某学术造假。

其中,就有张某某多次利用学生的研究成果为自己和女儿署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因为这些文章,张教授的女儿张丝萌被保送为天津大学 2015 级硕士研究生。2016 年底他女儿张丝某又因为这些假文章被保送到天津大学化工专业直博生,如下图:

后,其女儿又去澳大利亚 Monash University 读博。

可以确定的是,无实质贡献署名是学术不端行为,而这些背后受到伤害的,只有普通的研究生罢了。

更可怕的是,这并不是个例,同是2020年,一个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被无数网友扒了出来。

打开网站看看获奖作品,好家伙:石墨烯,锂硫电池,生物传感器,荧光探针,这些硕博们兢兢业业想要解决的课题中学生们竟然信手拈来?

再仔细看看你会发现,这些获奖的同学,所参赛的项目,总能在他父母指导的研究生论文里看见踪迹。

比如,西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何同学,高二就制备了高催化活性复合碳材料解决水污染问题。

可尴尬的是,他文章里的图片跟发表在Dalton Transactions期刊上、署名为西北师范大学的一篇文章一模一样。这篇文章第一作者为Zhi同学,何同学也并非其中的共同作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面是何同学参赛作品里的图,下面是Zhi同学论文里的图。大家来玩玩找不同吧~

而学术圈中的关系乱象也不仅局限在科研工作者和子女身上。2020年,一篇发表于期刊《冰川冻土》的论文引发社会热议。文章作者徐中民在写作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过程中,阐述论证“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就让无数人表示这是拍导师马屁为了以后学术圈路好走?

“导师崇高与师娘优美”论文图表

“综合来看,导师和师娘为我们提供了两幅画面:近景是一张和谐的家庭照;导师挥毫落笔如云烟,师娘恰如玉树临风前;远景是一副和谐的山水画:导师青山不改千年色,师娘绿水长流万木春。”

这两段话,分别出自《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I):集成思想的领悟之道》和《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II):理论框架与集成实践》两篇论文中。其中,第一篇论文中,作者围绕着“美与道”“导师的崇高感”“师娘的优美感”“生活之美与人生大道”等5个部分展开论证,并辅以多张图表说明。

2013年7月12日,《冰川冻土》发表了上述两篇论文,共计占据了35页的篇幅。论文大篇幅谈及“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也不禁让无数人表示这是“拍导师马屁”且学术性不足

后来,在同年9月的国自然基金委通报中,作者徐中民因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书中提供大量虚假信息,被撤销2011年获资助基金重大研究计划重点支持项目“黑河流域生态-水文过程集成研究”(批准号91125019),追回已拨资金,取消徐中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资格2年(2020年7月7日至2022年7月6日),给予徐中民通报批评。

也许这两者并无关联,但显然这种科研“圈子文化”已经开始渗透,甚至在论文这种严肃的学术代表作中,也总能瞥见一些“关系乱象”。

如何保障学术资源公平?

其实,该教授在群中发表的这段话是不是学阀恐怕千人千感,每个人理解都不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于普通的研究生来说,这段话的存在,就是一种不公平的表现

审核、编辑:大可

版权声明:本文由“募格学术”综合自“知乎、百度百科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转摘只为学术传播,如涉及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修改或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