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公司裁员期间,她却从不主动加班,只因有个更挣钱的副业

陶白柒文案馆

2022-09-30 09:41四川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笔记本电脑不停蹦出新的对话框,一个叠一个,像是中毒了一般,善晓雨立刻最小化,赶紧四下瞥了瞥,见没有同事注意到自己的屏幕,才点开迅速过了一遍,又统统关闭,等到晚上再统一处理吧。

扫了一眼墙上的表,快到下班时间了。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右手摁着左肩,做了两个肩部绕环的动作,听见肩胛骨处的骨头嘎嘎响。是肩周炎没错了。

关闭了电脑程序,今天一定要准时下班!

“叮”,微信群里传来了消息,组长贾博宇通知,“6点半开例会。”

善晓雨翻了个天大的白眼,眼瞅着微信群里个别爱表现的组员秒回“收到”,还配个笑脸,其他组员也都接龙回复“收到”。

这群人都是神经病么?下班回家不香么?背地里哭着喊着累死了,当着组长面就争着抢着表现,职场两张皮穿得可真好。

善晓雨正在琢磨怎么请假,同事张姐嘟哝,“怎么又在下班时间开会。”

张姐孩子今年小升初,每天陪孩子写作业是重头戏,但即使这样,每天也跟着加班,老公先陪上半场,张姐回家再陪下半场。

张姐拿起手机小声说,“我今天要开会。什么叫又开会?领导开会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天天加班不管孩子?你以为我愿意?公司最近裁员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姐努力盖着声音,但争吵还是从指缝中溜出来,张姐拿着手机去了走廊。

加班是公司的潜规则,善晓雨向组长请假简直是顶风作案,所有人都躲在电脑屏幕后,偷偷看着她来到贾博宇的工位,“贾总,我晚上有事,想请假。”

“每次开会,你都有事。”

废话!谁让你每次都挑下班时间开会。善晓雨心里吐槽,脸上装着无辜,摆出小女生的恳求脸。

“要请假,向朱总请。”

朱总是业务部一把手,贾博宇是朱总一手提拔起来的,也是朱总眼前的大红人。朱总手握业务部各位员工薪酬晋级、辞退留用的生杀大权。

眼下是公司瘦身人员调整的关键时期。善晓雨悻悻地打消了请假的念头。张姐也打电话回来了,看样子是和老公狠狠干了一架。

这年头加班不加班,根本由不得自己。

晚上开会的时候又刮起妖风,贾博宇点名要善晓雨做会议纪要,一字不差地把每个人未来一周的工作安排、客户储备、项目推进记录下来,当天晚上发在群里。

另外以后每一周都由善晓雨做跟踪,将每个人的工作汇报都落实到位。

善晓雨不服,她最近总觉得贾博宇特别喜欢针对她。

这会议纪要又不发工资,还占用下班时间,谁都不愿意做,善晓雨问道,“之前都是大家轮流做,为什么以后指定我一个人做?”

“因为你做得最好。”奉送一个贱兮兮地表扬的笑容。

呸,这理由唬一唬刚入职的小朋友还行,善晓雨才不接茬,“各位同事的会议记录也各有特点,大家互相学习才能共同进步,我别一个人抢了大家的机会。”

没想到贾博宇又抬出尚方宝剑,“朱总点名让你做。”

朱总向来只听四位组长的工作汇报,平时和各位组员没什么接触。这摆明了是贾博宇要给善晓雨穿小鞋。

算你狠,咱们梁子算是正式结下了。善晓雨狠狠瞪了贾博宇一眼,闭了嘴。

整理完会议纪要发到工作群,已经晚上9点多了。善晓雨又打开那些被她关上的对话框,噼里啪啦敲击着电脑,整个人像磕了药一样兴奋,边打字边默念,迟早有一天,老子会离开这里。

离开办公区的时候,已经将近11点了,贾博宇竟然还在工作。善晓雨心生两分敬佩,现在的年轻人为了向上爬真拼命,连身体都不要了。

2

第二天早晨善晓雨刚来到单位刚打开电脑,屁股还没坐定,贾博宇就又出幺蛾子,递过来两页纸说,“九金网上了一个新项目,这是项目材料,你出个方案。现在,立刻。”

“我手上还有三个项目,都挺着急的。”言下之意是,这个项目要真着急能不能交给别人,不着急的话,能不能分个优先劣后,轻重缓急?

“那你都抓点紧。实在不行的话晚上加个班。”

怎么能把逼迫员工加班的话说得这么理所应当?这简直就是故意找茬儿。贾博宇完全无视善晓雨仇视的眼神,还叮嘱她,“注意坐姿,保护好颈椎”。

呸!不需要你假惺惺!

九金网是大国企,这类客户根本不是善晓雨所在的金融租赁公司的目标客户,国企最看重融资价格,各大银行打价格战都打得头破血流,哪里还轮得上金融租赁公司呢。

九金网给了看似贾博宇入场参赛的机会,不会就是委婉劝退。可是贾博宇却像铁脑袋,南墙撞了一次又一次还不死心。善晓雨心里有气,因为每次加班做方案的都是她,贾博宇不过就是动动嘴皮子。

善晓雨真不明白这样工作的意义到底在哪里,憋着一口气像骆驼一样不吃不喝窝在电脑前,临下班前终于交出了方案。

差点一口老血猝死,无论如何,今天不要加班!

偏偏贾博宇不满意,修改意见提了七八条,善晓雨当场就火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方案做得再好,过不了价格那道坎,都是炮灰。那瞎折腾什么呢?

善晓雨刚想爆发,被张姐拉住衣袖小声劝,“大家谁不是坐在工位上磨洋工也得加班显示自己的重要性。在北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真的不容易。”

言下之意,小年轻不要冲动,再过两年,等你有家有业,上有老下有小,就明白忍耐抗躁是员工的基本操守。

果然放眼望去,明明已经过了下班的点,但谁都没有要走的意思。虽然私下里个个都说着干不下去了,调侃道如果有一天猝死在工作岗位上能不能算工伤,多点赔偿,但生存面前,裁员的刀悬在头顶,个个都跪地求饶。

那些有房贷有车贷的同事,夹紧尾巴就像嗅到了地震将至的狗一样。又可怜,又可悲。

善晓雨平复了怨气,尽量平静地说,“方案我会修改的,今晚会发给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有什么事?”

下班时间,我有什么私事需要和你汇报么?两个人对视半天,善晓雨把贾博宇拽到楼道。气势汹汹,双手抱于胸前,“你布置给我的工作,我会做完的。”

“整个部门你的平均工作时长是最短的。你每天下班后回家做什么?躺尸?刷剧?吃零食?与其回家浪费时间,不如在公司加班,既能自我提升,又能为公司创造绩效,双赢。”

这人管得也太多了,而且价值观也严重扭曲!

“你知不知道,在错误的路线上坚持,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善晓雨差点儿脱口而出,我不想像老员工一样,天天抱怨想辞职,却迫于生存的压力不得不苟延残喘。每天都上演人格分裂。

“什么是正确的路线?做喜欢的事?”

善晓雨的眼神里突然有了光,没想到贾博宇还能问出这么有水平的问题。

“你能把喜欢做的变成擅长的事么?你能把擅长的事变成可变现有收入的事么?如果不能,就乖乖在错误的路线上继续坚持。加不加班随你,你的名字已经在裁员的名单上。”

贾博宇也不等善晓雨再回复,转身回了办公室。

善晓雨才不吃这套,回办公室拎着包走人了。

正是因为生存压力,才更要准时下班。下班回家才不是要躺尸,下班回家是有更重要的事。

从公司办公电脑,挪到家里私人电脑,打开旅游网页,江西千户苗寨,西藏国道自驾,广西北海涠洲岛,还有澳大利亚大袋鼠,阿布扎比沙漠绿洲,坦桑尼亚动物大迁徙,旅游攻略都烂熟于心了。

做的好几条小众线路,都被流量置顶了,昨天就有许多游客询问细节。善晓雨联系当地的旅行社,询问各种细节,然后回复给游客。

除了金融租赁公司的融资经理,她还有个副业,是旅游规划师。

从前善晓雨也是加班狂,自从上一轮公司瘦身,亲眼看着自己的前辈被裁掉,她原本计划勤勤恳恳为公司奉献一辈子,然后安全退休。

没想到三四十岁的前辈被公司毫无情面地轰走,再加入就业大军,论资源背景,比不上小开二代;论专业知识,比不上技术路线资深从业者;论加班刻苦不要命的精神,比不过刚毕业的大学生。

明明在职场工作了十多年,为公司拼尽了苦力,却被公司无情地抛掉。为什么?因为对任何一个公司而言,需要的不是苦力,而是具有辨识度的核心竞争力。

善晓雨一直在问自己,自己的竞争力是什么?自己凭什么能力留在北京?如果有一天被辞退了,她还有没有退路?

自从那一天起,善晓雨不再加班。也许找工作就像谈男朋友,不是一方有多狂热就一定会有好的结果,要两情相悦,才能长久。

每天晚上善晓雨都坚持在副业上工作到凌晨。

3

第二天再上班时,公司人心惶惶,传说裁员名单已经定了。善晓雨坐在工位前,忍不住瞟向贾博宇的方向。

他不会公报私仇吧?早知道昨天就不要那么潇洒和他正面刚了。紧张地坐在电脑前,盯着邮箱祈祷不要收到人力发来的约谈邮件。

一直等到下班,小道消息说该约谈的都已经谈完了。所有人都呼了一口气,善晓雨也逃过一劫。

听说四个项目组里,其他三个组都有人走,只有贾博宇的这一组,全员安全。

办公区莫名响起了掌声。别的组的都实名羡慕,想申请来贾博宇这一组。也有人讽刺,贾博宇有朱总的荣宠果然不一样。

组员提出一起出去搓一顿,就当团建,庆祝一下。贾博宇却宣布,今天可以正点下班,大家都把手头的项目盯紧了,庆祝就不必了。

工作狂人怎么就转了性?善晓雨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好奇心驱使下她偷偷跟踪了贾博宇。

搭了几站地铁,贾博宇来到了国贸,一路步行,进了一家正骨店。难道他身体不舒服,来调理?可是没道理一下班就急匆匆赶过来。

打开大众点评,发现这个店铺口碑极高,专治乌龟颈、富贵包、高低肩等职场病。好多脑袋伸出来的程序员都被治好了,气质上来一大截。

刚好善晓雨是肩周炎资深患者,她决定保养一下过度使用的身体。

走进正骨店,前台有清秀的小弟弟接待,问善晓雨有没有熟识的正骨师,喜欢什么力道,重点想保养哪方面,小弟弟都可以推荐。

善晓雨环顾四周打量了一番,然后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即使他换了白大褂,带了口罩,但眼角一颗若有若无的泪痣,不正是贾博宇么?难道他在这里兼职??

善晓雨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后指着贾博宇问前台,“我想要这位老师可以吗?”

“您真有眼光,贾老师是我们这里最受欢迎的正骨师,也是合伙人之一。”

白大褂贾老师被召唤到前台,看到善晓雨,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恢复专业的礼貌微笑,亲和力与距离感拿捏地恰到好处,既不会显得讨好,也不显得冷漠。

看来轻车熟路,一定是接客接了千百遍。善晓雨像个一肚子坏水的女巫不怀好意地看着贾博宇,贾博宇表现得完全不认识善晓雨,按标准流程,把她带到房间。

进了小房间,关上门,贾老师说,“上来。”

这房间里除了床,一无所有。善晓雨突然觉得满脑门尴尬,孤男寡女,狭小房间,共处一室,忽然连空气都热了起来。

这是善晓雨第一次正骨,早知道提前做做功课,应该就像盲人推拿?精油按摩?那岂不是会有肢体亲密接触?善晓雨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大坑。

“长短腿问题不严重,翻过去。”

什么?别人眼中一双修长的腿怎么到他眼里就变成了长短腿?!暧昧的气氛一下被打破,“这不可能!”

“由于长时间坐姿不正确导致脊柱歪曲,导致长短腿,这很正常,绝大多数办公室人员都会这样。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治好的。”

狗屁!善晓雨对自己的身材有自信,才不会相信!这就是标准的洗脑套路!接下来肯定会卖会员卡!

“长短腿还会伴随高低肩,等下我帮你检查一下,你先转过去,我帮你看看富贵包。”

“富贵包也有,平时是不是在电脑前单一坐姿久坐,没有起身休息?”

废话!工作都是你派的,活又多又急客户还特龟毛,我是不是久坐你会不知道?

贾老师的手掌根落在善晓雨的颈部,慢慢地推拿,善晓雨头脑中吐槽的词突然都消失了,只剩下简单粗暴的,舒服!爽!真爽!一张卡多少钱,我包了你了!

两个多小时的正骨很快结束,贾老师还没有开始营销,善晓雨就忍不住想问我这个状况严不严重,多少次可以治好,年卡怎么办,以后能不能指定正骨师。

不对,这都是套路,肯定被洗脑了。善晓雨的意志拉住消费的冲动,等着被营销,然后再一口拒绝他,还要心口不一地说他的服务不好。

然而她一直被送到正骨店门口,除了一句“欢迎您下次光临”,竟然一句营销都没有。难道现在正骨店的销售都开始玩心理战了?

不对不对,一定是贾博宇怕被善晓雨认出来,整个人心慌意乱了吧?

4

第二天再上班,善晓雨是不是偷瞄贾博宇,刚好看到贾博宇走到了自己工位旁,“九金网的方案我修改好了,你发给客户吧。”

善晓雨立刻站起来,踮起脚尖和他耳语,“贾老师,昨天正骨店的人是你吧?”

见平时一本正经总是黑着脸的贾博宇有一丝晃神,善晓雨心里冒出恶作剧的快感。

“怪不得连方案都替我修改好了。你放心,从今以后,只要你乖乖做人,我就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善晓雨享受着对贾博宇的调侃,从前不知道拿捏人的感觉这么爽,怪不得人人都喜欢当领导,竖起皮鞭的感觉果然很舒服!

没想到贾博宇假装没听懂,“把方案发给客户,现在,立刻。”然后转身回了工位,一点被威胁做低服小的样子都没有!

看着贾博宇做的PPT,每一帧动画,每一个字符,都精益求精,仿佛艺术品。然而精美的方案再次被九金网拒绝。

不过九金网似乎打脸打多了,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介绍了下属子公司,贾博宇立马冲了上去。善晓雨摆出一副我活儿很多,不要再给我派活的奸诈嘴脸。

公司完成一轮员工瘦身,又进行了管理层洗牌。业务团队的朱总被转到中后台合规部,业务部总经理的位置空出来了。

四个组长展开了明争暗斗,其中贾博宇的呼声最高。如果不出岔子的话,他应该会成为公司最年轻的业务总经理。

但偏偏出了岔子,有人写了匿名举报信,公司所有高层都收到了邮件,“贾博宇出资正骨店,涉及不正当 交易”。

贾博宇晋升的资格被取消了,还请辞了。

虽然对外宣称是他主动辞职,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被公司辞退的。

贾博宇走的那一天,大家都钉在工位上,没有人送他,仿佛要与他划清界限。反倒是善晓雨追到了公司门口,她解释说,“不是我举报的,我没向任何人提起过。”

“我知道不是你。”

“你怎么”善晓雨还没问完,贾博宇说,“我走了,以后没人保护你了,不要再用公司电脑挂旅游网页了。小心被别人发现。”

善晓雨心里咯噔一下,脸莫名红了,“你都知道了?”

“我妈之前做老年人旅游线下推广,和我说有个小姑娘做的路线特别好,价格便宜还不强制消费,我以为她又被骗了,我仔仔细细扒了小姑娘的号,没想到是你。

这才明白为什么你工作效率奇高,但很少加班。还有你的旅游路线做得比融资方案好。”

被上级领导夸,自己的副业比本职工作做得好,这梗怎么接下去?这是要把天聊死的节奏么!

“那你还工作上处处找我茬儿?”善晓雨一下就失了硬气,语调自己听着都觉得像撒娇,要捂脸了。

“那是督促你进步。虽然这份工作你不喜欢,但它可以养活你。在北京,生存是第一前提。”

贾博宇说得恳切,善晓雨忍不住关心他的未来,“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也想做自己喜欢的事。一直下不了决心,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贾博宇笑了,笑得柔和,像在正骨店一样,整个眉眼弯起来。善晓雨第一次发现,他笑的时候,眼角的泪痣也会跟着笑。

善晓雨张开双臂,主动抱了贾博宇,像兄弟一样拍了拍他的后背,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加油。

5

贾博宇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消失了,大家唏嘘不已,他行差踏错了一步,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很快大家就把贾博宇忘了,因为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大家喘不过气。善晓雨收敛了很多。毕竟新来的组长可没有贾博宇那样刀子嘴豆腐心,用私心偏袒她。

偶然一次张姐凑近善晓雨,半吐槽半八卦道,“我在人力小伙伴那里看到裁员的草稿了,上次裁员时,里面竟然有你的名字。听说是贾总和朱总保证,超额完成全年融资任务,才保住了大家。”

善晓雨诧异不止,想到之前贾博宇一次又一次用热脸贴客户的冷屁股,一次又一次热情洋溢地给客户打电话,善晓雨心里不自觉生出些许愧疚。

真没想到,他竟然是护着她的。

善晓雨去正骨店办了张卡,指明业绩算贾博宇的,本想着帮贾博宇冲冲业绩,没想到前台小弟说,“您真有眼光,许多顾客都是慕贾老师名而来的。”

墙上已经大大方方摆上了贾博宇的照片,在所有正骨师的最前面。善晓雨真是白操心了,像贾博宇这种拼命三郎,做什么都不会差,善晓雨不禁有些羡慕他。

“我们第二家连锁店就要开业了,贾老师是大股东哦,到时候欢迎来捧场。”前台小弟递给善晓雨一张新店的名片。

新店开业的那天格外热闹,现场一水的白领丽人来捧场,光花篮就摆了二十个,涌到了隔壁店铺,快摆到马路牙子上。

虽说开业三天办卡有折扣,但也不至于贾老板被小姐姐们团团围住,善晓雨只能站在外围远远地打了招呼。

现场还有个老太太,不住地拉小姑娘搭话,“哎我跟你说,这正骨得配合保健品一起疗效才好,不然贾大夫好不容易给你正好了,你不保持疗效就没用了。”

老太太见着小姐姐就拉住介绍,人家不理她她也不死心,人家恼她她也不烦,销售的架势足足的,还知道趁开业人气旺,来走一波带货。

善晓雨看了看四下的工作人员,也没人拦着老太太,女主人翁的精神莫名上线,忍不住了上去劝老太太,“您好,我们这里新店开业,您要是推销产品,到门口去吧。”

“你是谁呀?我儿子都没管我,你凭什么赶我?”

善晓雨瞅着老太太,怪不得乍一看觉得眼熟,正是贾博宇他妈!他妈不是在做老年人旅游推广么?!

等人潮散去,入夜了,贾博宇才停下来,善晓雨拎着啤酒烤串。从前贾博宇是领导的时候,善晓雨最讨厌去巴结讨好,如今他离职了,她却反倒主动起来。

贾博宇也不拘束,打开一罐啤酒,吨吨吨,灌下去,啤酒花从嘴角溢出,他拿袖子抹了抹,“累死了,没想到当老板比当员工还累!”

两人对视一笑,从前是给公司打工,如今是给自己打工,再累都快活。俩人来到隔壁喷泉前的台阶上坐下,边撸串边看行人匆匆。

善晓雨问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正骨?”

“刚工作的时候,压力特别大,每天都担心自己被淘汰,白天琢磨工作,琢磨怎么讨领导喜欢,讨客户欢心。

夜里睡不着觉,时间长了开始耳鸣,心跳加速,有段时间我特别害怕自己会猝死。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门手艺无法被替代就好了。

那段时间我妈特别迷正骨,也是机缘巧合,我跟着我妈的师傅学。后来我妈不玩了,我却着迷了。”

“对了!你妈今天卖的保健品,我爸之前也被洗脑过,专骗老年人。你得让她当心。”

贾博宇开了一罐新的啤酒,无奈又宠溺地笑,“她被骗过的事多了,卖面膜,卖旅游路线,你能想到吗?

她倒卖泰国的硅胶床垫,俄罗斯和田玉,做事只有三分钟热度,把家里的钱都败光了,小时候我爸为这和她离婚了,她却变本加厉。

好的时候我们家堆满了滞销的白菜,还能填饱肚子。不好的时候,堆满了劣质皮包,我妈对着扩音器录‘皮革厂倒闭了,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了,清仓大甩卖’,皮包卖不出的时候,就只能饿肚子。

我妈这一生啊,都在做她喜欢的事情。可惜,没一件干成。”

也许是酒喝多了,也许是下岗又创业,贾博宇的话说得就多了,说完了还加一句,“我怎么和你说起这些。”

难怪他做什么都又勤奋又拼命,那是一种从童年起就对生存的敬畏和恐惧。

善晓雨又自来熟地把手搭在贾博宇的肩上,“我妈和你妈正相反,一辈子都是家庭主妇,直到癌症去世的时候,才说,让我不要像她一样,一辈子没有自己的喜好,一辈子没有为自己活过一次。”

善晓雨看向贾博宇的时候,恰好他也看向她。两个人就着月色,就着路光,看着眼前的人,仿佛也看见TA的过去。

就剩下最后一罐啤酒了,善晓雨打开,吨吨吨喝了一半,递给贾博宇。贾博宇没有犹豫接过去,吨吨吨,喝了另一半。善晓雨假装微醺,把脑袋枕在贾博宇肩上。问道,“之前裁员时,你为什么保了我?”

“觉得怎么会有人像我妈一样那么蠢,放着安稳的工作不要,却打着喜欢的幌子,后来发现你是认真的,我又开始担心你被公司开除后重入社会被别人欺负,那不如由我好好调教。”

贾博宇的吻凑了过来,善晓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前领导勾搭在一起。

善晓雨决定,要和贾博宇立个规矩,以后不能再接待年轻小姑娘了,这年头小姑娘都如饥似渴,如狼似虎,自己碗里的肉,千万不能被别人抢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