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社会大哥捧杀加代,代哥反将一军(7)

金昔说故事

2022-09-30 06:46江苏

关注

加代的蝴蝶奔后面跟着丁健和孟军。

加代朝着郭帅挥了挥手,叫了一声帅子。郭帅说:“这个事把麻烦来了。”加代呵呵一笑,说:“宏斌,拿五连子干什么呀?撂边上去。”

“代哥,我们不敢撂啊,撂话他得干我们。”

“我在,谁干啊?没事,撂了吧。”

加代和吴春明一握手,“老哥!”

“哎,代弟,特意赶过来的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我得特意来呀。老哥的面子多大呀,我不亲自来的话。老哥也不会给面子的。”

吴春来呵呵一笑,说:“你这小子这么捧我呀?我想你了,你到我这来。”

吴春来一搂加代,高奔头和大象吓得躲边上去了。加代和宋健友、李万涛打了招呼。加代说:“说吧,老哥。怎么回事?”

吴春来说:“宝君的哥哥,怀柔的薛瞎子,我的好哥们,胳膊腿被郭帅打折了。”

加代问什么时候的事儿?吴春来说:“就他妈昨天。我哥们儿要五百万,你说过分吗?代弟,凭心而论,过分吗?我出面了,他一点面子不给我。拿把五连子在那儿,说谁上我就崩谁,谁冲前面我就干谁。你说我能怕他吗?弟,我他妈在四九城玩社会,我打过多少人?谁能怕他?这要不是等你,我早就搂他了。”

“那行,挺好。”加代说,“帅子,你过来!”

郭帅有点犹豫,加代说:“过来,你还信不我啊?”郭帅又看了看丁健。丁健说:“你过去。代哥在,你怕什么呀?”

郭帅把五连子递给了康宏斌。康宏斌没接,说:“哥......”

郭帅说你拿着。康宏斌接过了五连子,郭帅向加代走了过去。加代一搂郭帅的肩膀,“

我给大伙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我俩的关系特别好,你看这事儿怎么整啊,老哥?”

宋健友一听,愣了一下,说:“我不知道啊。你看这事搞的,郭帅也没说一声,你看这小子......”

李万涛抱着膀,看向吴春来,说:“哎,老哥,你看呢?”

吴春来说:“代弟啊,有你的关系更好办了。你在四九城是最牛逼的,不管是做事,还是为人。别看哥比你岁数大,我得向你学,你是最仁义的。玩社会,我们讲个理,毕竟郭帅把人打了,代弟,你说对不对?”

加代点了点头说,对。

吴春来说:“把人打成那样,下半生毁了。真的,满四九城城社会,谁不知道我代弟讲究?健支,你知道不知道?”

宋健友说:“我最知道咱代弟。”

李万涛也说:“代弟没话说,绝对了!玩江湖走社会,他妈都得跟代弟学做人做事。从来都是向理不向亲!弟,哥什么话不说,大家都在这,你说怎么办啊,就怎么办!”

加代说:“我说了算呀?”

吴春来点点头,说:“我们是哥们,老哥必须得面子。但是我觉得你代弟在四九城,那边毕竟......”

加代说:“行,我明白。”

加代问郭帅:“你感觉这理做得对吗?”

“对!”

加代一听,说:“好。我兄弟是从三亚回来的,没有哥们儿。我能想到,不给我打电话,是怕给我添麻烦。老哥说的话也在理。”

吴春明说:“代弟,你看是吧?”

郭帅一看,说:“哥,我跟你说说以前的事。”

加代一摇手说:“你什么也不用说。帅子,哥能到这儿,还需要聊那些吗?你过去吧。”

郭帅一听,说:“哥, 你开个口,我看你的面子,怎么都可以。五百万我不是没有,我这几年也我攒了点钱,我给。”

吴春来说:“我告诉你,郭帅,你不能给代哥丢脸。你代哥是最仁义的大哥。做事永远是向理不向亲!你早就应该拿钱。你这样让你代哥为难不?怎么教我们这帮老哥们,你对不对?我们这帮老哥们都捧加代,你说让代哥难不难做,以后还怎么处了?”

加代说:“老哥说的在理。帅子,你过去吧,去吧,你听我的。”加代拍了拍郭帅的肩膀,叫了一声孟军,“你把他带走!”

加代一指薛宝君,说:“这哥们我不认识,叫什么?”

“薛宝君,怀柔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管你是比我大还是比我小,我肯定得讲理。他从钱地回来的,在四九城肯定不懂规矩,不理解我们这里的道道。我是他哥,也是他的兄弟。他的事,我担着。这样吧,他把你哥打了是吧?”

“胳膊腿都打折了。”

加代说:“我来还!”

吴春来说:“代弟,两码事,钱这方面,你让他给。”

加代说:“我没有钱给。我哪有钱呀?我的钱在哈森那,在我媳妇那,在深圳呢。我没有钱。再说了,打完人,赔钱,多难看呀!”

加代往起一站,说:“老哥,勇哥,涛哥以及这位兄弟,我今天站在这,你们朝我崩,随便胳膊、腿、脑袋。一报还一报,你们把我胳膊腿打折。”

郭帅和康宏斌都听傻了。郭帅叫了一声代哥,加代说:“你把嘴闭上!事做得不对,还不让人说了?谁让你是我兄弟呢,我得替你担着。你们打吧!我们是讲理的。老哥,你张罗办的事,你安排一下谁打。我躲一下就是你儿子。”

吴春来一看,说:“代弟,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这有什么为难的?这样吧,兄弟,打的是你哥,你来打我。”

薛宝君说:“我是奔钱来的。”

加代说:“你不用奔钱来。谁都没有钱,哪有那些钱给你呀?还五百万呢,五十万也没有。你要报仇就打我。”

丁健手里拿着五连子往加代身后一站,“谁敢动我哥一下,试试!我把你一家都送上路。胡春来,你试试!”吴春来说:“健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呀?”

丁健说:“我就冲你说话,今天动我哥一根毫毛,销户你全家。不信你就试试!”

孟军往前一看,对宋健友说:“我就冲你!”

哈森在后面一看,说:“李万涛,只剩下你了。”哈森拿起对讲机说:“老金,蓝毛,你们都出来!”场子里的兄弟全出来了。

三个人没法接话了。加代回头说:“健子,你们要干什么呀?”

“哥,我啥也没干呀!我又没让他们不打你。我只是说他们打你,我就打吴春来呀。”

加代说:“这跟春来老哥有什么关系呀?你讲理吗?”

丁健说:“什么讲不讲理呀?”
加代说:“这事跟春来老哥没有关系,人家肯定是讲理的。”

丁健说:“行,哥,那我就不讲理了。吴春来,今天你打我哥怎么都行啊。我今天就是因为瞅你不顺眼,我就要干你。我哥这边只要挨了一下,我就干你,我送你全家上路。要不你就试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