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9年,重庆婆婆在医院照顾儿媳坐月子,半夜被人吓死,获赔9万

社会面面观察

2022-09-29 23:16江西

关注

2009年7月份,重庆市南川区水江镇的顾六川,跪在母亲的坟前痛哭流涕,

他哭喊着“妈妈啊!你死得好冤枉”,

按理说人的生老病死,那都是很正常的事儿,

可顾六川却对母亲的死,一直耿耿于怀,

因为他的母亲死因蹊跷,顾六川说:母亲郑泽群是被活活给吓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都是在电视剧里看过,有人被吓死的情节,

现实生活里面,还真有人被吓死这样的事吗?

顾六川跪在母亲坟前发誓,“我一定给你讨个公道,不能让你白白死了”,

村民们也对郑泽群的死非常疑惑,郑泽群只有50岁身体一向非常健康,

前几天,还和几个大妈去工地打工。

2009年7月23号上午,郑泽群陪着儿媳妇去医院待产,

几天之后,7月27号上午,村民们就收到郑泽群的死讯,

大家都不敢相信,才短短几天时间,去医院陪儿媳妇生产的郑泽群就死了,

让他们更意外的是,据她儿子顾六川说,他母亲是被人吓死的,

村民们认为一个大活人,不可能被吓死,随后顾六川拉着母亲的遗体回家,

村民们才肯相信郑泽群真的死了,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1959年,郑泽群出生于重庆市南川区水江镇,一个普通农村家庭。

她跟大部分农村女孩一样,20岁左右就结婚成家,

婚后郑泽群生育有两个孩子,分别是一男一女,

夫妻俩勤勤恳恳务农,含辛茹苦把儿子女儿抚养长大。

2008年儿子顾六川娶了媳妇,49岁的郑泽群顺利当上年轻婆婆,

平时郑泽群夫妻在家务农,或者出去工地上打零工为生,儿子顾六川在镇上做小生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8年下半年,儿媳妇怀孕了,全家人欣喜若狂,期待着这个小生命到来,

儿媳妇怀孕七个月之后,郑泽群干脆放下农活,全心全意照顾儿媳妇,

2009年7月23号上午,儿媳妇有了生产的迹象,郑泽群急匆匆回家收拾待产包,

随后带着儿媳妇,入住在南川区水江镇卫生院待产,

当天晚上,儿媳妇在这家卫生院里生下一个大胖小子。

有了孙子,顾六川的母亲郑泽群,当然是喜出望外非常高兴,

她是白天黑夜地在医院里,照顾着儿媳妇和孙子,

郑泽群在病房里照顾产妇和婴儿,这一切都很正常,

住院三天后,还有一天就可以出院回家。

在7月27号凌晨3点10分,意外发生了。

那天夜里,郑泽群起来准备上厕所,当她刚走到病房门口,要打开房门的时候,

迎面突然撞上一个人,迷迷糊糊中,郑泽群抬头一看眼前这个人,

立即吓得发出一声尖叫“啊,干嘛呢?”

郑泽群仔细一看这个人,她脸上全部都是血,全身上下都是泥巴,

衣服也是湿答答的,头发也没有绑起来,披头散发的模样像“鬼”,

郑泽群的第一反应,赶紧去关上儿媳妇病房的门,

不能让这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进来

进去病房里还得了,小孙子跟儿媳妇都会被吓到的,

可是没想到满脸是血的这人,力气很大,用手拼命抵住房门,要往病房里面冲,

两人在那儿僵持住了,但最终郑泽群还是没坚持住,

满脸是血的这个人,冲进去病房里,这个时候郑泽的儿媳妇,也被这打斗声给惊醒了。

她起来一看,也是大吃一惊“她冲进来病房,把我妈妈推了一下,妈妈就倒在病床上了”。

看到婆婆被推倒在病床上,儿媳妇也吓得一声尖叫“救命啊!”

这时那个满脸是血的人,转身就冲出去病房,

等儿媳妇反应过来,出去一看的时候,走廊上已经是空空荡荡,什么人影也没有,

随后儿媳妇赶紧又回到病房,这时候婆婆郑泽群躺在那里,已经是一动不动,

婆婆脸色也是非常难看,儿媳妇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

好在当时就在医院里,儿媳妇赶紧把医生找过来进行抢救,

儿子也闻讯赶来医院,顾六川撕心裂肺喊着母亲“妈,你醒一醒啊!”。

郑泽群一直没有反应,顾六川发现母亲舌头有一些卷起来,样子看着非常吓人。

医生护士忙活一个多小时,最后郑泽群还是抢救无效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水江镇卫生院对郑泽群的死亡原因,做出了诊断,认为是心脏骤停,呼吸衰竭。

但是顾家人却认为,母亲是被人活活给吓死的。

凌晨五点多顾六川就报警了,很快民警赶往镇卫生院,

第二天早上,郑泽群被人吓死这件事,一下子传遍整个水江镇,

大家听了之后,都觉得不可思议,大家开始猜测,

有市民说:正常人吓不死的,如果有系统疾病或者老年人,经不起吓得有可能吓死。

大家一致认为,郑泽群有疾病,然后被突然的惊吓导致疾病突发,最终才死亡的。

到了2009年7月27号,也就是郑泽群去世那天为止,郑泽群刚刚好满50周岁,

这个年纪在农村来说,算不上是年富力强,但也应该算是壮年,

平时郑泽群也从来没有得过什么大病,而且她勤快能干,在村庄里也是出了名的,

所以邻居们都不相信,她暗藏着什么疾病

有一位跟郑泽群在镇上,一起在工地务工的大妈说,

郑泽群干活比男人还厉害,不可能患有什么疾病,她身体情况很好的。

郑泽群丈夫说:结婚二十几年,妻子总共没有去过医院几次,连感冒发烧都很少的

专家说:一个活人能被吓死,这很多程度上,是由于本身存在着一些疾病,

因为意外的惊吓和恐惧,引发疾病的突然爆发而死亡的。

其实要查明郑泽群的死因,也很简单,做一个尸检,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但是这个要求遭到顾家人的拒绝,他们坚决不同意,

他们认为:郑泽群是死在水江镇卫生院,所以卫生院也应该对这件事,负有相关的责任。

在顾人看来:凌晨三点多医院怎么会出现一个,满脸是血,浑身是泥土,披头散发到处乱跑的人呢?

而且还跑进病房里面,这分明就是医院管理不善,才导致了自己母亲被吓死,

所以卫生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第二天中午顾六川带着亲戚朋友,堵住医院领导办公室,

他们要向医院讨要一个说法,面对顾家人来卫生院讨要说法。

镇卫生院当天晚上值班的医护人员表示,医院是公开场所,不可能锁住门的,

卫生院还提出一个重要的看法,就是郑泽群有心肌炎的病史,

当天凌晨顾六川就报警了,双方在派出所做笔录的时候,

顾六川亲口告诉民警,母亲郑泽群有心肌炎,

对于医院这种说法,顾家人显然是无法接受的,

他们觉得:首先郑泽群根本没有病,即便是有病,如果没有在卫生院受到惊吓,那也不会突然去世的,

说来说去,还是卫生院的责任,顾家人要求,水江镇卫生院给他们一个解决问题的说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7月28号下午顾六川把母亲的遗体,搬到卫生院门口,他们要求卫生院赔偿,

看热闹的群众议论纷纷,他们也不知道站在那边,

只是不停地说着“那么年轻的一个人,太可惜了”。

卫生院表示接受走司法程序,这件事情也引起了当地部门的注意,

最后在镇政府工作人员的调解下,水江镇卫生院和顾家人达成协议,

顾家人同意将郑泽群的遗体搬离医院,然后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然而对顾家人来说,还有一个问题让他们非常疑惑,

那就是7月27日的凌晨三点,在水江镇卫生院里,怎么会出现一个满脸是血的人,

这个人为什么会闯进病房里呢?

这个人又是谁啊?

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据卫生院这边说,满脸是血这个女人叫魏家秀,也是当地人,

当时是来卫生院清洗伤口的,当时她浑身都是泥巴,

额头破了,所有满脸都是血淋淋的,

值班医生说给她清理一下,结果在她还没有处理好伤口的时候,

突然跑到三楼的母婴同室区,顾家人知道魏家秀家庭地址后,

他们带着家人和记者,浩浩荡荡来到魏家秀家里讨要说法,

一个白发苍苍,年过半百的老人就是魏家秀。

当时她的满头长发已剪掉,被问到吓死郑泽群这件事情,

魏家秀说她记不得了,她是跑3楼去了,但是她不记得跑进去病房里面。

魏家秀女儿回答:母亲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忘记这件事了,并不是她故意不承认

随后,魏家秀女儿,拿出母亲当天穿的衣服,衣服上面全部都是泥巴,上面还有一点血迹。

原来魏家秀浑身都是血,是被邻居殴打的

2009年7月26号下午,魏家秀和丈夫,像往常一样去地里干活,

由于魏家秀的田地,和邻居老郑家的田地是紧挨在一起的。

由于当时的天气很干旱,田里需要放水灌溉,

郑远明和魏家秀就为了,谁家田地先放水这件事发生争执。

27号凌晨出去灌溉田地时,双方就动手打了起来,

郑远明抓住魏家秀就打,魏家秀也没有善罢甘休回击郑远明,

随后,他们报了警,当地派出所出面调解, 魏家和老郑家为争水源,而发生的斗殴纠纷。

因为在纠纷中,双方都有人受伤了,

派出所就安排魏家秀和郑远明,分别到当地的交通医院,和水江镇卫生院分别去治疗。

当魏家秀来到镇卫生院,进行伤口清理的时候,郑远明的儿子连夜追打到卫生院来了。

双方在医院门诊发生了抓扯,值班医生吓得不行,立刻报警,

为了躲避郑远明儿子的追赶,慌乱之中魏家秀逃到三楼,

没想到正在这个时候,意外撞上半夜准备上厕所的郑泽群,

从而造成郑泽群的惊吓过度猝死。

顾六川认为:他们应该赔偿损失费,为这件事情负责任,

魏家秀儿子向顾六川道歉,顾六川表示道歉没有用,还是需要经济赔偿,

魏家秀女儿认为:这件事情也有郑远明家人的责任,

如果不是他们追打魏家秀,她就不会跑三楼去,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村委会带着顾六川跑到郑家讨要说法,老郑不承认,那天晚上去医院打魏家秀,

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责任,三家发生激烈争吵。

顾六川表示:母亲死了,不可能白白死的这件事情有人需要负责任。

为了平息纠纷,明确责任,记者请来司法所人员,

三方坐在一起调解,顾六川认为母亲今年50岁,还有10年劳动力,

每年母亲有2万元左右收入,十年就是20万元左右,

还有丧葬费和精神损失费大约5-6万,他提出的赔偿金额大约25万元。

一个半小时之后,三方依然在为各自责任和赔偿数额争论不休,

因为分歧比较大,这次调解失败。

随后顾家人将魏家秀和郑父子,以及水江镇卫生院起诉到南川区人民法院。

顾家认为:郑泽群死亡原因,都是由他们三方造成的,因此要求三方赔偿12万元。

2009年11月底,重庆市南川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在一审判决中,法院对各方的责任进行了划分,

郑泽群:死者生前曾患心肌炎,其死亡是外力诱因造成,但仍应承担自身疾病死亡的部分损失。

魏家秀:魏家秀的一外来因素造成了,原有心血管疾病的郑泽群受惊吓,而产生强烈精神刺激,从而诱发患者血升压高心跳加剧致死亡的后果。

郑远明父子:二人与魏家秀在医院实施的行为,间接导致本案损害后果的发生,且二人在双方纠纷平息后,共同再到水江镇卫生院,与魏家秀夫妇发生纠纷,从而导致郑泽群吓死,对引起本案的损害后果责任更大,故应承担连带责任。

水江镇卫生院:卫生院是籍以从事社会活动的特定场所的经营者, 在魏家秀夫妇与郑远明父子发生纠纷时,虽有报警的行为,但却没能够采取较为恰当的措施,防止或阻止本案后果的产生,在本案中也有过错。

法院判决:郑泽群死亡产生损失为103897.5元。

由魏家秀赔偿其中20779.5元,由郑远明父子赔偿其中31169.25元,

由水江镇卫生院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其余一万多元由原告承担,

判决下来以后,三方被告都不满意,均表示提出上诉,

魏家秀女儿说:他们家没有那么多钱赔偿顾家,她也认为自己母亲没有责任,她不会赔偿这笔钱,要求继续上诉。

顾六川也表示:对判决不满意,他认为赔偿款太少,还需要自己承担一万多元,他们也会提起上诉。

发生这种事情,究竟是谁的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