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从福建远嫁广东,结婚时,双方父母都惊呆了!

琼笛的情感

2022-09-29 22:24河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沈忆是幼师。

2016年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广东潮汕一家幼儿园实习。沈忆个子有171,还有点微胖,显得更高大,总有人说她不像南方人,但她可是地地道道的福建人。

那时候,沈忆已经当了一个多月的幼师了,认识了另一个资深幼师王大丽,她是本地人,性格很好,而且能说会道,有很多朋友。

有天,她拉沈忆一起出去玩,就是那次,她遇见了赵亭。

知道她是幼师后,赵亭很惊喜地说,“我妈也是幼师。”

王大丽插嘴,“赵亭,我也是幼师啊。”

但赵亭的目光,始终在沈忆身上。

话题就这样展开了,围绕着幼儿园,围绕着小朋友,聊到最后散场时。

沈忆对赵亭冒出一句:拜拜,宝宝。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沈忆也发觉自己说顺嘴了,顿时红了脸。

第一次见面,就喊人家宝宝,后来每次沈忆回想起来,都尴尬到脸红。

但也是这样,成就了她跟赵亭。

02

第二次见面,是赵亭私下约的沈忆。

沈忆思来想去还是没告诉王大丽,下班后,她补了个妆就去赴约了。赵亭请她吃饭,吃完后又一起去看了电影。

沈忆还犹豫着,进展是不是太快,她还搞不清楚,自己对赵亭是什么感觉。

好在,赵亭也没有展开追求,只是经常在微信上跟沈忆聊天,偶尔约她吃个饭什么的。

沈忆也知道了,赵亭比她大4岁,在公司有着不错的职位。

赵亭不算太帅吧,但体贴温柔,平安夜的时候,还特地给她班里每个孩子都买了苹果,每天早中晚都跟她聊天,睡前也一定跟她说晚安。

有一回,赵亭先睡着了,半夜两点多醒来还跟她说了一句晚安。

早上起来,沈忆看着这两个字,满心欢喜。

王大丽友情劝告她,如果不喜欢,就不要频繁聊天,会产生爱情的错觉。

沈忆反驳,“那如果不喜欢,又怎么会频繁聊天呢。”

王大丽八卦地凑过来,“那就是你喜欢他咯?”

沈忆顿时脸颊滚烫。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喜欢是不可否认的,但是,她是福建人,他是潮汕人,她是家里的独女,从高中开始,她爸妈就耳提面命,不能嫁外地,最好在家招婿。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喜欢,能否敌得过父母,敌得过距离。

更不知道,赵亭对她的喜欢,到什么程度。

一转眼,三个月的实习期结束了,父母打电话来,让她回福建,但沈忆悄悄跟幼儿园签了三年合同。

沈妈气得要死,问她为什么,她脑海里冒出赵亭的脸来。

她只告诉她妈,这三年满了就回去。

赵亭得知她实习期结束,马上就是正式幼师了,提出帮她庆祝一下,还叫上了王大丽。

去之前,王大丽就说,“我感觉今晚他会跟你表白,你做好心理准备。”

沈忆心里一紧,转念一想,反正还有3年,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果然,赵亭这晚真的表了白,他去上洗手间,回来捧着超大一束玫瑰花。

以前,沈忆总觉得玫瑰花俗气,但眼下却觉得特别美。

原来,玫瑰花之所以俗气,是因为不是送自己的。

他说,“我喜欢你,而且,放心,我不吃福建人的。”

沈忆被成功逗笑了,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做好了选择,她收下了赵亭的玫瑰,也收下了他的心。

赵亭的开心写在脸上,点了瓶红酒,沈忆喝了酒,像变了个人,很爱说话,也会开玩笑了。

只是沈忆酒量极差,很快就有了醉意。

她眯着眼睛,对赵亭说,“小朋友,把你的小手手举起来给老师看看。”

赵亭看着她说,“我可不是小朋友,我是你男朋友。”

旁边的王大丽,作呕吐状,沈忆却笑到脸红。

03

沈忆原计划是实习结束就回去的。

这下,她走不了了,赵亭是这趟广东之行的意外之喜。两人恋爱后,一切都顺理成章了,牵手逛街时,遇到学生家长,很快大家都知道,沈老师恋爱了。

这不是沈忆的初恋,但她很享受这段恋爱的过程,深入接触后,她发现了赵亭更多优点。

他讲广东话,特别好听,像是念电影台词,他总是不急不缓,什么都替她考虑好,他说,当幼师很操心,也很累,下了班一定要放松点。

周末,他也会开车载她去周边转一转,带她吃最好吃的潮汕牛肉火锅。

总之,恋爱总是美好的,想起来都忍不住嘴角含笑。

但是呢,热恋期过去后,也没有不吵架的情侣,沈忆跟赵亭也不例外。

恋爱一年的时候,他俩感情依旧很好,但小心翼翼去维持美好的一面那种心情,已经过去了,会有彼此看不惯的时候,也会为了一件小事争吵。

沈忆一吵架就会说福建话,赵亭说广东话,两人鸡同鸭讲地吵架,谁也听不懂。

吵到一半她停下来问他,“你刚那句是什么意思啊?”

赵亭每次都说,“我说你真好看。”

沈忆扑哧笑出来,吵架的气势顿时就没了。

在一起两年后,沈忆开始着急了,幼师签约时间只剩下一年,到时候她就要回福建了,沈亭也时不时暗示她,想带她回家见父母。

他妈知道他也找了个幼师女友,一直很想见见,每次沈忆都找理由推脱了。

沈忆也一直没敢告诉家里人,她找了个广东男朋友,虽然广东到福建也不是太远,但她了解她爸妈,他们是希望她留在家里的,将来生了孩子也跟她姓。

虽然她自己无所谓,但是从小耳濡目染,家族里的堂姐,也都是在家招婿的,她妈被奶奶欺负了半辈子,如果她还要远嫁外省,指不定会被奶奶说成什么样子。

沈忆想起这些就头疼,但又不知道怎么跟赵亭提。

直到赵亭明确提出,想带她回去见父母的时候,她终于把这些顾虑说了出来。

沈忆说,“对不起啊。”

赵亭没生气,反而安慰她,“哪有人刚恋爱就想到结婚的,我一开始跟你在一起,也没想过我们会这样走下来,再说了,哪有人结婚都顺顺利利的,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跟我结婚。”

沈忆脱口而出,“当然想过。”

赵亭说,“那我们就顺其自然。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都为彼此努力一下。”

沈忆眼眶里顿时蓄满了泪,抱住了赵亭,“好。”

春节,沈忆回家时,跟父母提了赵亭,一说是广东人,她爸的脸立刻就垮了,她妈也是皱眉叹气。

她爸问,“那他能入赘吗?”

沈忆摇头,“人家家里也只有一个儿子。”

她妈问,“你替我们想过没有?嫁到外地去,我们怎么办。”

沈忆心里一酸,她也听说过无数个远嫁不幸的案例,但她相信赵亭,也相信他们的爱情。

过完春节,沈忆回到广东,赵亭去车站接她,问她愿不愿意去见见他妈。

沈忆自然不好拒绝。

04

赵亭妈一见沈忆就眉开眼笑。

“盼了这么久,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沈忆紧张得只顾着笑,赵亭妈问为什么,沈忆都一一回答,两人围绕着幼儿园,终于聊开了。

聊到开心时,赵妈说,“我跟你说,我们赵亭小学的时候,就说过,以后也要找个幼师当老婆。没想到,还真找了个幼师。”

沈忆看了一眼赵亭,他嘿嘿笑。

晚上,赵亭爸妈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沈忆看着他们一起忙活,羡慕又沮丧地说,“我爸好像从来没做过饭。”

转而沈忆想起什么似的对赵亭说,“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是幼师,符合你的心理预期吗?”

赵亭托腮一本正经地说,“那照你这样说,我认识王大丽这么多年,她一直是幼师,我是不是该喜欢她?”

沈忆不说话了。

赵亭关上房门,一把拥住她,“喜欢这种事,没有心理预期,动心就是动心,不是你就不行。”

沈忆心里一甜,完全被他这句话说服了。

见过赵亭父母后,他妈隔三差五就让赵亭带她回家吃饭,还从隔壁嫁来广东的福建阿姨那里,学了几道福建菜做给她吃。

可越这样,沈忆心理压力就越大,赵亭也看出来她闷闷不乐。

“不如,我跟你回家看看你爸妈,表明我的决心,也许他们就会答应了。”赵亭提议。

沈忆想起她爸严肃的表情,有点发怵,她怕她爸会让赵亭下不来台。

赵亭却笑着说,“没关系,见老丈人哪有不腿软的。”

沈忆先跟她妈透露了,要带赵亭回家的事,她妈却问她,“你确定是他了吗?如果不确定不要带回来,将来丢人的是我们。”

沈忆毫不犹豫地说了确定。

赵亭打听了沈忆父母的喜好后,就跟沈忆回了福建。

当天,沈忆才让她妈告诉她爸,她爸果然不情不愿,还不让他们回家,约在了外面的餐厅。

沈忆一直担心的事,虽然没有发生,她爸妈也用心招待了赵亭,只是最后,沈爸还是问了赵亭一个问题。

“你能入赘吗?”

赵亭愣住了,看了一眼沈忆回答道,郑重地回答:“对不起叔叔,我爸妈也不愿意我入赘,就像你们不愿意把女儿嫁到外地一样。但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所以来之前我就想好了,以后,我们会常住广东,但任何时候她想回家,我就陪她回来。实在不行,我可以辞职先来福建发展几年,我爸妈也同意了。”

最后,还加了一句,“我是真心想跟沈忆在一起。”

沈忆怔怔地看着赵亭,这些话她从未听他说过,原来他已经想好了计划。

沈爸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沈妈已经完全被他说服了的样子,眼里还泛着泪光。

吃完饭,沈妈悄悄跟沈忆说,“你爸说,晚上住家里。”

沈忆才知道,原本沈爸已经给赵亭订了酒店,刚打电话取消了。

沈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05

虽然是不同省份,但赵亭家开车到沈忆家,也就四个多小时。

沈爸松了口,一切就好办了,沈妈也已经彻底被赵亭征服了,临走前,沈妈悄悄跟沈忆说。

“别的我不管,别给我来未婚先孕。不然,你爸得气死。”

沈忆红着脸,“妈!你说啥呢。”

沈妈说,“都这么大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保护好自己,爸妈才放心。我跟你爸起初不让你嫁外地,不是怕将来没人照顾,只是舍不得你,怕你受委屈……”

沈妈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沈忆也哭了。

回去的路上,沈忆问赵亭,跟她爸妈说的那番话是真的,还是随便说说。

赵亭说,“当然是真的了,我连公司都看过了,有一家还不错,如果你真的想在老家住几年,我陪你。”

沈忆没想到,赵亭考虑得这么深远了。

“那你爸妈呢。”

赵亭说,“我爸有些不乐意,但我妈说,你爸妈也不容易,多陪他们几年也好。我妈还说,不管怎么说,你嫁那么远,你爸妈肯定会伤心,唯一能让你爸妈心理平衡的,就是我要让你过得好,天底下所有父母,都是希望孩子过得好。”

“沈忆,你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让你爸妈放心。不对,是咱爸妈。”

沈忆哭了,赵亭拉她入怀,轻抚她的背。

跟幼儿园合同到期后,沈忆没再续约了,她跟赵亭要好好准备结婚,然后计划回福建的事。

王大丽去车站送他们时,唉声叹气。

“早知道不介绍你俩认识了,这下好了,还搭上个朋友没了。”

沈忆抱着她的手臂,“那我给你介绍个福建的,你也嫁过来。”

王大丽说,“别,我爸妈也不同意我远嫁。”

沈忆冷哼一声,“话可别说太早。”

06

2020年夏天,沈忆嫁给了赵亭。

婚礼在福建和广东都办了一场,沈爸不好意思上台致辞,写了一封祝词,让沈妈上台念,念得沈忆哭得泣不成声。

赵亭也掉了眼泪,他妈在一旁说,“咱一定要让他们放心啊。”

王大丽作为伴娘,两边的婚礼都参加了,在福建的婚礼上,认识了一个福建男孩子,光速恋爱了。

沈忆说,“我说什么来着,爱情这东西,不由人的。”

王大丽话锋一转,“没事,我家三个女儿呢,我压力没那么大。”

沈忆长叹一声:“真希望我家也有三个女儿,这样我对我爸妈就没那么愧疚了……”

赵亭说到做到,他真辞了广东的工作,在福建发展,沈忆依旧做幼师,他们选择的城市,距离婆家和娘家都一样,开车不到三个小时就能到。

赵亭不太会喝酒,也跟沈爸练到了白酒一斤的量,果然,跟老丈人喝酒能最快提升好感度。

沈爸现在,时不时就叫他们回家吃饭,沈妈张口闭口,我女婿如何如何。

沈忆终于明白了,赵亭说的,为彼此坚定,为彼此努力。

去年秋天,沈忆当了妈妈,公婆从广东来福建看孙女,四个老人一起住了几天,相处得也很愉快。

沈忆想,这都是他们努力坚守的结果。

她相信,如果不是爱情,没有女人愿意远嫁。

那些远嫁的女人,劝别人不要远嫁的时候,后悔的不是远嫁,而是嫁的那个人,没能让自己幸福。

所以遇见赵亭,她何其幸运啊。

未来的路,已光明坦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