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39年日军突袭北海,县长要焚城逃离,守将巢威:别上了鬼子的当

凯撒历史屋

2022-09-29 21:52湖北

关注

1939年11月15日,日军在佯攻北海之后,主力突袭钦州、防城港,从龙门港、企沙沿岸登陆,揭开了侵略广西的罪恶序幕。

钦州,是岭南名城和北部湾重要的沿海口岸,也是近代以来抗击外侵的英雄之城。

19世纪七八十年代,法国殖民主义者加紧对中国和越南的掠夺,沿湄公河探索入侵中国的道路,民族英雄刘永福率黑旗军挫败法军入侵云南的企图,老将冯子材更是受命于危难之中,从钦州起兵奔赴前线,歼灭了侵入国境的法军精锐,赢得驰名中外的镇南关大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抗日战争爆发后,钦州又成为日军入侵广西的登陆点,1939年10月16日,在华日军最高指挥机关“中国派遣军”总部下达作战命令:“第五师团、第二十八师团、台湾旅团与海军协同,攻占钦州、南宁、镇南关、龙州。”

另外抗战开始后,为防止日军军舰以龙门港为突破点入侵钦州,以及避免日机轰炸而显露目标,广东省政府于1939年春,命令堵塞龙门港和拆毁钦州城。毁城、拆楼、破路由县长负责。

于是,周长2165米、高9米、基底厚8.3米、雉堞820个、总面积250000平方米的千年古城全都被拆毁。更让人唏嘘的是,民族英雄冯子材故居的两座高塔也被拆平,油路马鬃岭的九层番塔及尖山千年文笔塔全部拆平。

堵海工程由龙门乡乡长郭文辉负责,征集全县37个乡镇民工3000多人、船只10多艘,在龙门外硫磺山地方掘取石头,用船运到港口投落,此项工程历时半年。

综合上述种种分析来看,日军以精锐之师对阵国民党军“乌合之众”,对广西可谓势在必得,钦州一线沦陷的命运早已在劫难逃。历史也印证了这一残酷的时刻。

双方对峙多时,战事一触即发,但到了真正登陆战打响时,为何国民党驻军竟乎毫无防备?这不禁让人诧异。事实上,就在大举进攻钦州之前,日军还玩了一声东击西的战术,麻痹了国民党守军的注意力。

史料显示,日军在1939年10月末,便将第5师团全部从黑龙江转运到大连,接着秘密登船,全部海运到海南岛三亚。由于战役的保密性,他们的海船经过日本广岛装载补给时,该师团没有一人被允许上岸。与此同时,台湾旅团全军从佛山海运到三亚,安藤利吉也将司令部转移到三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39年11月10日晚上,日军转移完毕,包括1艘航空母舰、3艘巡洋舰在内的50多艘军舰,多达80艘的运兵船也完成所有武器弹药的装载,70多架作战飞机转移到海南机场。然而,此时钦州湾狂风暴雨,对于登陆战不利,日军计划推迟作战。

这时,一架英国飞机因出故障突然在海南附近海域迫降,改变了战期。原来日军在运输数万兵力时,英国就得到了情报。英国方面派出飞机进行侦察,担心日军南下进攻英法殖民地。

在判断日军要进攻中国广西后,英国于11月9日将情报通报给中国方面。英国迫降的飞机引起了日军的高度警惕,认为英国已获知他们的作战计划,于是下令强攻。

11月13日,日军第21军部队,冒着每秒7米的强风从三亚出港,驶向钦州湾。

经过1天多的海上航行,大量日军敌舰抵达北部湾,突然出现在中国守军面前,让在恶劣天气中放松了警惕的国民党军队措手不及。

至此,按理来说日军的抢滩登陆战应该打响了,但日军却在此时先投放了一个“烟雾弹”——佯攻防守实力较强的北海,与国民党175师524团开战。

据524团团长巢威回忆,11月14日下午,突然发现东方十几公里的海面上,出现大批敌舰,目测为40多艘,正在向北海进发。接到报告后,他立即命令部队进入阵地备战。

此时,日军已靠近海岸,且分三线推进。日舰前锋12艘,前进到距离海岸8000米的地方停止前进。

看到日军来势汹汹,巢威判断日军可能要在北海登陆,命令立即疏散百姓到后方,并报告上级。下午4时,日军前进到距离海岸4000米处,旗帜已清晰可见。

很快,这12艘军舰放出汽艇20多艘,另有50多艘橡皮艇满载敌军,向海岸阵地扑来。与此同时,日军出动12架战机,向中国守军阵地低飞扫射,投弹轰炸,然后以军舰的重炮猛烈炮击。

守军没有火炮,也没有岸防重炮,根本无力还击,只能眼巴巴地等待日军登陆步兵进入守军轻武器的射程,将他们击退。

双方激战两个小时,日军始终无法成功登陆。下午6点多,日军派出1艘汽艇和2艘橡皮艇迂回到中国守军侧翼登陆,正好落入地角炮台火炮射程,守军立即开炮,其中2艘日军橡皮艇被击沉,一艘汽艇被击中,但由于火炮太老旧,威力和射程有限,未能最终击沉这艘连装甲都没有的汽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军见状立即使用军舰重炮回击,短短几分钟内,200多发炮弹落下,将地角炮台完全炸毁,8名守军炮手全部壮烈牺牲。

由于敌我力量过于悬殊,巢威觉得北海守不住了,许多地方政府要员也开始商议是否要遵照桂林行营的指示,必要时进行焚城,进行“焦土抗战”。

眼看北海古城也将如钦州古城一样遭遇毁城,不料,激战至黄昏,日军突然减弱攻击,汽艇在守军轻武器射程外来回游式,并不靠近。到了晚上9点,日本军舰停止了炮击,转向钦州方向。

至此,巢威判断日军应该只是佯攻,急忙阻止毁城行动。巢威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

“我当时认为,破坏容易建设难,北海市历经千百年,用无数血汗建设起来的,如果经我的手彻底破坏了,将来不知多少人失掉生活依靠,造成的困难难以想象的,我的臭名也会千百年留在北海人民的心中。1938年长沙大火,枪毙了长沙警备司令,以平民愤。前车之鉴不得不引为警惕。我国四大城市先后沦陷,也未曾实施破坏,区区北海市,虽敌人占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经再三考虑,决定保留北海,不实施破坏。于是我将自己的意见告诉他们:一切后果由我承担,你们不要担心。”北海焦土抗战之计划,因此而放弃了。

巢威的这一判断没错。果然,第二天,北海海域只剩三艘日舰,抛锚在6公里之外,并不攻击,而在钦州和防城港,日军主力已经发起猛烈的进攻。

在日军舰以及水上飞机的配合下,日本陆军大部队于15日上午5时,冒着风速达18米的暴风雨在钦州湾西部地区强行登陆。

结语

钦州的沦陷,揭开了日军入侵广西的罪恶序幕。中国守军的溃败,让老百姓瞬间陷入了人间地狱,一幕幕惨剧轮番上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