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互联网大厂:现金越多越焦虑

壹娱观察

2022-09-29 18:38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厂手里现金的增长成了凛冬的信号。

文|太史詹姆斯

现金对互联网公司意味着什么?

现金是过去计量过去光辉业绩的标尺,没有一定市场地位的公司不可能远远不断地积累现金。

中国现金最多的两家互联网公司毫无疑问是阿里和腾讯。根据最新财报显示,阿里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有4531.93亿元,腾讯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定期存款有3159.15亿元。他俩的最大对手字节跳动还没有上市,所以,在现金积累这个维度还不能和两个前辈相提并论。

现金的不断囤积其实在表示投资机会越来越少,市场对互联网行业的期望也越来越低。

图源:网络

阿里巴巴的现金在这几个财年急剧增长:2020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阿里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金额从前一年的1932.38亿元,猛增到了3598.81亿元,几乎翻倍。这个变化很大程度来自于2019年阿里在香港的上市,募资金额高达1012亿港元。

而在这几年,拼多多年活用户数翻倍,京东在徐雷的带领下完成了重振,抖快杀入了电商领域。

腾讯2018年末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定期存款是1671.19亿元,几年经过稳步增长达到了今年的程度。与此同时,抖快的短视频在不断侵夺着腾讯内容用户的使用时长,《原神》打破了《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的垄断。

两大巨头如此,其他大厂也差不多:京东依然在多年形成的成熟业务上小修小补,以人工智能切入智能车市场的百度在投入上依然佛系,难以忍受亏损的美团大幅削减了新业务。

当互联网的新故事逐渐讲完,在这个寒风凛凛的冬天,“撤退”和“省钱”成了主旋律。

01

“亏损换市场”过时,

“裁员”流行

如今,一度站在社区团购风口上的美团优选,甚至被二级市场分析人士给出了“零”估值。因为他们不确定这项业务能不能盈利,以及什么时候能够盈利。

顺应时势的美团二季度在新业务上的亏损环比减少了23亿元。

社区团购业务在去年还是几家电商巨头进击下沉市场的利器,但在今年就纷纷遭到了抛弃。

阿里已经不指望淘特和淘菜菜在下沉市场能带来多少用户新增了,策略就是要进一步缩减成本。与此同时,阿里在今年二季度的员工总数从上一季度末的25万4941人下降到了24万5700人,同比下降3.6%。

京东也同样放弃了了京喜。虽然京东过去一年收获了7000万新增用户,但在去年下半年的新业务亏损就达到了52亿元。中信证券测算认为,这里面有35亿元都来自京喜和京喜拼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京喜宣传海报

京东二季报显示,京东一般和行政开支为2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达到11.5%。二季度京东的新增用户环比只增长了30万。

这些变化表明“亏损换市场”的经典互联网思维不再被推崇,互联网大厂变得越来越像讲成本和利润的传统企业了。大厂们都在聚焦核心业务,一反互联网“重增长、轻利润”的传统。

市场环境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马化腾也猝不及防。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好像气温下降了,我还在穿短袖,毫无准备。”

腾讯在成立后的近20年时间里,员工总数一直没有超过5万。但从2018年开始,腾讯扩张加速,三年实现总人数翻倍,去年一年就新增了3万人。2021年,腾讯运营成本上升了21%,主要以工资成本构成的“一般及行政成本”增长了33%。

腾讯2021年财报

在这一波扩张当中,腾讯的IEG一直采用独立核算机制,WXG采用小团队模式,TEG在整个集团里存在感不强,所以这三个事业群的投入都比较谨慎。急速膨胀的员工主要都到了云计算为主的CSIG和内容为主的PCG,它们也成为了腾讯今年裁员的重点。

这一次无差别裁员,只要是业务组不需要了,就连考核成绩达到四星、五星的员工也会被波及。

从去年底的QQ堂开始,一个又一个非核心业务被关停:2月是小鹅拼拼,7月是《掌上WeGame》,8月有搜狗搜索APP和看点APP。

二季度财报显示,腾讯雇员人数为110715,比一季度减少了5498名。这也是腾讯2019年以来的首次雇员人数减少。与此同时,腾讯的人均月薪也比第一季度减少了900元,为85473元。

02

对外投资大撤退

互联网大厂们在减少对项目的投资,也在收缩对外的投资。

企查查数据显示,腾讯、阿里近十年的投资高峰期均出现在2018年。字节跳动近几年的投资金额逐年上涨,但却在创造了历史新高的2021年之后,于今年1月宣布了“裁撤战略投资部门”的消息。字节跳动财务投资部门也在稍后确认了解散。

腾讯在2008年成立战略投资部之后,只用了4年时间就成为了国内最活跃的CVC投资机构。到了2020年四季度,以投资收益为主的其他收益净额占到了当季经营盈利的一半,实现了马化腾在2015年所说的“将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的愿景。

但从去年开始,腾讯在渐渐抛弃它的铁杆盟友们。

腾讯在去年底宣布,将以“实物分红”方式,将所持有的价值1300亿港元的4.57亿京东股票派发给股东,在上个月又传出了将减持美团的消息。

图源:网络

从近期的投资业绩看,这种选择并不令人意外。腾讯的对外投资大部分都是以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资产。今年的半年报显示,腾讯这部分资产,半年的浮亏就达到了1209亿元,收益率为-42.8%。

另一家巨头阿里也在做类似的布局。

2019年底,阿里战投部资深总监谢鹰离职,阿里那个时候也开始整合散落在各个业务线的投资部。阿里的喜欢收购,而不愿意以联盟的形式长期持有,形成派系。阿里当时的CFO武卫也宣布,未来阿里战投要更贴近业务,要退出战略协同性不强的项目。

阿里从去年开始全面聚焦主业,清退了《南华早报》、芒果超媒、财新等媒体资产和鹿刻APP短视频等企业。与此同时,阿里对外投资中电商物流、企业服务项目的占比却有小幅上升。今年7月,阿里巴巴进一步将战略投资部门进一步从110人缩减到了70人。

03

矛盾再升级

裁员还在有节制地进行着,但各大厂对福利和各类费用的缩减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腾讯的全部打印机被默认设置成了黑白双面打印,字节跳动零食盒子里的牛肉干和鸡胸肉被换成了方便面和小面包,网易开始对下班多次不关电脑的员工打最低的绩效。

这一切都在积压幸福大厂人的生存空间。在阿里,就连申请项目预算都要像创业看齐:需要分段打报告,用前一阶段的有效数据说明预算投放的合理性。

与人有关的一切没什么不能被调整的。腾讯的“月薪8万”曾受到了不少来自各行各业的羡慕嫉妒恨,但这时候却成为了股东们的眼中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腾讯2020年Q1财报

今年上半年,腾讯开放了更多来自成都的岗位。不单单房租成本大降,而且社保、公积金也可以少交,把员工的关系转到当地的子公司也能进一步和总部员工区隔开,缩减福利成本。

也有人愿意接受这种内部转岗。据深燃报道,字节跳动有员工透露,他们转岗后的相对薪资排名是保持不变的。打个比方,如果他的薪资排在字节跳动北京地区所有员工的前30%,那么转到成都后大概也能保持这个水平,比字节跳动在当地新招来的同等员工还是要高不少的,能享受相对高的优越感。

做人才储备是互联网大厂以往通行的做法。这样能保证在市场快速变化,新机会出现的以后,不至于出现用人捉襟见肘的情况,但如今的行业寒冬让人才储备变成了人才冗余。

各个大厂几乎都传出了裁员的消息。除此之外,最直接的缩减体现在工资条上。京东物流降低了员工的公积金比例,总部员工从13%降到了5%。员工们拿到绩效工资也困难,据晚点报道,京东能拿到绩效的人大幅减少了,往日能拿到全额绩效的人每月到手的也少了好几千。

图源:网络

在互联网大繁荣的时代,人们都跟着资本走,很少追随利润。那时的资本甚至愿意为失败买单。只要跟随着风口,就算商业模式很长时间都看不到利润,普通人的薪酬待遇也会随着跳槽而水涨船高。

但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人开始羡慕体制内打工人的现世安稳,开始抱怨管理层的冷漠无情。

管理层也在承受这压力。

业务不再增长而现金持续积累的大公司往往会面临股东和管理层的矛盾:股东们会强烈要求管理层在公司账上的钱被毫无进取心的员工们糟蹋完之前尽快分红。

而这种压力会随着现金的积累越来越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