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6岁大叔玩“泥巴”,生意做了50年订单不断,方圆百里无竞争对手

新图视野

2022-09-29 17:46山东

关注

“我从15岁开始就干这个手艺,到现在已经干了50多年了。别人都不干了,我还是一直坚持着。从小就学了这么个手艺没扔了,我试着干别的还做不了,所以就一直坚持了下来。”今年66岁的手艺人薛永喜介绍,他玩了50多年的泥巴,至今方圆百里仅他自己还在坚持着这门传统手艺,所生产的黑陶盆子和罐子都是客户订做,从来不愁销路,订单从年头排到年尾。

文/明之

图/新图视野

编辑/和光同尘工作室

15岁学艺,一干就是50多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薛永喜在专注制坯

薛永喜,山东省日照市莒县长岭镇葛家洙流村人。他从15岁开始,跟着村里的黑陶手艺人学习制作生活用黑陶器具,一干就是50多年。几十年来,从最初的纯手工慢轮制坯,到现在的电动轮盘制坯,薛永喜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兴盛与衰落。在他看来,这种传承了几千年的传统制陶手艺,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消失在时代的洪流之中。因为,这种传统制陶手艺,现在年轻人没有兴趣学习和传承,已经走在了断代的边缘上。

薛永喜和妻子张安岭在准备泥块

“我很小的时候,俺村里就有做黑陶盆子,罐子的,那时候我就对泥巴很感兴趣。到了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还是生产队时代,俺村里就有了黑陶组,我就跟着干些零活,慢慢就学会了。”薛永喜说,当时学习制作黑陶的手艺,就是为了挣口饭吃,老人的俗话说,家财万贯不如薄技在身。学了这个制作黑陶的手艺,一辈子也就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薛永喜和妻子张安岭在炼泥

“那时候学个手艺,和现在的年轻人择业就业一样,只是没有现在这样开放,选择的机会和职业比较多。当时个人还不能做生意,因为俺村里就有做这个黑陶的传统,所以我就选择了这个手艺,再一个也是因为喜欢玩泥巴。”薛永喜介绍,自己年轻的时候,跳出“农门”的机会很少,一个是当兵,再一个就是上学,如果再加上一条,那就是“闯关东”。

薛永喜将一块泥坯子放在了转盘上

“俺兄弟三个,我是老大,那时候家里生活困难,也没钱上学,就早早地下地干活了。俺父亲当时就在村里的黑陶组里干活,我去干了几天,他们看我干活比较利索,就教我制坯,这不慢慢地就学会了。”薛永喜说,因为喜欢,他很快就迷上了这个手艺。一块泥巴,在手里捏吧捏吧,放在转盘上,随着转盘的加快,泥巴就像变魔术一样,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个造型各异的盆盆罐罐,心里很快乐,也很有成就感。

转盘上的泥坯子

2、鼎盛时期全村30多家从事黑陶加工

莒县长岭镇葛家洙流村,曾经是个黑陶加工制作的专业村,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特别是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村里有了第一户黑陶制作作坊。几百户的小村庄,在几年的时间里,慢慢地发展到了30多家黑陶制作作坊。当时,全村有一半的人从事和加工制作黑陶相关的产业。走在村里的大街小巷,你会呼吸到带着泥巴味的空气。在路边,你也会看到随处摆放着的,等待销售的盆盆罐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薛永喜在制作坯子

“我们制作的黑陶器具,有盆子、罐子、缸、水壶等,反正生活中能用到的,都能用黑陶制作出来。”薛永喜介绍,制作泥盆子、泥罐子、泥缸、泥水壶,除了有耐心以外,还得有美术造型基础。这些盆盆罐罐,生活中有用来装米装面的,也有用来盛装食用油的,还有用来烧水、吃饭的,也有一些用来装屎尿的罐子。这就得根据在生活中的不同用处,在盆盆罐罐的表面上设计雕刻上荷花、牡丹、花鸟等图案。这些工序,最能考验一个制陶师傅的水平。

薛永喜和妻子张安岭在制作坯子

“俺兄弟三个,就我自己学会了这个手艺,他们年轻的时候,虽然也跟着干些零杂活,但是没有一个愿意干的,最后他们选择做了别的行业。”薛永喜说,做这个黑陶,光有吃苦精神还不行,还得有耐心,有毅力。因为是常年与泥土打交道,手上、脸上、身上、衣服上,到处是泥巴。爱干净的人做不了这个活,要是到了烧制黑陶、装窑、出窑的时候,那身上到处是灰,脸上、手上都是黑色的。

晾晒好的盆子罐子准备装窑

“除了吃苦耐劳,还得甘于寂寞,甘于平凡,不在意赚不赚钱。干这个活的,没有发大财的,能保证吃喝就很不错了。”薛永喜介绍,当年全村最鼎盛时期,有30多家从事黑陶制作,到现在只有他自己还在坚持制作,黑陶制作坊迅速减少的最大的原因就是赚钱少了。黑陶器具,在生活中之所以失去了使用价值,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最近这些年来,金属、塑料、铝合金等制品的出现,迅速取代了黑陶器具。而这些金属、塑料制作的盆子、罐子,比黑陶的更耐用,价格也更实惠。

薛永喜在室内摆放泥盆坯子

3、精湛的手艺让他成为全村第一个“万元户”

“现在想不清是哪年了,应该是八十年代以前,那时候我还没结婚,因为制作黑陶手艺好,我还得到了公社的奖励,成了全村的第一个‘万元户’。”薛永喜说,他干活利索,制作出的黑陶质量也好,很受市场欢迎。因此,从实行单干开始,他也开始自己制作黑陶出售。当年,他烧制的黑陶是客户的首选,只有他的黑陶卖完了,别人的黑陶才能排上队销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薛永喜推着一车盆子准备装窑

“那时候还是人民公社,公社奖励我为‘万元户’,我想着全公社也没有几个。当时奖励了一朵大红花,是俺父亲去领奖的。那个大红花拿回家后,还用那个花的红布做了两床棉被呢。”薛永喜介绍,大红花拿回家后,左邻右舍的都去看那朵大红花,成了村里一大新闻。从此,他也成了当地有名的黑陶制作师傅。很多人都找他学习制作技术,梦想着能够通过制作黑陶,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

薛永喜的妻子张安岭抱着罐子准备装窑

“以前的时候,一个盆子才几分钱,到了后来才卖到几块钱一个。就是现在一个黑陶盆子,我对外的批发价也才10块钱一个,罐子5块钱一个。”薛永喜说,这个手艺就是出力不赚钱的活。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这些罐子、盆子都是用泥巴做的,本来就不值钱。再说,这些黑陶器具,都是老百姓生活中的日常用具,不是什么高科技产品,根本就卖上价。即使在过去生意最火的时候,做这个生意的人也没有发过大财。

薛永喜将一个泥盆子拿入窑内

4、只要手一摸到泥巴心就静了下来

“干这个不赚钱,但是我也没把这个手艺扔了。只要我的手一摸到泥巴,我的心就一下子静了,心情也好了。”薛永喜介绍,几十年的老手艺没有扔掉,一是因为喜欢,二是因为不舍得。从十几岁开始就与泥巴打交道,最喜欢闻泥巴的味道,他觉得那才是最自然的味道。与泥巴接触久了,他也拥有了泥巴的品性。淳朴,实在,踏实,厚道。生活中的他,从来不多言多语,一如泥巴的朴素,实诚、让人信赖。

薛永喜在装窑

“当初选了这个行业,我就得干一辈子。我这个人不喜欢今天干这个,明天干那个,只要手里有个事干着,能挣出口饭吃,咱就知足了。”薛永喜说,尽管当初那些放弃黑陶制作的人,选择了做别的生意,或者别的行业,现在也有很多赚钱的,发了大财的,但是多数人都是普通的农村打工者,种田者。在生活质量上,与他现在没有太大的区别。其实,不管做什么行业,都是差不了多少的,就看你怎么做这个生意了。

薛永喜将晾晒好的盆子装入窑内

“我是一直干,一直没有间断过。不论生意好坏,我从来没有想过换别的行业干干试试。”薛永喜介绍,从毛头小伙,到娶妻生子,再到白发老汉,他的职业信念一直没有动摇过。几十年的黑陶制作经历,让他感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世界很精彩,做好自己最重要。”从15岁制陶,到今年66岁,干了51年的黑陶没换行业,这就是职业的操守。在当地,只要一提起“薛永喜”这个名字,人们马上就会想到,他是制陶的师傅。“黑陶”成了他的符号,他也成了“黑陶”的符号。

薛永喜准备点火烧窑

5、内心安静的人永远不会失业

“我三个孩子,现在都成家了,这些年来,我就是靠着这个手艺,成了家,有了孩子,孩子又成了家,现在仍然没有失业。”薛永喜说,几十年来,他依靠制陶的手艺,做到了吃穿不愁,虽然没发什么大财,但是手里一直没缺了钱花。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有了自己的事业。如今,他和妻子两个人在家里不紧不慢地忙碌着,一天也停不下了,订单排得满满的。

薛永喜和妻子张安岭在出窑

“这个窑能装三四百个盆和罐子,这一个窑的货能卖3000多块钱,一个星期能烧一次窑。”薛永喜介绍,如果天气好的情况下,一个星期能烧一次窑。如果天气不好,那十天八天,半个多月没法烧窑的情况也是有的。全年平均一个月能烧两次窑,除去成本,一年能赚个三万五万的。这个收入,和外出打工差不了多少。

薛永喜将烧制好的盆子小心的抱下来

“别看这个窑不大,但是供应了周边十几个地市。省内的客户来自青岛、临沂、日照、潍坊等,省外的还有唐山的呢。”薛永喜说,黑陶这个器具,只要干就有要得,所以干了50多年也没有失业。虽然别人不干了,但是他坚信只要自己能干下去,就不会失业,直到自己干不动为止。

这些黑陶器具,虽然生活中使用得少了,但是还是有市场的。在当地农村,办公事(白事)的时候,盆子和罐子是少不了的。有些念旧的人,还有喜欢环保和有艺术修养的人,也都前往订制购买黑陶器具使用,这就让黑陶器具有了潜在的市场。

张安岭在摆放烧制好的黑陶盆子

“现在没有人愿意干这个的了,又脏又累。俺儿子平时连过来看都不看一眼。”薛永喜介绍,虽然黑陶器具有一定的市场,但是他预言在不久的将来,这个手艺还是会失传的。以前,曾经有人来学习制作手艺,但是算着不挣钱就改行了。现在已经没有人来学习了,就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靠前。传统手艺面临的尴尬境地,由此可见一斑。

薛永喜和妻子张安岭在窑前合影

“我觉得,不管做什么,得心静,心不静,做什么也做不好。人活着,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和幸福。如果只是为了赚钱活着,那你的内心肯定会浮躁。只有别把赚钱放在生活的第一位,那你才能体会到人生的快乐和幸福。”薛永喜说,自己就是因为喜欢,才坚持玩泥巴50多年没改行。这些年来,虽然没发大财,但是内心很快乐,生活很幸福,这就足够了。

当下,人人都喊赚钱难,每个行业都喊生存难。不知道大家在看完薛永喜的人生故事后,能不能有所启发?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赚钱第一,还是快乐第一,欢迎留言发表您的观点。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或者想分享您的故事,敬请关注@新图视野欢迎提供采访拍摄线索。心猿不动无馀境,照见人间是与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