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揭秘隔离专班:那个转运司机抛来一支烟!该不该接?要不要处罚?

长安肆少

2022-09-29 19:23陕西

关注

深夜,我跟老陆打了一个电话,我告诉他,某一个关于隔离点转运大巴出事的消息。

良久,老陆没有说话,我听到电话那头一阵急促的喘息。

“你还好吗?”我担忧的问。

“每一个转运司机都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的,后面是风险,前面是深渊……”

老陆语无伦次的絮叨了很久,我知道,作为一个已经转运100多趟国际航班人员的大巴车司机,他的感触最深,也是体会最深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感谢你对我的刻薄与坦诚!”老陆最后说。

“刻薄!”我笑了,现在竟然有人对我的刻薄表示感谢!

要说刻薄,还不如说严格,在管理国际航班隔离点的严格!乃至于与国际航班隔离点有关的各个环节,像转运、物流等等。

国外航班回来的人,怎样才能住进隔离酒店呢?

我们当然清楚,这个听起来简单,但在操作层面,却是较为繁琐的工作!

比如,乘客下机,会有落地检,只有筹检测结果出来,他们才知道,自己会去往哪里!

比如,机场与我们所在的隔离酒店之间,是30余公里的高速与10公里的城市道路。

在这段路程之中,一名转运司机要在这十来平来狭小空间里,与约25名待隔离的归国人员共处。

往往,就是一个小时。

1

我与国际航班机场大巴司机老陆扯上关系,是在一个极其闷热的午后。

“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到达隔离酒店,请专班做好准备!”当我的手机接到这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一个艰涩的声音,让我的心里不由一紧。

“收到!还有什么……”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紧接着说,“在路边做一下引导,这狗日的防护镜,又起雾了……”

“气雾是隔离服的敌人”,我当然知道,这么热的天气,即使是汗水,也在瞬间变成了气雾,在不透气的防护服里面乱窜,嘴里鼻孔出的气更是不必说了。

我立刻临时调度一组人,将接待工作延伸出去,沿着三环边上,开始做好指引。

天气很闷热,即使是呆在空调房都能感觉得到扑面而来的酷暑,何况,在一点树荫都没有的三环边上,明晃晃的太阳带着灼人的热浪,很快就将一个个队员身上的汗水烤干!

“再给我们拿一点水!”一个队员艰难的说。

“别!不能再喝了,待会儿接待航班,没法上厕所!”另一个队员阻止了这种想法。

我当然赞同这种说法,航班还没有来,接待工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时候若不能坚持,接待的时候就会出问题的!

“可是……”队员还是有点想不通。

“那你回去喝一点,但是……”我低声说,“最好给自己垫一个尿不湿,那边的黑色袋子,我给大家备了一些!”

“啊……不!”口渴的队员一声尖叫,赶紧闭嘴了,好像自己已经不渴了一样。

大家都哄笑起来!

“笑什么笑!”我一本正经的低声说,“谁要去就抓紧时间,别等的憋不住闹笑话了,到时笑的就是你!”

我转过身,就听见后面淅淅索索的,几个队员还是悄悄地溜出去,我故作不知地看着手机,心里确实有些焦急。

就这样,我们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国际航班转运大巴依然没有到达,我想了想,给刚才的转运司机电话拨了回去。

“你是哪里?哦……专班酒店的啊……前面有事故堵车了!你们再等等!”听起来声音更艰涩了,但还是让我心里稍微安心一些,毕竟只是遇到堵车而不是其他的事情。

再过了半小时,就在大家已经是大汗淋漓的时候,我听到前面的队员惊喜地说,“来了!”

抬头看去,果然,一辆蓝色的机场大巴在炫目的阳光下,向我们驶过来。

2

大巴车刚刚停下,我听见“啪嗒”一声,驾驶室的门猛地打开了。

一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浑身水淋淋冒着雾气,他从车上一步就跳下来,一把就扯下自己脸上的面屏,以及护目镜、口罩。

“太惨了,太惨了,模糊的一点都看不见!”

听到这个声音,我立刻就清楚了,这就是刚才跟我联系的大巴车转运司机。

可是我的脸色却猛地变了!

天哪!这是高危的国际航班转运车啊!

按照防疫规定,在执行任务过程之中,任何工作人员都不能够解除自己身上的二级防护!包括防护服,防护面罩以及手套、眼罩等!

可是他,既没有采取消毒消杀措施,又没有进入安全空间,就贸然将自己的防护装备解除!这是潜藏巨大风险的行为啊!

这明显是一种违反规定的行为!必须马上制止!

“你赶紧停下!不要动!”看到这个人一下还要将自己连体的防护服帽子也拉下来,我急了,厉声吼起来。

“你是谁?”对方似乎根本不在乎,“快快,我快闷死了,让我透透气!”

“我是专班负责人,请报一下你的姓名,单位,你的行为违反了隔离区防疫规定,立即停止所有行为,做好防护!”我看着对方的眼睛,大声说。

“你,哦!我们刚才通过电话!”听清了我的话,对方声音软下来,“实在是太闷太热了,我一着急就忘,忘了!”

“你先把防护装备穿好!呆在这里不要动!”我口气也缓了缓,转头对一个队员说,“给他换一个口罩,你看住他!我们去接航班!”

仅仅是几分钟时间过去了,车上还有人在等着入驻,我们的队员已在酷暑中呆了很长时间了!大家都知道,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大巴上的另外25个乘客。

五人一组下车,提着各自行李,依次按顺序进入专用通道,进行预检,登记,然后交费入驻。

一组人入场,一组人下车,即使是这样,每完成一组也需要十分钟左右。

太阳依然很辣,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水由涓流变成了河,还好的就是入住隔离酒店的人们在大巴上有空调,走几步到了预检通道,也有空调,不至于有这方面的危险。

但是,等待是最愁人,也最煎熬的,无论是执行任务的我们,还是在大巴上等待的隔离人员!

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车里面一个女人尖利的声音:

“我,我要上厕所!”

我的头顿时大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

入住之前是不允许随意走动的,隔离人员只有到了自己的隔离酒店房间,才能够解决如厕等生理问题。正是这样,酒店也没有配备这方面的设施设备。

“快,让这个女士先下来,安排走快速通道办理入驻!”我安排一个女同事走过去,带着这个中年女性走下车,看起来她走路的样子很尴尬很别扭,想来是已经忍了很久了。

“我,我还有行李!那个紫色带花的箱子,还有一个帆布黑箱子……”女人着急的往通道走,一边嘴里在惦记着自己的箱子。

“你这样,你过去指一下是哪几个,我们一会儿帮你捎带上去!”我咬咬牙,干脆好事做到底,不然的话这位大姐真的会闹笑话。

“好的,谢谢,谢谢!”妇人急急的跟着队员进了通道。

但是没等我回神,就见里面的妇人又跳着走出来,一边尖声说,“我的,我的钱在皮箱里!他们不让我入住!我,我忍不住了!”

这酒店真是!这妇人……,我跟一帮队员真是哭笑不得!

但是,问题怎么解决呢?大家都犯了难!

“来,来来,都让开!”这个时候,我听到后面有人大喊一声,回头一看,是刚才被我弄到一边的陆师傅!

“你要干什么?”我心里不由紧张起来,他是不是又要弄什么幺蛾子。

这个大块头男子并没有理会我们,而是径直走进大巴车,将车上还有约十来人全数轰下车,然后迅速从下面行李空间里扯出一个小桶,递给那已在不停颤栗的女人:

“去吧,去车上解决!完了把它带走!”

“谢…”妇人甚至来不及说什么,拎着小桶就窜进了空空的大巴车。

我松了一口气,想着总算处理完一个大麻烦了,这个师傅,关键时刻还真有办法!

谁知道鼻子吸了一下,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

这刚处理完一件内急的尴尬事,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烟民!隔离转运期间,那能够让人出来随意抽烟!

竟然有人抽烟!我几乎是让心颤抖着,顺着烟味的方向瞥了一眼。

只是一眼,我愤怒的看见,刚才被我弄到一边的大巴车司机,此时一脸的悠然自乐,竟然是自顾自的抽起了烟!

特别是他的行为,已经让正在排队进酒店的隔离人员有些心动,有的人已经准备掏出香烟,跑到路边,跟他一起抽!

我心里的火气猛地上来了!

“小同志,来,来一根!”见我大步走过去,这个姓陆的司机竟然是笑着说。

一支烟,向我抛了过来……

我该不该接这支烟?我要不要处理陆师傅?遇到要在管控区抽烟的情况我到底该怎么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06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