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年前为抗议日本首相,向靖国神社泼油漆的中国人,现状如何?

锵锵文史局

2022-09-29 09:24河南

关注

“我只是要抗击,我要进攻,用这种危害性的行为来表达中国人的气愤。“

这句话出自一位外表斯文而又十分普通的中国青年,出自他被以“损害物件罪”判有期徒刑10月,缓期3年之后,站出来对自己所做的“靖国神社喷漆”事件的评价。为什么一位普通青年会做出如此冲动的事?那就要从他的经历说起。

一位普通青年

冯锦华,1970年出生于山西太原市。冯锦华小时候的家庭环境算不上好,他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干部阶层。虽然家庭不太富裕,可冯锦华从小就极其懂事、善良。在他父母看来,他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爱学习的孩子,脑子里除了书本,就没有其它的东西了。为此,从小的他就学习成绩优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92年,大学毕业的他在当地一家国有公司担任会计的工作。1994年,冯锦华赴日本留学。起初的他,选择留学的国家并不是日本,是父母的强烈要求让他做出了这个决定。冯锦华之所以不喜欢去日本留学,是因为他一直对日本侵华的行为持着怀恨的心理,对日本人持着不满的偏见。

因为语言的不通,在日本的头两年,冯锦华一直待在语言学校学习日文。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冯锦华对日本人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两年里,他接触了很多的日本人,大多数给他留下的印象都是敬业、友善的,在日常生活中,他也没有感到别人对他的歧视。此外,他还认为日本人在各个方面都是很有礼貌、很谦虚的,并没有像他之前认为的那样凶残、蛮不讲理。

1996年,冯锦华考进了东洋大学法律系。毕业后的他,选择留在了日本,在一家日本电讯公司的中国业务部工作,主要负责向当地的华人用户推销国际长途电话服务。他本可以本本分分地过着他幸福的生活,然而,他在2001年8月14日的一行为,彻底打破了他已有的生活,也断送了自己美好的前程。

靖国神社泼油漆

大约从2001年的7月份开始,围绕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将要在8月15日前后去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日本社会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是不是真的去,是战败日前去还是战败日后去,是以个人的身份去还是以国家首相的身份去……

执政党、在野党相互论战,媒体的报道,部分人的恶意炒作让这件事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其中更有一些无聊的炒作“日本已私下和中国政府达成妥协,小泉将在战败日之后以私人名义去参拜“。

据冯锦华所说,他以前在一些非正式场合对身边的朋友说过“如果小泉参拜的话,我一定要抗议“,没想到的是,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即使在中国、韩国等国抗议、反对的情况下,仍在8月13日以首相的身份参拜了靖国神社。他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冯锦华,以至他做出向靖国神社泼油漆的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8月14日下午,冯锦华请了一个小时的假提前离开了公司。他首先去商店买了几瓶油漆,然后一个人在一家餐馆里吃了晚饭。大约晚上8点时候,冯锦华来到了靖国神社的门前,因为是战败日的前一天,翌日将有“重量级“人物前来参拜,所以整个神社灯火通明,警戒森严,想找到一个下手的机会不容易。到了10点的时候,游人逐渐变少,冯锦华也开始动手了。

他拿出家伙,在门前的石犬座基上用油漆喷写了半米见方的一个“死“字,然后又把两个狗头喷了个”狗血淋头“。因为在当时,他的所作所为几乎是透明的,所以很快一个警察便走到了他的身边,可他似乎没有什么注意。冯锦华没有理会他,继续泼他的漆。于是他便用对讲机叫来了十几个警察,冯锦华也被带走了。

“我”问心无愧

冯锦华的事件很快就引起了日本媒体们的关注,而国内一家报社的大篇幅报道,也让冯锦华事件一时轰动海内外。 “民族英雄”、“民族主义者”等标签都被扣在了冯锦华的头上。

对此,冯锦华给出的解释是“我不知道民族主义的确切定义,但我觉得中国确实需要一些民族主义,民族主义没什么不好。在今天的世界上,一个没有一点民族主义的民族会自我迷失,而一个失去自我的民族是可悲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愿意做一个民族主义。”此外,冯锦华还声称自己不会后悔,也不会对此感到惭愧。

2001年9月3日,冯锦华被担保释放,但不能离开日本。此前的他早已买好了回国的机票,准备迎接孩子的出生。2001年12月10日,冯锦华被判有期徒刑10月,缓期3年,罪名是“器物损坏”。在被记者问到如何看待法院的判决结果,冯锦华回答“令我不满的并非10个月的刑期本身,而是法庭当局对我”犯罪“动机的态度,他们始终回避我对靖国神社的批评和对历史问题的看法。”

在被判刑的第二天,冯锦华就回到了原有的公司上班,因为他估计他会被起诉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他需要支付聘请律师的费用,不得不去上班。事发之后不久,冯锦华已经取得的3年长期签证也被取消了,并被日本东京出入国管理局指定其于2002年6月底限期内出境。6月23日,冯锦华回到了中国,也消失在公众眼里。

如今的生活

时至今日,冯锦华已经是一位父亲,同时也已经是一位五十岁的中年人。因为他的“喷漆事件”导致国内很多的大企业对他抱有不好的看法,不敢贸然聘请他,而他,也因一直找不到稳定的工作,只好做一些散工维持生活。

与他同期的朋友与同学都早已事业有成,如果他当初没有做出那冲动的一步,他现在的生活能过得更好,可他一直都没有怨恨当年的自己,也没有后悔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许正如冯锦华所说的,在某些特定的时刻,确实需要一些民族主义者的挺身而出。在今天的世界上,一个没有一点民族主义的民族会自我迷失,而一个失去自我的民族是可悲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3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