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多名男子在上海肯德基蹭吃蹭睡,路人询问却拒绝路人的帮助

胡宝宝生活日常

2022-09-28 17:48四川

关注

“徐家汇美罗城肯德基B1有不少闲坐的人,身强力壮却不干活,吃睡都在肯德基……”近日,一名网友通过@我要投诉-周到上海 微博向记者反映,肯德基美罗城店出现了许多“蹭座”的中年男子。他们年轻力壮,却在肯德基一坐就是数个小时,有时渴了饿了,还会捡食一些其他客人剩下的餐食,困了就靠在椅背上打个盹。他们是谁?为何长时间在这里蹭座?记者试图走近他们,一探究竟。

蹭座蹭睡甚至还会蹭吃的记者来到了位于徐家汇美罗城1楼、B1楼两层的肯德基。尽管彼时已接近晚8点,又是工作日,但这家肯德基内仍人气旺盛,2/3的座位均已坐满,不断有顾客端着满满当当的餐盘,从1楼点餐区来到B1楼。

就餐区内,有人大口吃着汉堡,也有人什么都没点,甚至自己外带了食物。

不过,人群中最为醒目的,还是那些带着背包,皮肤黝黑的“蹭座族”。

他们大多是中青年男子,通常情况下,他们会经验老到地占据着可以充电的座位,手机连着充电线,桌面上除了自带的背包,什么都没有。有人沉默地坐在座位上看手机,一言不发;也有人不断抬头张望着,试图寻找着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名男子在肯德基美罗城店休息

当晚,一名身穿绿色T恤的中年男人,是“蹭座族”中最“活跃”的一个。他不断起身离开“蹭座族”聚集的长桌,四处寻找着空餐盘中可能存在的食物。

为了不惊扰到其他客人,“绿T恤”需要耐心捕捉翻餐盘的时间,他要卡在客人离去之后,服务员到来之前的空隙,快步走到空餐盘旁,寻找食物。

翻看袋子,摇晃饮料杯……“绿T恤”的动作一气呵成,一小时内连翻了5个空餐盘,但收获寥寥,大多数客人都将餐盘中的食物吃得很干净。忙活了一个小时,“绿T恤”只收获了半杯由不同饮料杯底混合成的饮品。

临近傍晚9点,肯德基中的普通客人越来越少,原本被人群淹没的“蹭座族”们,越发明显了起来。

他们大多穿着短袖、短裤、运动鞋,带着背包。炎热的夏天让他们多少带着点汗味,除此之外,可能因为时间晚了,不少人已经趴在桌子上或倒在座位上打起了盹。

赶在9点前,“绿T恤”收获了一份颇为丰盛的食物。于是,他安静地坐了下来,加入到低头刷手机的大军,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肯德基结束营业。

一名男子躺在椅子上睡觉

对“蹭座族”已见怪不怪

在这家肯德基,“蹭座族”们已然找到一定的生存之道。

只要在这里稍作观察,人们很容易找到这家肯德基被“蹭座族”们盯上的原因。它地处繁华的徐家汇美罗城,占地面积大,空调足,有免费的网络和电源插口。平日里,喜欢在这里坐一坐的人很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蹭座族”外,餐厅中还有结伴写作业的学生,来商谈创业计划的年轻人,逛街累了来休息的情侣……对于所有人,店员们都一视同仁,不会过多干涉。

“大概有四五个人,长期坐在店里,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到底需要什么。”一名肯德基的工作人员说。

许多常来这里的消费者也直言,对于这些“蹭座族”,已经见怪不怪。

“还好,没有觉得被打扰。”两名穿着时尚的年轻姑娘说。不过,和最初向记者反映情况的网友一样,她们对这些中青年男子一直闲坐的原因有些好奇。

一直不工作,总归不太好。”

一位姑娘说。

记者连续几天在这家肯德基观察发现,尽管“蹭座族”们几乎不消费,且偶尔会捡食他人不要的食物,但他们并不会干扰其他食客。相反,他们还会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将自己伪装成普通食客。

许多“蹭座族”会在自己的桌子上,摆放他人吃剩下餐盘、可乐杯,部分“蹭座族”还会利用肯德基内的卫生间,擦洗自己的身体。

有人为省钱有人为逃避

这家肯德基的“蹭座族”,尽管偶尔会互相交流,但这些人之间其实并不熟悉。

记者找到了来自东北的一位大叔,聊了起来。他自称来自哈尔滨,在上海已经工作5年。在他携带至肯德基的背包里,放着一大捆各式各样的数据线。利用这些数据线,他可以在肯德基中,随时给自己的手机充电。大多数时候,他利用肯德基的免费网络和电源,一边刷网页,一边给手机充电。

这位大叔说,他日常靠装修为生,他会组装水管,会安装家具。不干活的时候,就来这家肯德基上会网,这已成了他日常的消遣之一。

他总结了一整套极省钱的生活方式:住宿可以选择20块一天的“床位”,上网搜就可以找到;吃饭的话,找开设在白领聚集地的“大食堂”最划算;至于找工作,可以通过熟人也可以通过中介,但“收钱的坚决不去”。

类似这位大叔一样的“蹭座族”,几乎都会在晚上10点前离开肯德基,他们需要搭乘交通工具,返回居住地。

但记者也注意到,有四五个“蹭座族”会坐到晚上10点以后。这些人中不乏有人露宿街头。“绿T恤”就是露宿群体中的一员。

我在徒步,就在附近转,像宜山路、斜土路,徐家汇公园,有时间我带你走一走,在上海,我挺熟的。”

“绿T恤”说。

对于大叔推荐的20元一天的床位,“绿T恤”不以为然。

“很多人住在一个大房间,很乱的。”“绿T恤”说,他更青睐于住在户外。

“夏天哪里都能住,走到哪里睡哪里。有什么可害怕的。”对于露宿可能遇到的蚊虫等问题,“绿T恤”蛮不在乎。

“绿T恤”说自己没租房子,也没有工作。日常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玩”,在“徒步”,“北京的公园我也去过”。

在记者和多名“蹭座族”的交流中,至少有三名“蹭座族”承认,他们住在户外,目前并没有稳定的工作。

一名“蹭座族”称,自己没工作,是因为“身份证掉了”。

然而,当记者问及他是否需要协助补办身份证时,他连声拒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者与一名在餐厅蹭睡男子的对话

最大的争议是如何对待自己

这已不是第一次,有人因在公共场所“蹭座”而被社会关注。

2016年、2017年,新闻晨报就曾先后报道了老年群体在宜家、无印良品蹭座的现象。彼时,由于老年相亲群体蹭座在宜家餐厅中,宜家不得不推发布《告顾客书》,要求客人“先购餐,后入坐”。

2013年,记者报道了一名中年打工男子“居住”在麦当劳中2个月有余,且不愿意去救助站的情况……

一名“蹭座”男子趴在桌子上休息

对于这些“蹭凉”、“蹭座”的人,人们通常持有两种态度:一种声音认为个人过度占用公共资源甚至影响商家正常运行的行为不够文明;另一种声音则认为,商家和社会应该给予“蹭凉者”、“蹭座者”更多宽容,并建设更多的公共空间,供有需求人的使用。

在面对美罗城肯德基中“蹭座族”的问题上,消费者们同样持有相似的不同观点。

一种声音认为,“蹭座族”的存在是一种“打扰”。在某点评网站上,就有人留言称,因为“流浪汉一直在餐厅”,降低了消费体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一种声音则认为,“蹭座族”的存在,是一家店温情的体现。这些人夸赞肯德基的店员很有耐心,就算是对“蹭座族”也很温柔,不会多说什么。

不过,正如最初的那名市民所述,在更多消费者看来,这些“蹭座族”身上最大的争议,并非是他们是否影响了他人,而是他们如何对待自己。和以往的“蹭凉者”“蹭坐者”不同,这些“蹭座族”们并非老人、孩子,而是三四十岁、精力充沛的中青年男子,他们中的不少人并非没有能力工作。“身强力壮却不愿工作,有点无法接受。”一名年轻姑娘的想法,代表了很多人的态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