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郭帅突然来捧场, 红组感到意外, 打电话给加代

陆哥搞个菜

2022-09-28 11:42河北

关注

“红姐,楼下来了一个自称南城郭帅的,带着二十来人说我见你!”

红屋夜总会的老板陈红一听手下经理的汇报,脑袋嗡地一下子,“郭帅?他干什么来了?”

“他让我把你请下去。说有事跟你说。”

“不会是回来找我报仇了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会吧?我们有代哥罩着,我们怕什么呀?再一个,我觉得说话挺客气的。”

“不行,我给代哥打个电话。”

红姐把电话打给了代哥,“代哥,郭帅来了,领不少兄弟在楼下等我呢。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加代一听,呵呵一笑说:“你害怕了?”

“没有,代哥,我只是心里没底。”

“你下去吧。他跟我说了,他跟你聊聊,你听他怎么说就行了。”

陈红说他不会打我吧?加代说:“不会的,你去吧。我一会儿也过来。”

“那我知道了,我这就下去。”

陈红也开了十多年的夜总会了,见过的牛鬼蛇神不计其数。来到楼下,陈红带着职业微笑迎了上去。“帅哥,欢迎!”

“小红,三年不见了,挺好的吧?”

俩人一握手,陈红说:“哎,帅哥,挺好的。你从海南回来的?”

“我从三亚回来的。有些话我就不说了。帅哥给你赔个不是,有些事儿,过去就过去了。以后,我们当朋友去相处。过去,帅哥对不住你了。今天晚上我来纯是捧场。小妹,你安排安排,一会儿代哥也到场。”

陈红马上吩咐手下经理安排,并叮嘱打折和送果盘。郭帅说:“小妹,我来就是捧场的,什么也不用加,也不要打折,你领我进去就行。”

经理安排了一个正对舞台位置,能容纳五六十人的大卡包。丫头上来后,郭帅一挥手,说全留下。郭帅安排手下大兄弟康宏斌到吧台挑最贵的酒水点。卡包内四个茶几上满满当当全是红屋夜总会最贵的白酒和洋酒,啤酒只能放在了地上。郭帅又把康宏斌叫到了身边,问:“包里多少现金?”

“还剩十六万多。”

“全部拿出来,放桌上。”......

加代领着王瑞和丁健过来了,一进门,好多人主动和加代打招呼。陈红小跑着过来,亲切地叫了一声代哥,拉着加代的手臂说:“代哥,郭帅在里面坐着呢。他怎么回来了呢?”

加代笑着说:“你心里怎么过不去那坎呢?”

“也不是过不去那坎。他九八年的时候打我,突然之间这么回来了,我的心里边吧也疑惑。”

“没事儿。”

“我看来不少人啊,而且点了不少酒。光酒没有十多万都下不来。”

加代说:“郭帅挺讲究的,来捧你场了。”

“你说没跟我说,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哥,还说找你吃饭,我这就更不懂了。”

加代说:“我在三亚跟他吃过一次饭。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当自己哥们儿相处。你也别小气,我先过去喝两杯酒,一会儿我让王瑞喊你,你也过去敬一下。这种人,我们得结交。说实话,人不错,挺讲究。”

陈红说这人本身也挺好的。那这怎么说的不就打了我吗?我这心里......”

加代说:“过去式了,我还挨过打呢,那有什么的啊?你听我的,一会儿过去一趟。”

“那行。”陈红点了点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到卡包,郭帅抬头一看,“代哥!”马上站了起来,二十来个兄弟也齐刷刷地站了起来。郭帅把加代请到了C位,丁健和王瑞也被安排在了中间位置。加代谦让了一番,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开始的拘谨随着酒精的燃烧已经荡然无存。郭帅的大兄弟康宏斌端着酒来到丁健身边,“健哥,久仰大名。你在珠海,只身一人挑十七家夜总会,是我们玩社会的榜样。来,我敬健哥!”

“什么榜样呀!喝酒!”俩人一碰杯,干了。

康宏斌来到王瑞身边,“瑞弟,你爸是罗湖.....”

“还行吧!”康宏斌和王瑞也喝了一杯......

郭帅迷离双眼,“代哥,我今天晚上也不知道做得对不对。老弟能力有限,我就力所能及吧。大斌,你过来。”

康宏斌来到郭帅身边,郭帅一指桌上的十六万说:“这十六万,我交给你了。今天晚上全得给我花在舞台上,知道不?唱歌的,跳舞的,主持人等都得赏,去吧。”

一时间的灯光全部聚集在了郭帅的卡包,主持人、艺人在得到赏后,也是不吝感谢之词和祝福之语。捧场、感谢将夜总会的气氛带到了高潮。

加代问郭帅:“胳膊怎么样?”

郭帅活动了几下胳膊,说:“好多了,基本正常了。”

“帅子,突然之间回来,是有什么打算吗?”

“哥,我这一次回来有两件事。第一给自己过个生日。”

加代一听,说:“你今天过生日啊?”

“这不是什么重要事。哥,我是一心想跟你喝顿酒。”

“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不是,这玩意儿有什么好说的!”

代哥点点头,没吱声。郭帅接着说:“第二是我明天要去一趟怀柔。”

代哥问上怀柔做什么?郭帅抹了一下脸说:“头些年,我去三亚之前,反正是最落魄的时候吧,在怀柔挨了一顿打,这个仇我一直记着。现在你帅子兄弟虽然也不怎么样好,但是还算不错吧。我想明天报仇。”

加代一听,说:“那行。需要你哥的时候,你就喊一嗓子。”

“我明白。这个事,我谁也不找。我亲自找他。我也不是说在这儿,好像怎么地。哥,你看我的小腿。”说完,郭帅把左腿的小腿露出来了,有一个枪眼儿。郭帅说:“哎,这就是当年怀柔县那小子打的。因为他的不讲究,害得我当年一个兄弟生病无钱可治,离开人世了。”

加代说:“那我就不管了。反正你要需要我......”

“我明白。”郭帅说道。

趁郭帅不注意,代哥看了一眼王瑞,王瑞凑了过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