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朝自己胸脯上看了看,她坏坏地一笑,把衣服往下拉了拉

丁雨看世界

2022-09-28 11:18湖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休假结束后,屈玲回到了学校里,坐在舒雨的房间里听舒雨发牢骚。

舒雨的新工作是教务处教学计划的安排,工作不算累,比以前的代课是轻松了很多,不过舒雨不是很喜欢这个工作。

不喜欢也的干着,谁叫自己惹出那么大的事情来,可能自己这一辈子都要为自己的婚前的这段情买单了。

舒雨说自己不想干了,她想辞职,她想再去做贸易,那样的工作才有挑战性,而且,以前她就是一个很出色的业务员了。

舒雨说话,屈玲心不在焉。

“你怎么了?”

“舒雨,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跟徐晨结婚?”

“不,跟徐晨分手!”

“不是吧!”舒雨惊得站了起来。

“这不是开玩笑,我这次是来真的。他这次错的太荒唐,太离谱,他居然为了他姐夫,去借银行贷款!”

屈玲说着,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舒雨说了,唯独没说赵维逸借钱给她的事情。

舒雨听完,也说徐晨这次太不应该,不过说分手,是不是太草率了。

“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给了自己一个星期的时间去冷静!我觉得这个决定一点也不草率!”

“那你想过分手以后的事情吗?”

“离了徐晨,我照样活得很潇洒!”屈玲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不那么坚定了。

“我劝你还是想清楚点好!”

“舒雨,你不用再劝我了,这次,我是不会再回头了!今天我找你,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什么?”

“麻烦你帮我通知徐晨,让他尽快搬走,我不能老跟你挤一起!”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我要能去,我还找你干什么?我不是怕他缠着我吗?我现在要尽量避免跟他见面。舒雨,你必须得帮我。我真的不能再回头了,我能看到我跟徐晨的未来,就算结婚了,我们也迟早会离婚的,贫贱夫妻百事哀,说的就是我跟徐晨,我不能拿自己的未来做赌注!”

舒雨最终答应帮屈玲去跟徐晨说。

舒雨见到徐晨的时候,徐晨瘦了一大圈,一个星期的时间,人就瘦成这样了,可见在找不到屈玲的日子里,徐晨的日子是多么的难熬。

舒雨有些不忍心跟徐晨说,可是,她已经答应了屈玲,就必须说了。

徐晨见到舒雨,第一句话就是问屈玲的下落。

“她在我那里,不过,她不想见你。徐晨,你这次真的是错得太离谱了。你怎么能去借银行贷款呢?她这次是铁了心要跟你分手了!”

“不,我不分手!”徐晨眼睛红红的。

“我也知道你对屈玲的感情很深,可是,屈玲跟你在一起,她觉得自己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她对你说的话,都不能相信了,她说她不想再这么下去了,她想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我知道自己这次错得很厉害,可我也没有办法。我姐姐跑到这里来找我,说如果我不借钱给我姐夫,我姐夫可能会被那些人砍死的,我觉得自己工资徐,应该能够承担得起,谁知道那些银行贷款会去找屈玲!”

“徐晨,知道你们的问题出在哪里吗?”

徐晨摇头!

“你对你姐姐好,对你家人好,这无可厚非,但是,屈玲才是要跟你携手一生的人,你不能只想着你家人,你也得替屈玲想想。屈玲不是那么现实的人,她宁愿自己辛辛苦苦地跟你一起打拼生活,这样的好女人,你去哪里找呀!事情到今天这一步,说白了,全都是你的错,你太不珍惜屈玲了。”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现在是追悔莫及。舒雨,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我怎么帮你?我还能怎么帮你?屈玲现在对你是彻底失望了!”

“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我可以给屈玲写保证书!如果还有下次,她要分手,我再也不拦着。舒雨,你知道的,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眼看着幸福的生活就要到来了,我不想就这么分手了,帮我,求你!”

舒雨看着徐晨,她无法拒绝,自己得不到幸福,就希望身边的人能够得到幸福。

徐晨和屈玲之间,没有大是大非的矛盾,全都是钱闹的,他们还深爱着对方,他们应该在一起。

舒雨点点头,她决定帮助徐晨,哪怕失败了,总算努力过了。

徐晨写了保证书,他知道屈玲不想见自己,就让舒雨把保证书给带了回去。

屈玲看都不看,坚决道:“这次就算说破了天,我也要跟他分手。”

“屈玲,说实话,作为朋友,听到徐晨这样,我也替你生气。可你转念想想,如果徐晨见死不救,或者打个比方说,如果看到你们家谁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袖手旁观,你心里怎么想?”

“我们家没有那么滥赌的人,我有时候想想真的觉得亏欠我爸妈太多,这么多年了,我就没给他们汇多少钱,他们知道我想买房,上次我妈生病了,都没敢开口跟我要钱!”

“可后来徐晨寄了五千块钱给你爸妈!徐晨是个有情义的男人,这一点,我们必须得承认。你不能老想着他如何如何对待他的家人,你也要想想他是怎么对待你的家人的!”

屈玲沉默了,虽然他们没有给屈玲家人寄过几次钱,但是每次只要屈玲开口,徐晨毫不犹豫,还记得上次那五千块钱,徐晨知道屈玲妈生病的时候,徐晨一发工资,没等屈玲开口,他就把钱给寄过去了,当时屈玲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舒雨看到屈玲如此,知道有戏,屈玲不是绝情的人,分手从她嘴里说出来不下一百次,每次都是前面说分手,后面就心软跟徐晨又复合了。

徐晨这次错得太离谱,屈玲才会生这么长时间的气。

舒雨相信,两个人只要还有情,就散不了。

舒雨极力的说徐晨的好,说实话,除了在对待家人的立场上不够坚定之外,徐晨也算是个不错的男人,至少,他是一心一意的对屈玲,现如今,如此专一的男人是少之又少了。

舒雨知道屈玲被自己说动了,分手的事情暂时搁下不谈,屈玲需要冷静,她不让徐晨最近来找屈玲,得给屈玲足够的时间去忘记这次的事情。

屈玲的心思,果然被舒雨猜中了。

屈玲是想分手,开始很坚决,当她说让舒雨帮忙去让徐晨搬走的时候,她又有些舍不得了。

徐晨是她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真正爱过的一个男人。

她不知道,如果离开了徐晨,她还能不能再找到这样一个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她会拿别的男人跟徐晨比,她怕自己会后悔。

舒雨说的那些事情,正好又说中了屈玲的心事,分手的决心,也不至于如此坚决了。

分手计划就这样暂时的搁置了,尽管如此,屈玲的心,却未平静下来,那五万块钱,就好像压在她的心头一样,她知道,必须尽快把钱还了,她才能彻底的解脱。

一个包厢里,几个男女一起喝酒聊天,其中一个长得微胖的男人,嘴边贴在一个长得很妖艳的女人耳朵上说着什么,女人格格的笑着,这个时候,女人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女人说着,站了起来,男人微微抬起眼皮,盯着女人短裙下的屁股。

女人到了外面,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听了电话:“我跟你说过了,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你是听不明白还是怎么了?不要再打我电话了,就这样!”

“徐雪,别挂,听我再说两句!”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徐雪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烦人!”徐雪收起了手机,朝自己胸脯上看了看,她坏坏的一笑,把衣服往下拉了拉,把裙摆往上拉了拉。

徐雪推开了包厢的门走了进去,包厢里只剩下了那个男人。

“方总,其他人呢?”

“他们都找地方玩去了!”方想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徐雪雪白的胸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我们也走吧!”

“着急什么?再玩一会儿!”方想说着,一把把徐雪拉了过去,徐雪坐在了方想的腿上,方想的脸贴在徐雪的胸脯上,徐雪没有动,方想大胆地把手伸进了徐雪的裙子下面。

徐雪受惊一般的跳了起来:“方总,你干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方想说着,一把拉过了徐雪,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压了上去。

“别,别,方总,你再这样,我喊人了!”徐雪叫道。

方想赶忙起身,收敛了一下,笑着说道:“徐小姐,你不能怪我,你长得实在是太迷人了,我情难自禁!”

徐雪整理一下衣服,眼波流动,朝着方想笑笑:“这里的环境不好!我不习惯!”

方想一听这话,顿时精神抖擞:“我知道一个地方,环境清幽,如果徐小姐不嫌弃,不妨跟我一起去坐坐!”

徐雪靠在方想的怀里,用丰满的胸脯在方想的胳膊上蹭了蹭:“不了,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别这样呀!”方想掩饰不住的失望。

“下次吧!”徐雪朝着方想吹了一口香气,微醉的方想神魂颠倒。

徐雪说着,从方想的兜里掏出了方想的手机,把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

徐雪从包厢里出来,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到了外面,徐雪看看从前面绕到一旁黑暗处,上了一辆车子。

车子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用低沉的声音问道:“怎么样?”

“他已经上钩了!”

“干的不错!”男人说着,掏出了几张钞票塞在了徐雪的手里。

徐雪接过了钱,伸手想要圈住男人的脖子,却被男人抬手给拨开了:“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一有消息,赵上打电话给我!”

“知道了!”徐雪从车上下来,气鼓鼓的走开了。

徐雪刚走,男人拨通了一个电话:“宋总,那个女人已经成功接近了方想!”

“冯宇明害得我损失惨重,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我非得弄他个鸡犬不宁才行!”宋大民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用手用力的敲打着桌面。

宋大民恨透了冯宇明,那家伙当时走的时候,还拉走了几个客户,害得宋大民有家分公司差点倒闭。

最近一段时间接二连三的事情太多,他直到现在才腾出功夫来收拾冯宇明。

宋大民让他的助理帮他物色这么一个人,他的助理说有这么一个女人肯定行,他曾经看到这个女人让三四个男人为了她而大打出手,而她却像没事人一样在一旁看热闹。

宋大民知道了这个女人叫徐雪,却不知道她跟徐晨的关系,更加不知道徐晨就是屈玲的男朋友。

宋大民不管这个女人是谁,他只想让冯宇明家里鸡犬不宁,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不能容忍出卖,不能容忍背叛,所以,他要报复。

他要看到冯宇明自食其果,他已经计划好了一切,他不能让冯宇明这样的人好过。

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家,那已经不是他的家了,赵娟死了,女儿搬走了,赵娟死之前,那房子是分给赵娟的,他那个准备迎接舒雨入住的房子,到现在一直空着。

他没有再去找舒雨,他知道舒雨恨自己。

这是舒雨亲口说的,他不可以再自己骗自己了。

他无数次的问自己,究竟他做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他觉得自己是最大的输家,舒雨已经变心了,他没想到,短短的两年时间,就可以彻底地改变一个女人。

他每次回想起跟舒雨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他都觉得那好像在做梦一样。

所有人都觉得他像个疯子一样,为了这不切实际的爱情,毁了原本幸福的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他爱舒雨,一如既往。

就算舒雨现在恨他怨他,他依然爱着她。

爱情,本来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他承认自己用卑鄙的手段去夺去这段爱情,虽然他失败了,但他却不后悔。

他相信总有一天舒雨会明白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他更加相信舒雨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宋大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知道舒雨搬到这里来了,舒雨辞职,沦落至此,宋大民知道都是自己害的,他四处打听,才知道舒雨找了新公司,然后找到了这里。

他在这里等着舒雨,看到舒雨回来,刚想上前,却看到罗峰跟在舒雨的身后,他就躲在了一旁。

两个人的争吵,宋大民隐隐约约的听了个明白。

罗峰走了,宋大民才从隐蔽处走了出来。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你骗得了罗峰,你骗不了我。我根本就没有跟你合谋,你跟罗峰在一起之后,一直拒不见我!所有的事情,我最清楚!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不关你事!”

“你把自己说得如此不堪就关我的事情。好,你不说是吧!那我现在就去找罗峰,我告诉他一切。”

“不要!”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

“我知道罗峰介意我跟你以前的事情,我怕就算我们复婚了,还得离婚!”

“罗峰是我的学生,我很清楚他的个性,他既然决定忘记,他一定会好好跟你过下去的,这个理由不成立!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

“既然如此,我只能去找罗峰探讨了!”

舒雨的眼泪滴下:“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不是我逼你,是你不说实话!”

舒雨咬咬牙:“好,我说,我告诉你一切!那天,我再次遇到罗峰,我跟一个同事吃饭,他误以为是我新男朋友。他把我拉到了一旁,他说受不了我跟别的男人那样,他要跟我复婚。我当时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我答应跟他复婚。可他当时已经有女朋友了!”

“江倩是吧!”

“是她!他说会跟江倩说清楚,他进去找江倩了,却没想到,我跟他说的话,江倩都听到了。罗峰离开后,江倩就走到了我的跟前。她说罗峰欠了她二十五万,那笔钱当时是罗峰借给我的,我弟弟当时欠人钱,我没钱,罗峰跟江倩借了。她说她可以跟罗峰分手,不过,罗峰得还她二十五万,否则,这事情没完。我知道如果罗峰跟我在一起,就会失去一切,失去工作,还有背上二十五万的债务,如果他失业了,江倩因爱生恨再对付他,这二十五万根本就没法还清。江倩还说她在协议里有一条,如果罗峰离开公司,必须在一个星期里还清所有的借款。我不想罗峰再因为我变得一无所有,那样的生活,我没法想象。”

“所以你就答应江倩离开罗峰,还编造了这样的谎言!”

舒雨点了点头。

“你呀!还是太单纯!这也不能怪你,是江倩太狡猾了。”

“现在你知道所有的一切了,你答应我,不要告诉罗峰。”

“不告诉他也可以,你得答应跟我在一起!”

“你!”

宋大民笑了笑:“跟你开玩笑呢?我不会乘人之危的!二十五万我倒是出得起,不过,我没有必要便宜了罗峰。”

“我也没想过让你帮我,我就算拿了你的钱,能够跟罗峰在一起了,总有一天罗峰知道了,还是得跟我分手。”

“没错!所以,我帮不上你的忙!不过,有件事情,告诉你倒也无妨!关于你的弟弟欠人赌债的事情!这其实就是个阴谋!”

“什么意思?”

“你弟弟被人合伙给涮了,幕后的操纵者就是江倩!”

“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用这个办法绑牢了罗峰,把罗峰当枪使,对付我!”

“对付你?”

“没错,罗峰是最了解我,也是最恨我的人。江倩有了这个帮手,很多事情可以事半功倍,不过,估计江倩也意想不到的是,她会爱上罗峰!”

“怎么这么复杂?”

“人性就是如此复杂!我算是明白了,你这一辈子,活着,千万不能做亏心事,要不然,就犹如冤鬼缠身,一辈子不得安宁了。”宋大民说着,叹了一口气:“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吗?我跟你在一起是极为隐秘的事情,按照赵娟的智商,是不可能知道的。”

“你的意思是?”

“有人告诉的赵娟,赵娟这个人,我很清楚,她就是直脾气,送到你办公室的那个死猫,应该不是她干的!”

“是谁这么恨你,要这么对付你!”舒雨一想起当年收到那个包裹,一打开一看是一个血淋淋的死猫的时候,到现在依然直起鸡皮疙瘩。

“我这些年在商场上树敌太多,很多人巴不得我死,想看我热闹,不过,我宋大民也不是吃素的,别人想我死,我偏偏要活着,还要好好的活着!”

这是舒雨跟宋大民头一次如此深谈,舒雨怎么也想不到,看似简单的事情后面,居然隐藏着这么多事情。

她仔细回想当年的事情,确实如宋大民所说,是有人包藏祸心,刻意为之。

“在这场游戏里,我们所有人都是棋子,被人耍得团团转,赵娟为此连命都搭上了。”

“赵娟的死有可疑?”

“当然有可疑,赵娟我最清楚不过了,她怎么可能好端端的去吸毒呢?就算离婚对她的打击很大,出去喝喝酒,也不至于沾染上毒瘾呀!我思前想后,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疑,我到赵娟去的那家酒吧去问过了,那个场子一直很干净的,从未听说过有人在那里散毒,很显然,是有人盯上了赵娟,才会在那里等着赵娟,引诱赵娟去吸毒的!”

“这听起来太可怕了!”

“那些人实在是太疯狂了,连杀人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我现在最为担心的就是宋莹。”

“她怎么了?”

“她受人挑唆,现在成立了公司,要专门对付我!这孩子,太单纯,被人当枪使。她现在是恨透了我了,她觉得是我害死了她妈妈,要找我报仇!”

“你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吗?”

“知道不知道没有什么区别,总之他们不整死我,这事情不算完。不说这些了,你有什么打算?甘愿被江倩如此要挟?”

“那我还能怎么办?罗峰现在这样挺好的,事业顺利,爱情得意!”

“你觉得这是他想要的生活吗?”

“我不知道,我不想去想这些事情,我的心里真的很矛盾。”

“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有些后悔。以前看不透这些事情,自从赵娟死后,我才猛然间醒悟。我就好像被人下了降头一样对付罗峰,现在拆散了你们,我非但什么都没有得到,还多了一个仇人。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舒雨,过来我公司这边帮帮我吧!我现在很需要信得过人手!”

“不!”舒雨摇头。

“你放心,我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让你回到我的身边。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么落魄,你不知道,当我知道你住在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多难过,舒雨,你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听我的话,去我公司,我租一套两居室的房子给你住,如果你嫌大,我租套单身公寓给你住!”

“不,我不去,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挺好的!”

“好什么呀!做个小小的跟单员,每天车间办公室两头跑,屈才了!”

“我算什么才,我觉得我做跟单员正合适!好了,你别劝我了,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想别人干涉我的生活。”

宋大民知道舒雨的脾气很倔强,他也就不勉强舒雨了:“对了,你刚刚说那个什么吴俊海的,我知道这家伙,他并不适合你!”

“冷暖自知!”

“算了,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的。我走了!”宋大民说着,转身就要离去,走了没几步,回头盯着舒雨看,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刚才说我们那次,你是例假还没过,不会是真的吧!”

舒雨看着宋大民,不说话,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算了,当我白问!”宋大民转身走了。

舒雨看着宋大民远去,嘴里喃喃自语着:现在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