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原没有得逞的手再一次抓住了她的衣襟,轻轻掀起,这次她没阻止

子文故事

2022-09-28 09:56湖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人说,周一高高兴兴上班,发现工作一大堆,开始感觉累,周二就开始期待周末了,周三被戏称为小周末,晚上大家就忍不住出去happy一下。

到了周四,工作的心思全无了,就等着周五的到来,周五从早上就等着下班了。

这样,一周的上班时间就过去了。

但是,罗大力的工作似乎永远都这么累。

周一早上八点半,是雷打不动的开会时间。

本来开会也没这么累,但为毛每次开会都是他来折腾?什么端茶倒水都得他来做,明明已经超出了他的工作范围了嘛。

明明做得很好了,可在会议上还是遭到了批评。

窗户上突然多了一泡鸟屎,都是他的责任。

有时候罗大力在想,运管处处长和交警支队队长是不是死对头,大学就开始抢女人,要不然他在运管处混得咋就这么悲催?是不是都是岳父大人惹的祸。

其实也难怪他这么想,毕竟交警支队和运管处就是两个不对头的部门,更何况他还是支队老大的女婿……

当然,一泡鸟屎都不是他最郁闷的。

上周末稽查工作也受到了批评,原因是有人投诉他滥用职权,不按章程办事,不秉公执法。

原因是在周六早上,工作人员在检查一辆教练车时,发现教练员不在场,就按规定准备开罚单了,但是,正当开罚单时,教练员回来了,再三解释他只是在上厕所,不应该就这样开罚单。

上个厕所才两分钟,两分钟难道也要开罚单吗?教练员当场哭诉,虽然不是真的哭得酣然泪下吧,但说得也是合情合理。

这个教练其实罗大力根本不认识,但罗大力觉得执法也要讲人情,毕竟人有三急,又不是故意的,更何况是场内教学,所以就叫工作人员不要开罚单了。

可是,这个情况居然在会议上被提出来了,还是匿名汇报。

本来汇报工作是由他这个小组组长汇报嘛,谁知道有人先打小报告了……

身边处处是小人啊。

会议快结束时,又一个噩耗传来,那就是他居然被排除在2013年的灵州市超级联赛的名单之外,也就是说,他连参加单位业余活动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灵州市超级联赛是每年灵州市市委市政府组织的体育活动,旨在丰富单位的业余生活,强身健体,加强交流的一项活动。罗大力之所以不能参加,肯定是因为迎春杯闹出的问题了。

不过对于罗大力来说,这反倒是一桩美事。

爷都参加中甲联赛附加赛去了,谁还踢超级联赛?又不是英超……

虽然工作诸多不顺,但罗大力还是正襟危坐在那堆积如山的文件面前。

只有把这厚厚的文件干掉,他才有心思去追逐他那落日般的梦想。

昨晚他想了很久,为了能尽快踢上他的第一场职业比赛,他必须要在平日里有所准备,不能再出现上周上场而无法展示脚法的情况了。

所以,晚上必须得去超越足球场加练了!

为了这个目标,他在下班前把工作做完之后,还特定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周训练计划。

这个计划是这样的:

上午:

6:00起床,跑步1小时。

7:00洗澡,做早餐。

8:00送儿子上学。

8:30到单位上班。

中午:争取睡一个半小时……

下午:

13:30去市场买菜。

18:30分前做好饭。

19:00前吃完饭,陪老婆散步。

20:00陪儿子学习半小时。

20:30去球场练球。

22:00回家,洗澡,陪老婆看电视。

00:00前睡觉。

勉励语:为了第一场职业比赛,加油!

计划是相当完美的……可以说,大部分的时间,他都留在了家务上面,真正练习的时间,实际上只有早上的一小时跑步,以及晚上的一个半小时训练。

但有家室的男人就这样,能够为自己挤出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已经是相当不简单了。

周一晚上就做得非常好,连张欢欢都目瞪口呆了,心道这家伙啥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罗大力也如愿出门踢球了,虽然没能和单位的同事一块儿训练,但他还有一帮高中死党在,所以不愁没球踢。

高高兴兴回来,感觉自我良好的他,就决定以后每天都这么办。

可是刚进门,他就感觉不太对劲儿了。

客厅里很安静,平时回家再晚,张欢欢都会看电视剧等着他回来的,今晚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生日?老婆生日?结婚纪念日?还是啥?他第一想法是这样……

可张欢欢的表情不太对啊,脸色出奇难看,气鼓鼓的小腮,两只楚楚动人的大眼闪动着泪花儿?

我的乖乖,谁欺负她了?

罗大力赶紧轻手轻脚把踢球的装备放好,澡都不打算洗了先过来安慰安慰。

“姑奶奶,你这是咋了?谁欺负我们家美丽的小鱼儿了?”眼珠子却在乱转,左想右想,都没想出来今晚他有啥招惹老婆的地方,按理说,今晚他的发挥,绝对是可以拿10分的。

“哼,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张欢欢这一说话,眼泪还真的如泉般涌了出来,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啊!果然和自己有关呐,罗大力惊魂一叹,有点儿哆嗦,就怕女人哭。

“我做啥了?”一时半会儿,他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事儿不能回答啊,赶紧先应付着:“噢!我今晚洗碗的时候,忘了洗抹布,我散步的时候,忘了给你买水喝,我刚才回来的时候,没有给你打电话,回到家的时候,还迟到了1分钟……姑奶奶,我知错了,你就别生气了吧?”

平日里张欢欢不高兴的时候,他都是这么扯的,今天照样如此。

可是……

“哇……我不想活了,呜呜,你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张欢欢不但没有不哭,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到底怎么回事?这下罗大力真是摸不懂了。

“啊!我还忘了昨天的衣服!”死马当活马医了,他赶紧继续找自己不对的地方。

到底女人是娶来宠的好呢,还是不宠的好呢?突然这个问题又浮现在脑海中。

“你还想洗衣服?天网恢恢!如果不是我洗衣服,发现你口袋里有开房账单,我怎么知道你瞒着我和女人开房去了!”张欢欢突然就止住哭声,大眼幽怨地瞪向罗大力。

“开房?”虽然被瞪得毛骨悚然,但罗大力没有立即否认,这个时候,更加需要沉着冷静一点儿,免得不小心说错话,更加不得了。

在那一瞬间,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啊,原来你说的是上周六啊,上周六我是开有房间,但不是开给我自己的,我能过家门而不入吗?我又不是大禹,能三过家门而不入吗……那天上午和同事检查完,我就上北宁了,同事借了我的身份证开了房间。”罗大力一张嘴,就立即编造出了一个谎言出来,完全不用打草稿。

虽然他是真的开了房,但不回家真说不过去,开房也没有别的目的,但一开始就说的出差,既然是出差,就不可能大半夜一个人又跑回来吧?所以干脆继续圆谎。

“狡辩!你这句话漏洞百出,别忘了我是数学专业毕业的,别跟我扯没有逻辑的话,既然你的身份证才拿回来,为什么开房账单却在你的身上?”

“这太简单不过了,因为必须是我签的单子才有效!你不知道你老公的权利大着吧,单位住宿都得由我来签单,不然签单无效!那个大力馆是我们单位指定大力馆之一!我第二天大早上风尘仆仆地从北宁赶回来,就是给他结账去的。你不知道因为这事儿就吓得我有些傻了,今年不是禁止乱用公款嘛,我就怕别人一个电话打到处里去投诉,说我们住房不给钱,害得你老公差点累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呼!罗大力心中暗自吐了一口气。幸好那个大力馆还真是单位指定的,要不然真是没法解释了,数学专业的老师真可怕……

“那为啥拿你的身份证就可以办理住宿?他们为啥不能拿自己的?”张欢欢还是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继续咄咄逼人问道,只是这话一出口,罗大力就忍不住差点想笑了。

“张欢欢同学,刚想夸赞一把你的心思越来越缜密了,没想到还是露出弱点了吧,有我的身份证,就代表我的人在了嘛,至于为啥要拿我的身份证,这不是免费嘛!”

这会儿没话说了吧?罗大力的眉毛扬了扬,像斗胜的公鸡般。

张欢欢的小嘴儿挪了挪,本来还想继续说点什么的,不过还是咽了下去……

虽然平时她老喜欢欺负罗大力,但真说起理儿来,她没有一次能够说得过罗大力的,这次也不例外,明明同时说,那天早上看见罗大力从那家大力馆出来的,她也想借这个话发飙质问一番,但罗大力已经提前说他去签单了……

看见张欢欢消停下来,罗大力也就趁势搂住了她。

“好了,你老公就算做错任何事,也不会闹出和别的女人开房这么没天理的事儿出来的,这点你可以放一万个心,绝对绝对,不会出现此类情况!”

“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东莞非男人,十万佳丽下岭南,百万嫖.客上东莞”。

“兄弟啊,我太伤心了,好不容易赶到东莞,想提前完成一把我年少时的梦想,结果刚进门就被逮了。”

大早上罗大力就收到了蔡进的一条信息。

罗大力一看立即明白了,这家伙敢情是想享受一次东莞式服务,结果赶上扫黄了。

“你这么伟大的梦想也能破灭?放心,还有三千佳丽在文峰,文峰才是你的未来。”罗大力很快就回复了他。

对于这个喜欢吃喝嫖赌的家伙,也就只能这么安慰了。

“是的,所以退而求其次,为了达成我的梦想,我跟李指导说,未来三场比赛,你至少要出场一次。加油啊,为了我的文峰路。”

谈笑中,罗大力的出场机会就这么出现了。

罗大力的心头咯噔了一下,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附加赛,那可是真正的职业比赛啊!

虽然李铁压根不可能把他放在心里,依靠他来升级,但蔡进这话却很清楚的告诉了他,他至少能够得到出场的机会。

还有四天的准备时间,罗大力相当认真对待。

工作上勤勤恳恳,下班就往家里赶,推掉了一切的应酬,大晚上一如既往的往球场赶。

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在继续练习任意球技术。

几天下来,所有的测试都显示,他的脚法并没有出现意外,反而随着他的练习变得精进不少。

他特意练习了几种射门方式。

最有观赏性的两种方式,就是战斧式和圆月*刀式。能把这两招用好了,估计也就够他横行球场了。

战斧式的冲击力是最强的,足坛里,能够把战斧式任意球用得最好的是刚刚告别足坛的巴西传奇巨星小儒尼奥尔,这家伙真的把任意球当点球来踢的,他射出的皮球,完全违背了物理学的规律,根本无法解释。

如果哪天人们发现,名不见经传的胖子罗大力居然也能射出这样的球来,不知道会引起多少轰动?

在完美地试验了这个射门方式之后,连罗大力自己都沾沾自喜起来,当今天下,怕是战斧式唯一的传人C罗,在自己面前,也不过尔尔罢了!

至于圆月*刀,自然不必多说了,喜欢足球的人,至少认识贝克汉姆,自然也就知道圆月*刀的威力。

圆月*刀代表的不仅仅是任意球说法,他的另一个概念则是传球,圆月*刀的传球,出神入化,神鬼莫测,精准如*。

相比于任意球,圆月*刀的传球其实更令对手无可奈何,只要你有风*的跑位,那就会有风*的传球,和风*的进球……

当然,罗大力把最重点的内容,留在了角球上。

任意球往往可遇不可求,但角球常常有。

只要能把我一次角球,就能够把握一次机遇。

毕竟,哪怕是上场,估计也不会超过五分钟的时间。

李铁哪怕再给面子,也不会和自己的饭碗开玩笑。

五分钟其实已经是足够多的时间了,足球比赛里,不知道多少替补球员打了酱油,有些甚至于最后一分钟才得到主教练的召唤,为的就是上场拖延一下最后的时间,只是起到拖延时间的战术作用。

当然,最悲催的是在替补席上煎熬九十分钟而无法得到哪怕一秒钟的上场机会。

不过,按照正常的轨迹走,罗大力别说进入十六人大名单,他应该是在球迷席充当拉拉队员才是。

时间飞快流逝,周末很快到来。

罗大力重新来到了超大俱乐部。

一如既往,李铁并没有把罗大力安排到常规训练内容当中。

“你想练啥,就练啥。”

这是什么待遇?哪怕是足坛最顶级的两大巨星梅西和C罗都不可能得到的待遇。

除非他们两个伤了。

但是,罗大力就有了这样的特权。

队友们除了艳羡,还是艳羡。

“不知道俱乐部有没有给刘哥发工资呢?”黄荣政永远都是这么调皮,喜欢八卦,打听破事,这一会儿又提出了这么一个让队友想入非非的问题。

“有吧?太子爷对他这么好,没准儿刘哥是某个大财团的公子哥,比太子爷还牛的人物。”

“是不是俱乐部欠刘哥的好几千万,然后让刘哥来这里度假,权当还债?”

“没准儿是哪个部级高官的儿子……”

议论声虽然很小,但还是钻入了罗大力的耳朵里。

你哥我是来踢球的!罗大力心中苦笑道。

其他训练他不着边际,自己也就一招任意球,干脆一个人去练习射门。

正好守门员刚刚热身完毕,也没人陪他练习,罗大力就主动请缨了。

守门员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岁的样子,身高一米九以上。

罗大力还不知道他名字,倒是守门员主动打招呼:“刘哥,我来陪你玩玩几个点球。”

“呵呵,点球太近了,不好玩,咱还是玩任意球吧。”罗大力委婉的回道,关于点球,他都是大力抽射,而且是中路,但力度实在是太大,他相信守门员根本反应不过来。

但反应不过来也有个坏处,就是一旦射到守门员身上,那守门员可能会受伤的,所以他就婉拒了。

虽然守门员也见过罗大力在上次友谊赛上射出的那两脚惊天地泣鬼神的球,但毕竟命中率为零,所以根本不放在心上。

按平时大家踢球的说法,他的射门只会射到第三点去,只要你站在球门中央,皮球准不会飞过来。

既然要上位,那最引人瞩目的方式自然就是夺魁。

所以罗大力选择了三十米开外的地方,把皮球放了下来。

守门员云淡风轻地伸展着手臂,似乎根本没怎么放在心上。

这球就算是凌队来踢,也就是百分之三的进球率,刘哥的进球率有万分之一吗?他是这么想的,也就是说这球根本不可能进,能够进入门框范围就已经是破天荒了。

可罗大力不这么想,全部精神都凝聚在了皮球上。

这次一定要射门引起所有人的注目,无论是李铁还是队友们,这样他才能真正得到机会。

所以,他用尽了全力。

一个胖子再怎么强大, 他的射门姿势看起来还是滑稽的,射门力量也应该是柔和的。

按照罗大力的设想,皮球应该直挂球门右下角,不出意外的话。

可是,当他右脚抽球的刹那。

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右脚往下陷了。

该死的草皮!

但皮球还是如炮弹般飞了出去。

并且似乎撕裂了空气。

看在守门员的眼里,宛如燃烧的火球般令人感到恐怖。

虽然仅仅是一刹那的时间。

刹那永恒,但在守门员看来,则是刹那噩梦。

他的双手还来不及伸展,仅仅是举在了脑袋上方,宛如投降状,皮球就已经如流星般急速下坠。

啪!

相当清脆的响声。

紧接着守门员的手套从右手中滑落,连同皮球一起,垂直地落在了地上。

落地的同时,守门员已经痛苦地蹲了下来,左手捂着右手。

啊!撕心裂肺,痛彻云空的尖叫声也随之响起。

是的,皮球没有按照罗大力的预定路线飞行,而是往球门正中央的位置飞去,正好击打在守门员的右手上。

球场上的所有人,都循声往来,仅仅是看到了守门员痛哭的画面,而罗大力则呆滞在三十米开外。

没有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很清楚,守门员受伤了!

大家左看看,右看看,都不知道守门员是如何受伤的。

总不会是罗大力吧!难道罗大力在三十米开外射门,把守门员弄伤了?

这不可能!

可是除了他,还有谁在球场里射门?

罗大力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退到三十米外的射门,居然也能把守门员弄伤了,本来也不至于这样,但是那该死的草皮怎么就凹下去了呢!

这会他知道自己真的闯下大祸了,赶紧奔跑过去。

李铁的心拔凉拔凉的,怎么就出了这事儿呢!看守门员那痛苦的情形,右手手腕肯定是骨折了。

一个好的守门员,相当于半支球队。

而对于超大俱乐部来说,也许主力守门员并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但也是他们最值得信任的门将,总不能让年仅十七岁的替补门将代替他守门吧!

“小亮,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都怪我射门时不小心,把你射伤了,真的对不起!”

医务室里,罗大力一个劲儿的向守门员道歉,此时他已经知道了守门员叫郭德亮。

郭德亮的心情肯定是相当沉重的,马上就参加附加赛了,结果突然因为自己的大意受伤了,这事儿谁不闹心呐。

谁想到刘哥的射门这么变态呢!他也没法子责怪罗大力,毕竟作为一个守门员,连集中注意力这最基本的一个要求都没有做到,怎么有资格成为上场比赛的主力守门员呢!

罗大力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啊,本来想好好表现一下的,结果非但没有人看到他的精彩表现,反而让主力守门员受伤了,这日子还咋过啊,要是因为换了守门员而导致比赛结果不佳,那他咋面对蔡进……

咋就这么倒霉?最近就没一件好事!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