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比起每月KPI,我更不知如何做好一个姐姐

王顺故事

2022-09-28 07:55河南

关注

"有一段初始的生命,全世界只有几个人知道,譬如,你的小名,或者,你在哪一棵树上折断了手。我们像同一珠雨树上的树枝,虽然隔开三十尺,但是同树同根,日开夜阖,看一场雨直直落地,与树雨共老,挺好。" ——龙应台《目送.共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段时间一直忙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家里人不止一次跟我抱怨过二宝,说实在管不了她。有时候在工作,也会接到奶奶的电话,说她要被二宝气死了。猛的我才意识到,那个曾经需要我抱着换尿不湿、半夜起来喂奶粉的小毛孩,现在长得亭亭玉立,已经是个13岁的初中生了。

现在的她,对亲情、友情、甚至爱情,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二宝从小的性格就和我截然相反,她从来不善于表达自己,不会主动接近谁,对身边人的爱也是漠不关心,好像这些都与她无关,母亲对我的那套教育在她那里完全不受用。一时之间,都拿她没辙,都指望我这个姐姐能教教她指导她一下,可是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做好一个姐姐。

相差十岁,我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事,她此刻或许也正在经历。二宝很少会和我袒露心声,我猜想,她现在会有些埋怨甚至嫉妒我,因为家里人几乎都是责备她,表扬我。或许早在几年前,这样的比较和打击,在她心里就已经埋下了不好的种子,我们甚至一点没有察觉。家庭的教育方式,长辈的溺爱,成长的环境,这些真的会影响一个人的心性。

可是好像又不能怎么样,二宝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没有吃过一丁点苦头,没有做过农活家务,从念幼儿园开始,就有校车接送。不得不说,00后的时代真的已经大变样了,而我,虽说从小到大是放养式长大的,却也真的是苦过来的。在高中开始意识到家人和亲情的重要性时,便开始纠正自己和父母之间的交流方式;开始认真对待眼前这个小我十岁,在我眼里是被偏爱着长大的妹妹;开始试着去理解因为时代的不同,造就的爷爷奶奶那种封建的思想。

——前两个月她还总是缠着我

高中一月一假,三天假期,回到家理顺家务,把家人囤积起来的衣物洗好,会指挥二宝做一些简单的家务,她不想做的时候我也从未责备,7岁,是怎么样一个年纪呢,我已经想不起了。

二宝完美遗传了爸妈的好基因,大眼睛长睫毛,小嘴巴,天生一副洋娃娃的脸蛋。每次别人看到照片,都会说她生得好看,我像是捡的。唯一的缺点就是,二宝从小脸上就有雀斑,但是爸妈和我都没有,或许是隔代遗传,后面越长越多。去年她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去掉雀斑,我只能含糊地告诉她长大以后才能去掉,小时候她从来没有问过问题,现在这个年纪,是开始在意自己的外表了吧。

父亲打电话跟我说不想工作了,想回家看着她,效果或许会好一点。一时之间,我有些自责,我以为这些年来,我又当妈又当姐的,能在她成长的路上稍微起到一点作用,但我还是失职了。我不知道我要怎样和二宝交流,她不袒露她的想法和心思,我只能去猜测;我也不知道我要怎样以我现在的经历去告诉她,在她那个年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更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去了解她理解她,要怎么做,才能让她理解家人对她的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母的爱,总是藏在细枝末节里

作为家里的长女,有些事情自然也就落到了我的肩上,或许我是爷爷奶奶的好孙女;是父母的好女儿;可我却不是二宝的好姐姐。我初中时,二宝也才三四岁,我总是欺负她,嫌她烦人,老是哭哭啼,也不愿意带她出门玩儿,陪她最多的,是电视和毛绒玩具。高中时,一个月回一次家,都会提前给她准备好零食带回去,她有时也把学校里老师发的零食留着我回来吃,好像那时候是最和谐的时光。

母亲经常发消息问我,有没有和二宝聊天,有没有和她谈心。我开始质疑,这样真的有效吗,节假日在家里的时候不管是怎么做思想工作,还是打骂,她依旧我行我素。通过这样手机端的沟通,真的能让她有所改变吗。我最生气的,是二宝对爷爷奶奶的态度,虽说他们是在我出生后,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但是这十年间对二宝的疼爱甚至溺爱,一点不亚于对我的爱。可是好像二宝从来不会心疼人,以前以为长大了就会好些,现在反而变本加厉。

有时候我在想,我装作大人的样子去教育她的时候,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呢,我是否真的有做姐姐的样子。在她眼里我是不是成了那个告密者,成了那个中间人,我不是她的朋友,我只是类似间谍一样的角色,以至于到现在,她几乎是忽略了我的存在。我企图将天空涂成蓝色,却不小心打翻了所有颜料,最后只好胡乱涂抹一通。

过年之前,悄悄买了部新手机给母亲,谁知竟这么巧,碰上疫情,旧手机在家里成了二宝上网课的工具。看着小伙伴有自己的qq,二宝说也想要,我就给了她一个,却忽略了其他负面影响,需要用qq登录才能玩的王者和吃鸡游戏,那时我们都还在家,二宝不敢太放肆,后面我们接着离家,她便开始放飞自我。即便是天天在家,能管住多少呢,少年的心思真的太飘了。

现在处境一度尴尬,母亲试图通过我这个桥梁去了解二宝的真实心理,想知道她的想法,可是现在,河水好像已经将桥淹没了,我过不去,也下不来。心的距离,已经在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远。像极了小学做不好数学题,颤颤巍巍,要被老师打手心的样子。

十年的差距,相反的性格,我无法切身感受到二宝任何悲喜,我没走好的路,怎么能去指导她应该怎么走。母亲的担忧,我不是不懂,只是我们能做的,真的微乎其微,二宝渐渐筑起了自己的城堡,没有她的允许,我们谁也进不去。母亲对于二宝的教育,有深深的负罪感,认为自己没教育好二宝,是她的罪过,想揍她又怕适得其反。

相对我来说,母亲才真的是束手无策,除了维持二宝的基本生活,她帮不到任何忙。我知道她是自责的,是难过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有时候说着说着,我就陷入了自我怀疑,反复在心里问自己:这样真的可行吗?其实答案一直就摆在那里,到底是我不愿意正视它,还是真的找不到它。

——似乎已经被她拉入了黑名单

如果我给二宝树立了一个好榜样,是不是姐姐一词也就成功了一半呢。现在回想起和她说悄悄话的那些夜晚,仿佛不过是在安慰自己,自己喝剩的鸡汤再喂到她的嘴里,我以为这样就能有所该改变。企图用三言两语就改变一个人,到底还是我太天真了。

刚走出学校的我,像刚断奶的孩子,那种瞬间被人海淹没的自卑感从未减少。自己都过得如此糟糕,我要怎么保护好家人,那种无力感,像猛惯了一瓶二锅头,压迫着每一根神经。但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我过于浮躁,当所有事情砸到我头上时,想做好可是又无从下手;放任不管,心里又十分不安。如果我能优秀一些,再强大一些是不是就会不一样呢。

想要给与家人的幸福一直都很简单,但往往很多时候,越是简单的东西越难。这个世界从未停止脚步,十年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呢。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