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医生在日本:从普通医生到自主创业当院长

医脉通

2022-09-27 19:42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导读

每一个孤身奋斗在外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来源:医脉通

作者:嘴角上扬

本文为作者授权医脉通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近些年来,随着当下国内医学生就业形势的严峻以及部分医院整体收入的断崖式下降,一部分医生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

在很多国内医生的眼中,国外医生的执业环境和成长路径充满了神秘。

那么,在国外行医,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最近,我学医时的同班同学,在日本的研修医院完成以后,开设了自己的医院。

受访者供图

在开业的当天,由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担任会长的日中一带一路促进协会,为医院送上了开业祝贺花篮,由此可见,医院在当地算是获得了相当的肯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受访者供图

很多人或许很好奇这位中国医生的故事,听我慢慢道来。

1

故事开始于很多年前的一个午后,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当时的宿舍还是那种上下床铺8人间的老式宿舍,并不是现代这种4人间或者双人间的下面是学习桌上面是床铺的现代化宿舍。

开学第一天,宿舍到了7个人,有一个床位一直空着,直到开学好几天以后,这个位置才进来了一个同学,这个同学就是本次故事的主人公,老马。而老马未按时报到的原因是——假期旅游去了,所以来晚了几天。那时,这位同学给我的感觉是,他是一个很随性的人,很有想法,很有个性。

在大学学医的这几年,我跟老马的关系一直很好,或许是因为同是南方人在北方读书,共同语言更多一些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后期宿舍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彼此的交集更多一些。

我们当时所学的专业是7年制的临床医学日文班,跟国内医学院校的法语班、德语班一样,属于特色医学班级。当年,我们临床医学日文班的教育特色就是全日语教学,全日语考试。当年,与中国籍学生一起入学的还有10位左右的日本籍学生。

遗憾得是,现在,我们的母校已经取消了日本语临床医学这个班级了。

老马在班上属于 智商 比较高,但是学习却不是特别用功的那种类型的学生,但是他的日语成绩非常突出,本科还没有毕业就过了日语的N1等级测试。

在大学7年时间里,他和我们班的一个日本籍的女生喜结连理,毕业之后,因为爱情,选择去日本发展。

2

刚去日本的前几年,老马的行医之路并不是很顺利。

虽然我们学校在日本的认可度比较高,在去日本之前,老马也准备好了相应的课时和绩点证明,而且,老马在本科阶段顺利通过了日本语N1阶段的测试,但是在第一次日本的执业医测试过程中,老马仍然没有顺利通过。

说到执业医考试,日本的执业医测试总体难度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应该是高于中国大陆地区的,近几年中国大陆地区的执业医考试整体难度和执行的规范化程度越来越高,其执业医的含金量也越来越高。

说个题外话,日本政府对于中国大陆考生开放执业医国家考试,我们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叫:卞祖平。在2001年以前,英美法德包括中国台湾地区、韩国的医科大学毕业生却无需经过预备考试,即可直接参加正式的资格考试,但是中国大陆的医学生则不行,面对日本厚生劳动省这一歧视性政策,中国留学生卞祖平单枪匹马走上法庭,在东京地裁一审败诉后,继续上诉东京高裁。经过五年的努力,2001年6月14日,东京高裁最终驳回了日本厚生大臣对卞祖平考试资格的否定。

言归正传,彼时已经身为人父的老马在第一次资格考试未能顺利通过的情况下,在东京坚持每天清晨都自带便当去图书馆学习至图书馆闭馆。这样坚持了大概1年的时间,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次测试不出意外,老马顺利通过了。

在此期间,我们的很多同学因为在日本不能顺利通过执业医测试,从而中途放弃回国,而老马,坚持下来了。

3

从此之后,老马进入了日本医院的研修生阶段,为期2年,类似于我国国内的规培。研修生阶段的待遇并不高,大概一个月收入1万人民币,很多国内的同学可能觉得这个待遇已经很好了,但是放在东京,作为曾经亚洲消费最高的城市,1万人民币真的不算多。

日本医学生在研修生阶段的工作量并不小,跟国内的规培生差不多,两个字:苦逼。

但是不同的是医生在日本人心目中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医患关系比较和谐,不会像中国大陆部分地区一样让医生在工作时常常会草木皆兵。

在研修生阶段结束后,老马并没有选择进入公立或者别的私立医院工作,而是选择了自己创业。老马说,目前在日本大约有150万华人华侨,在东京地区专门服务华人的医院比较少,而且部分年纪较大的华人华侨,或者是单纯在日本进行劳务输出的工人,其日文并不熟练,并不能很好的跟本土日本医院医生进行沟通。基于这些考虑,老马想成立一家专门针对华人的医院,这在客观上也算是给身在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提供一些帮助。

我曾经问过老马,中国人在日本融入其主流社会有难度吗?他并未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曾经去过日本,也有其他的很多好友在日本学习和工作,也有一些日本籍的好友,据我了解,中国人在日本想要融入其主流社会很难,原因有很多,单说中日两国历史纠葛的原因,日本人对中国人还是有距离感的。因此,我常常发自内心地感慨,在日本建立一个专门针对华人的医院,建起来不容易,想干好更加不易,能一个人在日本拼搏这么久,不容易!每一个孤身奋斗在外的人都值得被尊重,更何况,当时他是个医者。

在我认识的人中,有在日本苦读10年博士尚未毕业且被劝退的;有在日本多次备战执业医考试仍未能通过,最后默默回国的,也有通过自身的努力和贵人的相助在日本创业成功的。结合我身边人在日本学医从医的这些经历,最后,给想给去日本发展的医学生一点建议吧。

首先,你需要把困难想充分一点;

其次,真想去日本发展,日语得学会,并且能够流利运用;

第三,权利是自己争取的,如果没有卞祖平状告日本厚生省,现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考生参加日本执业医考试也会困难重重;

第四,日本的医生收入未必有你想的那么高,充分听取目前在日中国籍医生的建议。

最后,趁着年轻,去追一把梦想,这样当你回首一生的时候才能无怨无悔。

责编|小脉 晗寒

封面图来源|视觉中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