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20年上海知名珠宝公司卖假钻石?高层管理员被查,牵出惊天巨案

阴雨天讲故事

2022-09-27 18:41山东

关注

(本文人名均为化名)

2020年11月底,上海公安局青浦分局里坐着3个人,他们是上海一家知名专业珠宝公司的高层管理员。

高经理无奈地揉着额头,“我是不可能去偷这个钻石的,因为我在公司里做了很久,我本身就要为钻石安全负责,怎么可能会监守自盗”。

高经理顿了顿,说出怀疑对象,“肯定是销售人员,他们有作案的机会,要不就是库管”。

面对高经理的指控,库管却不承认,她认为高经理和运营经理对公司的钻石情况比她清楚,提到保险柜密码,库管直言,“公司很多人都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运营经理板起脸反驳道“我每次去拿钻石都有人跟着,怎么有时间偷钻石,我看就是高经理做的,拿取钻石都需要他人脸识别,别人都不行”。

按照他们所说,高经理的嫌疑最大,毕竟进入保险室前,需要高经理人脸认证,可高经理却硬说是销售人员偷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客户上门

2020年11月27日下午,上海某专业珠宝公司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户,他气势汹汹地拍桌子让销售员把经理和老板找来,“你们店怎么卖假钻石呢!”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销售员最先反应过来,边微笑着问客户情况,边请他到休息室里。

一家专业珠宝公司卖假钻石,这件事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能毁掉这家珠宝公司的声誉。

在休息室的客户愤怒地把钻石放在桌子上,“我找机构鉴定过了,这不是天然钻石,这是莫桑钻,你们用几百块钱的东西骗了我100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销售员拿起桌子上的钻石仔细辨别,又给在办公室的高经理打电话,高经理是这家公司的钻石部门负责人,他在珠宝行业工作了10年,有丰富的经验。

高经理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到休息室,请这位客户上楼了解情况。

据客户说,他买钻石回去后,就送去专业的机构鉴定,今天拿到鉴定报告说这颗天然钻石是假的,便急匆匆过来问清楚。

高经理拿起钻石仔细看,钻石的切工和大小没什么异常,高经理让客户先回去,他要拿去国家金银制品质量检验中心去做鉴定,等结果出来后才能给客户答复。

客户没再为难他,“赶紧去,我等着你们的报告”,说完,便离开了公司。

高经理当即把钻石送了过去,报告结果出来后,高经理犹如置身冰窖,“完了”,这是他第一个想法。

售卖出去的这颗钻石,是公司从比利时花高价进口的3克拉天然钻石,无论从切工还是钻石品质来说都是上乘之作,市场价值百万元。

天然钻石属于非再生资源,在地表下超过100公里的深处形成,伴随着火山喷发等地质活动浮现到地面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

但现在高经理手中的这颗却是莫桑石,它常被当成钻石廉价的替代品,是在实验室被人工研制出来的。肉眼能区别莫桑石和钻石的唯一区别就是反射出来的火彩不同,莫桑石的火彩颜色更丰富、艳丽。但它的价值却非常低,现在的1克拉莫桑石的市场价值大约在100-200元之间。

高经理看完鉴定报告,立刻来到了上海公安局青浦分局报案,并且在公司内开启自查,高经理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这个偷钻石的人找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司“狼人杀”

高经理回到公司后,立刻喊来了钻石运营经理、库管和一些老员工,他将保险室的门关闭,在里面对所有钻石进行排查。

这一排查又找出了6颗莫桑钻,此时,运营经理发现,本应该和钻石配套的鉴定证书也不见了。

高经理眼前一黑,这6颗钻石都是上乘的天然钻石,总计价值在千万元,要是找不到这个偷钻石的贼,他的珠宝职业生涯估计要结束了。

“快送去检测,快一点!”

珠宝公司里就有专门的检测仪器,但他们检测钻石不像专业的鉴定机构要精密的分析,珠宝公司主要检测的是钻石上的腰码。

每一颗钻石都是独一无二的,指的不单是钻石本身,还有它腰部的号码,只有通过专业机构检测鉴定的钻石才会拥有独属的号码,因为专业机构的不同,钻石编码前面的字母代码也会不同。

此次被调换的7颗天然钻石(包括客户买走的那颗)分别在1.5-6.08克拉之间,它们出自同一家专业珠宝检测鉴定机构,字母代码都是“GIA”(美国宝石研究院)。

珠宝公司的员工不敢耽误,把找出来的7颗莫桑钻带去检测室察看编码,编码需要在显微镜下才能看见,员工从显微镜里看到那串编码差点哭了,前面的“GIA”被改成了“CIA”。

高经理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看着面前7颗大小不一的莫桑钻,“自查吧”。

所谓的自查就是找出可以接触到钻石的员工,从这些人当中找到最具有嫌疑的人,首当其冲被怀疑的就是高经理、运营经理和库管,紧接着就是销售人员。

高经理率先表明自己,“我绝对不可能偷钻石的,钻石不见我本身就要负责”。运营经理接着开口撇清自己,“我进来都有人陪”,说着,还指了几名员工,“你们也都在的”。

一旁的库管急了,“我也不是啊,钥匙虽然在我这,可销售经常来借走,而且密码你们都知道”。

在场的其他员工七嘴八舌地开口,谁也不想莫名其妙被按上偷钻石的嫌疑,他们虽然没有高经理那样丰富的珠宝经验,但他们同样清楚这7颗钻石的价值。

公司内部人员着急地撇清自己,每一个进入到保险室的人都拉来了同事给自己作证,甚至还有人说出自己的怀疑对象。

高经理的耳边像是围了许多只麻雀,他思绪混乱,公司有上百人可以接触到钻石,他要怎么排查呢?钻石还能不能找回来?

正当高经理思考时,民警来了,高经理在保险室内和民警交谈,“我倾向是销售人员作案,因为偷钻石的人一定要能同时接触到钻石本身和证书,并且还能单独进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民警没有附和高经理的话,他们没有证据,不能随意地指向任何一个人,“这批钻石是什么时候来的,在今天之前有没有丢失过其他钻石?都有什么人可以接触到钻石?列个表出来,我们一一排查”。

高经理说,这批钻石最早是2019年9月5日报关的,一直放在公司里进行售卖,此时,运营经理突然插了一嘴,“我记起来了,去年(2020年)8月初,我们发现过钻石证书丢失”。

民警记录下这个时间,“在此之前证书都在吗?”

运营经理皱着眉头回忆,过了半晌才点头确认道,“2020年4月份我们进行过一次库存清点,当时所有的钻石证书都在”。

高经理补充解释道,钻石和钻石证书是一体的,如果没有国际认证的证书,这颗钻石难以销售,所以偷钻石都会把证书一起偷走,如果钻石证书不见了,就需要重新给钻石做一次鉴定。

民警梳理时间线,按照高经理和运营经理所说,这7颗钻石被调包的时间在2020年4月到8月之间,“这个时间段接触过钻石的人员列一个表出来,包括在职、离职的都要”。

高经理拿起旁边的本子,“这里面都有”,公司每次进入保险室的人员都会有详细记录,高经理数着人员类别,“出库的、开保险箱、拿钻石、对接人员、运输人员、销售人员、拿取人员都有”。

民警大致数了一下,在这期间有50-60人接触钻石的可疑人员。

事不宜迟,民警立即对这些人展开调查,最直观的就是他们这几个月的收入情况和聊天记录。

接受调查的人员都要提供银行卡、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民警通过分析银行卡的资金情况,支付宝、微信、淘宝等内容进行数据恢复后才展开调查。

民警表示,这是大数据筛查,通过对特定内容和大笔款项的动态初步判断这个人有没有嫌疑。

然而,被调查的60个人并没有任何异常,这让民警有些困惑,难道不是公司内部人员作案?如果是外来人,他又是怎么进入到公司里偷窃钻石的呢?

新的线索

民警在调查公司人员的信息时,也对公司保险室内外的监控视频展开调查,视频中可以看到每次进入保险室的都是2个人,高经理解释道,“这是公司的规定”。

进入保险室,需要人脸认证、密码、钥匙,这三样东西分别需要高经理和库管,可库管却坚定表明,在公司很多人都知道保险柜密码,每个销售员都会找她拿钥匙,“谁都知道密码,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我没说”。

民警仔细看着监控视频,库管每次进入保险室内身旁都跟着人,她并没有机会调换钻石,就连运营经理也是,一群人跟着来拿钻石的。

民警的目光落到一直引导他们勘察方向的高经理身上,会不会是他监守自盗?民警的怀疑并不是空穴来风,按照库管和运营经理等人的口述,高经理不仅知道密码,也能拿到钥匙,更重要的是他能人脸识别。

民警对高经理展开调查,发现他有一张新开的银行卡,这段时间常常转入一些大资金。

高经理、运营经理和库管被传唤到警局,面对民警的怀疑,高经理喊冤枉,他表示自己在珠宝行业有10年了,公司每年都会给他涨薪,他没有理由放弃稳定的工作去盗取珠宝,至于银行卡里的大笔资金,则是他在业余时间炒股、投资赚的。

针对高经理的情况,民警核实发现确实如他所说,可不是高经理会是谁呢?

民警提问道,“这7颗钻石有没有拿出过公司?”

高经理顿了下,急忙说道,“最早发现调包的钻石曾经和一家珠宝公司换过货,还有3颗也换过”。

民警顺着高经理提供的珠宝公司线索展开调查,还发现了这7颗钻石都曾对外展出过,民警觉得钻石大概率是在展出时被调包。

高经理却否定了民警的推断,因为钻石出去前会鉴定一次,回来之后也会请专业机构再次鉴定,如果在外头被调包,一定会被发现的,“而且,除了我们几个经理和库管,对外展出的销售人员都是临时指定”。

民警让高经理整理出一份外出参展的人员名单,这一次,民警发现了新的线索。

侦查抓捕

在高经理提供的名单中,有两个离职人员进入了民警的视线,他们都曾和这7颗钻石外出参展过,并且离职的时间就在钻石被偷的期间内。

最先被民警找到的是小郭,是珠宝鉴定专业出身的专业珠宝人员,他是突然离职,手续办得仓促。

民警通过对小郭资金账户调查,发现他有大笔金额进账的情况,时间是在2020年8月后,这笔钱会不会是卖掉钻石的赃款?

小郭否认了,他不好意思地解释,离职的原因是父母催他回老家,还经常和女朋友异地经常吵架,所以才仓促辞职回家,卡里的钱则是父母给的创业基金。民警核实小郭一家的情况后,排除了他的嫌疑。

第二个被找到的是因要考研辞职的贾询,他曾经在国外某奢侈品公司就职,面对民警的询问,贾询对答如流,可这却加重了民警对他的怀疑。

贾询太平静了,平静到让人觉得是有意训练过的,说出口的话没有丝毫破绽,这让办案经验丰富的民警提高了警惕。

按照之前调查流程,民警对贾询的手机、电脑、银行卡等信息做了筛查。在调查之前,民警要先将电子设备里的内容全部恢复。

民警在贾询的搜索记录中发现他多次搜索“国际钻石价格走向”、“香港钻石价格走向”、“申请办理国外留学”,甚至还查找过《钻石大劫案》等电影,等内容,可令人奇怪的是,贾询的搜索没有更多的记录,银行账户也没有异常,此时,有民警提出疑问,“会不会是用了家人的信息?”

民警调查了贾询父母和妻子的信息,这一查,发现贾询的父亲名下有多张负债信用卡,并且还有支付宝账户。

民警针对贾询父亲的支付宝账户继续侦查,果然发现了贾询购买莫桑石的记录。通过恢复的数据显示,贾询在某家店定制了8颗莫桑石,大小和编号和珠宝公司丢失的7颗钻石一模一样。

2020年12月30日,民警来到贾询在上海市松江区一小区住宅内将他抓获,面对突如其来的民警,贾询的家人不知所措,他的父亲问民警来干嘛。

民警拿出搜查证、拘留证和传唤证,又对贾询父亲问话,贾询父亲嚷道“我老头子,跟我有啥关系”,民警问道“你有支付宝吗?”贾询父亲硬气说“我什么都没有!”

民警却笑了,“这句话就是我要听到的,那说明都不是你的”。

被抓的贾询拒不认罪,民警几次进入贾询家搜查却都一无所获,民警无奈道“他女儿布娃娃的肚子拉链都拉开检查过,钻石都不在里面”。

除了布娃娃以外,民警还在贾询手机里发现几张停车场树林的照片,拿着铁锹在照片中的树下挖了许久,始终没有找到钻石的踪迹。

钻石被贾询藏去哪了?难道是卖掉了吗?

贾询在询问室里和民警僵持,直到2021年1月11日才松口,透露出了钻石所在地,并带民警在家中衣柜的一条西装裤里的黑手套翻出6颗钻石和1颗莫桑钻。

“最小那颗1.5克拉的卖掉了,卖了938000元,这笔钱还了信用卡”。

据贾询交代,他早已负债累累,每个月都用信用卡套现还债,一次和同事的聊天中,他知道了莫桑石可以代替钻石,便在某次外出展览回来时调换了钻石。

贾询表示公司钻石展出回来的检测并不严,他的莫桑石混在其中,并没有人发现,贾询壮着胆子,在2020年3月到6月期间,借着3次外出展览的机会,调换了7颗钻石。

贾询说手机中停车场的照片,他是为了给女儿拍松鼠看,并不是藏匿钻石的地方。

2021年8月,贾询因职务侵占罪被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的员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单位财物非常占有。

虽然贾询的行为没有以盗窃罪处罚,但他的行为给珠宝公司带来了非常严重的损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应为了一己私欲,断送日后的前程。

参考资料
[1]新华网 《偷天换日调包7颗钻石!谁是“钻石大盗”?》 20210201
[1]上海法制报 《利用职务便利调包7颗钻石》 20210823
[2]今日说法 《七颗裸钻》 《瞒天过海》 20211011-12
[3]百度百科 天然钻石 职务侵占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