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师徒斗法

潇洒故事哥

2022-09-27 14:07山东

关注

师父姓高,外人都叫他高金匠,因为他是专门给别人加工金银首饰的匠人,他的手艺自是不必多说,只看他的店铺,每天都是人满为患,这就能很好地说明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金匠有一个徒弟,徒弟叫何文清,他这个徒弟可是一位亲戚给介绍的。说实话,高金匠开始时是不想收他的,毕竟高金匠也是阅人无数的老人了,他一眼就看出,这个何文清可不是一个老实人,拜自己为师目的不纯。

做他这一行的,每天都要和金子打交道,这心术不正的人,是干不了他这一行的,天天看着摆在面前的金子,心里要是产生点邪念,如果不被发现那还好,如果被发现了,是要出大事的。

自从这个徒弟进了门后,时不时地就会侧面问高金匠一些,关于怎么在给别人加工金子的时候,偷偷留下一些金子的窍门。方法他但是有,不过每次高金匠都是当做听不懂,不给他解释,也不交。

何文清可是知道,这高金匠可是个偷金的高手,这么多年从来都没失过手,就是让同行用眼盯着他做,都看不出来任何破绽。

他拜高金匠为师,目的了就是要学这偷金本事,奈何高金匠是一直守口如瓶,任凭他怎么套话,师父就是一点都不说。

高金匠只就告诉他,自己从没偷过客人的金子,也没有这偷金之法,让他最好是死了这条心。

两年以后,只是学了点皮毛的何文清,就想出去单干了。他的师父高金匠也没有挽留的意思,他只是告诉这个徒弟,以后出去自己单干,一定要处处小心,千万不可做偷金之事。

就这样,何文清就乐呵呵地在他师父的对面,开了一家黄金加工坊。

用他的话说,那就是,他虽然离开了师父,但是,他还要时不时地请教师傅一些问题,跟着师父一起学习,并且,两个人离得近些,也能相互照顾下生意。

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屁话。他真的是这个意思吗?当然不是,他不想待在师父旁边了,因为师父根本不教他,他想要的东西,他把自己的铺子都开在师父的对面,就是要抢他师父的生意,目的就是逼师父教他偷金之法。

这高金匠能不明白这何文清的用意吗?他当然是知道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何文清他毕竟也是自己的徒弟,也跟着自己的学了几年本事,表面上他还是要照顾这位徒弟,所以,在他忙不过来的时候,就也会照顾一下这个徒弟的生意。

突然有一天,这高金匠就听到了一个消息,就是对面他徒弟的店铺被人砸了,而且,这何文清还被人打得不轻,他喜不喜欢这徒弟是另一码事,他出事了自己还是要过去看下的,很快他就来到了徒弟的商铺里。

此时,只见何文清的铺子,已经被人砸的是面目全非了,何文清本人也被打得不轻,正躺在地上不停地哀嚎呢。

别的先不说,还是救人要紧,高金匠招呼了几个人,先把他的徒弟送到了郎中家里。郎中经过诊断以后,告诉高金匠,何文清都是一些皮外伤,敷点药就行了。不过,恐怕是要在家里休息几天了。

高金匠陪着徒弟,一直忙到了天快黑,把徒弟送回家,安顿好之后,他才回到自己的铺子。

三天以后,他这个徒弟就一瘸一拐的,来到了他的店铺,手里还拿着一些礼物,说是来感谢他的。

高金匠看了看何文清,也没有多说,就让他把礼物放下,就回去吧,他这里没什么事,自己也挺忙的。

本来高金匠就无意,要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别人为什么砸他的铺子,还打他。

但是他不问,不代表何文清不说呀。师傅虽然要送客,但是,何文清他就是不走,他就要跟高金匠讲自己为何被打的事。

何文清告诉师父说,他给李恶霸加工手镯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这次损耗稍微多了一点点,也就少了一钱不到的重量,就这样,他就说我偷了他的金子,他不但砸了我的铺子,还把我打了一顿。

其实,高金匠也早就听到了点风声,毕竟街上议论这事的人,那可不少。他就是不想掺和这个事,所以,他才不问徒弟原因的,既然自己知道了,可就不好说不管了,毕竟这也是在打自己的脸。

徒弟接着说,师傅你还是教教我偷金子的方法吧,要不然的话,你看,我虽然是没偷,但是,还是被人给打了,这多窝囊啊,我如果真的偷了,那倒是也不冤枉,这顿打也算没白挨。

我在你这里的时候,看你给别人加工金饰的时候,数量基本就不会少,为什么我每次都有损耗呢?而且还那么多,要是人通情达理还好,要是碰到李恶霸这样的,我还不得天天挨打啊!

这个李恶霸,可是附近有名的恶人,从来不干好事,高金匠倒也想找机会,惩治一下他。

再说了,他打了自己的徒弟,不就是打自己的脸吗?主要是有损自己的名誉。

高金匠就告诉何文清说,我从来没偷过别人的一点金子,损耗当然是有的,不过只是我会把它降到最低而已。但是能让这金子不少重要的方法,我倒是也有,但是这个,我不能教给你。因为我觉得你心术不正,你会用这种方法去偷取别人的金子。

至于方法,我是不会教你的,但是呢,这口气我会替你出,你把这个李恶霸,给我约到这里来,我要当着他的面,重新给他加工一只手镯,而且保证,重量分毫不差,连损耗都不会有。

你告诉他,如果我做到的话,他就要当着了全城人的面,给你我道个歉,并且恢复我的名誉,还要赔偿你所有的损失。

到时候,你也可以亲自观看,如果你能学到,就是你有本事,我们也是师徒一场,我不会说什么。如果你看不出来什么门道,那不好意思,以后,你就不要再打这个事的主意了。

这一天,高金匠的铺子里,早早地就围满看热闹的人。这时候,李恶霸拿出来了一定金子,直接就扔给了高金匠说,你就把这金子给我加工成手镯吧。咱先说好了,如果少一钱重量,就算你输,到时候,我可不会跟你客气。如果一钱重量都不少,你放心,你说的条件,我全都答应。

高金匠什么都没有说,他接过金定后,就让人拿来秤,开始给金锭称重量,这定金子总共是7两8钱,这个重量也得到了李恶霸的确认。

然后高金匠就开始加工,他先把这个金锭放进了融化炉,徒弟也在旁边帮忙扇火,不一会儿,这金锭就开始融化了。

又过了一会儿,金锭完全融化之后,高金匠突然就抓了一把海盐盐,撒进了炉中,只听炉中发出了一阵,砰,砰,砰的响声,很快扔进去的海盐,就都从炉中蹦了出来,散落了一地。

这操作,可把旁边的人都给看迷糊了,这是干什么的?包括这李恶霸,也是一脸的茫然。

何文清也不明白,他从没见师父这样做过。何文清就问师父了,师父你往里面撒盐是干什么呢?高金匠说,这你就不懂了,我撒盐只是为了检验下炉中的温度。

你不必多问,快扇火继续加热,又过了一会儿,只听着高金匠说了一声,好了,然后他就拿工具,端起了炉中的金水,把它倒进了一个模具里面。

这个模具,也是高金匠特有的模具,模具是一截乌木制成的,通体乌黑,里面还撒了一些草木灰,这模具,每个人都能理解,不过这里面放草木灰,又是个什么意思呢?

不懂就问,这时候,李恶霸就开口了,他就问出了这个疑问。只听高金匠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个,是我制作金银首饰的独特手法,草木灰能让这些金水,更快的冷却凝固。

果然如高金匠所说,金水倒进模具之后,没过多久就冷却了下来。高金匠从模具中取出,已经变成金条的黄金,就开始锤锤打打起来。

高金匠的手艺,也是没得说,没用片刻工夫,一只精美的金镯子就做成了。

高金匠拿起这个金镯子看了看,对自己的作品也是非常满意。他把镯子直接就递给了李恶霸,让他自己去称一下重量,看看有没有少一丁点金子。高金匠还说,只要这个重量少了一点点,都算是我高金匠无能,我甘愿受罚。

看着高金匠胸有成竹的样子,李恶霸的心里也开始嘀咕了,这高金匠不会真这么神吧?连一点损耗都不会有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李恶霸把这个金镯子,放在秤上一称,正好是7两8钱,一点不多,一点不少,这时候旁边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啪啪啪地就鼓起来掌,还有人在大声为高金匠叫好。

这金镯子和刚才的金锭重量,是一钱不差啊!看到这结果,李恶霸直接就被惊到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不管怎么说,这个加工金银首饰,哪有一点损耗都不产生的呢?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可是这事实就摆在他眼前,高金匠他就有这本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恶霸他输的是心服口服,他答应的条件,也都一一照做了,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他想反悔可不行。

李恶霸走了之后,围观的人群也都慢慢地散去了,此时的铺子里,就只剩下他和何文清了。

这时候,何文清的噗通一下,就又给高金匠跪下了,他想要重加入师门,要跟高金匠学这手本事。

高金匠看了看何文青说,起来吧,我事先已经和你说过了,你如果能看出门道,那是你的本事,看不出来,我也不会教你。你还是走吧,以后,也不要再叫我师父了,我们师徒情分已尽,各自安好吧。

师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何文清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还死皮赖脸的不走,恳求着高金匠教他真本事。

高金匠也是有点生气了,他就对何文清说,非让我给你直说是吧?你不要以为,你跟李恶霸演的这出双簧我看不出来。

你和他演这种戏,不就是想骗我的这种本事吗?你一定要学我的偷金之法,到底是什么目的?你摸着良心,你敢说不是为了偷金吗?

何文清没想到,自己的那点小聪明,早已经被师父给看穿了。这李恶霸,的确是他花钱请来的,他自己挨打倒是真的,因为演戏,要演全套,不能让师父怀疑。没想到,在这整个局里,自己竟然才是那小丑,既然师父已经把话说明了,自己也没脸在留在这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高金匠真的会偷金子的方法,他今天表演的这一手,就是在偷金子,只是这个过程,任何人都看不出来,也发现不了而已。

他撒入炉中的海盐粒,在突然遇到高温以后,并不会融化,而起会爆炸,海盐粒就会随着爆炸被弹出,在海盐粒弹出的时候,就会携带上金水,所以,盐粒和金水就一同散落在了地上。事后,只要把这些散落在地上的盐粒收集起来,就能得到偷来的金子了。至于为什用海盐,因为海盐的粒径大小更适合。

至于,金子为什么会一点都没少的原因,问就在他的模具上,他模具里面的草木灰里,涵有他提前就已经准备好了黄铜粉。这黄铜粉的克数,他也是经过精确计算的,和他偷出来的金子加上损耗,是正好吻合的,这都是他经验。

金水倒进模具以后,就会和这些黄铜粉融合,这样一来金子的重量根本就不会少,而且你也看不出来,毕竟一点黄铜粉掺杂在里面,不经过专业的检测,谁都不可能看出来。

这是师徒两个人的斗法,只不过,师傅斗的是真本事,徒弟斗的却是心眼而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