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逃出婆家所在的镇,老公竟带了一群人追到县城”

小楼故事

2022-09-28 07:30四川

关注

原创/【小楼故事】 作者/刘小楼

连载故事【远嫁,是个大坑】右上角关注我看全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一】凌晨四点,婆婆穿戴整齐站在我床边

【二】婆婆找来两个粗壮妇人按住我,要我乖乖听课

第三集

林曼挂了电话,开始动手准备。

她找出自己随身的小包,把身份证,钱包,手机,钥匙都放了进去,又找出几个脏兮兮的塑料袋,在外面裹了裹,看着就像一袋垃圾。

林曼推开窗户,把裹着塑料袋的随身小包,顺着窗户丢了下去。

这个窗户外面是邻居的院墙,中间也就一米多宽的一条小道,推个自行车都走不过去。

林曼看看自己脚上,穿着拖鞋,凉鞋在楼下客厅门口,好在行李里还有一双旅游鞋。

她把旅游鞋,也顺着窗户丢了下去。

想了想,她又从行李里翻出一个周扬的旧手机,这手机还是来之前,周扬让带上,说是回来给婆婆用的。

林曼拿着旧手机,装作和周扬通电话的样子,穿着拖鞋下了楼。她边走边喂,喂, 看着像是手机信号不好,通话断了线。

婆婆果然坐在客厅门口守着,看她下来,一脸警惕。想必也是在等公公回来吃午饭。

林曼对婆婆说,自己胃里不舒服,要去路口小店买瓶酸奶,边说就边往外走,婆婆赶紧几步追上来说,我陪你去。

林曼一转身,把手里的手机,塞到婆婆手里说:

“阿姨,刚周扬来电话说有事和您说,说一半断线了,您等着接他电话吧,估计马上打回来了。”

说完,也不管婆婆拿着电话发呆,只管急步往外走。

林曼心跳的厉害,她想好了,如果婆婆真追出来拦她,她就往镇上人最多的街上跑,边跑边问派出所在哪。

但她还是怕,这些天虽没怎么出过门,但明显能感觉到,这什么狗屁女.德班,在当地,还是挺有支持者的。

从那两个妇人送自己回来时,一路和她们打招呼的那些女人,恭敬的态度,就能看的出来。

从当地男人看女人的眼神,也能感觉出来,绝对控制的肆无忌惮,和满含轻视的趾高气扬。

林曼是真怕,怕闹起来,不但没人帮自己,还会有人帮着婆婆,合伙把自己关起来限制自由。

周扬,那是指望不上了。

她算看出来了,男人,只要一回到他们原生家庭中,所有恶劣本质都会暴露出来,完全的是非不分,研究生也没用。

溜进后巷,捡回塑料袋和鞋,林曼换上鞋,抱着塑料袋就跑。

有心撒丫子狂奔,又担心自己现在怀孕,一路频频回头张望,生怕身后有追兵。

林曼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在逃!逃命的逃!

一口气跑到镇上汽车站,她看了看时刻表,最近一班车还要一个多小时才开车。

要是在这傻等一个多小时,怕是婆婆带着人就杀到了。

林曼焦急的左右看,看见一辆出租车。她尽量装出若无其事,问对方去不去县上。

对方是当地人,一脸狐疑的问她是谁家的亲戚。

林曼说自己是从县里来找人的,现在赶回去。

对方追根究底的问她找谁,她随口说出周扬他姐的名字,说是自己老公和她老公在一处工地上拉沙土的。

对方这才好像信了,要了个贵的离谱的价格,还是一副你爱去不去的样子。

林曼装出着急赶回去的样子,心疼的还了还价,上了车。

车开出去半个多小时,林曼放松下来,这才觉得头晕眼花,饥肠辘辘。

林曼迷迷糊糊睡着,到了县城被司机叫醒。付了钱,她就冲进第一眼看见的一家德克士。

大口吞咽着只有一片生菜的汉堡,她再次拨通周扬的电话。果然,婆婆还没告诉周扬自己不见了。

晚上,周扬和林曼,坐在县里一家快捷酒店的标准间里,大眼瞪小眼。

周扬是还没反应过来,林曼为啥闹腾。

“不就是个学习班么,乡下女人没文化,我妈估计也是她自己去学了,觉得挺有道理,觉得好,才让你去听的。

又没啥大不了的,你装着听听,混两天就过去了嘛,值得这么招呼都不打就跑出来么?”

林曼气的七窍生烟,大喊:

“我闹腾!你妈让我跪在硬地上,听人讲,涂口红会口腔溃疡,不生孩子会得子宫癌,你竟然说没啥大不了?

我一个孕妇,被几个村妇按在地上还被没收手机,你说没啥大不了?我一个孕妇,被限制人身自由,还要去给他们刷厕所?

你没疯吧?周扬!

你是不是这几天喝傻了,你能清醒点么?这是违法!违法的!”

周扬一脸惊诧,想了想又说:

“没那么严重吧,我妈我姐,我家很多亲戚和以前的女同学都去过呀。怎么就你反应这么大啊,你就当哄她们玩,去看热闹不行么?”

林曼忽然觉得,这事不对!

从头到尾,周扬似乎都没有她想象中,本该有的那么吃惊,难道他早就知道?

林曼指着周扬鼻子,一字一句地问:

“你妈告诉过你了,要骗我去那个狗屁学习班!是不是?所以故意让你跑你二大爷家了?”

周扬眼神躲闪,拼命解释:

“是二爷爷,不是二大爷!你听我说,小曼,你相信我,我真不知道这个学校这么狗血,只以为就像我妈说那样,讲讲三从四德什么的。

真的小曼!我想着,反正你在家也没事,也是怕你无聊,才同意的。”

林曼气的手指哆嗦,点着周扬,一叠声说了三个好:你,好!好!好!

抓起包就往外冲。

刚摸到门把手,就被周扬从身后一把抱住。

周扬都快给林曼跪下了,好话说尽,只说自己是真不知道会那么野蛮,天地良心,我周扬有一个字假话,让我天打五雷轰!

林曼浑身无力,瘫坐在地上大哭了一场。折腾到半夜,才被周扬抱着进去洗了个澡,躺到床上睡了。

一觉睡到中午,林曼起床后,拉开酒店的窗帘,真真切切看见外面的阳光,街道上的路人车辆时,她竟生出一种重见天日的安全感。

下午,周扬期期艾艾的和林曼商量:“要不......咱们回去吧?”

“回哪?”

“回我家嘛,我发誓,我保证!绝对,绝对不会再让你去那个学校了。”

“回去?我还要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走出门外二十步,都得和你妈请假?

还要我每天跟个下等小丫鬟似的,里屋转到外屋,看着你爸妈脸色?

还要我看着你妈给我那些狗屁小册子,忏悔自己怎么能婚前怀孕?

你做梦!”

周扬还想说什么,被林曼拦住了,她头摇地拨浪鼓似的:

“周扬,我宁愿不结婚,也不回去了。你最好现在就回去拿行李,我买好回G市的高铁票等你。”

周扬的脸色,眼见得越来越不好了:

“那怎么行!婚礼怎么办?所有亲戚都知道了。不办婚事,我爸妈的脸往哪搁,以后在村里怎么做人啊。”

林曼却是死活也不肯回去:

“我真的一天都不想回去你家,求你,周扬,咱能不在你家办婚礼么?让你爸妈去我家,或者去G市办都行。

我不敢,我是真怕了!儿媳妇两个多月的身孕,你妈都能给骗去那种违法学校里挨打跪地,限制人身自由!我是真不敢想,你家还能干出啥丧心病狂的事来!”

周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得出,也是强忍着怒气。

争吵到最后,周扬摆出最后的底线:

“要不,就再等几天,你爸妈来了,你跟他们一起回去,婚礼办了咱们就走,这总可以吧?”

林曼沉默,没作声。周扬摔上门出去买饭了。

房间里,忽然就只剩下一片安静了。

窗外的夕阳大刺刺的照进来,金灿灿晃得的人眼晕,林曼觉得好累,好累。

和周扬在一起五年,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真没自己以为的那么了解他。

俩人从来没为什么事,如此激烈地争吵过,从没有过争吵的,像这次这样互不让步。

当夜,周扬再次摔门而去。

第二天上午,周扬领着二爷爷家的几个女眷,来到酒店时,林曼已经退房离开了。

周扬站在酒店大堂,连着拨了好几次林曼的手机,林曼始终没接他电话。

此时的林曼,正坐在高铁候车室,和离周扬六米远的酒店前台小姑娘,聊微信。

一早,林曼退房时,就加了酒店前台小姑娘的微信。

发个红包,拜托姑娘,要是周扬或者其他人来找自己,请她在微信上和自己说一声。

她也就是想看看,周扬会不会来找自己,还想看看婆家会不会追过来,想看他们到底能疯狂到啥地步。

小姑娘不但一看见周扬,就在微信上告诉了林曼,还偷偷拍了段视频给她发了过去。

视频里,周扬眉头紧锁地站在大堂打电话,旁边几个五大三粗的妇人,正在热心探问结果。

林曼一看就炸了,怎么着?周扬你这是来抓人了?她一边后怕,庆幸自己跑得快,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

“好你个周扬,一回家,你他奶奶的还真就魔障了!这是失心疯了吧?”

长这么大从没被人暴力对待,限制过自由的林曼,是彻底被那女.德.班里的情景吓坏了。

昨天一晚上也没见周扬回来,今儿一大早,她又生怕婆婆带人找过来。赌气带着害怕,索性一跺脚,先离开酒店走了。

林曼所有衣物化妆品都留在婆家,出了酒店,她随便进了家小服装店,想买件防晒外套。

防晒服倒是有,还很便宜,就是只有两个颜色。一个是雷死人的艳粉色,一个是环卫工人马甲上反光条的荧光绿色,无比鲜亮。

林曼百般无奈地买了件荧光绿的防晒服套上,她拉上兜帽,又顺手买了个十块钱的墨镜戴着。

没办法,她皮肤敏感,一直只能用自己喜惯的护肤品,从昨天到现在,脸上啥都没涂,她怕自己被晒过敏。

打扮古怪的林曼到了高铁站,原本还有点犹豫,到底是自己一走了之,还是再和周扬谈谈。

毕竟,结婚,对自己对周家都是大事,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总得要有个说法吧。

可这会儿,视频里看见周扬竟带了人来,再想到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些报道,林曼脑子里直接就认定,周扬这是伙同婆家人,来抓自己回去的了。

其实,周扬还真没想过要把林曼抓回去,怎么说他也是个研究生,哪能那么野蛮对待自己老婆呢。

昨晚他赌气跑回二爷爷家睡了一夜,早上醒来想想,才觉得后悔,自己怎么把林曼独自在酒店晾了一夜,真是昏了头了。

他找几个伯母堂姐跟着来,是觉得二爷爷家几个女眷,有县中学的老师,也有县医院的大夫,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也就是想让她们劝劝林曼,别和自己那没文化的婆婆一般见识,有些事,也是因为当地民风守旧愚昧,其实没啥大不了。

再者,周扬也是想着,林曼要是实在不愿回去,就让她在县里二爷爷家住几天,等岳父母来了也就好办了。

可惜林曼压根没接周扬的电话,两人之间,这就误会上了。

看了视频,林曼不再犹豫,立刻上了最近一趟回G市的高铁。

五小时车程,两小时之后,林曼已经从暴走的战斗状态,完全切换到了面临失婚的孕妇心情。

她脑子很乱,怎么也想不明白,周扬这是中了什么邪,怎么就能这么愚昧糊涂。

她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婚到底还结不结,怎么结。

正在焦虑中,林曼忽然觉得小腹隐隐作疼,她赶紧跑去洗手间。内裤上竟然有血,她登时吓得面色发白,几乎就站不住了。

看看还有大约三小时就到了,她咬牙回到座位,这打击来得突然,直让她一阵的头晕目眩,心里一时惊恐万状,一时又悲伤莫名,真真是翻江倒海。

她拼命要自己镇定下来。给周扬打了个电话,带着哭腔说:

“我流血了,准备下了高铁就去医院,你快点回来吧。”

周扬立时着急了,但毕竟是学医的,赶紧安慰她别紧张,先去医院检查,并说自己会赶最近一趟车回去。

林曼抹掉眼泪,打开手机地图,查找离高铁站最近的医院。

高铁进站时,林曼着急的坐不住,站在过道里等,她架着一副深色墨镜,面色苍白,双手紧紧交握,深呼吸,不停对自己念叨:

“不怕,没事的,不怕,没事的,不怕,没事的!”

林曼没注意到,此刻,在她身后,有一个结实黝黑的年轻男人,正紧紧注视着她,还对不远处另一个男人使了个眼色。

林曼下了车,一边东张西望找寻自己要走的出口,一边查看手机地图。

这个高铁站她不熟,看地图要从F口出去离医院最近,可她半天找不到去F口的路,她拦住一个迎面走过来的大妈问路。

大妈一看就是个热心肠,看看林曼,没说路倒是先问:

“姑娘你没事吧?你这脸色白的吓人啊。"

说完,又摸了摸林曼的手,咋咋呼呼的说:“唉哟!姑娘,你这手冰凉冰凉的啊,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呀。"

林曼正欲答话,身后忽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大骇回头,手机紧握在胸前,满脸惊恐仓皇。

身后的男人,皮肤挺黑,厚嘴唇棱角分明,他一手抓住林曼的肩膀,眼神异常犀利地盯视她:“你要去哪?”

第三集完

关注【小楼故事】明天看下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