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曾得32枚金牌,5次打破世界纪录,却被国家队开除,今靠卖菜为生

只聊综艺

2022-09-27 10:50贵州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从古到今一样的,你说她正得意时风头无两,当年哪晓得落魄时如此招人唏嘘。二十几年一晃而过,或许还有人记得她的名字,她叫戴国宏。

天才的过往

把这位天才的履历罗列出来,原来常人难及的高度是她的起点,七岁她步入传奇的职业生涯,八岁被选入辽宁队,十七岁已站在世界冠军的领奖台。她站在领奖台上,面对的是聚光灯和升起的国旗,是台下潮水般的欢呼,她已到达人生的巅峰。

在短短这些年里,她总共斩获三十二枚金牌,先后五次打破四项世界纪录。九三年的全国冠军赛,打破了无人可以撼动的女子蛙泳比赛亚洲的记录,同样是九三年,她在全运会上打破自己创下的蛙泳记录,一举斩获三枚金牌,两场比赛奠定了她在国家队中的地位,她得以参加国际大赛。

这之后,在九四年的世界杯上,戴国宏夺取五枚金牌,同年,她在世锦赛上拿到两冠一亚的成绩,带着队友打破了当时四千一百米混合游泳接力赛的世界纪录。从此,她成为当时国内人尽皆知的游泳运动员。

国际泳坛那时以她的名字做年号,将九三九四年命名为"戴国宏年",她是整个国家的骄傲,她几乎统治国际泳坛蛙泳这一项目,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有人都熟知她的姓名。

命运的转变

她的人生本来该这样一路辉煌下去,到她获得更多的成就,到她披着一身荣光退出战场,成为体坛的神话,成为国家的传奇,可惜天妒英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者是她那时自负,或者是对于奖项的执着,在被诊断出颈动脉炎时,她并没有选择及时治疗,具体原因如何,到现在已不得而知。

这年轻的姑娘无知无畏,九六年的那段时间里,她本可以选择治好自己,继续她光辉的职业,可惜在人生的岔路口,她错误地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在备战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时候,由于颈动脉炎引起了扁桃体发炎,领导怕因此影响比赛,要求她将扁桃体摘除。她拒绝他们的要求,她以为这是对她的羞辱,她以为他们只在乎是否取得奖项,而不在乎她的身体状况,她被当成了获奖的工具。

她开始违背教练的劝阻,违背队伍的组织纪律,反抗国家队的管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像变了个人,或许是她年少成名,天赋与荣誉推她登上神坛,又因为天赋与荣誉,她从神坛跌落,一切转变像上天开的一个玩笑。

她最终没有参加亚特兰大奥运会,国家队趁机将她开除,这是她命运的转折点,从此之后,她的生活急转直下。

另谋生路

异于常人曾经给她带来了无上的荣耀,但异于常人也最终成为她回归日常后最大的绊脚石。

体坛是她的乌托邦,天赋支撑她一路前行,可除此之外,世俗所承认的一切,文凭、学识、谋生的能力,她全部缺失。在辽宁队将她当作反面教材而拒绝她成为教练的申请后,她不得已要开始面对无法谋生的窘况。

她只会游泳,因而也只能从事游泳相关的工作,没了游泳,她什么也不会。

回到家乡,她在家人的劝说下去摆摊卖菜,也开设了自己的游泳馆,挂着蛙泳世界冠军的头衔,想必不少人慕名前来吧,来看冠军的落魄,或许带着几分同情,或许带着几分可惜,或者还有人落井下石地,借买菜来提醒她英雄已落寞。

也无法得知她那时的境况与想法,但寻常生活对一个曾经站在聚光灯下的世界冠军是没有意义的,她每晚数着卖菜的收入,不知是否内心充满委屈与懊悔,但这世上从没有回头路可走,只好继续地生活。

从前她走在场馆里,踩着光滑气派的地面,穿着体面的衣服,昂首挺胸地面对所有人,面对无数记者的镜头,而今只能走在坑洼的路上,起早贪黑地,没人在意,只当一个寻常妇人。

生来就是寻常妇人也还罢了,经历过光鲜亮丽的生活和众人的追捧,再沦落到为几斤几两的菜叶,为几毛几分的银钱担忧纠结,假若有人认出她来,问她,你是戴国宏吗,她该略带窘迫地承认,还是干脆否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解,怎样的回答对她都是再一次伤害,一切只因为她那时拒绝治疗,不但落得国家队的惩罚流放,还将自己的日子过成这副模样。

因为常年的训练,她已是满身伤病,只能带着一身病痛生活下去。她犹如弃子,被国家忘记在不知名的角落里,看着泳坛那些后起之秀,她是否会对自己多舛的命途感到可怜。

被忘记的英雄

这个世界对末路的英雄总是苛刻的,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戴国宏这三个字在她离开体坛后便渐渐消失在人们的生活里,假若不是刻意去回顾往昔,大约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记起,网络上寥寥几人对她表示的怀念,寥寥几句对她的追忆,已经无法与当年的盛况相比。

但她在泳坛获取的成就曾经真实存在过,这些无法否认的事实和无法夺走的奖项与荣誉曾经真实存在过,哪怕英雄如今再落魄,她也曾是英雄。

也正因为她曾是英雄,所以之后的命运才如此令人唏嘘。有时人生就是这般无奈,繁华荣光犹如烟云过眼,名利富贵恍似白驹过隙,那时青春年少,天地广博,意气风发,以为前路无垠,哪晓得生活当头棒喝,一切消散如烟。

当年为她慨叹,为她惋惜的那些人,转眼奔赴各自的人生,说到底日子是她自己的,旁人说得再多,感叹再多,荣华她受着,清贫她受着,也不见有人能在她光鲜时分一杯羹,在她落魄时分一点重担。

她虽然早已不复从前的荣光,但也并没有人们所想的那样落魄,她只是成为一个普通人,过普通的生活,做普通的营生。或许英雄最好的归宿也与她如今的生活相仿,不过跌入凡尘,重归烟火人间,没有名利富贵,倒也自得其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