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加代在大庆吃饭,遇到了不服气的人(3)

炽热得冰雪

2022-09-26 20:27云南

关注

黑龙江大庆市的红房大饭店,名字听上去挺大,其实也就是一个二层楼,加起来平四五百平的饭店。加代等人的车往门口一停,经理迎了上来。

“哥,你好!”

“我们二十多人,给我们找个大包间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理说:“哥,包间是真坐不下,没有这么大的包间。不行的话,在大厅给你们拼个大桌。您放心,菜品肯定不差。”

毕竟是在大庆,没有必要摆那个排面,加代说:“那也行啊,大伙也不挑,来吧。”

四张桌子拼成了一个大桌,二十多人围着桌子坐下了,点了二十多道东北特色菜。等着上菜的功夫,二老硬朝着丁健一摆手,“你叫左帅呀?”丁健一指旁边,“老硬,你不认识我呀?他才是左帅。”老硬说:“我没问你,我是问他,你不知道呀!”大家哈哈一笑,左帅说老硬认识我......

开始上菜了,邵伟问经理:“你家有茅台吗?我哥不喝别的酒,贵一点不要紧。”经理说:“我们这小店哪有茅台呀?最好的酒就是五粮液了,一共只有五瓶了,半年也没卖出去一瓶。”

邵伟一听,说:“都拿来吧。”

五粮液拿上来,倒上以后,江林说:“哥,你领一杯。”

加代说:“兄弟们辛苦了,我没有别的话,一句话,哥是桥梁,你们哥们儿将来得往一起走,我们就是一大家子,谁也不能分家,谁也不能耍心眼儿。以前的事儿,出过一回,也就出了,但以后也不能再有了。这以后都是自家兄弟,大事小情不用我张罗,大家知道就行了。来吧,我们好兄弟一辈子!”

兄弟们也都呼应,“好兄弟,一辈子!”......

眼看酒快没了,邵伟把老板娘叫了过来,说:“五粮液没有了,你能不能出去给买几瓶,我们外地过来的,对这边不了解?钱都无所谓。”邵伟从包里拿出来了五万块钱,说,“你去给买两箱啊,喝剩下的,给你们。”

老板娘说:“老弟,我这还忙着呢,烟酒店离得挺远,我去之后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邵伟说:“钱不给你放着了吗?你给买一点呗,我们不喝别的酒。”

一个哥们说:“这真牛逼呀,啊,真他妈牛逼,喝茅台来这个地方干什么呀?对不对?找大酒店喝去啊,跑这地方装牛逼来了,还他妈非茅台不喝。CTM,装什么牛逼呀?”

加代等人回头看了过去,旁边一桌坐着五个人,三男两女,邵伟一指说:“哥们儿,你说谁呢?是不是说我们呢?”

“没有啊。我说你了,我提你名了,哥们儿?怎么还有找骂的呀?”

邵伟一听,说:“你没骂我就行,哥们儿。”

加代说:“就这么地吧,喝点酒干什么呀?”接着又跟那边摆了摆手说:“没事,哥们,你喝你的。”

“有事没事能咋地?啊,能咋地?操!”

加代笑了笑说:“行啊。邵伟,算了。”让老板娘把家中最好的酒搬过来。老板娘说行,并让邵伟把钱收起来。

加代这边酒又倒上了,喝了二十来分钟。那一桌的哥们说:“铁子,我告诉你,我们这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大庆肯定还可以,可以说是黑龙江最富的城市了。我最看不惯那种跑这来装牛逼的。你跑到这地方装什么牛逼呀?外地来的,你就消停一点。弄得像大黑社会似的,恶心,找人骂,啥也不是!我说得对不?”

另一哥们附和说:“确实,确实,什么人都有,学会理解吧,什么人都有。”

大志已经吃饱了,脑袋一歪。加代说:“别闹啊。喝我们的酒,大鹏家有事,谁也别计较。”左帅的手已经伸向了后腰,丁健的手也摸向了兜里,孟军抱膀坐着了,酒都不喝了。大志站起身,加代一看,说:“哎,坐下!”大志坐了下来,大声骂道:“CTMD。”江林捂着嘴直想笑。加代咂了一下嘴,大志又骂了:“MLGB,CNM。牛逼大声说。”

那边一回头问:“骂谁呢,骂谁呢?”

加代一回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志站起来,手一指说:“CNM,就骂你了!”那边一哥们站起来,也比划着说:“你骂谁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丁健、左帅、徐远刚、陈晓东、小毛、孟军和二老硬一下子全站起来了。左帅手放在后腰问:“什么意思?”

加代连忙站起来把兄弟们制止了,和那边打招呼说:“哥们,都喝多了。”
“喝多了,嘴没把门的了啊?你他妈认识我不?那小子,你骂谁呢?你给我跪下来。”

加代说:“兄弟啊,都喝点酒,你干什么呀?我们不对,但是你们说话不是也刺耳嘛!拉倒吧,都喝了点酒,你赶紧回去吧。”

“我回NMGB。”

加代一听,说:“你没完没了呀?”

“小bz......”

二老硬砰地一拳打在了那小子的面门上,“你当我面骂我哥呀?”

那小子一下子倒在了桌上,旁边两个同伴一下子冲了上来,“打他!”

左帅一听,顺手从桌上抄起一个酒瓶砸了过去,“打他!”

徐远刚一听,上去就打。丁健从后腰把枪刺拔出来,反手揪着另一小子的衣领,朝着肚子,扎了三下。

三个男的瞬间被撂在了地上。被丁健扎了三下的这小子姓孔,是大庆的一个大哥,人称孔老五,开始骂人的那哥们是佳木斯的,许宏佳。

许宏家坐在地上,指着二老硬说:“你真牛逼啊,你打我是吧?别走了,看我不给你整死!”

许宏佳骂骂咧咧开始打电话,孟军前面没有轮到动手,此时走了过来,问:“什么意思?”

许宏佳说你等着,电话刚一接通,孟军抬起一脚,踢在了许宏佳的脸上。跟上一步踩在了脸上。孟军一回头,说:“健哥,把枪刺借我!”

加代一抬手,说:“别别别,拽起来,把他拽起来!”

马三和周强过去把许宏佳架了起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