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金门战役,陆军指挥官鲍成被俘:51年被除党籍,晚年享县处级待遇

文史旺旺旺

2022-09-26 19:02浙江

关注

1950年7月,正是中国刚刚成立不久,因为国内外的种种因素的影响,解放军不得不发起一场对大担岛、二担岛的小规模进攻,力求达到火力侦查的目的。

习惯陆战,对于渡海作战严重缺乏经验的解放军,几乎没有一点优势,最后导致登岛失败,全军覆没,陆军指挥官鲍成被俘,关押五年后才得以回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战役的背景:缺乏尖底船只,不习水性

1949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艰苦卓越,经过了几次大规模摧枯拉朽的进攻将敌人逼退到台湾地区。时任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进入福建后先后发动福州战役、平潭岛战役、漳州战役和厦门战役,击败了守岛的国军,实现了解放厦门。

按照上级的意思,解放军应该乘胜追击,争取一次消灭所有敌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于是萌生了金门战役的初步想法。

金门的军事地理位置十分关键和特殊,可以说是敌人的最后一道防线。既定的作战方案是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28军负责进攻,四个团分成两个梯队,然后最终的实际情况是其中一个团(246团)打了折扣,只派出了一个营的兵力。

在粟裕将军的指导授意下,时任海军司令叶飞集中有效兵力,将属下船只分发给第28军,决定集中船只进攻金门。

由于实际能够出战的船只数量不足,导致进攻时间一拖再拖,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金门战役以失败告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50年7月,时任第三野战军第29军第86师的二营营长鲍成接到上级命令,率先攻打大担岛、二担岛,目标是火力侦察,时间定在金门战役之后。

因为这两个岛屿的战略位置极其特殊,正好位于福建小金门的西侧,厦门和金门的中间,可以说是金门岛西侧的天然屏障,岛内东西长,南北窄,呈杠铃状,南面的高地称为南山,海拔105m,是整个岛的制高点,如果能成功占领,就可以切断敌人的补给线,为后面的登陆战打下坚实基础,计划看似天衣无缝,但是鲍成却有着自己的担心,他认为此举胜算并不高。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之前金门战役全军覆没,总结经验就是没有完备的海军空军。虽然敌方龟缩在一个岛屿内,已经溃不成军,但是比较起海军实力来说,双方还是有实力差距。

建国初年的解放军受限于海军,空军实力不足,在最近的东南沿海的战事中,经常属于守势。

再加上6月份朝鲜战争的爆发,吸引军队的大量注意力,和人力物力的投入,本来就不多的战争资源都要向东北靠拢,所以关于这一次东南沿海的主动进攻,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

不仅如此,解放军在东南沿海的船只也严重缺乏。不只是军械船只舰艇,包括水雷、深水炸弹、各种炮弹,观测、通信、航保、防化、防救等各类配套设备器材,建国初期几乎都没有。

1949年9月份,老蒋专门对汤恩伯下令务必要通过空军力量破坏解放军的船只,上海造船厂将船只藏在水底,才留下了几百条。

直到1953年,中国海军与苏联达成六四协定,才渐渐地壮大起海军队伍。

参加此次行动的鲍成营长,只能硬着头皮找一些普通的渔船,还有一些是解放军紧急从内陆的江河湖泊中征用的民用船只。

作为内陆的民用船只,与航海船有个巨大的区别:船底。因为水域的限制,通常在浅滩航行的内陆船都是平底,而航海用的船都是尖底,一是海水很深,尖底船不怕搁浅;二是提高船只乘风破浪的能力,不至于扛不住风浪。

平底船的大量使用给后来的登岛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登岛后遭遇风浪,船只搁浅

1950年7月26日下午17时左右,鲍成作为第一梯队先行出发,带着一个加强营500多人参加了大担岛战役,争取成功抵达对岸,登陆后执行另外的作战计划,再运送第二梯队前往增援。

但是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或者说解放军对于潮汐缺乏基本的判断。抢滩登陆时,海面上刮起了巨大的风浪,而且越来越大,正好又碰上了海水涨潮,导致海岸边浪也是阔水深。

之前提到过解放军的陆军实力强大,经验丰富,但是面对其广阔无垠的海洋时,他们也会感到束手无策。鲍成在西路部队指挥船被吹散,和其他船只失去了联系,但他也无法在海面上宣布撤退,否则就前功尽弃。

为了方便后续部队继续进攻和减少伤亡,作为先行部队的解放军船只只能力求离岸越近越好,经历了无数风浪的打击,鲍成带领的部队终于抢滩登陆了,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10点。

原本以为迎接他们的是激烈的战斗,但天有不测风云,船只刚到岸边就开始退潮了,潮水已经退到了数十米开外的地方,这就导致了很多登岛的船只大多搁浅在沙滩上。

这对于解放军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如果是尖底的海船,就可以依靠人力将船只从搁浅区推向深水区。可惜这是平底船,只能呆滞在海滩上,笨重得无法行动,船只搁浅不仅让鲍成的队伍全部暴露在敌人的视野内,还打乱了后来的作战计划。

消耗大量人力去搬船显然不可能,也意味着部队后撤和增援部队的道路已经被切断了,鲍成能做的只有孤军奋战,殊死搏斗。

但是攻击始终难以奏效,反而被敌人包围。敌方的守备部队是第五军75师225团一营,两个连加一个重机枪排,一个迫击炮排,一共298人,由一营营长史恒丰中校指挥。

虽然只有两百多人,但他们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藏在岛内的高地或者树林中,利用居高的优势,集中火力先将解放军的船只和队伍悉数击沉摧毁。

此次大担岛战役重蹈覆辙,是解放军登岛部队没有“天时地利人和”导致的,没有探明情况就贸然进攻。

叶飞将军“猛攻突袭,速战速决”的作战计划,说起来简单粗暴,解放军的人数是对面的两倍,但是对于撤退和后续的资援工作毫无准备和部署。部队甚至没有携带重型武器,也没有准备增援的备用船只,整个作战思路是不完善的,不能运用到战场上。

只有等到凑齐了所需要的尖底船才能发动进攻,但是军令如山时间紧,任务重,鲍成只能按照原计划做的方案执行。

大担岛战役的结果就是大部分将士壮烈牺牲,指挥官鲍成虽然躲过了枪林弹雨,但是被敌人俘虏了。

这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来说,俘虏比战死在沙场上更加难受,因为鲍成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被捕入狱。当时他是地下党领导小组的一名成员,夺取伪军的武器弹药消息被泄露,鲍成被捕入狱,后来有红军将他正面救出,才得以出狱。

获得新生的鲍成参加了后来的抗日游击队,亲眼见证了敌我双方对峙、反击到决胜的所有过程。1943年参加靖泰游击大队,次年转入人民抗日自卫军通如纵队,不久后又编入新四军苏中军区63团。

在部队期间,他一直都是忠诚老实,骁勇善战,期间多次立功受奖,并且光荣入党。见证了后来的建国,这些都无不让他越来越热爱自己的国家。

之后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看见祖国统一的那天。他陆续在华东野战军以及第三野战军战斗,说起来,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老革命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担岛战役的再次完败,非但没有完成报仇,还被曾经老对手第五军俘虏,不管敌方如何严刑拷打,都没有从鲍成的口中得到半分关于其他计划的消息,体现了他作为解放军该有的气节和精神。

敌军恼羞成怒,在外大肆宣扬此战役,为在徐蚌会战中阵亡的邱清泉以下数万官兵,报了一箭之仇。

还在台湾出版的“地图”里,将大担岛、二担岛称为“大胆岛,二胆岛”,在双方死伤人数上也大做文章,宣扬他们在“大胆岛战役”中取得“辉煌的胜利”。

有“扭转乾坤之功”,企图在舆论上压倒解放军,但终究没有泛起太大的波澜,也只是逞逞口舌之快。

后世有许多史学家、军事家将金门战役、大担岛战役和1950年三月发生的海南岛登陆战,结合起来分析成败因果。

如果将整个金门战役规划到解放战争末尾的小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历史大局。反倒是经过此战役,让解放军深刻意识到了渡海作战的难度,在此后的海南岛战役中,第四野战军充分吸取了经验教训。

此战创造了以木帆船为主,配以部分帆船进行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摧毁敌陆海空“立体防御”的战例,也是人民解放军大规模登岛的成功战例。而后来的大担岛战役又为渡海作战交了一笔不小的学费。

(三)晚年重获党籍,直言一生足矣

1951年,鲍成被敌党送回了大陆。被俘期间受尽折磨,关押了两年,没有从他的口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回到大陆后,他被华东军区扣押,9月26日,东军区军防处对于鲍成进行判决:以战场投敌罪被开除军籍和党籍,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鲍成无话可说,他相信组织的决定是正确的,得到的惩罚都是自己为失误买单,只要能回到祖国,落叶归根。

1957年,鲍成刑满释放后,留在了劳改农场继续就业,1969年他被遣返到原籍如皋县新民公社。这一次回到自己的家乡,已经是物是人非。

看着家乡越来越富裕,没有战乱带来的流离失所和生灵涂炭,他感到由衷的高兴,即使这次不是衣锦还乡,而是意味着从零开始。

村里的街坊邻居都知道鲍成的英勇事迹,在外参加革命这么多年,最后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他们会在生活上经常帮助这位真正的战士,其中就包括新民公社的党委书记薛云高。

他也对于鲍成深表同情,于是将他单独安置在生产队大厂的一间房子里面,授予他生产队长的称号和任务,让他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动,按规定称粮分草,不至于养家糊口都很吃力。

对于习惯了任劳任怨,艰苦奋斗的鲍成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难事,唯一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就是被开除党籍,他也从来没有放弃争取再次获得党员的身份。

事情在1984年6月6日出现了转机。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军事法庭审判委员会对于当年金门战役(包括大担岛战役)的俘虏进行了再审。

法官们认为当年以战场投敌罪判处鲍成有期徒刑5年和开除党籍的处罚过于严重,而且按照当时的战争形势,确实情有可原,所以当庭决定撤销原华东军区军法处1951年9月26日对于鲍成的判决,另外,鲍成也重新得到党籍,这是他几十年来做梦都想得到的结果。

晚年的鲍成同样安排在如皋县离休,享受县处级待遇,并且每年外加一个月的工资补贴,同时发放安家费和房屋修缮费,这是理所应得对他的补偿。

2000年,鲍成因病医治无效去世,终年80岁。

大担岛战役的硝烟已经随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而慢慢散去,然后他的历史意义远远不止于此。它警醒了新中国的海军不断变得强大,力求打造一支能够保家卫国的,具有震慑力的海军。

只有吸取认真吸取这次战役血的教训,才能在未来避免同样的失误,真正做到自力更生,稳操胜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