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看着年轻的身体,他想老少通吃,之后就起了反应

醒不来的梦啊

2022-09-26 15:04湖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红琴家虽然能在夏天过上好日子,但穿了也就是抓点野味出去换点钱而已,这地方的野味并卖不了什么好价钱,只是量多卖多而已。其实她家破烂的程度和贫困户差不多,用树枝搭成的门一脚就能踢散,反正应该没人会去做这样无聊的事,真有的话,也会被她一个猎叉直接捅穿

小茶山区一年四季风景秀丽,繁花似锦,生活在这里恍如置身于世外桃源一般,因此,这里民风淳朴,邻里和睦,只是因为地处深山,交通不便,所以,这里的老百姓日子过得大都紧巴巴的。

小茶山西头有一座海拔2000多米的高峰,名曰望夫峰,翻过这座高峰就是另一个村寨了,叫任家寨。

任家寨顾名思义,就是这个山寨地理位置颇为偏僻,很孤寂的一个地方,这个寨子一面是高峰,望夫峰,另外三面环水,叫秀娘河,寨子里的人们要想出这个山寨,要么爬高山,要么摆渡出水,交通非常不便,因此,相对于寒山村,这里显得更加闭塞而又贫困落后。

但令人惊奇的是这个寨子里的女人大都非常漂亮,肌肤如秀娘河里的水一般洁玉无瑕,如壁如玉,身段也纤弱无骨,显得特别清丽,端正,也许只有这片山水才能孕育出如此美丽的女人们

林岑林东红李红琴姐妹都是这个寨子里走出来的美女,而且是任家寨里最美丽的女人,琴姨的腿特别美,,巧致的餜,骨肉匀称,纤浓有度,或坐或立总是人们第一眼的焦点。

让寨子里所有大姑娘媳妇嫉妒得发疯的还有她长了一张千娇百媚的脸蛋和勾魂摄魄的媚眼,贺江雄第一次见到琴姨几乎被她的美丽电晕过去,他此生从来也没有见到过也没有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女人。

可以,琴姨在他眼里就是天仙,就是天使,她也确实有着天使般的脸蛋和曼妙修长的身子,任何男人见到她,都会奋不顾身地想与她共浴爱河,这样的女人,对男人就是一剂毒药,尽管是毒药,男人们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想一亲芳泽。

进院子以后,看着这熟悉的屋,贺江雄慢慢的放下了心里的杂乱,努力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些后,用爽朗的语气喊道“琴姨,我回来啦。”

黑夜里声音回荡得特别的响,立刻激起了两声特别凶狠的狗叫声。“大黑、大黄,叫什么叫”贺江雄狠狠的骂了一句后,狗叫声马上就没了,换来的是两条老狗看见自家人时的亲热劲。

院子里拴着的李红琴养的两只老柴狗,个头不大但特别的凶,不比一般猎犬差到哪去,李红琴上山打猎的时候经常带着它们,算是有个伴,也可以壮壮胆,记得以前有个老家伙酒喝多了想占李红琴的便宜,李红琴二话不立刻放狗咬人,老东西就被两只狗连追带咬的跑了一个山头,成了这一带的大笑话。有时候李红琴不在,这两只狗还会跑到观音院蹭吃的,早已经把叶家的人混得和自家人一样熟了。

“是江雄吗快点进来吧”一声细嫩但又十分平稳的女声传来,听起来虽然不是很嗲,甚至感觉很强势、沉稳,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贺江雄立刻兴奋的推开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临进门的时候还不忘逗一下两只老狗。其实山里已经没什么猛兽了,它们的任务最多就是抓抓野鸡什么的,可能更大的作用就是看家护院,守着琴姨家不被扰李红琴家是那种进了大门只有一间大屋的老式格局,贺江雄进门的时候一看顿时就呆了。

只见屋里的中央摆着一个洗脸盆,里面盛着满满的热水,还在缓缓冒着水蒸气,屋中间则着一个可爱到极点的女孩,光着肉嫩的身子笑呵呵的朝贺江雄开心的挥了挥手,娇滴滴的“龙哥哥你回来啦”

“是啊”贺江雄彻底的傻眼了,喉咙不知不觉的咽了一口口水妮妮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不是才十四岁的孩子吗看这身高都有一百四十公分了,虽然身材平板没半点女人样,但在李红琴的精心照顾下,不像一般山里孩子那样瘦弱干瘪,而是肥嘟嘟的特别有肉感,看起来很柔软、可爱得就像个玉雕娃娃一样。

平板的胸口上,两粒米一样大的樱桃粉红色点点显得特别可爱,因为年纪的关系还有点内凹;女孩子最迷人的羞处上没有半根细毛,洁白的馒头上只有一条的。浑身上下肉嘟嘟的特别好看,即使身材还没呈现出女性的曲线,也看得出已经有发育的迹象,比起以前更是圆了不少,也翘了不少

李红琴把这宝贝女儿当祖宗一样的宠着,平时就不怎么舍得让她干活,就连普通的家务活都不让她沾手所以姑娘长得是细皮的,皮肤白里透红就像个瓷娃娃一样,再加上遗传自琴姨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就像会话一样,真可是无敌幼嫩啊

一般这一带的孩子七、八岁还会光到处跑,十岁在很多大人眼里仍是孩子,而李红琴对妮妮则是宠到了极点也管教得很严厉,所以妮妮到了这年纪都没学到乡下孩子的那些粗口,对于男女有别的事更是无知。当然李红琴也没多在意,更没发觉贺江雄此时心头的触动,一边要女儿背过身去用毛巾擦着她洁白的,一边头也不转的朝贺江雄“江雄啊,你先坐会,我先帮这丫头洗完身子。”

“好”贺江雄有些难为情的点点头后坐到了她家的炕上,看着李红琴忙得满头大汗的帮调皮的妮妮擦洗全身,感觉这时浑身都有点不自在,眼神总是忍不住往妮妮的身上扫视着。

贺江雄默默的打量着蹲在地上的琴姨,这些年她似乎一直没什么改变。时后看她长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岁月并没有在这个不幸的女人身上留下什么沧桑的痕迹,更多的是对生活的坚强和成熟的风韵。她的身材还像少女时候那样的标准,只不过是丰腴不少,多了一种成人才会有的成熟风韵和迷人风情。

看着看着,贺江雄不由得把眼神挪到她那饱满而又翘实的大香臀上。由于她是蹲在地上的,所以裤子往下紧了一些,似乎还可以看见里面那老式的肉色裤头,虽不香艳,但后腰上皮肤的微露却让人十分想用手去试探一下,看它到底有多光滑。

洗了一会儿,妮妮一边享受着妈妈温柔的擦拭,一边娇笑着朝贺江雄撒娇起来“江哥哥好久没来看我了,今天回来有没给人家带好吃的啊”

“死丫头好了。”李红琴一边训斥着一边把她的腿分开,开始用温柔的毛巾擦拭起了女孩最细嫩的羞处,逗得妮妮咯咯的笑了起来。这时琴姨满面温柔,心翼翼的擦拭着女儿身体的每个部位,脸上布满了汗水,可那充满母爱的微笑却美的让贺江雄都有些陶醉,身为人母的女人是最美的

“有,你乖乖的,一会儿江哥哥给你拿”贺江雄一脸宠爱的笑道,但心里却是十分的失望。因为角度的关系,李红琴刚好挡住最关键的部位,让贺江雄没办法好好看看女孩子的到底长得怎么样。即使眼前的妮妮还是个姑娘,也挑起了贺江雄对于身体的好奇心啊

李红琴满头大汗的拍了拍女儿的,一边拧着毛巾一边用不耐烦的口吻“赶紧穿衣服去,你这顽皮精”语气虽是如此,但她脸上挂着的微笑却充满幸福和慈爱,对于她来说,这个女儿等于是她的一切了,而看着女儿像公主一样漂亮,身为母亲必定十分开心吧

“知道啦”妮妮欢快的应了一声后,就光着跑上炕,有些蹩脚的穿起了同样也是洗得发白的号衣服。一边穿还一边朝贺江雄问着问题,那幼嫩的童音就宛如春天里鸟儿的歌唱一样,好听得让人都有点沉醉

“江雄,你先坐会儿,我出去倒一下水。”李红琴说完就端着盆子走了出去。

看来她明显是累了,起来的时候还不知觉的捶了几下腰。的确,在这样窘迫的环境里,谁都觉得李红琴付出得太多,也觉得她对这唯一的宝贝闺女宠得有点过头了。

“嗯。”贺江雄默默的答道,心里有点心疼琴姨独自养育女儿的劳累,可等她一出去,心里的邪念又开始作祟,立刻迫不及待的看向妮妮,可惜的是她现在已经穿好裤子也穿好衣服,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总不能在这诱骗她脱给自己看吧,那样琴姨会直接一叉子弄死自己,不,可能还会一刀一刀慢慢的割。

妮妮穿衣服就和打仗一样,窘迫到连她自己都开始生气了,果真是被宠过头,这么大年纪了连衣服也穿不好,蹩脚的让人感觉十分无奈。这确实和山里孩子大不不同,在琴姨严厉的教育下妮妮并没有什么坏毛病,只有着和年纪不相符合的单纯,是个天真迷人的姑娘

好不容易穿好衣服的妮妮吐了口气,马上笑眯眯的跑到贺江雄面前,伸出手,用嗲的足以让人骨头酥掉的童音“龙哥哥,好吃的呢”

“馋猫”贺江雄笑了一下,从兜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到她的手里。自己也不是恋癖,刚才会有兴奋反应多半是出于对女人身体的好奇,现在妮妮一穿回衣服,在自己的眼里她又变回了那个调皮的邻家妹妹了。天真、黏人又十分乖巧,在这普遍孩子都比较野的乡下,绝对个招人喜欢的公主

妮妮拿着巧克力疑惑的看了几下,对于精美的外包装是喜欢又好奇,摸了好一会儿后疑惑的问“什么东西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贺江雄无奈的笑了笑,对于这些山区的孩子来说,糖果是最好的东西,买上一斤的冰糖就够哄她们很久了,而巧克力这类既贵又不实惠的东西可没几个家长会买,所以妮妮不知道也是正常的。自己要不是打工带回来过几块的话,就连仪琳也不会吃过这好东西,搞不好在她们的印象里,巧克力都是卖部里五毛钱就能买两块的低劣货色

贺江雄伸手拿过一块,剥开包装纸递到她的嘴“来,就这样吃。”

“看起来好怪啊”妮妮满脸好奇的嘀咕了一声,这比较纯正的巧克力散发的味道比她印象中的那些稍苦了一些,感觉也不太一样不过妮妮还是张开樱桃口咬了下去,然后刚入口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苦的啊”

“你多吃几口试试。”贺江雄微笑着道,妮妮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那些便宜的巧克力里不知道添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光是糖就不知道多了多少,当然在味道上会有如此大的区别了

妮妮一脸不满的继续嚼,一脸委屈得像是被大人骗去喝中药一样。但没吃几口,水灵灵的大眼睛立刻放出了亮光,满面欢喜的“嗯,有甜甜的味道”

“呵呵,江哥哥会骗你吗”贺江雄笑呵呵的道,把手里的半块巧克力又递了过去。

“就知道江哥哥最好了”妮妮给了贺江雄一个比花还美的微笑,几乎是把嘴里的巧克力咽了下去后,便迫不及待的把贺江雄手上的半块也咬了下去,一边吃一边笑,看起来可爱极了。

贺江雄一边微笑的看着她吃,一边定睛打量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记得以前暑假来她家的时候她总跟在自己后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自己带她一起玩,没想到一转眼的工夫就长得这样水灵。看着妮妮可爱的吃相不由得开口打趣“我妮妮啊,以前我可是经常给你换布。你现在还用不用那东西”

“讨厌,现在谁还用那东西啊”妮妮做了个可爱的鬼脸,吐了吐红润的舌头做个鬼脸道。或许是被笑的次数太多了反而不会恼羞成怒,毕竟看见这么可爱的孩子,谁不想逗逗她呀

“好,好”贺江雄一边逗着她一边心不在焉的答道,比起眼前可爱的妮妮来,成熟迷人的琴姨更是让人惦记,尤其是每次想起那夜的哗哗水声,总像是梦魇般在灵魂的深处挥之不去,心里开始纳闷怎么出去这么久了还没回来啊。

妮妮吃完似乎还意犹未尽,做了一个无比可爱的表情,凑上前来拉着贺江雄的手摇晃,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甜甜的撒娇“江哥哥,这糖还有没有人家还想吃”

“没有了”贺江雄摊开手做了一个无奈的样子。其实兜里还有,就是故意逗着她玩看妮妮撒娇的可爱模样其实也挺不错的,姨妈家的琳琳表妹是乖巧懂事型的,自己妹妹晓璐是刁蛮可爱型的,妮妮则是天真可爱型,三个丫头都各有自己的可爱之处。

妮妮满脸的失望,幽怨又嗔怪一样地瞪着贺江雄,嘟着嘴不情愿的样子可爱到了极点。突然眼前一亮,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抓过贺江雄刚才拿着巧克力的手指。

见上边还有一点点的残渣,立刻就张开嘴将食指含了进去,还喜孜孜地用柔软的舌头舔了起来。

贺江雄顿时愣住了,看着手指就这样进入了她温热潮湿的口腔里,更要命的是妮妮似乎真的很贪恋巧克力的味道,还伸着舌头用力的舔,似乎不把手上那点残渣舔完就不肯罢休,一脸陶醉的表情让贺江雄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今天早晨若诗姐含住自己的场景

“没味道了”妮妮舔了好一会儿后,才恋恋不舍的放开贺江雄的手指,再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部分,有点不情愿的念叨着。

贺江雄愣神的看着自己手指头,上头满是妮妮晶莹的津液,回想刚刚柔嫩细滑的舌头滑过的感觉,还有那一阵细痒而又温热的潮湿,心里顿时产生了一种想用嘴去舔舔看的冲动,但当着妮妮的面只能强忍下这邪恶的念头,一边用裤子蹭掉了上边的口水,一边假装生气的“都多大的孩子了,怎么还吃手指啊。弄得我一手都是口水了,真是的。”

“人家还想继续吃嘛”妮妮咬着自己的手指甲,满脸委屈的道,脸上尽是天真的看着贺江雄,模样充满了委屈。不过嘴馋那时闪过的狡黠又是那么的可爱,即使想朝她发火都会觉得不舍。

贺江雄有些哭笑不得,突然脑子里灵机一动,琴姨不会是在洗澡吧那哗哗的水声似乎又开始在耳边响起,想起那一夜微妙的感觉,又不禁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随手塞给了妮妮一块巧克力嘱咐“妮妮,你自己先吃。哥哥先出去撒泡。”

“龙哥哥你骗人”妮妮可爱的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委屈的看着贺江雄。

不过双手还是快速的接过巧克力,心翼翼的剥开包装纸,然后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

贺江雄看她很珍惜的用舌头慢慢舔着,心想妮妮应该不会再跟着跑出来了,这才走出门来。摸着熟悉的墙体蹑手蹑脚的朝后屋的草棚子走去,心跳开始随着脚步不停加速着,就像那一次一样,全身血液都往脑袋集中,太阳一动一动的膨胀着,浑身燥热难耐

黑夜里星光点点,到处都是不知名的虫鸣鸟叫。虽然漆黑一片,但贺江雄依稀可以听见草棚里的琴姨在哼着曲,像是在哄妮妮睡觉的那一首童谣一样,特别的好听。听水声似乎真的是在洗澡,走得越近的时候就越感觉自己的心跳越发加快,贺江雄脑子也开始不安分的沸腾着,琴姨娇嫩的身子就近在眼前

慢慢的靠了过去,每迈动一次步伐都感觉特别的沉重,腿软到有些抬不起来尽管贺江雄每一步都心翼翼的迈着,但没几下还是踩到了地上的枯叶,发出清脆的嘎吱声,且被敏感的李红琴听出了脚步声。

“谁”李红琴停下了洗澡的动作,一声警戒的娇喝传了过来。毕竟常年孤儿寡母的生活,又住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所以她一直保持着极强的警戒性再加上经常往山里跑,感官比起一般人来也敏锐了不少。

“琴姨,是我”贺江雄愣了一下,脑子里瞬间想出了无数的解释,但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承认,额头慢慢的冒汗,心跳也因为紧张而更加快速,脑子开始飞快的运转起来,为自己想着种种开脱的理由。

李红琴沉默了一下。虽然两人中间隔了三、四公尺远,中间还隔有一道草墙,这样的距离根就无法偷窥,但她还是能的先用毛巾挡住了傲人的娇躯,幽幽的问“江雄你怎么上后院来了”

“我想撒”贺江雄灵机一现,马上装作语气着急的道。听她口气里似乎没什么责怪的意思,更多的还是疑惑,心里顿时就轻松了不少,临时编了一个自己都想抽自己耳光的借口。院子那么大的地方不撒跑这来撒,会有谁相信这种理由啊乡下地方谁不是随意找个树根墙角就可以解决的,真急的话何必跑那么远

“在前边就可以了,怎么跑后边来了”李红琴细腻的声音似乎开始有些波动,不过起码语气还是好的,听不出在生气,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只是感觉她似乎还是有点怀疑

贺江雄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突然一个灵光闪了出来,脱口而出“在前边我怕踩到了大黄它们的狗屎,脚步一转就往后边来,上次来就踩了一次,臭死了。”

完的时候自己都想给自己暗喊一声精彩,这样下流又符合事实的理由都想得出来,两条可怜的畜牲啊以后多给你们点吃的当补偿吧。

李红琴心里微微有些发怒,自己家的狗都栓在狗舍里,哪来的狗屎给你踩。

而且山里的男人谁不是找个差不多点的地方就了,真那么急的话谁会跑到后头来心里开始怀疑起贺江雄的动机,隐隐有些羞怒,不过想想对方是自己从看到大的孩子,还是温和的“好啦,那你找个地方吧。”

“好”贺江雄顿时松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跑到了离草棚只有两公尺远的地方,眼见草棚的灯影下有一抹模糊的影子,心里隐隐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摸着脱下裤子,掏出半硬不软的命根子对准草棚的方向,使劲的让自己有些意。

“还没完吗”李红琴幽幽的问了一句,她没继续洗澡或许是担心贺江雄真的会偷窥,此时的语气里也多少有点严厉,毕竟她也知道这个邻家男孩已经到了年纪了

“马上”贺江雄心里暗暗叫苦,自己变态了一下,把鸡鸡对准了琴姨的方向,结果心里一兴奋反倒硬到都快发疼,却使劲憋着就是不出来。面对着琴姨警戒的问话,心里更是紧张到快要窒息。

李红琴从开始的怀疑已经转而确信贺江雄就是来偷看自己洗澡的,心里升起了一股怒意。李红琴想着想着突然猛地清醒,想起刚才心里隐隐的喜悦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自己都守寡那么多年了,拒绝那么多男人的提亲了,别的不想就想着把妮妮养大,因为这感情从来就不该存在,自己都是孩子的妈了,怎么会想着外甥江雄而浑身不自在呢,这绝对是错觉,对,肯定是错觉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