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子不堪丈夫打人要离婚,结果被丈夫控制,悲剧就发生了

淘故事分享

2022-10-03 15:15四川

关注

楔子

巨大的榕树冠遮挡住阳光投下一片阴凉,我在树下的长椅上坐下,放眼望去全是医护人员和陪着病人晒太阳的家属。

我看着自己的线圈本沉沉的叹了口气,孩子昨晚突发急性阑尾炎陪了一晚上,睡了一会起来才想起编辑交代的稿子还没有写,在沉闷的病房待着实在没有灵感,刚好孩子他妈出差回来了就出来透透气找找灵感。

笔尖在白色的纸上写下无数个小念头又被我一一划去,最后圈了“结合实事”四个字叹了口气。

“你是作家?”

突然传来女人有些好奇的声音,抬头见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就很温柔的大概二十六七的女生,她还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的男人口角歪斜黏稠恶心的口水顺着落在口水兜上,手成鸡爪模样小幅度的抽搐着。

我心里自然而然就生出了几分唏嘘,身为男人成了这副模样太可怜了。

她把轮椅放到一边在我身边不远处坐下了,我这才想起她刚才问我的话,连忙笑道:“我就是个写文章的,感觉灵感都要枯竭了。”

“我能看看吗?”她指了指我的本子。

“当然可以。”

她盯着我画个圈的那的那几个字看了好一会,又扫过被我划掉的一些语句细纲,问我借了笔在那四个字下面一笔一划的写了两个字递给我。

她笑,“我听过一段人生,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说给你听听?”

白纸黑字,那两个隽秀的楷体写的分明是——家暴。

此刻我才注意到,她那秀丽的脸上是温柔的弧度,可墨色瞳孔里只有一片刺骨的冷漠。

“好。”

1.才子佳人

她说故事最开始发生在苏州,这个地方那也是古代的江南,江南水墨如画多才子佳人,苏宴婉就是在这里成长为了亭亭玉立的温婉女子。

苏宴婉家里不算好,但祖上那也算是书香门第,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她等到年龄合适的时候就想找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有点学问的男朋友。

她是通过相亲认识的贾仁。

对方长得虽然不出色但也算是清秀,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身上自带书卷气,谈吐也让苏宴婉觉得非常顺意。本科的文凭不高但能够接受。

苏宴婉觉得这简直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不要太适合自己。

见过这一面之后就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对方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偶尔送花的小浪漫彻底俘获了她的心,谈了三个月的恋爱苏宴婉就带着他回家见了父母,五个月的时候就直接扯了结婚证。

刚开始那段时间他们是真的蜜里调油,贾仁会带着便当去苏宴婉工作的单位给她送饭,要是不忙就来接送,同事们都说羡慕她有个这么好的老公。

回她爸妈家的时候,贾仁也表现得非常勤快,一口一个爸妈的夸着,嘴甜的很。

直到那一天晚上。

2.面具之下

苏宴婉发了工资高高兴兴的给贾仁做了一桌子的菜,可他很晚才回来,身上还带着酒气。

她连忙去扶他只不过是多问了几句他去哪了怎么喝这么多酒像个醉鬼一样,贾仁就突然用力的把她推倒在地,手肘擦在地面上,传来一阵疼痛。

“你干什么!”

贾仁缓慢的摘下自己的眼镜,像是摘下了自己一直以来的面具一般。

他带着酒气的眸子里是压抑的怒火,两步走上来一把拽住苏宴婉的头发不顾她的痛呼如同一个恶魔般重重的一巴掌就甩了下来,把从未挨过打的苏宴婉打的眼冒金星。

“他妈的!吵什么吵!吵什么吵!老子在外面累死累活的回来就是听你吵的吗!啊!”

他一巴掌一巴掌重重的扇,苏宴婉挣扎着指甲划破了他的手臂,换来的就是更加严重的暴打,还夹杂着他烦躁至极的谩骂。

“不会闭嘴是不是!不会闭嘴是不是!老子打死你!”

看到桌上的菜一把拎着她的头发硬把人拽了过去,“老子在外面累死累活你在这吃好喝好!我让你吃!我让你吃个够!”

他不由分说的捏着苏宴婉的下巴就往里塞食物,塞到苏宴婉呕吐,泪水、口水和血水混杂在一起,在这样的暴打下苏宴婉失去了意识。

这是第一次。

等她醒过来第一眼就看到床边的贾仁,苏宴婉下意识的瑟缩着揪紧了被子,看到贾仁想拥抱她的时候尖利的大喊:“你别过来!”

“好,我不过来,小婉,你别怕我。”他忏悔的跪在她面前往自己脸上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痛哭流涕,“小婉我错了,我昨晚真的不是故意打你的,我是工作上遇到困难我喝多了酒才会做出那种混账的事!”

“小婉,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再也不会打你了,你原谅我好不好?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会改的!我一定会改的!你相信我!”

相信?苏宴婉怎么可能相信!

她拼命的摇头,断线的泪珠顺着高高肿起的脸颊滑落,“不可能!我要回去!我要和你离婚!”

“不可以!”贾仁疯了一般的扑上来死死的把她抱在怀里,“小婉,你不可以离开我,你还记得你和我说的吗?你说要好好和我过一辈子的,你不可以背叛我!”

“再说,你回去了让爸妈看到你的伤他们该有多心疼啊。我不离婚,我不会离婚的!小婉,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不想你离开我!”

3.恶魔

苏宴婉想起了之前贾仁对她的万般好,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原谅他吧,他已经知道错了,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她不想让爸妈担心,而且已经结婚了,这一次苏宴婉忍了下来。在她生气故意晾着贾仁的这段时间贾仁拼了命一般的对她好,接送上班,买礼物讨她欢心,如珍如宝的抚摸她说甜言蜜语。

后来……

他说:“小婉,我把工作辞了,以后就能一直陪着你了。”

“你把工作辞了?你为什么要辞职?”

“我这是为了更好的陪你啊,我在你身边不好吗?”

“那怎么行,你赶紧去和单位说你是一时冲动你没有打算辞职的。”

心急的苏宴婉没有发现在她催促下贾仁已经开始不耐烦起来,在她推着贾仁出去的时候贾仁一把推开她怒吼,“我不是说了不去吗!”

被推倒在地的苏宴婉又想起了那日的场景,看到朝她走过来的贾仁本能的要跑,可贾仁却抱住了她温柔的抚摸她的发丝,那声音分明也很温柔,但她只觉得像是恶魔的呢喃。

“乖,小婉,我不上班了,就陪着你,好不好?嗯?”

苏宴婉:“……”

这一刻,她不敢拒绝。

许是没有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话,贾仁笑了下,不停的抚摸着她的发丝说着,“乖,听话。”

苏宴婉再次选择了妥协,只是这样的妥协并没有让她觉得开心觉得被贾仁爱护,只觉得自己被二十四小时监视着,心没有一刻是落下的。

一天又一天,她精神都面临崩溃。极度痛苦之下再次提出了离婚,他是真的不想和他过下去了。

她已经很小心的斟酌用词了,但是当听到离婚这两个字的时候贾仁慢条斯理的摘下眼镜,下一秒就用力的丢了筷子,哐当的响声吓得苏宴婉一哆嗦,那次以为已经埋藏的被伤害的记忆再次翻涌而上。

“离婚离婚!你为什么总要和我谈离婚!你明明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你敢背叛我!臭女人,我打死你!你敢背叛我我就打死你!”

“啊!你放开我!我要离婚!”

“你还说!”贾仁恼羞成怒的掐住苏宴婉的脖子,她犹如竭泽的鱼只能拼命的挣扎,明明快要缺氧死去,但贾仁的话却还听得一清二楚。

“你还提你还提!我是为了你才辞职的,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说!说你不会离开我,说你知道错了!说!”

苏宴婉咬紧了牙,那一刻她悲哀的想,不如就这样吧,死了就死了。是不是死了就不用承担这一切了?死了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原来,外表会骗人,学历代表不了人品。

她看中的人从一开始就是戴着面具的恶鬼!

4.深渊

光是听着这些讲述我的心都忍不住一颤,这个女生实在是太惨了。

“她应该报警的,可以拿着医院的验伤证明告他。”

身旁的女生笑吟吟的看着我,满眼都是嘲笑。

“她当然报过警,正常遇到家暴也一定会报警的,可是有什么用呢?家暴不会盼你无期,只是口头警告最多关上一些时间,早晚会放出来的。一个烂到了骨子里的人你不能指望他进了一趟警局就会洗心革面,你只能换来他更加的残暴。”

“可想而知,她的结局更惨。”

“那……难道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吗?”我的心也跟着生疼。

一个女人悲惨的故事从另一个女人嘴里平静又隐忍的说了出来,她现在心里又在想什么呢?我突然觉得这个主题实在是太过悲痛了。

女人又嘲讽的笑了下,移开目光无悲无喜的看着地上大片树冠的阴影。

“你们作家是不是都很理想主义?真的以为逃脱一个变态很容易吗?”

“你所能想到的办法她全都试过了,先让他放下戒心然后悄无声息的一走了之最后还是被抓回来,被警告要是再敢跑就去找她的父母。绝望之际她甚至想过用自己的命来换他这辈子蹲监狱,最后也没能实施。”

“那现在呢?这个女生怎么样了?”

“她啊……”她又笑了下,“现在挺好的。”

我心里压着的重石突然就松了,还好最后结果挺好的,但我还是有点好奇,“那她是怎么逃脱深渊的?”

“深渊。”女人呢喃着这两个字突然朝着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她逃了,也没逃。”

5.保护

贾仁以父母做要挟,苏宴婉的所有计划都成了泡影,麻木的承受着贾仁不知何时突如其来的怒火,她就像个提线木偶般活着,她根本就摆脱不了这个男人。

他是同事和爸妈眼里的好丈夫,唯独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狰狞可怖。

苏宴婉已经要认命了,但是在国外学医归来的闺蜜突然联系她了。她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段时间所有的痛苦和委屈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口,她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闺蜜。

闺蜜那边沉默了足足三分钟,然后说:“婉婉,我调到中心医院直接当主管护师了,你再忍一段时间,放心,我会帮你的。”

通话结束,苏宴婉攥紧了手机无声的嚎啕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近晕厥。

贾仁回来看到她这样露出一个破坏完成品的快感的笑,然后动作轻柔的把她拥入怀中,“乖,不哭,小婉,只要你听话,好好待在我身边,我会对你好的。”

“乖,听话。”

苏宴婉强迫自己点了点头。

这一忍耐就是一个月,苏宴婉甚至给他做饭帮他准备上班的衣服。因为他的控制欲,他把她的工作给辞了让她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她下载的软件还检查出贾仁在家里安了监控,不止一个。

苏宴婉就在这样的防备中小心翼翼的探求贾仁的一些账号密码之类的东西。

虽然她已经很听话了但还是避免不了贾仁把从外面带回来的怒气撒在她身上,但苏宴婉已经学会忍耐不语了,因为只要挣扎喊叫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残暴的对待。

他们就这样还算是好的过了三个多月。

饭桌上,刚吃完一片烤面包的贾仁突然栽在地上,浑身都开始抽搐起来,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眼球都快要突出来了。

苏宴婉迎着跃进窗户的阳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眶里直接掉落在面包上,苏宴婉咬了一口,好甜。

慢条斯理的吃完一整片面包她才有闲工夫欣赏地上如触电一般口角歪斜抽搐不已的男人。

地上的人也像是明白了些什么,恶狠狠的瞪着苏宴婉,恨不得用眼神直接杀了苏宴婉。

苏宴婉拍了拍手缓缓的在他面前蹲下,当着他的面打开了他的手机找到他公司的老板替他提了辞职,因为他之前也有因为她辞职的事情,这次老板直接同意了,甚至补了句没有下次了。

他彻底与这家公司无缘了。

“好了,现在我可以好好的陪着你了,高兴吗?”苏宴婉用格外甜美温柔的声音说着,露出一个真心灿烂的笑容。

她当着他的面把所有的摄像头全都拆了出来用力的踩碎,发泄着这段时间来的所有憋屈,她疯了一般的大笑,笑着笑着泪流不止。

6.真相如此

听完了这一切我吞咽了口唾沫,猛的看向那轮椅上的人,在这夏日却只觉后背寒意阵阵,甚至我的声音都有点抖。

“他是……”

女人轻笑出声,神色晦暗的看着我,“我老公。”

看到我的表情,女人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作家可是觉得这个女人做错了?”

“我……不知道。”

女人并不意外听到这样的回答,“我觉得她没错,谁不想找个好男人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只可惜她不能如愿了。”

她缓缓地抬起手似乎是想要抓住光,可树冠下只有阴影。

“作家是男人,可能没办法体会这种感情,但我能。作家啊,这个女人永远都走不出来了,那段经历就像影子一样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她摆脱不了。”

我立刻站起身走到阳光下,“可头顶还有光。”

“那又如何?”她笑,“光越强烈影子越深,可若想没有影子就只能头顶阴影置身黑暗。”

他们两个人,一个站在阳光下,一个坐在阴影里,中间隔着一条天堑。

“婉婉。”一个穿着护士服的人走了过来。

“我在这。”她表情一变,身上的刺全都收了起来,这次是真正的温柔。

护士看了我一眼,对女人说:“婉婉,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

“好。”她推着轮椅和护士并肩而行,走出树荫站在阳光下时她停住脚步转头看着我笑,“作家,如果你觉得我刚才说的故事不错那就写上吧。”

从不指望那些恶魔看见会悔改,只希望这个世界能对女生多一些温柔少一些伤害。

我目视有说有笑的两个女孩迈入阳光之下。

那两道影子,依偎同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