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深圳往事:棋牌室的老板娘,被隆江猪脚饭店的老板迷了心窍

鱼儿故事会

2022-09-26 12:34江西

关注

2009年初春,我从广州来到深圳布吉,在新纪元工业区一家制衣厂打工,厂子提供住宿,6人一间,我喜欢安静,便在布吉二村租了个单间独住。

那年我尚未成家,没有养家糊口的压力,而父母都是高中老师,在编公务人员,也无需我寄钱回家,我算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是厂里的版师,周六周日无需加班,而楼下的艳艳棋牌室就成了我消磨时光的好去处。

这家棋牌室的老板是我们工业区的保安队长,叫刚子,在布吉待了12年,算是布吉地界的知名人物。一开始他也是我们制衣厂的工人,后来一步一步熬到车间主管,因为认识的人多,资历也老,为人颇有些江湖习气,在布吉也有些人脉,便被厂区大老板挖过来做了保安队长。

刚子的老婆原本在布吉老街摆摊卖早点,辛苦不说关键还不挣钱,那个时候刚子敏锐地发现,棋牌室是个不错的生意,可以说是一次投资长期受益。于是刚子就不让老婆再卖早餐了,在布吉二村盘了个空铺,装修后买了6张麻将桌和几张大理石象棋桌,棋牌室就算开业了。

那个时候的棋牌室是很难取得营业执照的,很多都被查封了,但刚子再布吉摸爬滚打十几年,五行八作的人物,多少都认识几个,所以他的棋牌室一直安然无恙,除非遇到大检查,必须关门停业接受整顿,其余的时间都是正产开门迎客。

其实在那个年代,麻将馆并非特时特地所有,珠海,惠州,佛山,东莞几乎到处都有类似的棋牌室存在。

刚子的老婆叫艳艳,棋牌室的招牌就是用她的名字起的,她很会经营棋牌室,只要开门,永远都是满座。艳艳是四川人,长得非常漂亮,以前卖早点穿的都是耐脏的深颜色衣服,也不化妆打扮,倒也看不出她的美。

自从经营了棋牌室,艳艳开始化妆打扮,我记得她最喜欢穿两套衣服,一套大红色的低胸连衣裙,不经意间就会露出一抹香艳,让人喉结涌动。另一套是白色T恤配紧身牛仔裤,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棱角分明,让人浮想。

来棋牌室消费的,几乎都是在附近打工的中年男女,而我则成了里面最年轻的客人,都说棋如人生,其实牌亦如此,我在棋牌室里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牌友,看见了不尽相同的人生轶事和情感纠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中,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是老板娘艳艳和隔壁隆江猪脚饭店老板张永峰的故事。

张永峰比艳艳小3岁,前几年是在艳艳的老公刚子手下做保安,和刚子关系很好,后来辞职去学做隆江猪脚饭,学成之后就在布吉二村开了家快餐店,取名隆江猪脚饭,由于分量给的足,价格又公道,很快就圈了一大批住在这里的打工者。

张永峰的快餐店和艳艳棋牌室相连,加上他们本身就认识,于是张永峰的快餐自然就进了棋牌室,在棋牌室消遣的客人到了饭点,就叫艳艳去隔壁张永峰的快餐店买饭过来吃,这样既方便又不耽误打牌,可以一边吃饭一边继续打牌,大家都很喜欢。

我也是张永峰快餐店的常客,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在他店里吃饭,因此我和他也渐渐熟悉起来,而且关系还不错。

不知是从哪一天开始,张永峰突然把快餐店关了,这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没有人知道原因,他的生意很好,很赚钱,比他们这些在工厂打工的人赚的多多了,但大家也只是觉得惋惜而已,快餐店的关闭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波澜。

可是大家却发现,张永峰关店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成了艳艳棋牌室的常客,还是从棋牌室开门玩到晚上关门的那种,这一举动又让大家觉得奇怪,一时间议论纷纷,因为他之前从没有在棋牌室打过一次麻将,最多送完饭站在旁边看一会。

张永峰其实不怎么会打麻将,每次都输钱,至少我没有看见他赢过一次,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根本不在乎,而且从来不欠账,把把清,这让众多牌友都争先恐后的想和他一桌,有钱赢谁不想赢呢?

慢慢地我发现,张永峰每次来打牌根本就是心不在焉,而是时不时地会看向老板娘艳艳,眼神中流露出无比的向往,而艳艳每次和他的眼神相撞,都会脸红的急忙躲开,凭感觉,我认为他们之间有事情。

我记得那是一个周六的早上,大概是7点多钟的样子,我出门去吃早餐,快路过艳艳棋牌室的时候,棋牌室的门突然开了,我以为是老板娘艳艳,正要开口打招呼,却发现出来的人竟然是张永峰,出于本能,我一个闪身躲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等我在探出头去看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一幕震惊得我差点叫出声来,幸好我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这才避免了一场尴尬。

我看见张永峰竟然和艳艳接吻,艳艳站在门里面,张永峰在门外边,足足持续了有1分多钟,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这一幕给我信息量有点大,这张永峰竟然给刚子带了帽子,胆子够大的呀,难道不怕被刚子知道后修理他吗?

那天以后我再去棋牌室,总会不自觉地就看向张永峰和艳艳,果然,他们看向彼此的眼神中尽是怜爱,我只能装作啥也不知道,以免尴尬。

大概是4个月后,张永峰再也没有来过棋牌室,也没有人在见到过他,好像消失了一样,而艳艳也变得冷冰冰,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对棋牌室的客人也不再热情,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棋牌室的客人们自然能感受到艳艳的变化,但也只是好奇而已,他们并不太关心这些,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心事和烦恼,他们关系的是今天能赢多少钱。

我隐隐觉得张永峰的消失和艳艳的有关,具体地说,应该是和艳艳的老公,刚子有关系,难道是刚子发现了张永峰和自己老婆的事情,张永峰害怕被报复,躲起来了?

几天之后我才知道,张永峰住院了,是被刚子打的,而刚子也因为打伤了张永峰,被抓了。

我和张永峰毕竟认识一场,关系也还不错,就买了点营养品去医院看望他。

张永峰伤得并不重,只是左小腿有轻微骨裂,需要住院静养一个月。

他见我来看他,显得有点意外,但我能看得出来他很高兴。

我给他削了个苹果,见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就随口问道:

“峰哥,你这是咋弄呢,怎么不见嫂子来照顾你呢?”

听我这么问,他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明显有点生气,我以为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正要道歉,只听见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给我说了事情的原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来,张永峰开了快餐店后,刚子经常带着保安队的兄弟前来吃饭捧场,两人的关系也越发得好。

后来刚子还把自己的老乡介绍给了张永峰,促成了一段好姻缘。刚子的老乡叫青青,是新纪元工业区一家电子厂的质检员,张永峰和青青也算是一见钟情,两人很快就领了证结了婚。

婚后,张永峰多次建议青青辞职,来快餐店帮忙,可是青青始终没有答应,一直在工业区上班,张永峰也不好强求。

他还多次宴请刚子,拜托刚子平时多照顾下青青,刚子毕竟是工业区的保安队长,有什么事绝对能说得上话。

因为棋牌室打牌的人多,而且经常会营业到半夜,虽然棋牌室最里面有一间小房间,可以休息,但刚子很少回来睡,他对艳艳说,棋牌室打牌声太吵,休息不好,会影响第二天上班,所有就一直谁在工业区给他安排的单人宿舍,对此艳艳也没有什么意见。

张永峰的老婆青青,也经常以公司加班太晚为由,不回来睡,而是睡在公司的员工宿舍,张永峰一开始倒也觉得没什么,毕竟工厂有时候加班会到很晚。

可是时间一长,张永峰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有时候一个月,他都见不到青青几次,好不容易青青回来住一次,但总是以工作太累拒绝和他同床,这样张永峰觉得很是憋屈,他开始怀疑青青在外边有人了。

这算什么夫妻生活,一个月面都见不到几次,他终于受不了了,决定去青青上班的工厂看看,究竟有多忙。

有一天晚上,等他准备好了第二天要用的菜,又把店里卫生打扫了一遍,已经到了晚上11点多了,青青还没有回来,他估计又不回来了,就打算去看看。

到了工厂他发现一片漆黑,所有人早都下班了,哪里还有什么人,更别提加班了。他给青青打电话,却发现关机。

找不到人,他有点着急,就在这时突然想起了刚子,刚子是工业区的保安队长,打算找刚子问问,于是,他急忙来到刚子的单人宿舍,里面灯还亮着,举起手正要敲门,却听见里面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个声音正是张永峰老婆青青的声音,他举起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张永峰在宿舍外边待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在偷偷的听着,直到里面熄灯,传来男女欢愉的声音,他才离开。

张永峰也终于知道,早在自己和青青结婚之前,刚子就和青青有了关系,而刚子之所以还把青青介绍给自己,并且极力促成这桩婚事,其实是为了堵住青青父母的嘴,也是为了他能和青青继续保持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

因为青青父母一直催她结婚,而刚子和青青两人又不愿意分开,所以就选择了张永峰做冤大头,因为张永峰就在布吉,青青嫁给张永峰后,就能继续和刚子保持那种关系。

明白过来的张永峰,难掩心中悲愤,然而,纵使他心中有恨,却不敢找刚子算账,他深知刚子的为人,心狠手辣。

张永峰便想和青青结束这场荒诞的婚姻,于是,他向青青提出离婚,却不想,青青根本不同意,情急之下,张永峰说出了他早已知道了青青和刚子的事情。

青青见张永峰已经知道了,便也不再隐瞒,直言和张永峰结婚就是为了和刚子在一起,还说,要离婚也可以,拿10万分手费,否则,绝不可能离婚。

张永峰是想离婚,可是10万块他哪里拿得出来,只能强忍住内心的愤怒和不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明目张胆的给自己抹绿,看着刚子逍遥快活。

终于,张永峰决定报复,他想,一味退缩忍让是不行的,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是,他决定关掉快餐店,成为艳艳棋牌室的一员,借机追求艳艳。

张永峰本身就和艳艳认识,所以在他的故意接近之下,艳艳很快就沦陷了,其实这也能理解,刚子经常借故不回棋牌室住,长期以往,艳艳难免会觉得孤独空虚,所以面对主动追求她的张永峰,她生不起抵抗之心。

张永峰原本的想法是,等艳艳上钩之后,他也算报复了刚子和青青,他就离开布吉,回老家发展,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艳艳竟然对自己动了真心,而自己也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艳艳。

于是,他也就沉沦了,内心开始期盼刚子永远也不要回棋牌室住,这样自己就可以和艳艳一直欢愉下去。

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棋牌室每天人来人往,自然有人发现了他和艳艳的关系,随后便传到了刚子耳朵里。

刚子心性暴躁,知道后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带着几个人把张永峰暴揍了一顿,但毕竟是刚子理亏在前,所以他也没有下重手,饶是这样,张永峰的左小腿还是被打骨裂了,而刚子也被抓起来了。

听完张永峰说完之后,我也是一阵唏嘘,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

一个月后一天早晨,张永峰伤好出院,当他走出医院大门,发现艳艳正穿着一袭红裙,站在医院门口,旁边还有一个行李箱。

张永峰的眼角有些湿润,他快步走向艳艳,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过了许久才分开,牵着手一起走向不远处的出租车。

原来,在张永峰住院的一个月里,艳艳和刚子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而青青也和张永峰离了婚,离开了布吉,据说是回了老家。

艳艳棋牌室在艳艳离开的那天就关门了,住在附近的牌友们纷纷摇头惋惜,不知是惋惜好好的棋牌室就此关门还是惋惜艳艳和刚子婚姻的结束,又或是惋惜少了一个周末消遣的好去处。

两个月之后,棋牌室再次开门营业了,但招牌却不再是艳艳棋牌室,而是改成了阿洁棋牌室,这里的新老板是一个叫阿洁的中年女人,阿洁以前也是艳艳棋牌室的常客。

换了老板之后的棋牌室,生意依旧好到座无虚席,每当棋牌室开门,住在附近的人们井然有序地进入,各种人间轶事,情感纠葛,开始在棋牌室上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