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离岸人民币汇率跌破7.16?别担心!这一波调整情形四年前就经历过

橘柚香气

2022-09-26 11:11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7.16关口之时,央行再出大招。9月26日上午,央行宣布,为稳定外汇市场预期,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决定自2022年9月28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至20%。消息传出后,离岸人民币汇率应声拉升超300基点,随后又有所回调。截至上午10:21,离岸人民币汇率报7.1579,在岸人民币汇率报7.1557,创下2020年5月以来新低。

事实上,此次上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是本轮人民币贬值后央行第二次出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8月15日起开始一路下行,9月5日盘中跌破6.94关口。当日下午五点央行宣布,2022年9月15日起,将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8%下调至6%。

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上调可增加远期购汇成本 防止人民币过度贬值

远期售汇业务是银行对企业提供的一种汇率避险衍生产品,企业通过远期购汇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未来汇率风险,由于银行相应需要在即期市场购入外汇,这会影响即期汇率。央行征收一定的外汇风险准备金,会增加远期购汇的成本,在贬值压力大时防止出现大幅下挫的波动。反之,央行不收外汇风险准备金,则会鼓励市场购汇,抑制人民币汇率过快升值。

2015年,为抑制外汇市场过度波动,央行将银行远期售汇业务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准备金率定为20%。加上本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工具至今一共经历过5次调整。

为了应对较强的人民币贬值压力,2015年8月31日,该工具调整至20%;2017年9月,人民币贬值压力消除,人民币汇率出现一段飙升行情,央行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至0%;2018年8月,人民币贬值预期再次升温,央行又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2020年10月,人民币汇率升值迅猛,央行又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为0。

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属于逆周期调节工具,对其调整可以防止人民币过度升值或贬值,实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下的双向波动。观察央行数次调整外汇准备金率的时机,不难发现其中暗藏的规律:人民币贬值预期较强时,上调;当人民币升值预期较强时,下调。

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今日表示,央行提高远期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有两大目的,一是向市场释放稳定汇率预期的强信号,二是风险准备金率的提高确实有助于打击人民币空头,起到稳定汇率预期和保持人民币汇率合理稳定的作用。

伍超明指出,从具体机制看,提高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将从供需两方面稳定汇率,一方面会对开展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而这些上缴央行被冻结的准备金是不支付利息的,减少做空人民币汇率的资金供给;另一方面会提高远期购汇报价,增加远期购汇成本,抑制远期购汇需求。

这一波人民币汇率调整情形四年前经历过:经受考验平稳运行

9月26日,人民币中间价报7.0298,较上周五大幅下调378点,创下2020年7月7日以来最低。上一交易日中间价报6.9920,在岸人民币上一交易日收报7.1104。8月15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已升值4.1%。

此前,离岸和在岸人民币汇率早已破7。9月15日傍晚,离岸人民币对美元跌破“7”整数关口;9月16日上午,在岸人民币也跌破“7”关口。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再现“7字头”。9月26日早间,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7.16关口。美元指数则在英镑大跌推动下强势拉升,向上突破114.6,续创20年来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8月,央行也曾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当时也是人民币也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2018年一季度人民币单季涨将近4%,破6.30,升到6.28左右。但是4月份以后,随着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美元指数反弹、经贸摩擦升级,人民币震荡下跌,到10月底跌破6.9,又跌到“7”附近,7个月人民币累计下跌10%。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指出,今年人民币贬值的主要原因是美元太强了,被动贬值。目前这一波人民币汇率调整的情形在四年前就经历过。当时外汇市场保持了平稳运行,之后多次经受了汇率破“7”的考验。我国外汇市场承受能力近年来显著增强。我们拥有更加强劲的基础收支顺差和更加稳健的民间对外负债,具有更强的抵御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冲击的信心和底气,无需对汇率波动过度恐慌。

央行:短期内双向波动是一种常态 不会出现“单边市”

9月5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上,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人民币长期的趋势应该是明确的,未来世界对人民币的认可度会不断增强。短期内双向波动是一种常态,不会出现“单边市”,“但是汇率的点位是测不准的,大家不要去赌某个点。合理均衡、基本稳定是我们喜闻乐见的,我们也有实力支撑,我觉得不会出事,也不允许出事。”

刘国强指出,目前来看,中国外汇市场运行正常,跨境资金流动有序,受美国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影响可控。这得益于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经济韧性比较强。

“目前,我非常相信经济又进入了一个上行的阶段,另外也得益于中国的汇率机制,我们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制度改革不断深化,宏观审慎的管理不断完善,汇率的弹性也明显增强,这样就比较好地发挥了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功能。“刘国强称。

瑞银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8月底就曾在媒体会上预测,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有可能突破7,但是在年底还是会回到6.9左右的水平。在她看来,“破7”并不是什么问题,因为人民币一直是双向浮动,之后随着美元加息的周期或其预期见顶,美元可能又会稳定甚至走弱,人民币还会回到7以内。

平安证券最新研报认为,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存,但节奏会逐步放缓,7.2可能是重要关卡。人民币的贬值压力来自美元的强势、未来出口的下行压力以及中美基准利差倒挂加深带来的资本外流压力。但也要看到人民币汇率面临一些支撑:其一,境内居民企业的外币资产负债更为稳健,不会发生无序贬值。自8月中旬人民币汇率的快速贬值过程,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不降反升,说明市场主体在逢高结汇,而非追涨杀跌。其二,当前我国政策当局管理汇率的手段仍较为充足,政策当局的预期管理希望人民币平稳波动而非快速贬值。8月中旬以来人民币的快速走贬很大程度是由于美元指数的过于强势,人民币汇率顺势而为贬值,有助于缓解CFETS汇率指数的压力,同时有助于打开国内货币政策的宽松空间。自2015年汇率改革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最高到7.2,需要关注这次人民币汇率如果跌破7.2,是否会带来外汇市场预期的改变。

人民币对其他主要货币都是升值 没有出现全面贬值

根据刘国强9月5日在国新办吹风会上提供的数据,美元今年以来升值14.6%,在美元升值背景下,SDR(特别提款权)篮子里其他储备货币对美元都大幅度贬值。人民币也贬值了8%左右,但和其他非美元货币相比,贬值幅度是最小的,比如:今年1月至8月欧元贬值12%,英镑贬值14%,日元贬值17%。

刘国强指出,人民币贬值相对较小,而且在SDR篮子里,人民币除了对美元贬值以外,对非美元货币都是升值,只不过美元的升值幅度比人民币的升值幅度要大一些。所以,人民币并没有出现全面的贬值。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程婕

编辑/田野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含信息网络传播权)归属北京青年报社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