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办公室藏黄碟“伟哥” 海关总署原副署长查处纪实

律法刑道

2022-09-26 11:06山西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纪周

2000年春节前夕,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一案的涉案人、深圳惠威工贸公司总经理杨改清被抓获。他与此案无关的另一番供述可谓石破天惊:海关总署副署长、全国打击走私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乐毅及其亲属曾接受过他的贿赂!

极为震惊的中纪委、监察部李纪周案件调查组的办案人员突然想到,1999年初,他们找王乐毅谈话取证时,虽然仅涉及他是否为李纪周等人办事,并未涉及他本人的违纪问题,但他极为紧张,谈话中大汗淋漓,竭力否认与李纪周及其他涉案人员有任何瓜葛。谈话一结束,他就急忙告辞,慌乱中连外套和公文包都忘了带走。
据杨改清交代:1997年,王乐毅出国途经香港,收受杨所送港币2万元;1997年初,王乐毅通过杨改清为其两个儿子办理了赴香港单程证,在其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王乐毅的大儿子从杨在香港的公司每月领取1万元港币的工资,但从未在杨的公司上过一天班;1998年,王乐毅去美国参加国际会议,在洛杉矶收受杨改清所送数千美元。
另据其他在押犯罪嫌疑人供述:1994、1995年间,王乐毅帮助广东某走私分子的公司办理保税仓库,收受该公司董事在北京某大厦为他定做的高级西服,价值人民币1万余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曹秀康

除此之外,王乐毅还曾收受原湛江海关关长曹秀康所送劳力士手表1块,价值人民币6.8万元。湛江走私案案发后,1999年1月,王乐毅将该表以礼品名义上交。
也有人反映,王乐毅非常熟悉海关业务,工作能力较强,待人也随和,但原则性不强,对下属要求不严,崇尚好人主义;到海关总署工作后,开始对自己要求还比较严格,但近年交友过多过滥,尤其是生活作风表现很坏,竟与其"女友"同居并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他还托人将两个儿子安插到某国家机关,支持另一个儿子开公司,占有多套住房……
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后,中央纪委、监察部决定成立专案组,对王乐毅的违纪问题展开调查。王乐毅被请到了调查组。
王乐毅于1942年6月出生,1962年参加工作,1973年入党;1986年9月至1993年8月先后任哈尔滨、南京和大连海关关长;1993年8月,他出任海关总署副署长、党组成员,1998年10月机构改革后任海关总署副署长。
他到北京工作后,妻子和3个儿子连同"家"都留在大连。
坐在办案人员面前,他一直不正面回答问题,只是一味给自己评功摆好:自己一心扑在工作上,长年累月加班加点,埋头苦干。并声称自己一向严格遵守中央关于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各项规定,请客不到,送礼不要,不会唱歌、跳舞,从不到营业性场所参加高消费娱乐活动,顶多是出差时吃饭住宿超点标准,收一些土特产品和小礼品,还全部上交了。他煞有介事地分析,身为海关总署高层领导,不可能像关员那样直接查验货物,可以一手收钱,一手放私。
他还"提醒"办案人员:"我分管打私工作,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是不是走私集团在陷害我?"并请"组织上"不要上走私分子的当。
他一副受委屈、被冤枉的表情,时不时双手掩面,哭哭啼啼,却不忘从指缝中偷窥调查人员的反应。有一次,几天未见着办案人员,他竟反问:"你们查得差不多了吧?能不能给我敞开一条小缝,透点亮?"
在办案人员面前,王乐毅的亲属也是有唱有和,默契地把王乐毅打扮成了廉政典型。他的儿子说,王乐毅一年到头忙于工作,家里的事从来不管,赴香港单程证是他们自己托杨改清办的,并竭力表白王乐毅对他们如何要求严格,他们绝没有收受任何钱物。王乐毅的弟弟、妹妹们也表示,王乐毅是他们家的骄傲,不仅自律,对他们兄妹及家人也严格要求,他们兄妹没凭借王乐毅的位置谋取过任何好处……
这一切与调查组初步掌握的情况反差太大。孰真?孰假?
调查人员抓住了一次鉴别真伪的机会。
海关总署为王乐毅清理文件时,办案人员与海关总署有关人员一起清点了他的办公室。隐藏在墙角的保险柜虽已空无一物,但房间里一些看似平常的物品,却没能逃过他们的火眼金睛——
封面写着《波黑战争风云》的录像带,播放出来的却是黄色录像;印着乐符的CD竟然是淫秽光盘;撕掉了商标的药瓶中仅剩数粒的蓝色菱形药片,仔细一看,"伟哥"等几个英文单词还牢牢地粘在药瓶上。其女友花枝招展的玉照以及王乐毅与其亲昵偎依的合影,与这些物品构成了别有意味的组合。此外,办公室里还胡乱放置着为数不少的名牌相机、名贵手表,中外名烟、名酒,以及鹿茸、人参等一批高档物品,保险柜里还锁着上万美元和数万港币现金等显然不是"小礼品"的东西。
在王乐毅的办公室,办案人员还发现了两支手枪。经公安机关鉴定,该枪为德国产毒气手枪,属枪法管辖范围。王乐毅对其他物品的来历闪烁其辞,却很痛快地交代了枪的来历:他的老同事、现任某基层海关关长的Z,为请其帮忙调动工作所送。同时,Z还送给王乐毅人民币4000元。
赴杭州提审杭州海关原关长耿永祥(因受贿罪已被判刑)的办案人员也传回线索,耿永祥曾于来京参加关长会议时送给王乐毅人民币4000元。
王乐毅的表白不攻自破。
"老巢"现形:"一分钱没有"与妻儿名下的400万
王乐毅接受调查后,因精神压力过大,心脏病复发。调查组根据医生的建议,立即安排王乐毅住院治疗,为他安装了最好的心脏起搏器。
调查组同意王乐毅的妻子杨某来医院陪护,但要求他们不要借机串通。王乐毅答应了,但背着调查人员,他还是给了杨某一组电话号码和地址,让她四处活动。
"我家里一分钱没有。"这是王乐毅在接受调查时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办案人员觉得这恰恰说明他心里有鬼!他们了解到,在李纪周案发前,他就曾向李通风报信,让李将"家里的东西赶快清理"。李纪周案发已一年有余,王乐毅有足够的时间转移赃款。
果然,在中央金融纪工委的有力协调和大连各金融机构的全力配合下,短短一周时间,办案人员便查明王乐毅的妻子和3个儿子以真名和化名存款折合人民币逾400万元,其中仅参加工作7年的大儿子和参加工作3年的老二、老三的名下就分别有逾百万元的存款,与其合法收入明显不符。调查还发现,1999年,他们就已经从有关账户中陆续提走近100万元人民币;在王乐毅接受组织调查后的短短几天内,他们又集中提走人民币、港币、美元等折合人民币近百万元。
调查组还派出一支支精悍的小分队,北上黑河,南下深圳,走遍了十几个省市,赴监狱、看守所提讯在押犯罪嫌疑人,调阅海关报关、查扣等各种单证,提取出库单、提货单、购物发票等各种票据,搜集了大量证据,形成了牢固的证据链。
调查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这时,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休养,王乐毅的病情大有好转。办案人员适时加大了与王乐毅谈话的力度,加强了政策、心理和证据攻势,使王乐毅从步步为营到步步退却,防线逐渐崩溃,陆陆续续交代了收受赖昌星、杨改清等人钱物并为之牟利,以及在住房和子女就业、经商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
当办案人员要杨某交代涉案钱物的下落时,杨某竟诡称一些涉案钱物被她扔进了海里。大海虽阔,岂容此等秽物?!调查组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大海捞针一般"捞"出了为王乐毅转移家庭财产的港商F,近400万元的钱款,以及名贵手表、金项链、金戒指、金玉手镯等一批物品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大获全胜:"五子"登科与照单全收
随着调查的深入,王乐毅非法占有国家和他人财物、支持其子经商牟取利益等其他问题也浮出了水面。办案人员越来越清晰地发现,王乐毅腐朽的生活简直可以说是票子、房子、孩子、妻子、女子"五子登科"。
王乐毅一家5口,3个儿子忙于"立业"都未结婚,却有6套住房,5套在大连,1套在北京。这些房子都是他利用职权千方百计搞到的。
1990年5月,王乐毅调任大连海关关长后,通过大连市领导向大连市房管局借住了一套99平方米的住房,一直未还。此后,他又以三儿子的名义,买下了一套81平方米的住房。他的大儿子也以房改价,从单位购买了一套80平方米的住房。
1992年,王乐毅让大连开发区海关协调,由大连市开发区管委会出资,购买了一套128平方米的住房。3年后又用此房在黄金地段换得一套180平方米的复式住房。1999年4月,王乐毅违规参加房改,仅以8.4万余元的房改价购得了该房的产权。
……
王乐毅调到海关总署后,分得一套240平米的住房。1996年下半年,王乐毅请北京某装饰公司经理郭某为其装修,耗资28万余元,王乐毅仅付5万余元。
王乐毅对3个儿子溺爱有加。1996年,王乐毅托人帮忙,将两个正在读中专的双胞胎儿子送往国外读书。三儿子由某公司老板两次送到美国。二儿子则几次被美国使馆拒绝签证。港商F得知此事后,主动提出帮忙,找一个美国公司老板出具担保,并通过该老板在美国移民局的关系给美国使馆签证人员打电话,亲自将其带到美国,并负担了4万多元的费用。
两个儿子不争气,学无所成先后回国。
1996年起,王乐毅在某海关工作并任副科长的大儿子,以其母和三弟的名义先后注册了三个公司。对于大儿子违规经商办企业,王乐毅公开支持。公司买地时,王乐毅与大儿子一起前往土地所在村,亲自向该村党支部书记打招呼,要求予以关照。
1997年初,王乐毅通过杨改清为大儿子、三儿子办理了赴香港单程证。之后,杨改清在香港的银行为王乐毅的大儿子开立户头,每月存入1万元港币,作为其收入进行纳税申报,以便领取香港永久身份证。1999年初,杨改清托人从该账户提取17万元港币送到王家。王乐毅知道此事后,正值李纪周案件调查组刚刚找过他谈话取证,虽然他惊魂未定,但仍舍不得这笔巨额财产。
目前,王乐毅的三个儿子因涉嫌犯罪,都已被司法机关立案查处。
深挖现形:"老同学"、"老朋友"与李纪周、赖昌星
王乐毅说收了一些老同学、老朋友的东西,实属"盛情难却"。
他所谓的老同学、老朋友都是些什么人,什么样的盛情如此难却?办案人员很快揭开了谜底。
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与王乐毅同为全国打击走私领导小组成员,二人不但工作关系密切,在大肆捞钱时更是配合默契。
1994年12月,李纪周的情妇、广东某公司(走私团伙)董事S,与该公司众老板在北京某高档酒楼请客,李纪周约请王乐毅一起赴宴。推杯换盏之际,众老板提出申办保税仓库事宜。李纪周表示,这种事还得向王副署长请教。后在王乐毅的斡旋下,该申请报告未按规定进行审查和审核,海关总署即予以批复同意,为该走私集团进行走私犯罪活动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1995年8月,王乐毅又亲自出面,帮助该公司解决了保税仓库迁址一事。
在打私业务上,王乐毅自信可以指教李纪周一二,而在穿衣打扮上,王乐毅则甘拜李纪周为师。李纪周曾当面嘲笑王乐毅"穿衣不整",李纪周的情妇S等人则心有灵犀,陪同王乐毅到北京的一家加拿大名牌服装店,定做了价值逾万元的两套西服。S等人每次来京,必定问候王副署长,或酒楼欢宴,或奉上"薄礼",高级金笔、名牌皮鞋、高档洋酒等。

杨前线

现已恶名远扬的原厦门远华公司总经理赖昌星,也是王乐毅的老朋友之一。介绍他们结识的中间人是如今已被判处死刑的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据王乐毅交代,1996、1997年间,赖昌星先后送给王乐毅大量港币,欧米茄手表1块、理光照相机1架,以及路易十三洋酒等高档物品。
至于走私分子杨改清,王乐毅更是与他称兄道弟。王乐毅几次出行欧美以及途经香港,杨改清总是先期到达,为其安排食宿,陪其购物、游玩。在洛杉矶,杨改清陪其出入拉斯维加斯赌场,出资供其赌博玩乐。1995年12月至1997年7月,王乐毅先后在香港和北京收受杨改清所送人民币5万元、港币4万元和高级摄像机、金项链等贵重物品。
1997年3月,九龙海关(现名深圳海关)处理一批罚没汽车及配件,杨改清找到关长赵玉存,想从中分一杯羹。赵玉存此时对杨改清尚存顾忌,没有同意。关键时刻,王乐毅出面施以援手,亲自给赵玉存打电话,要求他对杨改清"给予大力支持"。副署长的"朋友",赵玉存当然要照顾。杨改清顺利地得到了54辆整车以及49台发动机变速箱、64个车壳等一批汽车主要配件,还由此与赵玉存成了莫逆之交。
1994年下半年,王乐毅的一个老同学受某房地产开发建设公司总经理之托,请王乐毅帮忙办理进口电梯免税。王乐毅将此事亲自交代给海关总署有关人员。事成之后,老同学再一次上门,送上了老板所送价值1.68万元的欧米茄手表1块。王乐毅笑纳如意。
检察机关对王乐毅涉嫌受贿问题立案侦查后,依法搜查其住所时,发现了一个极为隐秘的贮物间,各种物品琳琅满目,蔚为大观。粗粗一算,仅中外名烟近500条,中外名酒300余瓶,其中每瓶价值万元的路易十三就有30余瓶。其他如西服、夹克、皮鞋均数以百计,手表、照相机等数十件,有的还未拆封。还有燕窝鱼翅、冬虫夏草、人参鹿茸等,多得难以计数。难估其价的金玉、古玩、字画等,也是所藏颇丰。当然,还不乏黄色书刊、录像带、光盘等物。
"日积月累,你到底收了多少东西,都是什么东西?"调查人员问王乐毅,王乐毅答不上来。他几乎到了"照单全收"的程度,物品多得难以计数。除前文所提及的物品之外,还有床具、沙发、酒柜等高档家具1套,价值5.54万元;红木餐桌椅1套,价值1万元;东芝空调1台,价值1.1万元;43寸松下画王投影彩电1台,价值2.6万元;33寸松下彩电1台,价值1.78万元;家庭影院1套,价值1.7万元;影碟机1台,价值7500元;高尔夫球具1套,价值2万余元;按摩椅1把,价值8900元;人民币、港币数万元……从王乐毅所收礼品来看,从新关建关、开关、更名、年庆,到办公大楼落成、培训基地开业,甚至海关的电大分校成立,无一事不收礼;从沿海到内陆的海关,无一处不收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9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