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安倍葬礼邀请函乱象遭质疑 有受邀者懵了:为啥邀请我?

参考消息

2022-09-26 09:52北京

关注

参考消息网9月26日报道 据共同社25日报道,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国葬”即将于27日举行,收到邀请函的人当中也不乏困惑的声音。答复的截止日期被修改过等,从纸面上就能看到发送邀请函的混乱景象。远离国家政坛10年以上的人也成为受邀对象,引来对政府选定标准的质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安倍国葬邀请函有修改痕迹 一些受邀者感困惑

报道称,日本政府预计最多有约6000人参加“国葬”。邀请函发送对象包括昔日和现任国会议员近2000人、地方政府相关人士约300人等。此外还向海外要人和各界代表发送了邀请函。

曾任众议员的精神科医生水岛广子自称10日左右收到邀请函,她表示:“我担任国会议员到2005年为止,所以感到很吃惊。(邀请函是)邮政速达寄到的,到底花了多少税金?”据称水岛因反对“国葬”而放弃参加。

导演宫本亚门在推特上发了邀请函的照片并附文称:“为什么寄给我?搞错了吧。我又不是政治家,甚至也没邀请我去赏樱会。当然我是不会去的。”

曾任参议员的记者有田芳生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照片中是一张在“缺席”上画了圈的邀请函。他在贴文中分享了与安倍的过往,同时还写道:“想就统一教会听听他的真心话。对于‘国葬’我是反对的。”

延伸阅读

日本向100多国发出安倍"国葬"邀请 回应的还不到10个

执笔/九命刀&断水刀

9月27日,将在东京北之丸公园的日本武道馆举行安倍晋三的“国葬”。

这意味着安倍晋三将成为日本战后第二位享有“国葬”待遇的人。

日本政府9月6日表示,“国葬”需要的追加费用约为1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900万元)。公布的这14亿日元追加费用包括警备费8亿日元,外国要人接待费用6亿日元。

加上会场布置费等,总额将达到约16.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200万元)。

此消息一出,本就对安倍“国葬”感到不满的日本民众更加恼火。

为什么这么多日本人反对为安倍举行“国葬”?

“国葬”二字背后隐藏了怎样的历史?又预示着日本未来走向何方?

1

其实7月8日安倍遇刺身亡后,岸田首相就曾考虑过为他举行国葬,但安倍夫人昭惠女士出于“疫情下减少人员密集等理由而婉拒”,并在7月11日和12日已于东京增上寺举行了家族葬礼。当时外界普遍猜测不会进行国葬。

资料图

然而,7月14日傍晚,岸田文雄在记者会见中,正式宣布将为安倍举行国葬,国葬花销将完全由日本政府承担。

此消息一出,日本举国一片哗然,不少民众当即表示反对。

8月22日,包括上野千鹤子在内的17名日本作家与大学教授召开记者会,批评政府举办安倍“国葬”违反了宪法关于“人人平等及思想自由”的精神。

8月31日,有上千人在日本国会议事堂正门前进行抗议游行,称“该决定未通过国会,也未经讨论”、“反对国葬,别用我的税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9月1日,更有345名原告在东京地方法院追加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停止为安倍举行“国葬”。这也是日本市民团体首次就此问题提起正式行政诉讼。

目前,该诉讼原告人数已达到576人。

此外,还有其他市民团体在埼玉、横滨、大阪等地的地方法院提起类似诉讼,各地还出现了律师和地方议员请求市民监督的动向,要求地方政府禁止使用公款支出“国葬”相关费用。

日本民众如此反对,16.6亿日元的高昂“国葬”费用是重要原因——“国葬”葬礼费用由政府全额支付,用的是国民上缴的税款。

正如日本网友说的那样,“之前明明说的是2亿日元,增加的费用如果由自民党成员负担的话,才没有人会抱怨。”

要知道,如今日元暴跌,日本总体经济低迷。岸田政府如此铺张地将纳税人的钱投入葬礼,也难怪引发民众强烈不满。

资料图

民众争议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安倍与“统一教”的关系过于密切。

安倍遇刺后,民众对“统一教”对日本政治的渗透现象十分敏感。安倍与“统一教”的关系也让不少民众担忧“国防机密外泄”。

并且,也有民众和在野党质疑岸田提出的“国葬”并“没有法律依据”,要求“明示费用总额”。

不仅内部不看好,国际对于安倍“国葬”的回应也反响平平。

日本政府已向195个邦交国发出邀请参加安倍“国葬”。但一些外国政要无法参加的消息接连传来。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以及正在考虑访问日本的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均表示不会出席。

日本外务省之前还称“希望各国家和地区在8月中旬之前给予答复”,但《日刊现代》指出,现在已经到了9月,很多国家却没有回复。

用高千穗大学一名国际政治学教授话说,“连G7中与安倍一起在位时间最长的德国前总理默克尔都没来,真让人吃惊。各国首脑虽表示哀悼,但也认为不值得特意来参加国葬。”

随着葬礼的临近,日本国内对于岸田的支持率也在持续下跌。

九月初,岸田内阁支持率跌至48.1%,较8月下降了9.4个百分点,也是去年10月组阁以来首次跌破50%。

10日和11日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岸田的支持率下降至41%,不赞成率从上次的39%上升到47%,接近一半。这也是不赞成率首次超过支持率。

这和岸田政府无视民众意见、一意孤行举办“国葬”不无关系。

由于日本国内反对“国葬”的声音越来越大,迫于压力,9月8日,岸田文雄终于第一次在国会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说明。这也是围绕“国葬”的首次国会论战。

岸田表示接受批评,但坚持“国葬是合适的”。他例举了为安倍举行国葬的4大理由,包括安倍是日本宪政史上执政最久的首相、安倍留下许多政绩、诸多国家表达吊唁哀悼、安倍是在助选时遭枪击身亡,因此国家(政府)有必要展现守护民主的态度。

但是,岸田给出的理由又掀起新一轮质疑。

比如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党主席泉健太,就举办国葬的法律根据、费用估算的妥当性等问题进行质询,称政府做出举办国葬的决定是错误的,却强行要办。

同时立宪民主党要求将国葬改为“内阁葬”,并追究安倍与韩国“统一教”的关系。

但是岸田政府认为,距离国葬举办日期已剩下不到3个星期,现在调整葬礼举办方式比较困难,打算按计划推进筹备工作。

估计就“国葬”一事的朝野论辩还将持续下去。

2

国葬,顾名思义,是以国家名义为有特殊功勋的人举行的葬礼。

过去,日本就有天皇死后举行盛大葬礼的习俗,从明治时代开始正式使用“国葬”这一名称。

根据二战前日本的《国葬令》规定,能够享受国葬待遇的人物,基本都是当时日本政府认为对日本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在战前只有皇室、公爵、元帅和首相才能享有国葬待遇。

1947年,二战后的日本废除了《国葬令》,从此再无关于国葬的法律依据。

这也是为什么不少人以“无法律依据”的理由反对安倍“国葬”。

不过在1967年,时任日本首相的佐藤荣作,以前首相吉田茂“为二战后的日本恢复民主化和经济复苏做出重要贡献”为由,为吉田茂举行了国葬,这也是二战至今日本唯一一位享受国葬待遇之人。

当时,吉田茂的葬礼花费总额为1810万日元,放在今天大概有近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86万元)。

而国葬规模是怎样的呢?

资料图

据政府编写的《已故吉田茂国葬仪式记录》显示,从其位于神奈川县大矶町的住所到日本武道馆,沿途约有12万人目送运载骨灰盒的灵车,县警和警视厅的约5700名警察参与了警备工作。

列席葬礼的不仅有当时的皇太子夫妇(现上皇夫妇)等皇族,还有72个国家的外交使节等。还有日本自卫队的19响致哀礼炮“响彻秋日天空”。防暴警察负责疏导总计约3.5万名献花者的队伍,“耗费几番看不见的苦心”,最终没有发生大的麻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可是等佐藤去世了,要沿袭国葬,遭到了日本国内很多人的反对,说没有法律根据,应该经过国会讨论,立法、司法和行政一起决定才行,所以佐藤的国葬就没搞,搞了有且仅有一次的“国民葬”。

“国民葬”不同于“国葬”的地方是,日本政府仅承担大部分的葬礼费用,部分费用还需要家属或者死者所属的政党来出。

此外,还有“内阁·自民党联合葬”,像首相大平正芳、中曾根康弘等等都是享受内阁·自民党联合葬待遇。这也是在野党认为安倍葬礼应属的规格。

但是,时隔约55年,国葬被再次推入历史舞台。

据称,安倍的国葬将在27日下午2点以“无宗教”形式举行。出席者将是参众两院和政府负责人、国会议员、外国政要、地方政府、各领域代表,预计多达6000人。

此外,在国葬当天的上午10点到下午4点,日本武道馆外设置献花台,还会参考之前国葬标准,由自卫队鸣放19响礼炮致哀。各省厅也将在葬礼当日悬挂悼旗默哀。

但是,内外不看好的情况下,27日安倍国葬究竟反响如何还仍未可知……

资料图

3

国葬这个事可以说是当前日本政治中最棘手的问题之一。有国际关系学者告诉“补壹刀”,岸田文雄在国葬问题上目前的状态就是进退维谷、骑虎难下。

岸田这一决定,一方面是考虑到自身的支持率,同时也在自民党派阀政治当中稳固基本盘、拢住安倍派的议员。

另一方面,作为安倍内阁曾经的外相,岸田在外交上希望沿用安倍的路线,也希望通过国葬这种方式继续推广安倍路线,也显示自己是安倍的重要继承人。

至于岸田自己在国会上为“国葬”说明的理由,说安倍是日本宪政史以来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为日本经济振兴作出了很大贡献等,并没有多少人买单,反而让更多人产生质疑。

在野党明确说,要说执政时间最长,当年首相佐藤荣作当时也是执政时间最长的。论贡献,佐藤荣作收回冲绳,而且还提出了不制造、不拥有、不运进核武器的“无核三原则”,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更何况,当时日本经济还比现在发展好得多,那时正是高速增长时期。

但是由于当时日本国内没有统一意见,佐藤荣作就没有国葬。

这样比较来看,安倍这么一个有争议的人,而且没有法律根据,现在这么搞国葬的话不妥当。再加上安倍晋三跟统一教的关系也有瓜葛,中枪身亡也跟统一教脱离不了关系。

所以,在这个“邪教”跟日本政治长期勾连的情况下,日本人也觉得凭什么给他搞国葬。

岸田政府一方面说自民党要跟统一教脱离关系,另一方面又要给与统一教有关的安倍家族搞国葬,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现在“安倍经济学”也并没有让老百姓的日子好过:物价上涨,贫富不均,加上实质性收入下降,这都是安倍留下来的。搞新资本主义经济,也没能解决这些问题。

从观感上看,在野党说的有道理,岸田的解释都是很乏力的。岸田想把自民党跟统一教切割以后赢得支持,但是要给安倍家族洗白、搞国葬,这确实是逻辑上说不通。

专家指出,一个民主国家当然首先要考虑到民意,岸田也说了要倾听民意。但是老百姓不愿意的事非要把老百姓都包括进来,这就是对民主的践踏。所以现在日本国内几个政党,比如说日本共产党、令和新选组、社民党,都拒绝参加国葬。

日本向世界100多个国家地区发了邀请,现在真正回的也不到10个左右。

岸田通过国葬想搞葬礼外交或者吊唁外交,企图彰显安倍路线的正确性,来为继续推进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太”给自己脸上涂脂抹粉。

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晶晶_B7341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0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