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有什么是你去了郑州才知道的事情?

高广银

2022-09-26 06:21河南

关注

算下来自己在郑州生活了近20年的时间,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郑州人,自认为对郑州还是比较了解,可是最近和几个朋友聊天,发现郑州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烂尾楼、村镇银行以及修花坛的事自不用说了,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最让我诧异的事情是郑州有条偷拍黑产链。

我不知道其他城市如何,通过几个做民宿的朋友口中得知,由于疫情的影响,郑州绝大部分酒店都亏损得非常厉害,尤其是那些中小酒店以及民宿,更是亏得一塌糊涂。在这种严峻环境下,不少小宾馆就开辟了另外一条生财之道,那就是偷拍。

据他描述,郑州的偷拍产业发展也是近几年的事情,在疫情之前,有很多个人通过租房、退房的方式,在房间内安装针孔摄像头,然后将这些偷拍数据卖给海外的买家。安装一个摄像头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获得收入能够达到十几倍,这些从业者收入高的时候能够月入十几万,利润非常可观。

最初这些从业者主要把摄像头安装到学校附近的宾馆,后来随着摄像头数量越来越多,安装的区域也在不断扩大,从商场、试衣间到公共卫生间,无孔不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他们的描述,我有些毛骨悚然,和我实际感受完全不一样。疫情那段时间,我曾被隔离在宾馆当中,照着网络上的方法,用手机照了一遍屋子,并没有发现红点摄像头。还有一次错把防火喷淋头当作偷拍摄像头,弄得自己很尴尬。

朋友告诉我,如今的摄像头已今非昔比,不但不会借用红外线,甚至夜间不借助于任何光线,都能够拍到高清的画面。

即使现在被网络热炒的反偷拍APP,也只能检测出部分的摄像头。这些APP检测摄像头原理非常简单,需要你连上酒店的WiFi,APP会检测异常上传视频格式的数据,就会认定附近有没有偷拍摄像头。

如果这款偷拍摄像头是用存储卡的方式,那么检测APP就起不到任何作用。难道不怕拍一天存储空间不够么?现在的偷拍摄像头非常智能,当出现人影走动的时候,才会启动摄像头拍摄,一个存储空间几十G的摄像头能够持续拍摄一个星期,根本就不用实时控制。

据他们描述,这个产业已经发展了很多年,现在这种存储视频已经卖不上好价钱,价钱最好的还是实时联网直播的摄像头,这些摄像头会打包出售,就像直播查房间一样,可以切换不同被偷拍者的画面。

我很好奇,郑州“皇家一号”都能够一锅端,为何这些黑产却能够长时间存在呢?

看了央视的一则报道,了解到这些黑产之所以难以根除的主要原因,一方面这些摄像头很隐蔽,哪怕是专业人员,没有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是排查不出的。

另外这些摄像头从纸巾盒、路由器、烟灰缸、插排再到电视遥控器等无孔不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装不了的摄像头,所以即使酒店想查,也查不完这些摄像头。服务员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也就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完全查不到这些偷拍摄像头,何况现在偷拍已经成为部分酒店的第二产业,查处难度更大。

这些偷拍黑产很难被根除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服务器架设到国外,即使找到这些摄像头也很难找到幕后黑手。而且我国刑法对于这种偷拍者惩罚也比较轻,会处以3年以下的徒刑,完全起不到震慑作用。

由于查处难度比较大,完全不值当投入大量的警力,除非某一天形成巨大社会舆论,否则不会费大力气整治这类犯罪行为。

我想偷拍这个黑产链就像烂尾楼一样,应该不是郑州所独享,只是郑州处在交通枢纽中心,商旅酒店比较多,所以这类问题比较严重一些。

既然聊到烂尾楼,我们就要深究下郑州烂尾楼不为人知的另一面,郑州烂尾跑路的开发商除了河南本土开发商之外,另一大派系就是福建系。

郑州过去被称为全国著名的商业中心城市,是全国商业地产的“黄埔军校”,自从亚细亚轰然倒下之后,郑州商业基本上依靠外地人来主导。我们所熟悉的纺织大世界,基本上被温州人所垄断,近几年郑州的经济支柱房地产,福建系也着实给我们上了一课。

早年福建系来郑州,利用顺周期加杠杆的方式,所向披靡,不惜利用高负债扩张,一时间只要福建系参与拍地,各地产企业都要退避三舍,升龙、锦艺、泰禾一度成为郑州房地产“扛把子”。

这种全是“输出装”的打法,一旦出现胶着状态,或者遇到经济下行,就会很容易被翻盘。比如在郑州风光无限的锦艺城,2006年凭借对国棉厂的改造升级,成功拿到老城区国棉一厂、二厂、六厂的厂房用地。

之后锦艺又在郑州连续开发了龙湖锦艺城、锦艺金水湾、锦艺四季城等多个项目,其中金水湾、四季城都是规模上千亩的大盘。

然而好景不长,疫情之前,郑州房地产就显出了颓势,之后锦艺也是逐渐传出裁员、跑路的消息,龙湖锦艺城,景观缩水,电梯减配;锦艺金水湾,学校变更,延期交房,降标减配。

2021年,锦艺置业旗下多个子项目出现违约,商业承兑到期未履约等情况。

相比于锦艺,嘉禾进入郑州时间比较晚,从福建系老大哥升龙手里接盘金岱里项目,并打造了泰禾金尊府,后来又陆续推出了中州院子、大城小院和东府大院等项目。

郑州人对嘉禾印象最深的无疑是请来了当红明星景甜站台,光项目宣发就花费了270万,然而在疯狂扩张之后,也陷入了债务违约。现在嘉禾的大城小院已经停工,东府大院被司法拍卖,可以说已经成了一滩烂泥。

当然带头大哥升龙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升龙在燕庄项目成功之后,在郑州成功改造了14个城中村项目。升龙最辉煌时期是在2013年,以103.72亿元销售金额、117.55万平米销售面积获得双料冠军。

能搞定城中村,也能搞定不听话的业主,随后升龙传出殴打孕妇业主,强制给业主停电等新闻,升龙在郑州的声誉彻底垮塌。同时也让福建系开发商的口碑直线下滑,连同朗悦、谦祥、福晟、世茂等一众小弟,一同遭殃。

对于这种现象,福建朋友跟我聊,这些开发商是来到郑州之后才学坏的,说这话的时候,他们自己都是些心虚,所以郑州能有今天的坏名声也不全是自己人搞的,肯定也有外地人的煽风点火。

电影《驴得水》当中有段很经典的画面,铁匠老婆来学校抓奸,校长问她如何发现的,她说这么多花样的姿势,肯定是从外面学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每个人了解的郑州只是它的一个侧面,郑州没有自己人夸的那么好,但是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糟。

看到各类负面信息,很多人会认为郑州真是糟糕透了。郑州有苟且的一面,也有让人感动的一面。

在7·20暴雨倾盆的那个下午,有把一对母女从洪水当中救起的无名大哥,有在地铁五号线里返回车站的白衣逆行者,还有利用电影院安置受困人群的影院经理,以及一群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拼命拉住一位女孩,以免被洪水吞没的普通人...

就算最普通的一天,你在郑州公交车上也可以看到到处让座的年轻人。

所以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只有真实体验,才能了解真实的郑州。

之前有位重庆的朋友来郑州就要体验传说中的胡辣汤,我说这东西不一定合乎你的胃口,他不信,觉得重庆人没有不能驾驭的,可是就算爱吃辣的重庆人,早上也只吃清淡的重庆小面,结果一碗麻辣的胡辣汤下肚,让他拉了一整天。

另一道让他失望的还有烩面,烩面在网上被吹上了天,但是这种宽而厚的面,在他眼里完全没有煮熟,只有骨汤才能凑合喝一口。

所以对于我所描述的郑州,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幻觉,我也只是管中窥豹,只有你真实的体验,才能了解真正的郑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