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南京丹阳南朝石刻的起源与消失的亚述古国

墨语录

2022-09-25 22:59山东

关注

#头号周刊#

1956年,南京掀起拆除古城墙之风,一毛钱一块砖,拆除速度惊人,古城墙形势危急。朱偰知道后,赶紧奔赴现场,呼吁停止拆除城墙的行为。9月23日,他在《新华日报》上发表《南京市城建部门不应该任意拆除城墙》的文章,被《光明日报》等媒体转载,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最终,拆除古城墙之风得以暂告停止,中华门瓮城和石头城免于一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朱偰出身于浙江海盐一个世代书香的家庭,著名历史学家朱希祖长子。朱偰自幼受庭训,精研文史,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1919年入北京第四中学学德文,1923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1925年入本科读政治,以史学为辅科,1929年毕业赴德国入柏林大学攻经济,兼修历史、哲学。

他为南京城做的事情不止于保护明城墙,在他看来,长安、洛阳、金陵(南京)、北京四大古都中“文学之昌盛,人物之俊彦,山川之灵秀,气象之宏伟,以及民族患难相共,休戚相关之密切,尤以金陵(南京)为最”。为此,他遍访南京古迹,调查研究,拍摄记录,最终编成《金陵古迹图考》《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等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在《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中一个章节提到了,希腊式之石柱与亚述之石兽,中国丹阳与欧洲希腊远隔万里,丹阳南朝石刻和他们又有血缘关系吗?那么曾经消失的古国亚述又是在如今地球的哪里?和中国齐梁时代又有什么瓜葛?

关于六朝陵墓前石兽的风格及其来源,过去学术界曾有过十分热烈的讨论,对其源流演变所持的基本观点,多认为其一方面源于汉代,而另一方面又接受了西方文化因素的影响。

朱偰认为“六朝诸陵墓,皆有石兽,无论为麒麟、天禄或辟邪,皆具双翼,此种作风,当自小亚细亚美索不达米亚传来。”

美索不达米亚,即是如今的两河流域,消失的亚述古国曾经在此,繁荣一时。

亚述帝国位于底格里斯河中游。在伊拉克、叙利亚这两个国家的位置。

亚述文化博采西亚各国之长,且具有自己的特点。在尼姆鲁德、尼尼微、豪尔萨巴德等地,亚述均发现亚述时期的宏伟的宫殿、神庙和其他建筑。

1842年,法国人波塔发现尼尼微故址,接着英国人雷雅特发掘了亚述王阿息巴尼拔的宫殿,使亚述王朝的光辉业绩重见天日。这些宫殿规模宏大,使用有浮雕画面的石块装饰它的大门,带翅的神兽高踞门口,具有纪念碑般的效果。

“萨尔贡二世宫殿的守护神兽”,在王宫两侧雕凿的神兽,亚述人称舍都,人首、狮身、牛蹄;头顶高冠,胸前挂着一绺经过编梳的长胡须,一对富有威慑力的大眼睛,身上还长着展开着的一对翅膀,显得气宇轩昂,令人敬畏。这种形象的石雕簇立在宫门口,是一种王权不可侵犯的象征。在萨尔恭二世宫门前的这两只镇门兽形象,一直影响到其它民族,古波斯和西亚地区也都十分盛行,它逐渐成为一种吉祥动物,并具有神秘的力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今天的伊朗波斯波利斯遗址地区,仍然保留着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建筑遗迹,而在该遗址万国门门口两侧,还有一对人首翼兽,它们竟然还长着五条腿。

人兽翼兽被波斯人称为是“拉玛苏”,其主要采用了圆雕及浮雕的雕刻手法,展现了古波斯人高超的雕刻工艺“拉玛苏”的正面雕刻有头冠、人脸以及须发,侧面兽体浮雕尾翼高扬、身体健硕有力,真可谓是活灵活现。

古代亚述人认为,一个房子的大门和入口是最重要的地方。在巴拉瓦特城亚述萨尔贡二世宫殿宫殿的原始大门。他们被写进文字和青铜纹饰,覆盖着象征着为亚述帝国带来的和平与繁荣。亚述人和中国古人的思想类似,他们认为好运或灾祸会从大门进入,因此为了保护宫殿他他们建造了半人半兽雕塑。

无论麒麟、天禄或辟邪,都是以狮子为基础原型的演化。

狮子是原产于非洲、南美洲、亚洲西部等地的哺乳类动物,生性凶猛,有“兽中王”之誉。在我国现有文献中,没有发现出产狮子的历史记述。域外狮子进入中国最早可追溯至西汉时期。公元前138年,汉武帝遣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了东西方交流的“丝绸之路”,狮子才开始以贡物的形式进入中国本土。

天禄、辟邪神兽创造于汉代,是狮形兽。在西汉,尚未见到如此的大型雕塑;只咸阳汉元帝渭陵出土一对玉质翼狮,两只狮子体量小巧,头顶带双角,一只作昂首挺胸状,肩生长条形双层重羽;另一只则作低首匍匐状,属于西汉晚期器物。未见比这更早的本土翼狮实物材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禄、辟邪从何而来?关于这一问题,学界也多有讨论,目前基本形成三方面意见:西来说、本土说和中西融合说。其中的西来说意见占据主流,如波斯、斯基泰等艺术中有翼狮的形象,并且作为天禄、辟邪原型的狮子,即是外来。不过若考虑到有翼、带角等想象性元素,则无法忽视本土文化的影响。

汉代天禄、辟邪形象资料的种类、材质虽然较多,但其中以陵墓石兽的形制与影响力最具代表性。虽然刻作这两种神兽形状的石兽到东汉才出现,但先秦时期已有陵墓石兽之雏形。

神道石兽,唐代人封演《封氏闻见记校注》载:“秦、汉以来,帝王陵前有石麒麟、石辟邪、石象、石马之属。”在墓园地面上放置石刻神兽,以起到保护墓主人的魂灵顺利升仙的信仰功能。

东汉时期,现实中的狮子因其凶猛威力而被艺术化,变成天禄、辟邪石兽,位于墓园的神道两旁,以镇压危害死者的鬼魅,起到辟邪除凶的作用,保护亡灵并引导帮助其顺利升仙。

南朝继承了东汉陵墓中的天禄、辟邪制度,南京丹阳地区多有发现这类石兽,它们较之东汉的技法更为精细成熟,少了几分曾经的古拙意味。

朱偰认为:“六朝陵墓前的石兽,一方面是上承汉代,一方面是下启唐、宋。拿它们和汉代现存的石兽来互相比较,则汉代的石兽装饰比较朴素,六朝的石兽装饰比较繁复;汉代的石兽雕刻比较简单,六朝的石兽雕刻比较复杂。”

魏晋南北朝和隋唐以来,本土的狮子艺术深受萨珊波斯文化影响,狮子形象开始增加卷发,身躯被犬化;尤其在胡风大盛的唐代文化中,这种趋势得以定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