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白岩松:医院判了死刑的病,一介乡医,几幅草药搞定

墨落寻烟

2022-09-25 18:42山东

关注

白岩松曾说过一个事例:医院判了死刑的病,一介乡医,几副草药搞定。这是为什么呢?我们来看中医治病的思维。

我们知道当年非典疫情肆虐,西医素手无策,抗生素无法治,只能使用大剂量的强效的激素,幸存者多得股骨头坏死,肺纤维化等后遗症,痛苦非常。后来是中医出来治好了很多,治愈者亦无后遗症。真正的传统中医是反对用药去治病的,而是着眼于恢复人体的秩序,打开让免疫力受到抑制的这把锁,然后让免疫力自己去治病。真正能“覆杯而愈”的只能是人体自己,而不是药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有明确这个观念,用这个理念去治病,中医才真正是中医,中医才能摆脱现在治病慢不治病的怪圈,成为真正的治病快治大病的中医。

著名的中医大家倪海厦曾说过,如果能用中药治好感冒,那么治好癌症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也有过其他的中医大家说过,有时候治好一个癌症并不比治好其它的一些常见病麻烦多少。那么这样的说法与当今的主流医学西医对于“绝症”的概念是大相径庭的。“中医无绝症”的说法,当真有此事?

这就要从中医的哲学基础说起。从哲学的角度来说:人类根本没有可以治病的药。打个比方,我们创造了一台电脑,造了一台洗衣机,我们今天就可以修电脑,今天就可以修洗衣机。

而我们人呢?人是天地孕育的最精密的仪器,本就是天地的一部分。所以我们永远也无法修自己,除非我们有和天地同等的智慧,就好像一台洗衣机永远也不可能修它自己一样。既然我们做不到修自己,那医学又是什么?

先从西医说起。西医领域一直在致力于研究治病的药,那西医领域到底有没有治病的药呢?先说感冒,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抗生素不是感冒的特效药。在国外门诊,大夫是没有权利随便开抗生素的,若开了,他可能会面临吊销执照的处罚。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抗生素不是感冒的特效药,那感冒的特效药又在哪里呢?西医界的答案是没有。如果感冒都没有特效药,那别的病呢?自然更没有特效药了。

比方说糖尿病、高血压,我们都知道需要终身服药。这些药是在控制血糖,控制血压,但不能治愈。不但治不好,还伤肝肾,因为服用这些药物引起肝肾衰竭的病人现在有很多。

有人也会问那中医领域有没有能治病的药呢?其实一样没有,能够对抗疾病的只有人体自身的免疫力。因为我们人体的免疫基因链足够对付已知的一切疾病。比方说艾滋病,人体免疫力一般的,能抵抗艾滋病病毒十几二十年不发病。个别免疫力极强的,终生不发病。癌症、非典之类的自愈的就更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世的中医之所以衰落,也是因为越来越偏向于以药治“病”。我说的这个病就是病症的病,这是局部思维,背离中医精神的。对于人体免疫力而言没有大病小病。

人们在评价中西医治疗标本的区别时,显然是用标指称疾病的症状,而用本指称疾病的根本原因。中医治本,指中医能够根据四诊收集的各种症状辨析发病的病因病机,然后再辨证处方彻底解除疾病的症状和病因。西医治标,指西医辨病施治,只是机械地孤立地去除机体相应部位的症状,却不能从整体联系的角度彻底除掉导致该症状的根本原因,以至于会让病人出现反复发作的现象。比如“头痛医头”,西医就只是针对头部出现疼痛这种症状的相应部位,采取麻醉性镇痛的治疗,让患者头部产生局部麻醉失去痛觉,并没有彻底根除疼痛的原因,所以这类药物短暂止痛之后,患者疼痛还会继续。

中医治疗则要加以辨证,参合四诊,辨识患者头痛的证候所属,比如是气血不足所致的血瘀气滞头痛,还是感受风寒导致寒凝血脉而引起的头痛,然后再对证治疗。这样中医治疗头痛就不像西医那样仅仅限于止住头部的疼痛,而是要么从全身的气血去治疗,要么祛除体内感受的风寒,达到既能根除气血不足或者风寒,又能治愈头痛的症状,使其不再继续复发。

西医所谓的大病很多情况指的是患病的位置,比方说一个炎症,在皮肤你可以不去管它,在肾上呢,肾炎那就是大病了。但对于人体免疫力而言,它是一样的。

又比如黄斑病,号称眼部癌症,这在西医中是最难治疗的病之一。治过一例黄斑病,只用了一个月便彻底根治了,也没有再复发,而我当时辩证的时候,只是用了一个祛湿的方子。

那为什么一个祛湿的方子便就根治了黄斑病,而西医却束手无策呢。很简单,因为,黄斑区的病变可以理解为有一块积液在眼球后部,湿气去除,自然也就好了,之所以西医称之为绝症,是因为积液在眼球的后部,对于西医而言那个区域的病变很棘手,做手术非常的困难,所以称之为绝症。

而对于中医而言,身体哪里都是一样的区域。免疫力正常了,人体秩序恢复了,大病亦能速去,反之一个感冒也有可能迁延一两个月不好。

中医中的治标与治本原则。某些病人,常常一身有数种疾病,出现各种错综复杂的症状,这里面就包含有多种矛盾。我们必须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采取“急则治标,缓则治本”或“标本同治”的原则。

什么是疾病的标本呢?标和本是一对相对的概念,其含义较广:从邪正关系说,正气为本,邪气为标;从疾病发生来说,病因为本,症状为标,从疾病的新旧来说,旧病为本,新病为标;从疾病的先后来说,先病为本,后病为标;从病变部位来说,内脏为本,体表为标。

例如,肝硬化腹水(臌胀)严重的患者,出现呼吸喘满不得卧,小便不利,这时就须解决腹水的标急之苦,待腹水消减后,再治疗肝硬化之本。

又如,一人素有肺结核旧病,又新感外邪,患了感冒,就该先治疗感冒这个新病,后治疗肺结核这个本病。

但有的时候常须标本同治。如有人素来身体亏虚,正气不足(本虚),但突然感受外邪患了急病(邪实)。此时如单考虑到病人的体质亏虚而给服大剂的补药,则势必会助长病邪,起不到治疗疾病的作用,但如单考虑病人是感受外邪而致,只用祛邪的药物,则会祛邪伤正,同样不能取得很好的疗效,有时甚至会加重病情。这时就应该全面考虑,补虚(治本)和祛邪(治标)同时进行,只有这样才可能收到满意的疗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