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毛钱一斤没人要的“野草”,小伙从中看出商机,2019年赚1760万

草木英雄

2022-09-25 15:13云南

关注

“脚下的这座大山,它就是无尽的财富,只要好好利用它,遍地都是黄金,我就能靠着这座大山赚钱!”

家住在湖南省新化县油坪溪村的邹辉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伙,和大多数人一样为了生活而奔波。

一次偶然的机会,邹辉发现了老家大山里五毛钱一斤都没人要的“野草”,经过加工处理后能够在广东等大城市里最高卖出500元一斤,利润翻了近1000倍!

邹辉从此打开了致富大门,经过几年的努力不仅创办了公司,2019年销售额高达1760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邹辉

这无人要的“野草”到底是什么东西?邹辉又是怎么发现它,并靠它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的呢?

意外发现老家大山里遍地是“黄金”

出生在农民家庭里的邹辉自小就尝遍了贫穷带来了辛酸苦辣,发誓要靠自己的努力走出大山,带着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80后的他满身都是敢闯敢拼的劲儿,不到20岁就南下到广州去打工,摸爬滚打几年后总算闯出了点名堂。

2005年,邹辉在广东省佛山市开起了一家小家电专卖店,靠着勤奋和努力,家电生意越做越大,到了2008年已经开了3家小家电连锁专卖店,平均每年能挣上个30万元。

和许多成功人士比起来邹辉的成就算不上什么,但在老家小山村里,邹辉一直是父母的骄傲,是亲戚朋友口中的榜样。

好景不长,2008年受经济危机的影响,邹辉的家电生意也受到了打击,生意一落千丈,很快3家店就只剩下一家,还在不断地亏损,邹辉快要承受不住了。

正当邹辉考虑转行的时候,一次饭局让他有了新思路。

在广东,当地人很热衷于煲汤,各式汤品是每餐必备,邹辉和朋友吃饭的时候也上了一道汤,邹辉喝了一碗觉得味道很好,不由得多喝了几碗,舀起其中的一块药材时有些惊奇。

“这是什么,煲汤还蛮好喝的。”

“这叫黄精,可金贵了,10克就要卖10元。”

黄精这东西对于邹辉来讲再熟悉不过了,在他的老家大山上随处可见,被当地村民们当成了没什么用的野草,五毛钱一斤都没有人要。

万万没想到居然在遥远的广东,黄精成为了金贵的药材,一斤最多能卖出500元的高价!

有些不敢相信的邹辉又走访打听了许多地方,证实了老家无人要的东西其实是一个“宝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素有“太阳之草”之称的黄精,味甘,性平,具有补气养阴、健脾、润肺、益肾的功效,长期服用可滋补强身,治疗肾虚精亏、肺虚燥咳及脾胃虚弱等症,不仅如此,黄精还兼具药食同源的功效,是一味集药用价值、食用价值、经济价值和观赏价值于一体的中草药。

正面临转行的邹辉心思不由得活络了起来:那回到老家专门卖黄精,不仅货源充足,花销低,还能赚取高价!

越想越心动的邹辉当即关掉了在佛山市里的店,买了一辆车,拿上仅有的3万元存款回到了老家,准备大干一场。

但很快,邹辉就发现这一切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万事开头难

2009年,带着仅有的3万元存款,邹辉回到了阔别许久的家乡。

在邹辉的老家,村民们都把黄精称为“羊吼叫”,因为新鲜的、未经加工的黄精带着一些涩味,拉嗓子,羊吃了都要吼,故此得名。

黄精

当地村民们基本上不会采黄精回来,只有实在穷得没什么吃的了,才会上山挖一些回来,处理起来也很麻烦,需要先焯水,再用盐水泡上半小时,去除涩味,否则根本咽不下去。

也有人采黄精回来煮药、煲汤滋补身体,但在大多数村民心中都认为这不过是没什么大用的“野草”,根本没想过用它发家致富。

所以当邹辉告诉家人要回家卖黄精的时候就遭到了家人的反对,毕竟对于在山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父母来说,黄精不过是卖不上价的“野草”,好好的家电专卖店不开,要回家来卖“野草”,这不是疯了吗?

邹辉把自己调查到的信息一一给家人分析,还说自己已经把店关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知道儿子从小就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家里人也就随他去了,父亲考虑过后也表示会支持邹辉,和他一起挖黄精。

走进大山后,邹辉看着漫山遍野的黄精也开了花,想象着这些黄精如果能够全部卖出去,那就是好大一笔钱,邹辉挥舞锄头的动作都快了不少。

邹辉和他父亲在黄精地里除杂草

新鲜的黄精是卖不上价的,市场里售卖的都是已经加工处理好的,但是该怎么加工,邹辉还没有头绪。

经过多次的尝试,向村里人讨教后,邹辉最后采用的是村里传下来的黄精处理方法“九蒸九晒”,把新鲜黄精洗净切片,蒸过后进行晾晒,等到七分干的时候再蒸再晒。

这里说的“九”只是一个表达数量很多的意思,邹辉的处理方式是根据情况反复蒸晒5、6遍,这么一套流程下来,黄精中的涩味就被完全祛除,剩下的只有甘甜。

但这样的方法很是麻烦,邹辉也买不起什么机器,全靠他和父亲两人早出晚归地干活,大半年过去后总算是攒下了4000多斤黄精。

货源有了只是第一步,把东西卖出去才是重点,邹辉却为黄精的销售犯起了难。

原本邹辉想着利用网络开网店接单,由他来发货,还能省下不少钱。

但他想到了一切却忘了老家油坪溪村当时还没有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油坪溪村距离县城40公里,曾是封闭与落后的代名词,村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在外谋生,是有名的贫困村,人们日常生活都难以为继,更别说连网络了!

没办法,邹辉只能到县城里找了一家网吧,虽然上网费不便宜,但一想到这是必须的话费也就咬牙给了。

从老家到网吧路程遥远,邹辉还要经常进山挖黄精,十分繁忙,只能隔上两三天去一趟网吧,这就导致他隔上几天才能回复客户的信息,但这时黄花菜都凉了,客户都跑光了,黄精根本卖不出去。

为了开网店,邹辉咬牙花了1600元买了一台二手的笔记本电脑,还花300元办了一张无线网卡。

这样邹辉即便是在没有网络的老家也能够和外界及时保持联络,但很快他又发现,老家的信号很差,在山顶上才有信号。

于是村民们经常能看到邹辉抱着电脑坐在狂风大作的山顶上敲打键盘,旁边还放着沾满了泥土的锄头和背篓。

邹辉坐在山顶上联系客户

那时的日子很辛苦,有近三年的时间里,邹辉没有一分收入,所有的积蓄都贴了进去,家人的补贴也砸了进去,最困难的时候,翻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都凑不出100元。

但邹辉不肯服输,他认定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只是还没到时候,他坚信只要一直坚持下去,总有成功的那一天。

跟自己较劲

在邹辉的努力下,网店终于开了起来,囤积许久的黄精终于卖出了价钱,生意比较好的时候一天能接上十几单。

终于见到回头钱的邹辉很是兴奋,干起活来都麻利了不少,虽然卖得钱比不上投进去的钱,但这对邹辉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一天邹辉在山顶上回复客户信息的时候,霎时间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无处可躲的邹辉顿时成了落汤鸡,怀里的电脑也被雨淋坏了,这段时间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

大受打击的邹辉没多久就振作起来,重新买了电脑办了无线网卡,之前丢失的资料重新一点点建立,有惊无险地渡过这一难关。

通过互联网,邹辉足不出户就将黄精卖到全国各地

2011年,村里连上了网,这给邹辉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按理来说邹辉应该高兴起来才对,但家人却发现邹辉整日愁眉不展,经常看着黄精发呆。

原来,在销路打开后,邹辉开始考虑人工种植黄精。

黄精的生长周期长,野生的质量不稳定,供货量也不稳定,很难提高产量,邹辉就想着自己种植黄精,这样既做好品控,还能提高产量。

但他的想法却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祖上没有人种植过黄精,没有任何经验可循。

曾有一个村民尝试过种植黄精,结果刚到六月份绿苗全都死了,两百亩地全都废了,从此这个村民就再也没有种过。

“那东西离了山就活不了,你种不活的。”村里人极力反对邹辉的想法,都劝他挖点野生的卖卖不就得了,费那么大劲干嘛。

邹辉却不信邪:“既然我们的大山里能长黄精,我们就能够在山脚把它种出来!”

加工后的黄精

不顾众人的反对,邹辉开了一片地来种植黄精,果不其然,刚到六月,嫩苗全部变黄,没有一棵存活下来。

看着手里枯黄的嫩苗,邹辉沉默地走进了大山,一连好几天都不说话,总是带着个本子往山里跑,天快黑才回家。

邹辉的家人们很担心他的状况,他的妻子更是担心丈夫是不是因为受了打击,精神不太好。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邹辉依旧没有放弃种植黄精,在山里的日子邹辉仔细观察着黄精的生长环境,周边都长着什么树,水多不多,在哪一面的坡,坡度有多少……

邹辉经常在黄精旁边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山里的蚊子很厉害,没多久就在邹辉的脑门上咬出了许多肿包,他都不曾察觉。

几个月下来,邹辉手里的笔记本记得满满当当的,里面全都是关于黄精的生长环境的记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靠着逐步的摸索,还真让邹辉摸清楚了一些规律,发现黄精适宜在山的南坡,坡度不低于20度的松树林里种植。

解决了种植问题,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种子发芽率。

邹辉经过研究发现种下去的野生黄精种子里,发芽率只有10%左右,很多种子都被浪费掉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邹辉又一头扎进了大山里,发现了在土层比较厚,长满了杂草的地方黄精长得更好,发芽率也比较高。

经过比对后邹辉认为是野生黄精种子受温度影响较大,大多被冻坏了。

思前想后,邹辉利用了村里闲置的地窖,把种子收集起来,拌上湿沙子,存放在地窖里过冬。

用这样的方法保存的种子发芽率从之前的10%一下子上升到了96%。

存放在地窖里的种子

看着长势喜人的黄精,邹辉的眼眶终于有些湿润,努力了三年,终于要看到回报了!

但想要提升销售额就得扩大种植规模,家里的林地有限,邹辉又该如何解决呢?

全村的“领头羊”

邹辉经过多方努力,找到了更多的销售渠道,但光靠他一个人的努力是无法完成的,他希望能够带上村民们一起干。

邹辉计划采用林下空地种植黄精固定分红的模式。

到时候土地的承包权不变,地上的林木依旧属于农户,只是用地下的空地种植黄精,公司不支付租金,农户不参与投资与管理。
等黄精采收后,农户每年每亩地在零投入的情况下按照总产量的5%分红,可以收到400-600元的红利。

一开始,村民们都不愿意加入,有好心人还劝他不要再瞎折腾了,白白浪费了钱财。

邹辉挨家挨户走访乡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不少村民都被他打动,愿意试一试。

有了村民的加入,黄精的种植规模迅速扩大,但黄精生长周期比较长,5年的等待让原本充满信心的村民们变得忐忑了起来,有些人还打起了退堂鼓。

邹辉理解村民的担心,不断地给他们加油打气:“大家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大家伙失望的!”

一直到了2013年,第一批种植的黄精终于可以采挖了!

当邹辉带领着大家从土里小心地刨出那满是泥土和根茎的黄精时,每个人都激动不已,有些人还兴奋地叫喊起来,一时间,每片种植区里都是一片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

那一年,每亩地达到了4000~6000元的收益,看到了回报后,有更多的村民加入到了黄精产业中来,邹辉创立的公司也顺利流转了402亩土地,和52户农户签订了合作协议。

2015年,创立了新化县颐朴源黄精科技有限公司,进行黄精种植技术研究与产品开发,2017年买入了大量的器械,加快了黄精的加工流程,原本需要半个月的加工时间被缩短了4天,质量也更加地稳定。

2019年,邹辉的公司实现了销售额1760万元,新化县黄精综合产值突破4.5亿元。

但邹辉并没有停下脚步,公司的产品不断推陈出新,进行了产业链延伸,建设了黄精生产加工车间,公司获得了食品生产许可证SC认证与有中国有机产品认证。

不仅如此,邹辉还在不断地摸索学习,与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湖南省农科院药用植物研究中心等高校、研究所合作,开展黄精的种植与产品加工研发。

邹辉(左一)和抱着“黄精王”的村民邹同林(中) 刘正良

如今的邹辉已经在广东、浙江、河南、上海等地搭建合作销售网点,充分利用便捷的互联网扩充销售渠道。

自己富裕的时候,邹辉也没有忘记养他的大山,以及和他一路走来的乡亲们。

2018年,曾经的贫困户罗教文在邹辉的帮助下成立专业合作社,做起了黄精种植,成功脱贫致富,摘下了贫困户的帽子。

来自新化县田坪镇的陈达之前也尝试过种植黄精,从没成功过,加入了邹辉的公司后,他每个月不仅能拿到3500元的工资,还能够学习黄精的种植技术,他2015年被评为贫困户,2018年脱贫了。

截至2020年,邹辉已带动522名贫困户从事黄精产业,走向了脱贫致富路。

邹辉的努力还得到了当地政府和社会的肯定,他也被评为新化县首届“脱贫致富模范”“新化县青年创业之星”“湖南省最美扶贫人物”“中国时代风采人物”“中国林业乡土专家”。

这几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于邹辉的公司发展有不小的影响,但对于新化黄精的品牌知名度与产品的销量有了一定的提高。

邹辉也时刻关心着疫情情况,公司曾捐赠过不少产品支援武汉抗疫。

有人说邹辉的成功不过是运气,邹辉对此不置可否,但他十分感激家乡,也感激家人和乡亲们的支持。

如今邹辉不仅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够越做越大,带动更多的村民加入进来,还希望能够让更多有才能的年轻人回到大山,带领家乡走向更好的未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